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場(1)  

因為顧宇廷不會再叫我起床,於是我昨晚便調好鬧鐘,準時起床。

我心中還是有些期待,期待顧宇廷會放棄晨練陪我。

但當我拉開窗簾,面對空蕩蕩的陽臺後,心中只能硬生生迎接一陣失落。

尹婉岑,妳在期待什麼?期待妳在他心中的份量有多大嗎?

不,妳錯了,就算再大,也不會有他心中的那個人那麼大。

打開窗戶,我獨自站在陽臺,對面的空虛讓我感到一陣無法遏抑的落寞,手也不自覺的緊握成拳。

最後的最後,我在他心中果然一點分量都沒有吧......

忽然,我低頭延著下方的巷弄往顧宇廷家門口一看,發現昨晚那個斯文男生牽著一輛腳踏車站在那裡,應該是在等顧宇廷。

他抬起頭,剛好看見穿著睡衣、頭髮亂糟糟的我,卻是友善的對我微笑,而我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這時,顧宇廷穿著運動便服,也牽著腳踏車走出來,順著那男生的目光抬頭看見我,卻不如往常一般,給我一個微笑和一聲早安,而是皺起眉,一開口便是質問:

「妳昨晚為什麼要那麼說?那樣說讓大家很尷尬。」

「怎麼?本來就是事實,為什麼要隱瞞?」我淡漠的問。

雖然顧宇廷皺著眉不發一語,但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早就知道了。

因為你不想讓她誤會。

可是我想。

「走吧,練習要遲到了。」他身旁的斯文男子提醒道。

聞言,我也不想目送他們離開,直接轉身走回房間,緊閉窗戶。

或許因為是清晨,我感覺好冷。

去學校的路上,我一個人吃著早餐,看著旁邊空蕩蕩的位置,少了一個開朗的聲音和一種陪伴的感覺,真得很空虛。

我習慣他總是在我身邊呱噪,我習慣他總是保護著我,我習慣他總是在我面前露出燦爛的笑容,可是這種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一旦失去了,就像掉下懸崖一樣,無助得很狼狽。

我剛走進學校,便看見一群人圍在籃球場邊,女生們更是不停的尖叫和竊竊私語著。

我看了那些人一眼,諷刺般的低哼一聲,便轉身要走。

反正還不都是群花癡。

「婉岑!」忽然,蔡沛涵從人群裡朝我走來,紅臉拉著我的手,雀躍道:「來看嘛!顧宇廷打籃球果然超帥的耶!」

我皺眉想甩開她,冷著臉回答:「我不想看。」

其是我很想看,但我不想和妳們這些花癡一起看,我想當最特別的。

「來啦,來啦!」聽到了我的回答,蔡沛涵不但不放手,還更用力的拉我。

原本身材就有些圓潤壯碩的蔡沛涵,這樣用力一拉我根本禁不起,無可奈何之下被她強迫著擠入人群內,卻不是第一排的,加上我本身又不高,所以只能從縫隙中看見些微畫面。

陽光的照射下,顧宇廷修長而俊美的身影在球隊中特別顯眼,當然還有正在阻擋他的那個斯文少年,兩個美少年互相較勁,讓場邊的女生為之瘋狂。

然而我的眼裡只容得下顧宇廷那抹燦爛的身影,他修長的手指輕巧的拍著球,球每一下的落地聲就像我的心跳一樣,『撲通、撲通』跳得好厲害。

顧宇廷一個旋身,立刻繞過了斯文少年,在離籃框幾步之遙,他瞪起雙腳,手舉至額頭處,完美的拋物線滑過空中,籃球無聲的落進籃網,一切在我眼中就像慢動作撥放一樣。

他華麗的表演讓場邊爆出隆重的尖叫聲與歡呼聲,我的臉頰也緩緩爬上一抹緋色。

在隊員的稱讚下,顧宇廷往場邊走去準備休息片刻,碰上了拿著毛巾與礦泉水的徐燕萱,他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接過它們,和徐燕萱相視而笑,場邊更是傳出口哨聲。

「磅。」那是我的心重重落地的聲響。

被身旁的人群不斷推擠,我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是無神的從人與人的空隙中望著那兩抹身影,直到一陣騷動與推擠之下,我再也看不見那個畫面。

空間瞬間變得單薄,好像要讓我窒息一樣。

他離我好遠,遠到我的指尖都觸碰不到他的影子。

我低著頭,面無表情的從人肉堆裡走出,一路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快步走回教室,我不敢抬頭,抬頭再去看那個讓我痛徹心扉的畫面,身旁人聲鼎沸的尖叫聲,對我來說是那麼的刺耳。

沒關係的。因為她們不了解他,只有我最了解。

放學之後,我又是一個人步行回家,壓下心中的苦悶感,我拼命保持著若無其事的樣子,直到看見車庫裡停著那輛熟悉的車,和玄關處擺著一雙豔紅的高跟鞋,我的臉瞬間寒上幾分。

是他們?

忍著將那雙高跟鞋丟出家門的舉動,我緊繃著臉走入屋內,才剛走沒幾步,我便聽見樓上傳出激烈的碰撞聲,和女人的呻吟聲。

我不是紅著臉,而是暗自緊握雙拳,一步步抬起腳緩緩走上樓。

女人的呻吟聲愈來愈明顯,還伴隨著男人的低吼聲,清晰的傳入我耳內,那麼的不堪入耳。

主臥室的房間是虛掩著的,我輕推開一條縫隙望入房內,黃昏的餘暉言著縫隙流洩出來,映照在我身上,兩抹光裸的身影激烈的交疊在一起,在父親和母親合買的床上,那是兩人昔日曾一起躺著的溫床。

一把怒火瞬間在我心中燃起,我用力推門而入,床上的兩個人立刻停下來,驚恐的望著我。

「誰准妳在我家做這種骯髒下流的事?」我厭惡的看著床上的女人道,眼神滿是冰寒,身子也因為強忍著怒氣而微微發顫。

「婉岑......」男人驚恐的將被子蓋在女人和自己身上,一邊緊張的看著我。

我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只用飽含怒意的眼神盯著女人一動也不動,寒著聲音低低的說出一個字:「滾。」猶如從地獄般深沉。

女人緊張望了我一眼,又不安的看著身旁的男人,不知道該怎麼辦,臉上滿是慌張。

我瞇起眼睛,咬牙切齒再度說著:「怎麼,聽不懂嗎?我叫妳滾,死女人。」

「婉岑,不可以這樣對靜希阿姨說話!」男人終於開口勸說,雖然他也狼狽的躲在被子裡。

「滾!」看著那女人躺在那張床上,我簡直氣炸了,走上前用力掀開被子。

這個女人,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裡,也不該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

「我走、我走!」女人驚慌著拉扯被子,尖叫道,「可是婉岑,妳要先讓我穿衣服啊。」

她這聲『婉岑』叫得我青筋直跳出,我再也克制不了自己的怒氣,朝她大吼:「誰准妳叫我的名字的?妳算什麼?別叫的妳好像是我媽似的,我告訴妳,妳根本不配!」

當最後一個字從我口中吐出後,一聲響亮的巴掌聲也跟著落下,我被打的側過臉去,身子也不穩的重重晃了一下,我站穩腳步,右臉頰著火似的發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