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關於我們。

「欸。」

「欸。」

「欸。」

受不了他一再的重複,我翻了翻白眼,轉頭,瞪著他說:

「你是腦漿流出來了是不是?我叫做宋筠君!會不會寫啊!」

他淡淡撇了我一眼,道:

「我還記得妳小六的時候把妳自己的名字寫錯。」

什麼小倆口!全部都是屁!

俗話說,一失足成千古恨,認識他大概是我有生以來最後悔的事。

這是一個星期日的下午,許多婆婆媽媽搶著殺價的衣服、許多小屁孩哭著要買的玩具,通通都在這,應有盡有。

正是所謂的超市。

「芒果比較好吃。」

「哈密瓜。」

「芒果。」

「就跟你說哈密瓜!腦子有洞啊!海綿寶x啊!」

這是我們,宋筠君跟高翔語。

我們兩個吵架的事情是可以從生活小事情開始吵,大概是從東吵到西,從南吵到北,對"我們"來說,這是家常便飯。

「哈密瓜就哈密瓜,削雜某。」他瞪著我,而我彷彿就像搶到糖果似的小屁孩,興高采烈的拿了一顆哈密瓜放進籃子裡。

「白痴哦,要用袋子裝啦,沒看到要貼封哦?」他指著上面的版子,下方貼著一個貼紙,寫著:要貼封。

我嘟著嘴,皺著眉,喃喃自語道:「哈密瓜貼什麼封......神經病。」

只見他冷冷撇了我一眼,道:「每次跟妳來買東西一定沒有好下場。」

「喔,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沒有買東西的時候你的下場就是好的?」我反諷。

「......反正跟妳這削雜某站在一起我就沒有好下場啦!」他擺擺手,解釋道。

「你說誰是削雜某?」

「周圍沒有比妳更適合的人選了。」

幹。

聽完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張蔚寒已經笑到跪在地上只差沒有膜拜我,並捧著肚子吃力的站了起來。

「我要續集。」

「吃屎去。」我毫不留情的吐嘈著,順便翻了一個白眼。

她是我們班上的班花,也是我們學校的校花,身高一米七,有一個令男人心動女人忌妒的外表,還有我羨慕的聰穎頭腦,她什麼都有了,唯一欠缺的是女性所該有的氣質。

雖然我也沒有就對了。

「話說,你們兩個真的是小倆口欸。」她不在乎我的吐嘈,並趴在桌上用帶一點猥褻的笑容看著我。

「笑容收起來,一個美人在一夕之間因為這個笑容而毀了。」我嘴角抽畜道。

「而且我們不是小倆口,我恨他都來不及了。」我後頭補充道。

「喔,是嗎?假日一起去超市買菜,我看這根本不是小倆口,是夫妻了!」

夫妳媽!這妹子是太欠缺被嗆的經驗!

「幹麼這麼討厭他啊?他長的又不差,功課又變態,也算是女生心目中的王子啊。」

王子?

「我不是公主,王子什麼的就免了吧。」

「妳真的很固執,有天上掉下來的極品不要?我真是服了妳。」

對不起啊,我只聽過天上掉下來的屎,極品我聽都沒聽說過。

「我不喜歡他。」

「妳確定?那妳幹麼跟他這麼曖昧。」她冷哼。

「我哪有!」

「哪沒有。」

我無奈的搖搖頭,不再接話下去,這時他剛好從我旁邊走過,坐到後面的位子,也剛好打鐘了,班導以零分零秒準時到達教室,我們班導最厲害也最讓我頭痛的地方就是:從來不遲到。

「欸,宋筠君,借我筆。」這時,後頭傳了一陣熟悉的聲音,我嚇了一大跳,憤怒的轉過頭。

「什麼筆?毛筆?水彩筆?要不要借你一隻鉛筆讓你插到鼻孔去?」我毫不留情的破口大罵,這時他抬頭望了我一眼,並道:「看妳後面。」

正當我想要繼續罵下去的時候,後面傳來一股陰氣讓我全身發毛,我怔怔的轉過去,看到了我們班號稱的巫婆。

大嗓門就算了,狠毒這點是我們班最害怕她的一點,她總是可以想出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處罰,老是讓我們心靈受創。

「宋筠君,現在請立刻一手拿著水彩筆另一手拿著毛筆,還有準備一支鉛筆插到自己的鼻孔,下課的時候跑操場三圈。」

「對了,不能用走的。」

我臉色發白的看著巫婆,心裡暗自咒罵著:高翔語你這個小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