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開學

時間︰九月一日   早上七點零分    地點︰謝家

結果,經過一晚的討論後,我還是要穿著男生樣式的制服。

就在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穿上衣服後,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老爸,學校在哪裡?要怎麼去阿?」

看見我老爸微微的愣了一下,然後轉過來朝我「嘿嘿」的笑了兩聲。

「我說…該不會你不知道吧?」我昏!

他又跟我「嘿嘿」了兩聲。

我馬上賞他一個爆栗,讓他跟地板玩親親。

我決定去跟我哥求救。

「瘋人,不要在睡覺了!」

你沒聽錯,我哥的名子叫作謝簫狼,用台語唸就是瘋人,所以我都這樣子叫他。

我狂敲著他的房門一陣子,然後將耳朵貼在門上。

聽見裡面一點聲音也沒有……我決定要祭出我的殺手劍……

「瘋人,限你三秒內給我開門,不然我就把你的小草莓、小櫻桃、小楊桃的寫真集給回收掉,一…二……」

不等我數完,門馬上就開了。

嘿嘿,可不是我在自誇,不管他的寫真集藏在哪裡,我就是找的到。

上次他居然把寫真集藏在廁所的天花板裡,我還不是照被我挖出來!

「算你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還要睡覺。」

就知道這一招有效!

「老爸居然不知道我要去哪間學校上課拉!」

我老爸,謝冥夜,不知道是不是在出生的時候去壓到腦袋,還是後天失調,導致他迷迷糊糊的。

他的專長是什麼事都可以忘記,上次就連他自己都可以把自己忘在台中,重點是,他只是要去新竹探親而已,居然可以從台北跑到台中,真是服了他。

「……我記得有一個大包裹跟制服一起送來,你去找找,別吵我,我要睡了。」說完,又關起他的房門。

我跨過跟地板親親的老爸,去找那個包裹。

好險天生脫線的老爸沒有把這個東西丟掉,不過你一定不會相信我在哪找到的……浴缸裡…好險裡面沒有放水…

不管我那白痴老爸了,我打開包裹一看,裡面居然有︰一顆金屬球、一本厚的可以當字典的學生手冊、一本沒看過的存摺、一張閃閃發亮的金卡、一張紙。

紙上寫著︰請詳讀學生手冊!

我是會讀啦,可是……完全沒有提到學校的名子和地點阿!

快速的翻開學生手冊,第一頁寫︰歡迎入學騰淵學園,我們的開學典禮在九月一日早上八點鐘。

非常好,總算知道學校的名子了,但是…要怎麼去?

迅速地看了一下目錄…學校簡介、學校地圖、各處室介紹、各館介紹與使用規則、、

好多、好多,眼花撩亂的…就是沒有地址…不過瞄到最後那一頁,上面寫著︰一年級新生必看。

所以,我馬上翻到第一千三百五十頁,閱讀新生必看。

1.   請使用『不點』到學校,只要將開關打開,報自己的姓名,接下來就依照指示行動。

2.   不點將成為你的個人專用管家,請妥善保管,弄丟或損壞絕對不補發,直接退學。

3.   結束。

我昏,只有三點?

而且還有一點是結束?

重點是,什麼是『不點』阿?

認命的去翻了翻包裹,會是那個怪異的金屬球嗎?

我把它360度的翻轉,看到他的某一面上,寫著『我是不點』然後旁邊有一個紅色的按鈕。

我毫不猶豫地就按下去,結果,它『嗶嗶』兩聲,然後『碰』的一聲,它就冒煙了。

我的媽阿!

上面的第二點才說弄壞就要退學的……我的高中生活就結束了嗎?

就在我灰心沮喪的時候,它又發出奇怪的聲音了。

『叭啦滴叭啦,親愛的主人,請報上名來。』

ㄟ?它說話了?

我呆呆的望著這個漂浮在空中的球體,久久不能言語。

它似乎等的不耐煩了,便開口罵道︰『死小孩,叫你報上名來就報上來!』

「吼~跩屁阿?老……子的名子叫謝浪空,既然你叫我親愛的主人,就請你要有一點做下人的自知,給我有禮貌一點!」

『靠,你以為當俺的主人了不起喔?小心俺不幹!』

好,真是好樣的!

居然給我來硬的?很可惜,老娘正好是吃軟不吃硬的,既然你要來硬的,我就陪你硬到底!

「好阿,有本事你就不要給我幹,看我會不會一怒之下砸爛你!」

它似乎顫抖了一下。

呵呵,怕了吧?

『好,好,算你狠。俺服了你行不?』

哼,老娘的威脅對誰都有用。

「別在那裡俺、俺、俺的叫,你沒有名子嗎?」

『你不識字喔?上面不是寫說『我叫不點』嗎?』它伸出手來指著那張紙。

「原來你有手喔,不要啦,不點,超級給他難聽的。」我好奇的抓住它的手。

『放手!不要亂抓啦!不然你幫俺取個名子?』

「好吧……叫什麼好勒?小金?小銀?小黃?還是小黑?」

『……你很沒有取名子的天份耶!』

不需要你來吐我槽!

「不管啦,就叫你嵐。」我拍手定案。

『為什麼?』

「好唸、好記、好聽,不准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是你主人,你要服從我…咦?你有眼睛喔?」

在我胡亂鬧它的時候,它好像慢慢地在變形…變成了一隻有尖尖的角、有小翅膀和尾巴的小惡魔,它還拿著三叉杖呢!

『俺也不知道,不過隨便吧!』很好,看來跟我一樣隨便,應該會很好相處…吧?

不經意的看到牆上掛著的時鐘……七點半……啥?

七點半??

這樣子去上學會不會遲到?

「我說嵐阿,七點半了耶。」

它好像很喜歡現在的身體,不停的搖著它的尾巴,左看右看的,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然後勒?』

「上學不會遲到嗎?」

『遲到?為什麼會?不是才七點半嗎?』

「不用搭公車或是捷運去學校嗎?」

難道要我用飛的阿?

『就算你搭了公車和捷運,繞地球七圈還是找不到學校啦!七點五十五分我在帶你去。』它現在正在揮動它的三叉杖,好像玩上癮了耶…

不過,老兄,搭公車和捷運繞不了地球七圈好嗎?

「只要五分鐘?你是以為學校開在我家隔壁嗎?」

『別緊張,相信我啦!』

好,我就信你一次,如果你害我被退學,老娘我就扒了你的皮…呃,是金屬,順便做垃圾分類,資源回收掉!

*

時間過的很快,一下子就七點五十五分了,我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嵐要怎麼帶我去學校。

『好了嗎?我們要走囉!』它將它了三叉杖在地上畫一個圓圈,然後一腳就把我踹進去。

我還來不及問候它的祖宗十八代(話說它也沒有吧?)我就已經感覺我在移動了。

說真的,我覺得我根本就不是在飛,反而有種往地上鑽的感覺,四周的牆壁一直往我身上擠,讓我想吐…

『喂,到了啦!』耳邊響起了嵐的聲音。

好險我早餐早就消化完了,不然就要全部貢獻給地板了。

抬頭一看,哇塞~好大的校門喔~

如果要我形容,就是七個橫躺的我的寬,七個我的高。

順便說一下,雖然我是女生,可是我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高喔!

就在我沉浸在校門的感嘆當中,有人拍了我的肩膀。

我本著反射神經,往後送了他一個肘擊。

那個人冷不防的中了一拳,而且還是打在肚子上,一定很痛吧?

只見那個人按著肚子蹲在地上,然後,我就被一群黑衣黑褲黑墨鏡的保鑣拿著槍指著頭了。

哇勒,看來我好像是不小心打了重要級人物了,這群黑衣人至少有十個左右,不會吧,我連校門的都沒踏進去,就要說掰掰了嗎?

「呃…對、對不起啦,我以前有練過空手道,所以很敏感的…」我到現在才看到,被我打的是一位金髮的少年。

那個金毛,在地上蹲了一下後就站了起來,一臉若無其事的打了某位黑衣人的後腦。

那位黑衣人先是一愣,然後不斷的彎腰,好像是在道歉。

「抱歉,我的保鑣嚇著你了嗎?」

小子,你被十幾個人拿著槍指著腦袋不會被嚇到嗎?那我把頭送你。

「有一點…」其實是很多。

「向你陪罪,我叫白晁德。」

恩,帥哥一個!

我偷偷擦掉流出來的口水,給他一個燦爛的微笑。

「我是謝浪空…兄弟,麻煩你一件事。」我很嚴肅的伸出食指。

「怎麼了?」

「我對這裡不太熟,你可以帶我嗎?」

這裡我人生地不熟的,多個人應該會比較好照應。

「這點小事,交給我吧!你是外面來的吧?不要緊,能教的我盡量教你。」

「先謝啦!」

外面?是什麼意思?

我想問,卻被他搶先:「那拿出你的不點吧,我們要直接到向日葵去參加開學典禮。」他彈了一下響指,他身邊就多出了一個圓圓的金屬球,那就是我第一次見到嵐的樣子。

『主人,請下令。』冰冷冷的聲音從球中發出,一點感情都沒有。

「你知道要怎麼叫出不點吧?彈個響指它就會出現了。」

我聽話的彈了個響指,四周沒有任何變化…看來,嵐很不給我面子。

「難道你不知道要怎麼控制它嗎?」白晁德驚訝的說著。

我只能苦笑,因為『新手必看』只有三點,而且只有一點有用的。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嵐,給我死出來,再不出來我就把你拿去資源回收。」

身邊『碰』的出現一隻小惡魔︰『這不就出來了嗎?別動不動就要把我拿去資源回收啦!呦~這位小帥哥是誰阿?』

「你這個『豬哥』見到帥哥才肯出來?」

人家常說什麼人養什麼狗,我看真的是這樣子沒錯,因為我也喜歡帥哥。

白晁德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不過浪空顧著跟嵐鬥嘴,並沒有發現到白晁德的異樣。

「先不管這個了,我們還是快點吧!」白晁德無奈的看著他們一人一機在鬥嘴。

「對吼!」浪空這才想起來,他叫嵐出來是要去參加開學典禮的,不是要出來耍嘴皮子的。

「跟著我做吧!不點,到向日葵。」

『遵命,主人。』說完,白晁德就消失了。

真好玩!

我指著白晁德消失的方向︰「嵐!嵐!我也要玩!」

嵐幽幽的嘆了口氣︰『好!好!』

真不知道這個主人到底是少根筋還是怎樣?

嵐看著一臉興奮、漸漸淡掉的謝浪空,開始擔心是不是跟錯主人了?

向日葵,有人又叫它「太陽花」,因為它不僅長的像地上一朵朵的小太陽,同時,它還很喜歡朝著太陽,跟著太陽跑。   

           

向日葵的屬名   Helianthus   和英名   Sun   Flower   都是「太陽花」的意思,還有「日車」、「迎陽花」、「日輪草」和「望日蓮」等別名,帶給人強而有力的感覺。         

剛到這裡,真是頭昏眼花的。

看到一整排的向日葵就算了,居然還有一排穿著向日葵裝的人站在向日葵旁邊,這…真是讓人難以形容的怪阿!

「找到你了!」

熟悉的聲音從我後面傳了過來。

我轉頭,那頭金髮實在是太好認了。

「阿德,現在要幹麻?」

白晁德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喃喃的說︰「阿德…我的綽號嗎?有意思……」

「阿德?」

「喔,沒什麼,跟我來,高一的位子在最前面,隨便坐沒有關係,你就坐在我旁邊吧!快點,典禮要開始了。」

我乖乖的跟在他後面走,坐在他的右手邊,興奮的看著台上。

在我的右手邊坐著兩個女生,正在聊天,因為坐著等太無聊了,所以我就往右邊挪了挪,偷聽他們的談話。

A女說︰「聽上一屆的學姊說,上次的開學典禮校長是跳天鵝湖耶!」

B女驚訝的說︰「真的假的,校長不是一個快要邁入老年的男子嗎?跳天鵝湖能看嗎?」

A女繼續說︰「所以囉,因為他的啤酒肚才有『笑』果阿,不知道今年會有什麼表演呢!我好期待喔…哎呀!」

因為太過於專心聽他們的對話,因此A女叫了一聲時,不禁讓我轉過頭來問︰「發生什麼事了嗎?」順便還附送一個微笑。

A女臉紅的回我說︰「沒、沒事,抱歉,嚇了你一跳……」後面的話越說越小聲,我就再次給她一個微笑,然後就轉頭過去,繼續偷聽。

A女就拉著B女說︰「他們倆個好帥喔……」

帥?阿德嗎?

的確,他很帥,連我都流口水了。

但是她說『他們倆個』…那,還有一個是誰阿?

阿德是坐在走道邊的,所以再左邊就沒人了,而A、B兩女的右邊也沒有人…難道…是在說我?

呵呵,被稱帥的心情可真好。

(你是女的耶……)

就在我沉浸在自豪中,前面的燈光突然之間暗了下來。

原本吵鬧的向日葵館,一下子就鴉雀無聲了。

接著,聚光燈打在舞台上,布幕緩緩的往上伸,配樂隨著舞台上的人的出現隨之放出……轉吧!七彩霓虹燈

「看那七彩的霓虹燈,它的發明者是愛迪生,且讓我們帶來這首   轉吧!七彩霓虹燈!」然後,一個老頭出現在舞台中央,身上纏著許許多多的燈泡……說真的,怪恐怖的!

我趕打賭,如果他走在路上,一定會被抓去警察局的。

至於舞台上的情形,就讓我來好好的解說吧……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七個八個。」居然和歌詞一樣,他身上的燈泡一個一個的亮起來,看起來說是有多怪就有多怪。

「天花板總是有許多,許多數不完的彩虹燈!紅色紫色藍色灰色!綠色白色黑色黃色!」還真的給我換顏色勒…看來這位老兄是花了很多錢來做燈泡吧?

我看不下去那老頭在台上大大的甩動他的肥肉,轉頭看阿德的反應。

他居然笑著看著台上,好像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場搞笑的舞持續了一首歌的時間,等到那老頭去喘呼呼的跳完之後,台下掌聲一片,隱約還夾雜著笑聲…難不成入學的人全是一群怪人?

好不容易掌聲停止了,他開始講話。

「各位童斜,歡迎來到騰淵學園高中分部。」

什麼童鞋?我看這老頭發音很不準…

「相信各位大多速都寺直接從國中部升上來的,所以偶就不多說了,自於那一位外面來的童斜,請各位要好好的相處。」

要聽他說話好累……

不過聽他說的意思是,全部的一年級除了我以外都是由國中部原班人馬升上來的嗎?

這是什麼怪學校?

不理會台上講的口沫橫飛的校長,我好奇的向阿德看去。

阿德對我笑了笑,然後說︰「校長說的是事實喔,全部的高中生都是從國中部升上來的,放心,有什麼事來找我,我罩你。」

從你嘴吧說出來我好有…恐懼感阿,我很怕你會叫那群黑衣人把人幹掉,那我不就成了教唆殺人了?

我可不要阿!!

「現在,就開始進行認養吧!請高二的童斜退場,高三的童斜請站在後面。」

啥?

阿德看出我眼中的疑問,緩緩跟我說道︰「認養呢,是由高三的學長姊來找順眼的學弟妹,然後進行認養,告訴學弟妹關於學校能做以及不能做的事情。」

「喔,真是有夠奇怪的活動…阿德,你要去哪裡?」

「呃…最好不要站在中間喔,小心會被踩死。」

只不過是辦個活動,會鬧出人命來嗎?

看著對面來勢洶洶、各個如餓狼般的眼神,我相信我會被踩死。

「我要那個新來的!」對面的人群中,突然喊了一聲。

聽起來好像是學姊的聲音…我好奇的回頭一看,媽呀!那個學姊真的只是要當我的姊姊嗎?

看起來她好像要把我生吞入肚……

「他是我先看上的!」又一個女生的聲音傳出來。

接下來,就是一場混亂的吵鬧。

不斷的傳出「他是我的」、「我先看上的」、「不要跟我搶」、、等等之類的。

我用眼神向阿德求救,他無奈的拍拍我的肩膀︰「兄弟,我也無法救你,請你等一下就邁開腿來盡量跑吧!」

感謝你那沒有用的建言,我會盡量跑的。

「喔喔,看來那個新來的很有魅力喔!那麼各就各位,預備……」

很好,我相信我百米跑十秒九的成績不會輸給他們,我準備好要跑路去了。

「開始!」

一窩蜂的人朝我的方向跑來,我開始拔足狂奔。

有時候,人就是這麼的犯賤,忍不住就想回頭看,不看還好,一看就是看到至少有四十個人追著我跑。

我到底是惹到誰啦,老娘我一不殺人放火,二不偷拐搶騙…呃,有時候會,不過也是逼不得已的……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

看到前面有一個學長站在那裡,我管他什麼淑女的形象(反正現在沒人知道我是女的),馬上飛身撲倒他。

不等他做出任何反應,我馬上先聲奪人說︰「請你做我的兄弟。」

身後的眾人停下腳步看著我這荒唐的一幕,畢竟一個大男人趴在另一個大男人身上,說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那位學長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看看我,再看看我身後的那群人。

我低聲的在他耳邊說︰「大發慈悲救救我啦!」

他身體一顫,然後趁我抬頭看他時,頭俯了下來。

就在一片倒抽氣聲中,我不慌不忙的閃開他突襲的唇,然後送他一個上勾拳,讓他去欣賞天花板上的向日葵了。

吼~看來我找錯人救我了…算我出師不利,算了,就從那些瘋狂的女人中隨便挑一個吧!

我站起身子,頹廢的轉身︰「隨便啦,誰要當我的姊姊?我無所謂了……」

不過,這次卻沒有人衝上前來喊說「你是我的」之類的話。

只有阿德不知道從哪邊冒了出來,苦笑的對我說︰「你惹到大隻的了。」

難道這個地方還有比你更大隻的喔?

「你,是我的。」地板上那個欣賞天花板的傢伙站了起來,指著我豪不客氣的說了一句羞死人的話。

現場陷入一片大大的沉默。

這時,台上傳出打破沉默的聲音︰「各位童斜,還有十分鐘,還沒有找到的趕快去找,不然就亂配了喔。」

眾人才不甘心的漸漸散去,阿德也在一片混亂中偷偷散去。

現場只剩下我跟這個學長。

「那…就請多、多多指教了…」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啦,誰快來救我啦!

「恩,那,先給我親一下。」說完就朝我飛奔過來,用很快很快的速度抱住我,然後又把頭低下來。

當然結局又是被我打,不過這次我是直接把他打到暈過去。

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當然這位豬哥學長,被我打暈過去不只三次,不過他還是緊追不捨的,我也拿他無可奈何,反正很久沒人討打了,動動筋骨也不賴。

好不容易找到阿德,才緊抓住那位豬哥學長的衣領,過去找他。

「阿德,這傢伙到底是誰?」

「呃…這位學長是學校的八大薔薇之一的紫薔薇—傑,全名是麥克森‧傑爾斯。」

我只是來問個名子而已,為什麼又有什麼八大薔薇和紫薔薇的?

「八大薔薇是什麼東東阿?」看來我手上的這位豬哥學長很有名的樣子。

這時,暈過去的傑突然回了一句︰「小子,你連八大薔薇都不知道喔,難怪對我沒大沒小的。」

「傑爾斯學長,他是從外面來的,不知道也不能怪他。」

我說阿德,你怎麼對他的態度變的那麼狗腿?

「那,親一下當作是陪罪吧?」不管怎樣你就是要親是吧?

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要親你是吧?」

抓著他的領子往地板摔去︰「就讓地板去親你吧,不管親多久我都不反對喔,呵呵。」

我告訴你,老娘不是好惹的!

說是開學典禮,也不過只是看校長跳舞和認養而已,所以不到十點就可以回家了。

不過,我卻硬拉著阿德,叫他解說這裡的事給我聽。

所以在九月三日之前,我就一直住在阿德的家。

他家在哪?

我不知道,誰叫這裡有不點在,只要跟它說︰「白晁德的家」就到了,連地址都不用報呢!

他的家真是有夠給他大,我猜應該是在中部或是南部的山上,因為他家光停車場的地就佔有一百五十坪。

一百五十坪耶!足足有我家的五倍大!

而且還只是停車用的,真是令人羨慕的好野人……

「我先解說學園內的一些基本事情吧,剩下的要問再問我。」

經過一個下午的吸收,我終於知道一些事情了。

首先,這所詭異的學園由很多館所組成,像是梅花館、向日葵館等等,以後他會慢慢說給我聽。

然後,這所學校的學生有所謂的級別制,由高到低分別為薔薇、水仙、百合和酢醬草。

而累積的分數是所謂的櫻幣,薔薇要有萬朵以上、水仙要有千朵、百合要有百朵、酢醬草則是由零開始計算。

阿德說這裡要累積到萬朵以上的櫻幣十分不容易,所以八大薔薇是大家所仰慕的人,只不過八個人的個性都有些奇怪就是了。

櫻幣就是這裡所通用的貨幣,而櫻幣的加減,則是應為個人行為而增減,像是上學遲到或是擾亂上課秩序者會扣除櫻幣,而打工也能夠賺取櫻幣。

高一新生一開始擁有五十朵櫻幣,通通存進一種叫作『花摺』的存摺裡,可以利用金融卡提領或存入。

也就是在開學錢寄到我家的那個沒見過的存摺和閃閃發光的卡。

「空,後天早上八點要在向日葵館集合喔。」

空,我的綽號,因為我覺得叫我原本的小空好像太女性化了,所以乾脆就叫阿德叫我空。

「為什麼?」

「你不知道有新生訓練嗎?學生手冊上面有寫阿。」

「我今天早上才知道那種東西的存在,還來不及看。」

「喔,反正三日要到學校就對了,早上八點,不要遲到喔!」

「OK,那明天要做什麼阿?」

「明天?在家休息阿。」

這所學校還真怪耶,開學典禮完還有一天的時間可以休息。

「那謝謝,嵐,回家了。」

『OK!帥哥再見,我們要走囉!別太想我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