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新生訓練

時間︰九月三日   早上八點   地點︰騰淵學園向日葵館

今天把一年級新生聚集在向日葵館,說是要開始一連七天的新生訓練。

「空,這個新生訓練可是增進櫻幣的好時機喔,所以大家都躍躍欲試呢!」

難怪每個人都摩拳擦掌的樣子。

「而且倒數100名會有懲罰呢!」

「呃…我們一年級有多少人?」我記憶中好像滿少的不是嗎?

「122個。」

也就是說,只有前22名不用受罰就對了?

我的臉馬上慘綠。

「你就全部得第一名就好啦!你不是體育很好嗎?」

啥?新生訓練跟體育有什麼關係?

就再我想開口問時,頭上的向日葵響起了一陣音樂︰「別人的生命,是包金又包銀,我的生命不值錢……」

我昏,這不是有名的台語歌—金包銀?

為什麼新生訓練要放這種歌阿?

「呃…抱歉,我放錯了。搭啦滴答啦~現在,讓我們來開始第一天新生訓練的第一項—50公里馬拉松!」

蝦米!我沒聽錯吧?

新生訓練第一項居然是跑50公里?

「請各位選手從這裡出發,只能用兩條腿跑,四條腿或是不是腿的東西都算是犯規。凡是作弊、陷害、做陷阱等也算是犯規。繞學校一圈再回到這裡就算過關。那麼,各就各位,預備,跑!」

什麼叫做只能用兩條腿跑阿?

還有,跑馬拉松還有所謂的作弊阿?

就在我搞不清楚狀況之下,只好硬著頭皮跟著阿德跑。

可不是我在自豪,我的體力天生就是好到不能再好的那種,雖然沒試過馬拉松,不過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吧?

一路往前衝,超過的人一個接著一個。

阿德原本也跟在我旁邊跑著,但在後來也落後在我的後面。

盲目的跟著前面的人一直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前面只剩下一個人了。

不知道該往哪跑的我,只好硬著頭皮問他︰「老兄,要往哪裡跑?」

結果他轉過來朝我上下打量了一遍。

不告訴我就算了,幹麻要把我從頭到腳看過一遍阿?

「……你是外面來的那個。」

「我有名有姓的好嗎!我姓謝,謝浪空。」

「…抱歉,往左轉。」

沒想到他居然還會幫我報路阿,真是好人。

一路上,只有我和他換氣的聲音,其他人不知道落後了多少。

為了打破沉默,我再次開口問他:「怎麼稱呼?」

「藍名揚,往右轉。」

然後,再次陷入沉默。

簡潔有利,很好,不過聊不起來阿!

我只好再問:「有小名嗎?」

他狐疑的看的我:「什麼是小名?」

世界上還有人不知道什麼是小名的阿?

「呃…就是…綽號之類的吧!」

「喔,狼人。」

狼人?什麼怪綽號阿!

就在我還沒思考時,我就脫口說出一句想讓我一頭撞死的問句:「你會對著月亮叫阿?」

他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我。

毫無防備的我從他的背撞了下去,抬頭一看,我覺得他是在狠狠的瞪我,畢竟我挖他的傷痛阿……我有被打的準備了。

「……會。」說完,又逕自向前跑。

會?他說會?

跟在他身後,我們又沉默了一小段路。

這次,還是我先開口:「我覺得……」

「怎麼?往左轉。」

「你應該不會介意我幫你取一個新的小名吧?」

「……例如?」

「呃,小藍?」

「我介意。」

……看來我很沒有取綽號的天份。

「那,小名?小揚?小狼?」

「……你只會加個『小』嗎?」

通常綽號不就是名子加個『小』字嗎?

「不然換『阿』?」

「……終點在前面了。」

耶?這就是所謂的轉話題嗎?

「關於那個……」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加速,正大光明的跟我分個高下!」

暗自嘆口氣,默默的加速,也許我真的很沒有取名子的天份吧?

可是阿德並沒有反對我幫他取的綽號阿……

看著第一個衝過終點線的他,我決定一定要幫他取一個綽號。

放慢速度通過終點線,我拍了他的肩膀。

「我決定了…就,叫你,藍。」

藍,跟嵐同音,好記、好唸。

「……」藍名揚看著我,無語。

大概等了兩個小時左右,大家幾乎都到了,這時頭頂上了向日葵又響起了音樂︰「搭啦滴答啦~辛苦大家跑完20公里的馬拉松囉,接下來呢,就是今天的第二項,請各位移到雞蛋花館一樓外的小花園,我們將在那裡舉行下一項新生訓練。」

緬(ㄇ一ㄢˇ)槴(ㄏㄨˋ),又名印度素馨,俗稱番仔花。

原產墨西哥與熱帶美州,每逢六至九月開花,由於開在頂部中的五瓣小花花冠,外部為白色中心為鵝黃色,因此俗稱它「雞蛋花」。

緬槴入冬會落葉,光禿的外形也被稱為鹿角樹。

雞蛋花就是我們的餐廳,不過我敢打賭你絕對不知道我們餐廳有多大,先不論佔地幾坪,你有看過單單一個餐廳就有七層樓高嗎?

阿德說其實吃飯的地方只有一、二、三樓,其他的樓層就是廚房和倉庫。

他說有機會的話就去找廚房的工來打,可以發現很多好玩的東西。

不過我想還是算了,因為阿德說在吃飯的時候樓上常常會傳來尖叫聲。

我可不想去當那個發出尖叫聲的人阿!

這次,換頭上的雞蛋花發出聲音︰「搭啦滴啦搭~第二項新生訓練就是炊食!請各位在這個花園內找到任何一隻小豬,然後把肉烤熟,送一塊送到前面的桌子上,我們會以好不好吃來計分,越好吃分數越高。限時從現在起一個小時,如果在一個小時之內沒有交肉的人,將會有小小的懲罰唷,請各位加油啦!」

我說新生訓練不就是先上一些銜接課之類的不是嗎?

怎麼會跑完馬拉松接下來是要煮飯?

真搞不懂這所學校的行事作風…

不管啦,先去打一隻小豬來吧!(頭腦簡單就是我的風格)

不過…這個花園根本不叫作花園吧?我到覺得像是森林…而且是進去就出不來的那種…

當我開始思考要怎麼進去找一隻小豬時,前方的入口就衝出一隻小豬來。

這真是上天給我的好機會阿!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想都沒想的朝著那隻小豬衝過去。

不過,等到跟那隻豬有十步左右的距離時,我才發現有一點不太對……這隻『小』豬有兩個我的高!

兩個我至少快要四公尺勒!

我只能說,學校配給的食材好像太好了喔,連豬都可以養到那麼大隻,而且這隻還是叫小豬,那大豬不就……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隻『小』豬朝我衝了過來!

媽呀!

這麼多人為什麼偏偏要往我這裡衝過來阿!

「接住!」阿的丟了個黑黑的東西給我,我手忙腳忙的接住了。

定神一看,是一把手槍。

手槍?!

「阿德你從哪搞來的阿!台灣是不準攜帶任何槍砲彈藥的阿!」

天!這個公子哥隨隨便便就丟給我一把槍?

「朝牠的頭開槍!」他好像沒聽見我抱怨似的說。

算了,我管他槍從哪裡來,先保命要緊。

碰!

我開槍了。

小豬並沒有像預期的一樣倒下,但旁邊卻傳來一聲咒罵︰「媽的!」

嘿嘿,我的槍法好像很不準呢……打到人了……

小豬看到我開槍了以後,很慌張的轉個彎,朝我右手邊撞過去。

接著,就看到一堆人像是骨牌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撞倒,然後被踩過去,傳來一陣陣的慘叫聲。

……看起來好痛阿!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我拿穩槍後又朝小豬開了一槍。

「靠!」

嘿嘿,「又」不小心打到人了耶。

那兩位老兄,我不是故意的阿,請你們不要記仇才好嘿。

碰!

這次並不是我開的槍,而是阿德。

子彈準確無誤的從小豬的頭上打去,被打到的牠立刻昏死過去。

槍法真是準阿!

十幾名黑衣人馬上圍了過去,將小豬扛了起來,還在旁邊準備升火。

我也好想要有這種保鑣兼管家的黑衣人喔。

拿著槍,我走向阿德,將槍遞回去給他。

「我還是不要有這麼危險的東西好了。」其實,我是很想要留一把給我自己拉,但是看到我那『神準』的槍法……為了眾人的安全,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想也是,特別是你這種危險的人。」

好阿,你這個死阿德,連我你都敢損。

這筆帳,我以後再跟你算!

我裝傻的「嘿嘿」兩聲蒙混過去。

這時,黑衣人的頭頭向我們走了過來,我叫他阿漢,因為他就是標準的大漢,所以就這樣子叫了。

「少爺,豬已經烤好了,請您過去一趟。」

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黑衣人都對阿德很尊敬,跟他說話都用敬語,向我這種人大概一輩子也不會體會到被叫做少爺的時候吧。

阿德向他點了個頭後,便走向烤肉架。

「空,你的槍法還真是神準呢!」連阿漢都在挖苦我。

我跟阿和他們那群黑衣人認識的經過,就是所謂的「打」出來的,他們每個人可都是被我過肩摔過的人呢。

「好了拉,你還在記我給你過肩摔的仇阿?男人阿,不要這麼會記仇嘛!」

「呵呵,你在說什麼阿,我怎麼都聽不懂?我才不會記仇呢,阿漢我的心胸是最寬大的……少爺在叫你了,快過去吧!」

明明是最狹窄的……還學我裝傻……

我轉頭看去,阿德正在對我招手,我便拉著阿漢走過去。

「空,剛烤好的,吃吃看。」阿德拿了一快烤成黃金色的豬肉給我,看起來超級好吃的樣子。

我二話不說便從他手上拿了過來,聞一聞後就咬了一口。

金黃色的豬皮很脆,豬肉也烤的剛好,不焦也不是生的,咬下去還有豬油流出……總歸一句話,就是人間美味拉!

「好吃吧?這可是……你怎麼還在這裡?」他問的是站在我旁邊的阿漢。

「小的告退。」說完便要轉身離去。

我一把抓住他,嘴裡還咬著豬肉,口齒不清的說:「環什麼巧的靠退,米以為蔡演苦據喔!(還什麼小的告退,你以為在演古劇喔!)」

「空,嘴巴有東西不要講話。」阿德皺著眉頭看著我。

大少爺果然是有家教的,連這種事情都要計較。(其實是自己的修養太差了)

好不容易吞下嘴裡的那塊豬肉後,我又說:「幹麻要趕阿漢走阿?」

「他留在這裡也沒有用阿,下去待命,有事我會叫你。」阿德說的很理所當然。

「是。」阿漢說完就退了下去,消失在森林裡。

我正開口想跟阿德說一些話時,頭上的雞蛋花又開始唱歌了:「各位親愛的同學,一個小時的期限已經到囉~請沒有繳交肉的同學到雞蛋花四樓找我們的大廚—畢爾,他將會給各位同學一個小小的驚喜喔!」

怎麼覺得這個驚喜令我毛骨悚然呢?

「其實,處罰並不會很恐怖。」阿德好像懂我心理在想什麼一樣的說著。

「去年的好像是被關進豬圈裡一個小時。」

那有什麼好恐怖的?我暗自嘲笑自己杞人憂天的想法。

「不過出來的人說裡面的豬好像很久沒有餵食了,餓的在裡面橫衝直撞的,好像撞傷了不少人。」

……我收回前言,真的好恐怖!

接下來我們休息了一個小時,等那些被處罰的人回來後,就回到了向日葵館。

我看到受處罰的人,死的死、傷的傷……我是說,遍體鱗傷,傷的不算輕。

「各位同學大家好,咱們又見面拉~現在呢,我們將繼續新生訓練,接著的項目就是實彈射擊!」

蝦米?

實彈射擊?我的耳朵有沒有聽錯?

有人新生訓練裡面會有實彈射擊這個項目嗎?

向日葵繼續說:「每個人請到五樓的入口處向我們的順仔教官,他會向各位說明。那,就祝福各位能夠順利的活著回來喔!」

這是哪門子的祝福阿?

這該不會又是什麼恐怖的測試了吧?

我看向阿德,他一直盯著前方看。

似乎是感受到我的視線,他轉過頭來對我皮皮的一笑:「不要用那麼熱情的視線看我~我會忍不住想要撲倒你耶~」說完,便往我這裡撲過來。

一個不防,我便被他撲倒在地,還很不巧,嘴對嘴就給我親下去了。

「喔!喔!喔!」旁邊的同學和教官都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還有人因此而發出驚訝聲。

哇阿阿阿阿!

這可是少女的初吻阿!(雖然沒有人知道。)

腦袋空白了三秒,然後伸起右手,狠狠的送他一拳,將他打離我三步遠。

我緩慢的站起身來,正想再繼續修理阿德一頓時,阿漢就跑出來抓著我,一步也不讓我動。

不過他哪抓的住我?

用力一掙脫,便三步併作兩步,一下子就抓起比我高的阿德,準備再給他一拳。

要在揮拳時,卻看到阿德奸笑的表情。

等等,怎麼覺得這個表情非~常的不像是阿德該有的,反而是……

「學長,是你吧?」

阿德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但嘴上卻說:「你在說什麼阿,我是白照德阿,可不是你說的什麼色狼學長。」

他那絲驚訝可沒有逃過我的眼,我嘴角也泛起一絲笑。

「你好像犯了一些錯誤喔~色狼學長。第一,阿德在我面前除了第一次見面時的寒喧以外,不會在我面前說出他的全名。第二,我只叫你學長,沒有指明你是『色狼』學長。」

只見他的嘴角垮了下來,一副失了魂的樣子:「我是阿德阿…」

我打斷他的辯解:「招了吧,不然我把你吊在樹上讓我當沙包打。」

他才失望的說:「我招!我招!」

「阿德人呢?」我放他下來。

「我就是。」

「真的假的……等等在說吧,現在…不適合說這個。」周圍的人一直盯著我們看,包括那個氣到不行的教官。

「同學,現在先過來集合,私人恩怨請下課後再去討論。每個人領取三十枚的實彈、防彈衣和槍,然後依序進入場地內,我們將會有藍紅兩國的生死鬥,基本分八十分,被擊中者一發扣除十分,而射擊者加十分,以此類推。而沒有發射完彈藥者是不得退場,而且不準向地面或牆壁等處發射無意義的攻擊,違者直接判退場並以零分計算。各位同學,準備好要大幹一場了嗎?」

「喔!」

有學校會用實彈讓學生互相自相殘殺的嗎?

我想休學…不,直接退學好了!

雖然想退學,不過想歸想,我可沒勇氣真的去退。

一想到如果我回家說要退學……老爸大概會哭問我哪裡不好,然後帶著一堆兄弟去把學校的校長搞綁票……咦?我沒說過嗎?我老爸以前是黑道的老大,不過自從遇見我媽後便金盆洗手了,不過還是有很多小弟跟著他。

咳!扯遠了。

然後還有我老哥那副死嘴臉的嘲諷,加上我弟那笑到不行的臉……我還是打消我退學的念頭好了。

話說,我跟這位外表是阿德的傑爾斯學長在同一組,他很高興的拿著槍走進場地。

「第一次玩阿?」『阿德』問我。

我賞的他一個白眼。

廢話,正常的學校會讓學生參予這種實彈射擊嗎?

「來學校也有兩天了吧,要提早習慣阿,我們學校的新生都會參予這種活動的。」他說的好像是昨天吃什麼晚餐一樣的輕鬆阿。

這是什麼鬼學校阿!

新生要拿著槍互相自相殘殺?

「放心拉,雖然是實彈,不過打到也就痛一下而已嘛。」他將槍上膛,找了個最近的敵對,朝他肚子開槍。

阿!一聲慘叫,可憐的肉靶就倒地,在也沒有爬起來了。

「解決一個,下一個換你吧?」『阿德』朝我一笑。

真的只是痛一下,因為那一下就會讓你痛到暈過去阿!

「……我、我的槍法不準阿!」

想到剛剛獵野豬的時候開的那兩槍……雖然說都中彈,但卻都不是打在正確的目標上。

「亂槍打鳥,總會中的吧?」

我覺得不會耶!我很想這樣子跟他說。

看出我的疑慮,他掛著邪邪的笑容的說著:「一顆子彈打不到人,就讓我親一下,如何?」

「爛提議,不過我接受。」

有壓力總會射的比較準一點吧?

「那就從現在開始囉?」『阿德』說。

「嗯!」隨便回他,我開了第一槍。

碰!

阿!前方肉靶傳來一聲慘叫。

非常好,第一發就中,這是一個好照頭!

「嘖!報銷一個吻了。」

槍戰持續了三個小時,我不記得我打到了幾個人,不過我欠了『阿德』五個吻。(我懷疑他是亂算的)

幸運的是,我並沒有被打到,而『阿德』中了兩槍,卻沒有暈過去。

事後問他為什麼,他說:「誰叫空底迪把我調教成這樣子呢?」

此話一出,我又賞了他一拳。

叫我底迪就算了,但我可沒有調教過他!

下午五點,我們到了蝴蝶蘭——高中教室。

蝴蝶蘭屬(Phalaenopsis)為蘭科植物中最具觀賞性的的蘭花之一,形容花朵優美似蝴蝶與飛蛾,中文稱之為「蝴蝶蘭」或「擬蛾蘭」,在蘭花家族中有「蘭花之后」的美稱。

蝴蝶蘭屬於單軸多年生著生草本,在分類上屬於蘭科、萬代蘭亞科;或作為蘭科、樹蘭亞科、萬代蘭族。

因為『阿德』會不斷的騷擾我,所以我理所當然的去騷擾我新認識的好朋友—藍。

藍在人群中非常的好認,因為他的身高超過200cm,在人群中就像是鶴立雞群一樣。

看到我時,藍只給了我一個白眼,然後當作我不在一樣,繼續看著四周。

我突然發現一件事,藍好像沒有朋友。

沒有人跟他聊天,他只是孤單的站在人群中間。

正想跟他哈拉幾句時,頭上的蝴蝶蘭發出了聲音︰「搭啦滴答啦~各位,廢話不多說,馬上開始進行今天最後一項測驗~模擬操作。」

真懷疑為什麼每次我想跟別人哈拉幾句時,那些花就會接著報告一堆有的沒的的事?

「好了,現在請四個人一組,各拿一個頭盔、手套,然後依序進教室。」

四個人阿,就我認識的人就只有阿德和藍了,所以我當然就理所當然的找他們。

但是還有一個人呢?

往左看,沒人。

往右看,有一個眼鏡仔落單……管他三七是不是二十一,我馬上朝著他走過去。

「一個人?」

他緩緩抬起頭,看著我,緩緩的點頭。

好可愛!真的好可愛!(我不是正太控!)

「一起?」

他楞了楞,又緩緩的開口說︰「如、如果你不嫌、嫌棄的話……」

他講話越來越小聲,小到我都聽不見…他是害羞嗎?

「不會,我不會嫌棄你拉,我叫謝浪空,你可以叫我空叫好了。」我表示友好的伸出右手。

「我、我是項新利,請多、多多指教。」他回握我的手。

向心力?向心力?

我沒聽錯吧?有人會替自己的小孩取這種名子嗎?

「恩,那走吧!」笑著牽起他小小的(?)手,往藍的方向邁進。

項新利抬頭看了藍一下,然後整個人縮到我身後。

「怎麼了?」我看向項新利。

「狼、狼人,我害、害怕。」

「雪男?」一直被我晾在一旁的『阿德』說。

「恩?」什麼雪男阿?

「是、是的,你、你好,飛、飛馬族的王子。」項新利小小聲的說。

『阿德』微笑著︰「我的本體可不是飛馬族的喔,現在我只是借用一下這個王子的身體而已,我可是吸血鬼呢!」

我頭昏。

「你們到底是在說什麼阿?」我什麼都聽不懂阿,什麼飛馬族、雪男、吸血鬼的。

「下次再跟你解釋好了,現在先進去。」藍說完便第一個跨進教室。

拿好頭盔,戴好手套,右手牽著小小的項新利,邁入教室。

青青草地,萬馬奔騰,黃土飛揚……這哪是教室阿,這是戰場吧?

看看左手的阿德,身穿戰甲、頭戴戰盔、身騎戰馬、手握戰劍,一付雄揪揪氣揚揚的,說有多帥就有多帥阿!

瞄到他頭上隱約浮著的字—劉備。

媽呀!

三國時期?

有了劉備,那有該有張飛和關羽吧?

想起右手邊還有個藍,轉頭一看,一樣是身穿戰甲、身騎戰馬、手握戰劍……不過太濃密的鬍子害我忍不住「撲嗤」的笑了出來,不用看名子我就知道他是張飛。

有了張飛和劉備,似乎少了關羽喔?

「有什麼好笑的?」藍說著。

抱著笑到有點疼的肚子,我斷斷續續的說著︰「你…你的……鬍、鬍子。」

「鬍子?你自己也有阿!」

聽到這句話,我下意識的摸下巴,難不成……

以前看古戲時,關羽的鬍子是…媽呀!這叫鬍子?都可以綁辮子了拉!

沒心情笑藍了,我的這付鳥樣子,被老哥看到的話肯定會笑死的!

「空底迪,別玩了,我們要破關才行,不然會永遠出不去的。」『阿德』說著。

出不去?這事情很大條喔。

「要怎麼破關阿?」

身後有一個小小的聲音說︰「要、要火燒寮望坡,擊退曹軍。」

轉頭一看,項新利化身為諸葛亮,手持羽毛扇,一付就是文人樣。

「衝上去殺一殺不就好了?」藍邊揮著大刀說。

果真給你當張飛是正確的,你就跟張飛一樣,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狼人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敵眾我寡,殺出重圍,無疑是一條死路。」『阿德』說著。

「我可以以一擋百耶!」藍名揚自豪的說著。

「……面對十萬大軍壓境,你以一擋百,那剩下的勒?

「這……」

氣氛變的異常凝重。

我只好出來充當和事老︰「別吵了,照史書上記載的行事吧?這樣子就不怕出錯而無法破關拉。」

「就、就是說,先帶二千人在坡上埋伏,再帶一千人去引曹兵入寮望坡,最後再派一千人斷曹軍後路。」項新利說著。

「挖塞~你好厲害喔,這段『火燒寮望坡』你好清楚喔!」不管在那大眼瞪小眼的『阿德』與藍,我發自內心的稱讚項新利。

「沒、沒什麼拉,我只是喜歡看三國演義而已。」項新利害羞的低頭,好想吃掉他…呃,我是說好想捏捏他。

「那就照著小利的話去做吧!」

小利,我替項新利取的小名。

「你又亂給別人取名子了?」藍說著。

「狼人居然替雪男感到不滿?」『阿德』說著。

「關你屁事…」藍喃喃自語著。

「好了,那就行動吧!殺個曹軍片甲不留!」

嘿嘿,我早就想這麼喊一次了。

「我才是老大吧?」『阿德』暗自抱怨著。

經過一場激戰後(其實就是在前面亂叫一通而已)我們終於重挫曹軍,從遊戲中回歸教室。

瞄了一眼手錶,我們居然在遊戲裡亂玩了三個小時,現在早就天黑了。

「好,辛苦了,現在就到雞蛋花館去吃晚餐吧!」教官親切的說著。

晚餐,豪華到不能在豪華的說。

通常的伙食不外乎是三樣難吃的菜加上一碗湯和一碗白飯,但是這裡的居然是自助餐,還是有前菜、主菜、點心、飲料、水果的那種。

而且是免費吃到飽的。

當男生的好處,就是可以厚著臉皮拿一堆的食物,然後理所當然的告訴人家說︰「因為我正在發育。」

而現在身為男生的我,當然要濫用一下當男生的權利阿!

畢竟這可是當女生時所沒有的福利!

所以,我就拿了滿滿一盤的食物上桌,不管周圍的視線,狼吞虎嚥了起來。

就在我喀第三盤甜點時,有人拍了我的肩膀。

「恩?」

「你好,新同學,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仔細一看,打擾我享用美食的是一位漂亮的女生,暗紅色的頭髮配上黑色水亮亮的大眼睛,真是人間少有的美女。

「請坐。」簡單的回她一句後,我埋頭繼續與甜點奮鬥。

她坐了下來,莫名其妙的一直盯著我看。

我感受到她熱切的視線,重新將視線放在她身上︰「有事?」

她笑著︰「對我不感興趣嗎?」

怪人!我為什麼要對她感興趣阿?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為了保持紳士的風度,我笑著︰「不,很感興趣。」

她的笑容更開了︰「對什麼很感興趣?」

對你為什麼要打擾我享用美味無比的晚餐!

「對於你的美貌以及行為舉止,親愛的小姐。」

我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說出令我感到反胃的話來!

「那我就挑明的說了,我喜歡你,做我的男朋友吧!」她開心的巴著我的左手不放,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怎樣,居然將我的左手往她的胸部拖去……

天阿!

我以為天底下只有女生會被男生吃豆腐,沒想到現在的女生也主動到會把豆腐送到男生的手上?

她那大膽的舉動以及滿滿的自信莫名的惹腦了我。

雖然被惹腦了,但我還是保持著風度︰「我很感謝你的愛載,但是,我們還不算是認識吧?」

這女孩是腦袋秀逗拉?

我連她的名子都不知道,她居然就要我當她的男朋友?

太荒唐拉!

「我叫林佳莉,可以叫我小莉或是莉莉。」

我皺了皺眉,這個距離實在是太近了。

而且我感覺到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刺眼光波……我知道,這女孩一定很多人喜歡,還是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公主。

「那麼,莉莉。」我拉開她緊巴著我不放的手,與她保持一段距離。

「我們認識到現在過了三十秒,還不夠格當你的男朋友吧?」

「不,不會不夠格。」她不死心的重新巴上我的手……我第一次有想打女生的衝動了。

對於這種女生,我想只有來硬的才行吧?

「但,我不喜歡你。」嚴厲的說著這句話,我起身離去。

其實此刻我內心十分掙扎,我還沒吃完我第三盤的甜點阿!

但是阿灑利的離去總不能又折回去拿個甜點出來吧?

「等等!」

怎麼?

被甩了以後又要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嗎?

雖然心裡很想罵三字經,但我還是很紳士的轉頭︰「還有其他事嗎?」

「剛剛的話你是開玩笑的吧?」

給她一個殘忍的微笑︰「是真的,我、不、喜、歡、妳。」

這次我還一個一個字說清楚,希望她會徹底的破滅。

轉頭不管她,我邁開步伐離開雞蛋花館。

走出雞蛋花館,我就後悔了。

不是我捨不得那些甜點……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吃飽飯後要去哪裡!

本來是想等吃飽後在去找小利或是藍聊聊的,現在…該怎麼辦阿!

就在我想對天空吶喊時,身後多了一個小兄弟。

「那個…」

「幹麻阿?」

「你好厲害喔,居然能拒絕那個賽倫,我可不可以拜你為師阿?」

怎麼又來一個奇怪的傢伙?

一見面就要拜我為師?

我轉頭仔細的看了看他…黑髮黑眼,小小隻的,有點胖。

「賽倫?」

「希臘裡長的很漂亮歌聲很美的海妖。」

海妖?

「你叫什麼名子?」

「馬統唰。」

馬桶刷?

又一個怪人。

「不介意邊走邊聊吧?」我問。

「不會,那就邊走邊聊吧!」

學校真是個好東西,居然還有湖提供學生飯後散步。

繞著湖走,我問出了我的疑問︰「海妖是什麼意思?」

小馬(我取的綽號)歪著頭說︰「什麼什麼意思,海妖就是海妖阿……阿!我忘記你是從外面來的,對這裡不熟。」

他繼續說著︰「你應該已經知道我們跟你原本的世界不同了吧?」

我點點頭,學校的新生訓練實在是太扯了!

「我們都有種族的區分,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種族。」

……原來他是說這個阿?(謎︰空可不是普通的神經大條)

「剛剛跟你搭訕的那個女孩他就是賽倫族的,賽倫族擅長利用甜美的聲音和外表吸引其他人,進而利用。」

「那你呢?」

「歐,我忘了說,我是河童。」

天阿!

我今天實在是我16年來過的最勁爆的一天了!

居然發現我新學校裡的同學都不是人類!

「……狼人、雪男、飛馬、吸血鬼、賽倫和河童…還有很多其他的嗎?」難怪藍說他會對著月亮啊嗚啊嗚的叫,原來他不是跟我開玩笑。

「這問我就對了!我可是學校裡出了明的包打聽呢!除了你以上說的,還有很多阿,光一年級的就有天狗、鷹獅、獨角獸、西爾芙、天使、惡魔、人魚等等。」

這是什麼怪學校啊!我真想揚頭朝天大叫。

「…學校裡有人類嗎?」這是我思考過最想要問的問題了。

「根據我所知道的,一、二、三年級各有一個。」

一個?學校只有三個人類?

「好少…」

「對了,空是哪一個寢室的?」

「寢室?什麼寢室?」

「空不知道阿?一年級新生兩個人有一個寢室阿,還不知道跟誰睡嗎?」

我怎麼會知道阿!

根本就沒有人跟我說阿!

「不知道…」

「那就跟我到梅花館去問問看好了。」小馬叫出了不點,意識我照做。

我輕輕的嘆了口氣,照樣彈指叫出了嵐。

瞬間,我們來到了梅花館。

小馬指著樓梯︰「從這邊上去,三樓。」

我剛剛的跟在他後面爬…不過爬了大概兩層樓的階梯後,我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抬頭一看……小馬還是在我前方,但是到二樓的階梯…至少還有兩、三百格阿!!

這是怎樣!

學校是嫌學生體能不好,所以想辦法在平時多加訓練嗎?

就算是,也不該增加這麼多格吧!

「小馬。」我覺得有必要要先跟前面那位帶路的同學溝通一下。

「恩?」他停下腳步轉頭看我。

「一定要爬完這麼多格嗎?」我指著往上看不到進頭的樓梯。

他想了一下︰「其實可以不用拉,用不點『咻』一下的就可以到了。」

……下次可以請你早一點講嗎!

我無力的彈指。

『很煩耶~可不可以一次做完阿?我還要回去睡我的美容覺阿……』

不理會碎碎唸的嵐,我無力的下了道命令︰「到三樓去。」

果真是『咻!』的一聲就到了。

抬手敲了敲門,詭異的深色大門往前倒下。

最好是有門會這樣子開拉!!

幸好門後沒人,不然就被門壓扁了……

算了,我已經習慣了。

往裡面跨兩步,我問著眼前看起來像老師卻又有點不像老師的人問︰「請問我有關寢室的事要詢問哪個老師?」

為什麼這麼說呢?

你有看過一個明明就看起來像是八、九歲小女孩的人,卻正在批改公文的老師嗎?

她抬起頭來看我跟小馬,然後喃喃的說著︰「有什麼問題嗎?」

媽呀!她的黑眼圈簡直可以跟熊貓相比了!

小馬搶在我前面說︰「他不知道他是睡哪一間寢室。」

「寢室?寢室都分配完了阿?沒有多……」近乎喃喃自語的聲音讓我很想抓狂!

……

等等,意思是我沒有房間可以睡嗎?

「那該怎麼辦?」

難道要我睡帳棚?

「擠一擠……不,我想到了!薔薇館,對!就是薔薇館…那裡一直……有一間空房,可以給你睡…不過是暫時的…只能睡暫時的…沒錯,就這麼辦吧!」她突然拍桌,把我嚇了一跳。

「你去睡薔薇館,四樓的484房。」

484?

怎麼聽起來很像「死吧死」?

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可是那裡是薔薇睡的地方吧?我又不是薔薇。」抓著最後一根稻草,我決定要掙扎一下。

她調皮的眨眨眼︰「這事除了你知、我知、他知以外,沒有人會知道的拉!」

更正,我連掙扎都不想掙扎了。

「可是…薔薇們會反對吧?」小馬說。

小馬,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借住三、四天而已,我跟他們說一聲就可以了。你先留下幫我蓋蓋章,而這位同學跟我,走吧!」

真懷疑學校的公文可以由一個學生隨便亂蓋章就好了?!

啪!

她彈了一下響指,我們馬上就到了薔薇館。

薔薇館……一點也不像薔薇阿!

原本想像中的會是一片火紅,但是……印入眼前的是一片金黃色,這根本就是中國版的皇宮縮小版!

不管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我,小女孩逕自推開厚重的大門。

「喂!別呆站在那裡流口水,快點過來!」小女孩回頭對我說。

回了回神,我小跑步的跟上。

我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個…請問老師的名子是?」

「歐,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朱郁鈴,是學生活動組的組長,也是唯一的組員。」

學校的人手有這麼缺嗎?整個學生活動組只有一個人?心中雖然想著,但是卻不敢說出口。

看著金碧輝煌的四周,我有種回到古代的感覺,我好像正在前往早朝的臣子一樣。

跟著朱老師走到大廳裡一扇大大的鑼旁邊停下。

她拿著棍子對我說︰「摀住耳朵,不然你會聾掉。」

我聽話的在她敲下時用力摀住耳朵,不過不知道是我摀的不夠用力還是她敲的太大力,根本就沒效阿!

那一瞬間我感覺我好像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就在我還在擔心我的耳朵從此之後會不會都聽不見時,有幾道黑影閃進的這個大廳。

仔細一看,有八個人來到這裡。

有男有女,不過男生比較多一點,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髮色。

其中就有我認識的那位傑爾斯。

「這不是空底迪嗎?怎麼來薔薇館了?難道是想我了嗎?」

我也不想來阿!我在心底吶喊著。

「有事?」染了看起來很叛逆的綠髮少年開口問。

「咳咳,這位是要借住在這裡的同學,希望在我找到他能住的地方之前,你們要好好的相處。」

「借住阿?歡迎阿,薔薇館都只有我們八個,無聊的要死。」紅髮的學姊對我一笑。

……真美!這個學姊比那個叫林什麼莉的漂亮多了!

這位學姊可以說是自然美,絲毫都沒有經過修飾。

就在我盯著她看到快要流口水時,黃髮的學長突然站到學姊前面︰「小子,不要一直盯著我的女朋友看!」

原來名花有主了阿,真是可惜!

……話說我是女的吧?怎麼會一直盯著女生看呢……我應該是要看帥哥才對吧!

仔細瞧瞧黃髮的學長…他也長的不賴耶!

我的口水又忍不住要滴下來了……

似乎感到我熱切的視線,他打了個顫,然後慢慢的縮了回去。

「呦~沒想到空底迪你是男女通吃呢!真是不能小看你!」傑爾斯在旁邊鬧著。

「我才沒有勒!」我反駁著。

我只對男生有興趣!

「咳咳,你好像是他的長兄吧?那就由你帶他去484房吧!我先回去了,還有公文要等著我批閱……」組長話還沒說完,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看著眼前的八個人,我低著頭走向傑爾斯。

沒辦法,我只認識他。

「恩~跟大家介紹一下好了!這位是我的小弟,以後請大家多多照顧他喔……對了,你叫什麼名子阿?」

我昏!

「我是你的小弟,你至少也要記得我的名子阿!我姓謝,謝浪空,給我記好!!」管他什麼形象,我對他大吼著。

一直站在角落的白髮少年笑出聲︰「傑,看來你的小弟好像對你很不滿喔!」

「認他當我長兄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橘髮的學長也說︰「那你幹麻認他阿?」

你以為我想阿!

「意外,那是個意外!這絕對是一個錯誤。」

「是阿~是個美麗的錯誤,凱你都不知道~他是多熱情呢~居然還把我撲倒在地~這麼多人面前,人家會害羞。」傑曖昧的眨眨眼。

我翻了個白眼︰「害羞個屁阿,我就說了那是意外!誰知道他們每個都像是餓虎撲羊一樣……話說,你到底要不要帶我去我的房間阿?」

「耶?不要去484拉~你就跟我睡就好了咩!我會好好的疼愛你的喔!」

我打了個寒顫︰「疼你的大頭拉!要我跟你睡……可以阿!我就先把你綁在走廊上!」

學姊輕笑出聲︰「好了拉傑,現在很晚了,別再跟這位小朋友打情罵俏的了,我帶他去484吧!」

說完便不由分說的牽起我的手,將我帶往樓上。

學姊的手好細、好柔、好軟……不對拉!我怎麼在想這個!

「學、學姊,請問我該怎麼稱呼妳?」

「歐,我姓李,名婕蕾,你可以跟他們一樣叫我蕾。」

蕾帶我到484房的門前。

門是黑色的,正好是我所喜歡的顏色。

門上刻著奇怪的紋路,像是鹿又不是鹿,有點像是龍,卻擁有四肢,尾巴還是像魚一樣的鰭。

「……你喜歡黑色阿?」

咦?

「是阿,蕾怎麼會知道?」

她指著門說︰「通常我們的房間門會顯現出使用者所喜歡的顏色,像我的就是紅色、傑的就是紫色的。」

意思就是說,你們的頭毛是什麼顏色,房間門就是什麼顏色對吧?

「……呵,看來會很有趣呢!你的守護獸是麒麟喔!」她指著門上的紋路說。

守護獸?

「麒麟可是最受歡迎的守護獸呢!可惜我們八個人都沒有遇上,我的是鳳凰。在以後,你就會學到如何與守護獸一起戰鬥了。」

戰鬥?

我是來上學的,不是來戰鬥的阿!

蕾趁著我在恍神之際,一溜煙的就消失在走廊上,只留下我一個人。

……等等!

我想起一件事……沒人給我鑰匙阿!

我要怎麼進去?

看看著個詭異的門…居然沒有門把?!

只有一個小小的凹槽,正想著說要把手伸進去時,突然想到以前看過的電影裡,有人把手伸進去一個未知名的洞中,然後再伸出來時,變成一隻白骨……

我還是不要輕易的試好了!

把嵐叫了出來,叫它把三叉杖伸進去。

啪喳了一聲,門就……往前倒了下來,好險我閃的快,不然就被壓成肉餅了!

往裡面走去,隨手打開了燈……這簡直比五星級的飯店總統套房豪要豪華阿!

沙發、液晶螢幕的電視、茶桌、、、家具一樣也不缺,簡直就是來渡假一樣,搞的我有點不知所措。

嵐很快的就丟下我自己去找一塊舒服的位子窩進去睡了。

而我就隨便的沖個澡,倒頭就沉入夢鄉,跟周公下棋去了。

我不是常作夢的人,但是今天我卻作了個夢。

內容很詭異,竟然是我與門上那隻被蕾稱為是麒麟的動物聊天。

本來在我面前是那扇黑色的房門,然後牠就跳了出來。(惰魔︰怕大家看不懂我很爛的文言文,所以這裡我會翻成白話文)

「汝為吾之新主?」牠說。(你是我新的主人?)

我點頭,又搖頭。

「何是又非?」(為何點頭又搖頭?)

「是,為此房之新客。非,為汝之主。」(點頭,是因為我是這個房間的新客人。搖頭,是因為我不是你的主人。)

事後想想,我也不懂為什麼那時要用文言文回牠。

牠笑,又問︰「汝為何女扮男裝?」(你為何女扮男裝?)

「……遭他人陷害。」(這句不用翻了吧?)

沒錯,就是我那討厭的老哥和傻傻的老爸。

牠又是笑,但是這次卻輕笑出聲。

我知道真的很扯,男扮女裝還比較有可能,但女扮男裝還是有不便的地方阿!

「想恢復汝之性別?」(想要恢復成女生嗎?)

我搖頭。

「何以拒絕吾?」(為什麼拒絕我的提議?)

「……」我不語。

我想要多吃一點甜點卻又不想被說閒話。但你叫我怎麼好意思說出口?

牠笑。

我發現其實牠很愛笑,每次我回答牠的話時,牠都會笑,而且有越笑越誇張的情況。

「吾非逼汝言,汝可言可不言。」(我並沒有逼你一定要回答,你可以說或是不說。)

「願汝能替吾保密。」(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吾會。」(我會。)

「………吾想多食些。」(……我想多吃一些。)

「噗嗤……嗚哈哈!」牠笑了,而且是那種很扯的大笑。

甚至還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我滿臉通紅的看著牠,真的很難說出口阿!

我是聚集了多少勇氣才肯告訴牠事實的,牠居然很不給我面子的大笑。

可恨,真是可恨!

牠似乎發現我的尷尬,很努力的克制住。

「失禮,吾失禮了。」(失禮,我失禮了。)

知道就好!我在心裡說著。

「汝,既為此房之新客,也為吾之新主。」(你,既是這個房間新的客人,也是我的新主人。)

「萬萬不可,吾只為暫宿幾宿,非長住於此。」(千萬不行,我只是在這裡暫時住幾天而已,並不是從此以後都住在這裡。)

「吾以認定,除吾改意,否連汝皆不可抗令。」(我以認定,除非是我改變心意,否則就連你都不能夠改變。)

「……霸道。」我管他是什麼麒麟還是四不像,開罵了!

「哈哈!這乃吾之本色。」(哈哈!這是我的本性。)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牠慢慢的起身︰「時已不早,吾該回了。若汝想喚吾,唸吾之名,吾便會出。」(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若是你想要喚我出來,就唸我的名子,我就會出來了。)

我急忙拉住牠的腳︰「咦?吾怎知汝之名?汝並非告知吾!」(咦?我怎麼會知道你的名子?你又沒有告訴我!)

牠給我一個笑︰「時到之時,汝便會知……」(時候到了,你就會知道……)

這是什麼鬼話?

這樣子誰聽的懂?

然後,一塊很大很大的石頭掉了下來,我就痛醒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