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壹】01

  

      ──總以為回憶已化為過眼雲煙,但當它們被想起時,卻又往往沉重地令人喘不過氣來。

  

      *

  

      八月,炎日當空,氣溫總是熱得讓人無法忍受,絕大多數的人都會選擇留在室內,就算沒有冷氣至少也能吹吹電扇。

      然而,卻有一個女孩,彷彿體溫失調一般,不畏高溫地站在一所位於較偏僻地帶的高中的校門口前,而且這一站,便是兩個多小時。

      最初,警衛室裡的校警並沒有特別在意這個女孩,認為她應該很快就會離開了,萬萬沒想到她竟然會在這個地方待這麼久,而且完全沒有流露出不耐煩的態度,即便她已滿頭大汗。

      女孩這個樣子,校警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打開窗戶,探出頭問道:「妹妹,妳一直待在這裡做什麼啊?」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女孩嚇了一跳,趕緊旋過身面向校警回答:「我、我在等人。」

      「等人?妳跟誰約好了要在這裡見面嗎?」

      「沒……我沒有跟他約。」

      「啊?」校警對女孩的回答感到疑惑,「那妳怎麼會在這裡等他?」

      「我想說今天是暑輔嘛,既然他是這所高中的學生,那他等一下放學時當然會從這裡經過囉!」女孩笑嘻嘻地答道。

      「放學的時候可是有一大群人都會從這邊經過啊,妹妹,妳確定妳等一下真的會看到妳要找的人?要不要伯伯幫妳用全校廣播,叫那個人等一下到校門口來見妳?」校警好心地問著。

      「沒關係的,不用麻煩了。」女孩甜甜一笑,「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他的。」

      女孩自信地說著,因為在她的眼中,那個人一直是最閃亮、最耀眼的存在。所以她相信,無論那個人被多少人包圍住,她都一定可以找到他,那個她朝思暮想的他。

      況且,她想給他一個驚喜,如果事先用廣播通知他了,那她的計畫不就無法成功了?

      「噹──噹──噹──噹──」

      女孩的話才說完沒多久,放學的鐘聲便響了起來,原先安靜的校園也漸漸地被學生的吵雜聲征服。

      女孩望向校園內,一群一群背著書包、穿著制服的高中生從裡面走了出來,經過女孩的身旁,然後離開。

      女孩的視線一不小心就被那群高中生的書包與制服吸引了,她愣愣地看著它們一次次地靠近,又一次次地遠離,眼神不知不覺中變得有些難過。

      她好羨慕,羨慕那些高中生可以擁有和那個人一樣的制服和書包。

      天曉得她有多渴望可以和他待在同一所高中、同一個班,一起上下學、一起度過每一個午餐時光、一起經歷所有的校園活動?

      可惜事情總是不如人意,這所高中就是注定與她無緣。

      察覺到自己的分神,女孩趕緊晃晃腦袋,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陸陸續續走出校門的學生上面。

      「我記得他以前放學整理書包通常都會花個十分鐘左右……那他應該差不多要出來了吧?」偷偷瞄向警衛室裡的時鐘,女孩喃喃自語著。

      果不其然,當她再度望向校門口時,一眼便看見他一個人低著頭從裡面走了出來,並且和其他人一樣,緩緩朝女孩靠近。

      女孩鬆了一口氣,因為,他還是她認識的那個他。

      然而,在看見他臉上的表情之後,女孩的心忍不住揪了一下。

      那樣的神情,只能用「悲傷」兩個字來形容。

      不是那種一眼即能看出來的悲傷,而是一種極力想壓抑,卻又克制不了的低落。

      是不是還沒從「那件事」的傷痛裡走出來呢?女孩暗自猜想著。

      眼看他即將要走到自己面前,女孩趕緊先將這個疑問擱在一旁,換上充滿朝氣的模樣,在他經過她面前時,以適當的音量,喊了他的小名:「阿淵。」

      聽見她的聲音,他整個人心臟用力一顫,停在原地,腦袋忽然之間失去了正常運作的功能,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

      是女孩預料中的反應。

      良久,他才緩緩地轉過頭,凝視著她的面容,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曉若?」

      「對呀,是我。」女孩莞爾,「好久不見了呢,最近……過得還好嗎?」

      似乎是沒料到女孩會這麼問,少年又遲疑了一下,才回應:「啊、嗯,還……還可以。」

      「那就好。」她加深了笑意。

      「……那妳呢?」少年問。

      「我也很好。」女孩回答,接著又立刻發問,「對了,你今天放學後有什麼事情要忙嗎?像是要去補習班或是讀書之類的?」

      女孩的話題轉得太快,快到少年還有些來不及反應,先是頓了一下,才又緩緩地道:「……沒有。」

      其實女孩自己也被自己順口而出的話嚇到了,畢竟,她費盡千辛萬苦回到這邊來,應該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才對。

      不過,轉念一想,如果只讓自己放鬆這麼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

      「太好了!」女孩綻放笑顏,「那,可以陪我去市區逛逛嗎?好久沒有回來了,市區那邊應該改變不少吧?真是迫不及待想看看!」

      見少年依舊愣在那邊,女孩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揮了揮,試探似地問道:「哈囉哈囉?可以嗎?」

      經女孩這麼一喚,少年回過神來,急忙應道:「嗯,當然。」

      「阿淵,謝謝你!」女孩高興地歡呼,「那我們趕快出發吧!」

      語畢,女孩便自動以右手牽住少年的左手,拉著他就往公車站走去。

      就這樣怔怔地跟著女孩前進,少年看了看女孩的背影,思緒始終跟不上剛才發生的點點滴滴。

      這一切都太不切實際了。

      他明明記得,兩年前,女孩是怎麼樣離開他的生命的。

      為什麼,現在的她,卻又能以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重新出現在他面前?

      嚥了嚥口水,儘管少年有滿腹的疑問,卻連一個問題都說不出口。

      因為她實在是出現得太突然了,突然到讓他措手不及,沒有時間做任何的心理準備。

      來不急整理好心情,去承受曾經的過錯。

  

  

      照理來說應該會有一大群學生的公車站,卻只有稀稀落落的兩、三人在那裡等待著。

      「看來公車應該剛走沒多久呢。」女孩小聲地說著,也不確定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少年聽,「沒辦法了,那就在這邊等一下吧。」

      女孩及少年就這樣站在公車站牌旁,等候下一班公車的到來。

      趁著這個時間,女孩偷偷地用眼神打量了站在右手邊的少年。

      跟上一次見到他時比起來,他的身高少說也多了十公分左右。五官似乎變得更立體,整個人也比以前成熟了許多。

      僅僅是這樣望著他,她就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悄悄地加快了。

      不過這些改變其實是很正常的吧,畢竟上一次見到他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思及此,女孩不禁有些好奇,在他眼裡的她,和兩年前相比,有沒有什麼明顯的改變呢?

      發現自己這個念頭後,她忍不住嘲笑自己。

      怎麼可能會有呢?

      因為連她自己都很清楚,她一點改變也沒有啊。

      「怎麼了嗎?」發覺女孩一直盯著自己看後,少年出聲問道。

      被少年這麼一問,女孩突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慌忙回答:「沒、沒有啦,我只是在看那邊那家賣的是什麼東西而已。」

      女孩一邊說,一邊往前一步走到馬路上,用左手指了指遠方的某個店家。

      一方面是因為羞赧,一方面是因為女孩只注意到遠方的店家,一時之間忽略了自己的身後,一輛明顯超速的摩托車正朝著她衝過去!

      「危險!」注意到摩托車的少年,急忙鬆開彼此牽著的手,用雙手環抱住女孩的肩膀,將她用力往回一拉,在千鈞一髮之際保住了女孩的性命安全。

      「喂!小心一點啊!」差點肇事的摩托車騎士非但沒有絲毫歉意,反而還對著女孩及少年罵了幾句,之後才又揚長而去。

      摩托車的聲音消散之後,四周的空氣又再度安靜了下來。

      少年的雙手都在顫抖,女孩真切地感受到了。女孩心裡很清楚,少年雙手顫抖的原因。

      但女孩不會說出口,因為她知道,少年也不會說出口。

      如果說出口了,有些東西,就會在一瞬間崩解。

      於是,就這樣,少年擁著女孩,久久沒有放開。少年驚魂未定的呼吸,一次又一次地落在女孩的耳朵上。

      睽違了兩年的親密接觸,讓女孩的心跳急遽的加速。她好懷念這種感覺,好懷念因為他的舉止而小鹿亂撞的心裡。

      她好想就這樣闔上雙眼,沉浸在他溫暖的懷抱裡,卻在閉上眼的前一刻,瞥見了左手腕上的那隻腕錶。

      她心一驚,隨即慌忙地掙脫少年的擁抱,右手不安地覆上左手腕上的腕錶。

      不可以。

      不可以為了一時的貪圖,而浪費自己有限的時間。

      畢竟,她希望自己可以待在他身邊久一點。

      在有限制的情況之下,就算只是多一點點,也好……

      而被女孩甩開的少年,似乎是被女孩這樣的行為傷到了,神情看來有些落寞。

      「抱歉,我只是……有點嚇到了。」回頭注意到少年的愁容,女孩馬上就為自己的舉動感到後悔了。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不知道該怎麼補救的女孩,最終也只能略帶歉意地低語。

      「沒關係,是我太突然了,不好意思。」少年笑著回應,想假裝自己不在意,但事實上,明眼人都能輕易識破他的偽裝。

      看著少年,女孩的心裡滿滿地都是懊悔,卻又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她的舉動比較恰當。

      因為真的,太不切實際了。

  

  

      公車抵達市區之後,女孩下定決心要好好珍惜和少年相處的每分每秒。

      方才在公車上的時候,兩個人之間有些尷尬,彼此之間也都沒什麼交談。女孩知道不能一直這樣下去,畢竟自己的時間是有限的。

      於是,一下公車,女孩便主動用右手勾住少年的左手,有些撒嬌地說道:「吶吶,我們開開心心地去逛吧!」

      少年沒有答腔,好像對於稍早之前的事情仍存有芥蒂。

      不,也許不只是剛才的事情而已。

      還有兩年前的事。

      「……對不起。」女孩低下頭認錯,「我保證不會再像那樣推開你了,所以……我們放下壞心情,一起去玩吧?」

      少年看了看女孩懇求的臉,一時之間所有的鬱悶都一掃而空,掛上淡淡的微笑,他點了點頭。

      沒辦法,他就是拗不過她的請求。

      她可是他最疼愛的女孩啊。

      「就知道你人最好了!」女孩輕輕將頭靠在少年的手臂上,想表達她的感謝,而少年只是摸摸她的頭,以示回應。

      其實他的內心深處還是不太敢相信,那個總是在午夜夢迴時分出現在他夢境裡的女孩,此時此刻就活生生地站在他的身旁,挽著自己的手臂。

      明明以為是再也觸碰不到的存在,現在卻能實實在在地感受到她依偎在身邊的體溫。

      好像在作夢。

      或者,這本來就只是一場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