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首場(1) 

熱鬧的氣氛漲滿整個小巨蛋,好像要把夜空掀開一樣,尖叫聲和搖滾樂激烈碰撞在一起要把耳膜撕開。

我又叫又跳,額頭和背上已經佈滿汗水,喉嚨也已經沙啞粗糙,卻堅持仍要張大雙唇用力尖叫,直到演唱會結束,瘋狂的行為也才停止。

「謝謝你陪我來看五月天的演唱會。」我和身旁的人一起隨著人潮走出小巨蛋。

「妳開心,我就開心。」他是我目前的男朋友,一個大我兩歲的學長。

好不容易擠出小巨蛋,我看見公車遠遠的駛來,反而不朝學長的機車走去了。

「婉岑?」他疑惑的喚著我的名字,「妳要去哪裡?」

我面無表情的轉過頭,淡聲說道:「學長,我們分手吧。」

語末,我直接搭上擠滿人的公車,丟下他一個人頭也不回的離開。

就這樣,沒有原因,沒有理由。

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我打開空無一人的大門,黑暗的空間伴隨著寂寞瞬間從裡面湧出。

我卻早已習慣,面容平靜的走進屋內,脫下鞋子走上樓,感受著只有建築物冰冷的這個『家』。

「呼。」我打開房間電燈,隨手把包包扔在地上,疲倦的嘆口氣。

當我拉開窗簾,一抹修長的身影站在對面的陽臺,含笑望著我。

「這麼晚還沒睡?」打開窗戶,我問著眼前的人。

看著他,剛才那股冰冷全都瞬間消失不見,只剩下柔和的溫暖感。

「妳呢,怎麼現在才回來?」他用手臂倚著欄杆反問。

「去看演唱會。」我聳肩,無所謂般。

「又是五月天?」他望入我房間內貼滿五月天和阿信的海報,「和男朋友啊?」他笑著問。

「剛才分手了。」垂下眼眸,我淡漠的訴說著一件似乎不關自己的事。

「咦?為什麼?」他驚訝的從欄杆離開,站直上半身問,「誰提的?」

「我提的。因為不愛。」一板一眼的回答完他的問題後,我立刻關上窗戶,拉上窗簾,卻仍靜靜的站在窗前,隔著窗簾看著外面那頎長的影子。

因為我喜歡的人,從來不是他。

隔天早晨。

「叩!叩!」被一陣急促的敲窗聲,我不耐煩的從被窩裡睜開雙眼。

我昏沉沉的走下床,拉開窗簾的那刻,光線瞬間填滿整個房間,每個角落都染上的金黃色的光輝。

我就這麼頂著一顆亂糟糟的頭髮,站在不知何時已經從對面爬進我家陽臺的顧宇廷面前。

我們兩家離得很近,屋子和屋子中間只有一條狹窄的巷弄,加上我和他的房間外又各蓋了陽臺,陽臺上的欄杆幾乎都貼在一起了。

我半睜著眼皮,渾身充滿睡意。

『尹婉岑懶豬,起床了。』

我微瞇雙眼,仔細閱讀著窗外顧宇廷無聲的脣語。

了解意思後,我挑眉,豎起中指對他說:「等一下。」

一如往常一樣,這些動作和情景就像兩人都熟悉般,對,我們都習以為常。

拉上窗簾,我快速的刷牙洗臉,換上學校制服,綁好頭髮,一切整齊俐落後,我才打開窗戶。

「哇,好久沒進來妳的房間了。」顧宇廷邁步走進我房間,潔白的制服隨著風輕輕飄逸,他整個人身上散發著一種早晨的清新味道,讓我恍神了半刻。

「反正也沒有什麼好看的。」靜下剛才慌亂的心情,我拿起書包,瞄他一眼,「你不從你家穿鞋子再出門嗎?」

「啊,對吼。」顧宇廷恍然大悟的爬回他家陽臺,還不忘回頭跟我說著,「樓下見啊!」

語末,在他轉身離開的時候,我露出了一抹淡到無法察覺的笑容。

天生的白癡。

和他並肩走到早餐店,我們找了一個位置走下來,店裡陸續來了許多客人。

我啃著手上的三明治,一邊不停的滑手機。

嘖,從昨晚就一直傳了三十多封簡訊,是不用電話費的嗎?

「誰啊?」看見我微微蹙起的眉心,顧宇廷咬著三明治問。

「前男友。」我瞄他一眼,淡然道。

反正內容都大同小異,不是『為什麼要分手?』就是『我做錯了什麼嗎?』看了我都可以預估下一封簡訊是什麼了。

學長,其實錯的人,是我。

「喔。」聽見了我冷淡的回答,顧宇廷知道我不想再提,便乖乖閉上嘴巴。

我不想讓你知道,讓你知道這骯髒的我。

吃完早餐,我和他一起朝學校的方向走去。

「以後可能沒辦法再一起這樣走路上學了。」顧宇廷開口說。

「為什麼?」我看著他,皺眉問道。

我們一起這樣走路上學十三年多了,從幼稚園、國小、國中,甚至到現在的高中,為什麼說停就停?

「因為我參加了籃球社。」陽光下,顧宇廷露出白齒一笑,臉上有著淡淡的紅暈。

跟他比起來,我的臉色頓時發白,心中也隱隱作痛。

「什麼時候的事?」我乾澀的問。

「昨天。」他天真的笑著,「教練說今天先去測驗,不過我想應該會很順利,所以大概明天就會開始晨練......」

這個人哪來的自信?

「欸,妳說我有沒有希望?」顧宇廷笑嘻嘻的問著,臉上滿是欣喜和期待。

我的臉更加蒼白半分,我不肯回答他,加快腳步往前走去。

是說入社有希望,還是另一個目的有希望?

我知道你會選擇籃球社,是因為她。

因為她,你甚至寧願放棄對我來說是一種習慣的上學方式,也許對你來說這不是什麼,它卻是我心中的一個理所當然,因為它是我和你之間的聯繫,一個別人都不能擁有的聯繫,可是你現在卻想斷掉它。

「妳幹嘛啊?」顧宇廷小跑步跟上我,有些疑惑道,「話說回來,妳上高中之後就變得對我很冷淡了,為什麼?」

「你的錯覺。」我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仍加快腳步只想走入已近在眼前的校門。

那不是你的錯覺,以前我的確還會跟你打打鬧鬧,但是那是在你告訴想追徐燕萱那個美人胚子以前。

「妳少來。」顧宇廷皺著眉頭,想走上前抓住我的手問清楚。

然而一個呼喚聲把我們各自的情緒都打斷了。

「婉岑。」校門口,我的前男友學長朝我走來,臉上滿是哀求,「昨晚我一直傳簡訊、傳Line、傳Face   book,妳卻都沒有回我。告訴我,為什麼要分手?」

唉,果然嗎?

我看了還站在一旁的顧宇廷,又看向學長,沉默著不答腔。

發現我的目光,學長惡狠狠的瞪著顧宇廷,上前抓住他的領子,咬牙切齒的問我:「就是他嗎?他就是妳和我分手的原因?」

沒錯。

顧宇廷一臉無辜,拼命的朝我眨眨眼,我還來不及阻止,學長的拳頭就已經落在他的右臉頰上。

顧宇廷被打的跌坐在地,好看的臉頰上被學長手指上的銀戒劃出一條血痕,頓時讓我的心一陣抽痛,憤怒也隨之燃起。

看到這裡,我氣急敗壞的走上前拉住學長,學長卻仍瞪著顧宇廷,看著他制服上繡著的姓名:「顧宇廷?你給我注意點。」

顧宇廷冷哼一聲,用手抹去臉上的血,然後站起身。

「學長,不是他。」我用力推開學長,讓他往後遠離顧宇廷,因為我怕他再傷害他。

「才不關我的事。」顧宇廷皺著眉頭抱怨。

「沒錯,不關他的事,他只是我的──」我猶豫了一下,才壓抑著心中的苦澀感說出,「青梅竹馬。」四個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