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場(1)  

靜謐的校園中,彷彿只剩下我一個人的存在,眼前的兩個人,甜蜜的讓我心酸,甜蜜的讓我心痛。

徐燕萱,那個美麗得讓我自卑到無地自容的校花學姊,是那麼的適合站在顧宇廷身邊,童話中的公主,果然注定還是要站在王子身旁吧?

我的呼吸變得困難,臉頰上原本那火辣辣的疼痛,現在卻比不上我心中那滿溢而出的酸澀,讓我崩潰。

那個原本和我並肩而走的顧宇廷呢?那個原本總是朝我露出微笑的顧宇廷呢?現在眼前這個露出幸福微笑,牽著徐燕萱的手的人,絕對不是他!

顧宇廷,這不是你,對吧?這絕對不會是你的,對吧?

我單薄的身子站在黑暗中,寒風無情的拍打著我的頭髮和身體,滾燙的淚水灼傷了我的眼睛,開始往下墜落,我低著頭,手不安的抓著制服褲子旁,關節泛白,貝齒緊咬著下唇。

緊握著彼此手心的兩個人,微笑著互相凝視,朝我走來。

「呵呵......」徐燕萱羞澀的笑著,忽然瞥見了站在一旁的我,「宇廷,那不是你的青梅竹馬嗎?嗯......我記得叫作婉岑?」

聞言,顧宇廷朝我的方向看過來,也有些訝異的問我:「妳怎麼在這?」

我仍低著頭,除了是不敢看眼前這幕甜蜜的畫面外,我也不希望他們看見我不爭氣的眼淚,尤其是徐燕萱。

「婉岑,妳穿這樣太少了吧,會感冒的!」徐燕萱發現我微微發顫的身子,擔憂道。

「妳瘋了嗎?趕快回家。」顧宇廷皺眉,語氣也流露出擔心。

「不需要你管吧。」好不容易忍住哽咽聲,我低啞著聲音冷冷回答。

為什麼我要一廂情願的跑來這裡呢?我到底是來這邊做什麼的?先是和爸爸吵架,現在又來這邊讓我的心破裂不堪。

「不需要我管?妳說這是什麼話!好吧,不需要我管就算了。」顧宇廷略為氣憤的說。

臉頰上的疼痛,加上心中的疼痛,我覺得自己好狼狽,好愚蠢。

「宇廷,不要這樣說話嘛。」徐燕萱柔聲勸道。

我沒辦法像她一樣那麼溫柔,那麼文雅,那麼善良,所以,我討厭她,我忌妒她。

「你們交往了?」終於將眼淚全數吞回肚子裡,我抬起頭來,裝作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是又怎樣?」顧宇廷看見我帶著不屑的眼神,再度蹙緊眉心。

這句『是又怎樣』重重打醒我的美夢,這時候我該怎麼回應?笑著說:「是喔,恭喜。」還是大聲的罵:「你們這對狗男女!」

「我們的確是交往了,就在剛剛......」徐燕萱羞澀的垂下頭,不好意思的緊握一下顧宇廷的手。

這個畫面,對我來說無疑是火上加油,我微瞇起雙眼,掩飾我眼裡那抹黯淡,諷刺道:「害羞什麼?顧宇廷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歡妳了,就連他加入籃球社都是為了妳,這不是很好?」

「尹婉岑!妳不要多嘴好不好!」顧宇廷又氣又羞的對我喊,俊美的臉上浮現一抹紅暈。

我不喜歡看到你這樣。

「有什麼關係?既然是男女朋友又沒差,還是說,你怕我說出你以前那些丟人的事蹟?」我微抬起下巴,故作倔強,在徐燕萱面前強調著我和他有多親密。

「妳不要說了!」顧宇廷不安的看著身旁臉色有些尷尬的徐燕萱,憤怒的朝我說道。

「沒事的,宇廷。」徐燕萱艱澀的露出一抹微笑,讓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痛。

而我看著這抹微笑,心中卻是五味雜陳。

她是一個好人,一個熱心善良的學姊,但是因為她喜歡顧宇廷,和他交往,所以,我討厭她。

「怎麼了?」一道關心的話語落在我們之間,低沉柔和的語調中,帶著點擔憂。

我們三個人同時抬頭一看,我發現是那個一直跟在他們兩人身邊的斯文男生,他牽著腳踏車朝我們走來,看見了徐燕萱和顧宇廷交疊在一起的手,眼中閃過一抹痛苦。

捕捉到這一閃而逝的痛苦,我瞬間明白了眼前這個男生的心思。

他也喜歡徐燕萱?

「沒什麼。」徐燕萱擺擺手示意,嘴邊的苦澀卻騙不了任何人。

斯文男生的目光朝我投來,我也毫不畏懼的對上他的視線,卻被他眼中深厚的警告給震懾住了。

公主身邊的騎士是嗎......

「夠了,走吧。」顧宇廷憤憤的瞪了我一眼,拉著徐燕萱走出校門口,消失在我眼前,只留下一抹冷淡的身影。

我的指尖動了動,卻無力抬起手臂去拉住他,他的背影離我是那麼的遙遠,我又有什麼理由留住他呢?

心中的酸澀感又不停的湧出,我垂下眼眸,看著自己的腳尖,想把這個狼狽不堪的自己埋入地面。

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我這次一定惹他生氣了吧?先是昨天晚上的,再來是今天早上的,還有現在──

忽然,一件帶著溫熱體溫的外套掛在我的身上,擋去了所有寒風,我抬起眼眸望去,看見了斯文男生冷淡的表情。

「上次忘了跟妳自我介紹,我叫韓海旭,大海的海,旭日的旭。」他專注的看著我回答,但我發現他的目光卻是落在我紅腫的右臉頰上。

我立刻伸手摀住右臉,面無表情的將外套脫下來,放在他腳踏車坐墊上,毫不領情:「我不想認識你。」

有關徐燕萱一切的人,我都不想知道。

「我也不想認識妳。」他冰冷的聲音落在我的頭頂,是那麼的厭惡。

我抬起充滿敵意的雙眼看向他,有些意外。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是剛才那個對徐燕萱滿是溫柔關心話語的人,還是現在用充滿冰冷與警告眼神的這個男生?他到底想做什麼?

「我只是想告訴妳,不要傷害燕萱。」韓海旭用充滿著強烈警告意味的話語對我說道,「不要再讓我看見妳傷害她。」他深邃的眼眸中,滿是強烈怒意。

我先是驚訝,然後將表情收好,諷刺的勾起嘴角,輕輕冷哼一聲,卻因為牽扯到右臉肌肉,而引起些微疼痛。

有這麼強烈的敵意,何不直接告白,然後正大光明的守在她身旁?在這裡警告敵人,有辦法表達出你的愛意嗎?

說到底,他也只是個會逃避的人,這點,我們很像。

聽見了我嘲諷的冷哼聲,卻又看見我因臉頰而感到疼痛的表情,韓海旭若無其事的解下用膠帶固定在他手臂上拿來解除疲勞的冰袋,放在我的手上,淡漠的回答:「妳的臉,腫了。」

剛才顧宇廷沒發現的,他卻發現了。

我眼神複雜的望著他,又低頭看著手中的冰袋,說不出話來。

然而他只是穿起我放在坐墊上的外套,牽著腳踏車離開,消失在黑夜中。

過了很久,我蹲下身子把自己圍成一圈,手中的冰袋散發出比寒風還要冰冷的氣息,刺痛著我的手,然後我卻只是埋首到手臂中,低低的哽咽著。

為什麼這世界上那麼多不公平的事?有的人生下來就注定要被愛、被珍惜、被呵護,有的人卻總是和幸福遙遙相望,再怎麼努力終究都觸碰不了。

我好恨,恨我自己的命運,如果一切沒有開始,是不是就不用這樣痛苦的結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