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執子之手貳、

這一日因為我比較沒事了就先回宅第。

很久以後我就會想說,如果那一日我沒有一個人先偷溜回去,或許就不會有之後的風風雨雨了。

我剛到大門而已就在我們的家外面看到了一個穿著雍容華貴的婦人,她站在那邊不停張望,還一直問著旁邊的男人正不正確。

我正感到奇怪要上前去查問,卻看見那個穿著黑色袍子的男子朝我這兒一看,然後眼睛為之一亮對著那婦人朝我指了指。

我搔搔頭,還是慢慢的走過去,「夫人,您有事需要在下效勞嗎?」我很有禮的說。

但是這婦人卻馬上落下兩行淚水,膝蓋一軟就要跪下,還是我眼明手快的拉住她。

開玩笑,小爺我可不想短命。

「夫人,有事好好說。」我驚慌的對她說,但是她卻半句也聽不進心裡,只是用手捶著我哭喊。

「求求這位爺,把我兒還我了……」她哭喊著,一下比一下重的拳頭如雨點似的落在我身上,身上不痛,心頭卻有些疼。

其實我早就知道他的身世不凡,從他的一舉手一投足就足夠認清,是我自己想要裝個啞巴瞎子,想說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了,可是還是被發現了。

後來就在我渾渾噩噩的狀態下,那黑衣男子朝我道歉之後就拉著還在不停啜泣的婦人離開。

我目送他們離開,心頭卻有些空盪,冷風呼嘯而過,心頭涼涼的。

『我兒自從三年前離家之後就不曾回去了,那一日他是要替我們家找回傳家寶,可是誰知到一入那花樓不只兒子消失就連墬子也沒了下落。』黑衣男子輕輕的對我說,白髮蒼蒼帶上眼角的細紋,看起來莫約知命之年。

『我們這三年都不停滯的找尋,終於找到了。』

『墜子我們不要了,只求大爺您高抬貴手,還兒給我。』

我是不是要把這件事告訴他呢?我很是苦惱。

我一入房子就把自己關入房間內,就連燈也沒有點想著想著就睡下了。

入了冬的早晨裡特別寒冷,等我醒來就已經是隔天清晨了,可是他卻沒有回來。

我不禁開始擔心如花容顏的他是不是會被人家給拐走,想著想著也坐不住,披了外袍就要往外頭衝。

可是大門卻被一股阻力給擋住,我定晴一看居然是他。

「喂喂你沒事吧?」我一驚,連忙把外袍脫下披上坐在台階上面的他。

他的身體好冷,是坐在這裡多久了?

「沒良心的……你去哪裡了……」他的聲音很虛弱,卻還是不忘記責備我一番,和平日的中氣十足沒法比較。

看到他這模樣我心都慌了,只能把他抱在懷裡,設法用自己的體溫溫暖了他。

他是漫漫溫暖了,可是卻一字也不說了。

「喂,你怎麼了。」我抱著他輕輕的搖晃,見他還是沒有打算要開口後才嘆一口氣,把他打橫抱起來走入房子內。

他還是在瑟瑟發抖,卻倔強的一言也不發。如玉的美麗容貌蒼白如紙,只有剛剛緊抿起的唇紅豔的如石榴花,他抬起眼,黑色的眸子定定的注視我,帶著三分的不服氣。

「昨天有人來找你。」他說,是很確定的語氣。

我一怔,「你派人跟蹤我?」

「……我是擔心你。」抿起唇,他如是說。

我嘆了一口氣,抬手擦過他的唇角,使了點力讓他的齒不再繼續咬著唇,心疼的摸上他幾近出血的紅唇,大掌一撈把他納入懷中。

他靠在我的懷中,沉默良久才低低的說:「那是我爹娘。」他的話證實了我的猜測,仔細一回想,那名婦人的眉目之間還真的跟他有七分相似,雖然還是他美上幾分。

這就是青出於藍,更勝於藍了。

「你像你娘。」我說,搖著他逐漸溫暖的身軀。

「是啊。」他低笑,「我那天是真的只為了拿回我們家被你偷走的墜子,可是誰知道不只搶不回來,居然連自個兒也賠上了。」他說,很憤憤不平使勁的捏著我的側腰,我卻不覺得疼,只覺得他出口的話為什麼那麼甜蜜,為什麼窩在我懷中的男人怎麼可以這般可愛。

我嘿嘿的笑了。

「笑什麼?」他坐直身子,鳳眼飛斜睨我,「咱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除了逃命就是我交出去,你要選哪個呢?」他皮笑肉不笑的問我。

這個時候傻子都知道該選哪個,更何況我才捨不得把他交出去呢。

「一切僅遵娘子吩咐。」我朝他眨眨眼,笑得很樂,立刻就換來他的拳頭如雨點的打在我身上,可是這跟女孩的粉拳還是有差別啊,一拳一拳的打在肉上,還是挺疼的啊。

「誰是你娘子!」他邊打邊咒罵,臉上浮起的兩片紅霞出賣了他的真心。

唔好吧,這樣被打著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

有了共識之後,我們便包袱款款出走了。

帶上大半輩子的積蓄,我決心帶著他行走天涯,看遍天上美景嚐遍地上美食。

他總是笑著說我就是地頭蛇,我也毫不客氣的回答他說地頭蛇最喜歡你這個地坑了,這番言論換來的當然還是拳頭伺候了。

和他手牽手遊走天下三年之後,我們才發覺大事不妙。

慢慢的城牆都貼上了他的懸賞畫像,維妙維肖宛若真人,就連臉上我注意很久才發現的眼角淚痣也被點了上去。

我和他面面相覷,雙雙傻在了原地,直到有人發現了我們才慢半拍的開始逃跑。

我想我應該不會看錯的,上面寫的除了懸賞獎金以外,還有就是──右相的么子。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