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0 】- 歸來

我凝視著校門口,遲遲沒有邁開腳步。

並不是在猶豫,而是想最後一次做好心理準備。

暑假時,爸媽替我辦好轉學手續,順利的轉回曾經待過一年多的學校,也那麼剛好的被編入一樣的班級。

但我心裡沒有任何一點恐懼,只有綿延不絕的堅定與信心。

整個人有如脫胎換骨一般,徹徹底底甩開從前那懦弱的我。

坦白說,我沒有一絲後悔,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護我自己不再受到傷害。

或許在別人的眼中,我就是太膽小、窩囊,承受不住別人的攻擊,才會把自己包裝上堅硬的盔甲。

但事實上就是這樣,我並不否認自己的軟弱,我只是想抵擋那些有如利刀般的攻擊。

我已經遲到了整整十幾分鐘,但步伐沒有加快,反而像散步似的,朝著某個地點走去。

一路上的景觀讓大腦深處塵封已久的記憶,緩緩拖離鎖鏈的掌控,我只是任憑那些記憶逐漸清晰的浮現於腦海,現在的我不會再畏懼那名叫過去的鬼東西了,再多都不足以讓我再次崩潰。

我推開油漆有些剝落的白色木門,環視了好一會。

花的位子都亂成一團,雜草沒清乾淨,有些花成即將枯死狀態,玫瑰花群裡甚至開了一朵孤苦無依的向日葵。

天啊,園藝社的社員都做了什麼好事?自以為把向日葵種在玫瑰花群裡,看起來很特別嗎?

那朵向日葵還真可憐,只能遠遠看著同伴們,自己卻什麼也不能做,它一定很希望有一雙腳吧。

我迅速瞥了眼手錶,很好我遲到快二十五分鐘了。

但我怎麼能放著這花園不管?

返校日遲到,想必會給人不好的印象吧。

就算我是舊同學,但也還可以勉強算是新同學吧?畢竟我都轉走一年了。

最後我還是選擇依依不捨的離開花園,不停的回望著那朵特別顯眼的向日葵。

暗自在心裡發誓一定會把它從玫瑰群中拯救出來的!等我啊小向!

我朝著新的目的地走去,這條路一點都不陌生,即使隔了一年的時間再次回來,也沒有完全消除當時的記憶。

走到三樓時我向左轉,經過一間間安靜的教室,直走到底。

我抬頭一看,綠色的牌子上清楚的標示著:三年18班。

再看看牆上被框起來的課表,導師的名字讓我感到陌生。

沒想到班導換人了,不知道新來的老師人怎麼樣?

高一時的教室是在對面的五樓,高二時我轉走了,高三的教室就只差進個門就真的到了。

我瞥見班上幾位同學的視線都在我身上停下,我既不緊張也毫無壓力,高一時沒有好好珍惜相處的時間,高三還是有機會好好混熟的。

我在門口前喊了聲報告,老師語氣親切的叫我進去。

是個女老師,留著一頭深咖啡短髮,戴著黑色粗框眼鏡,看起來和藹可親。

但人不可貌相,還是要經過數日的觀察才可以看見老師的真面目。

我站在老師身旁,揚起一張笑臉,快速掃視全班。

「各位同學,這位就是這學期新轉來的同學。」老師大聲的宣布,並看向我,表示希望我可以說些話,每位同學的目光無不在講台上。

「大家好,我是莊琹,你們還記得我吧?」我露出一個沒有任何溫度的笑。

沒有半個人回應我,少數的人只是默默點頭。

「那,莊同學,妳先到後面的空位坐下,等一下我會以抽籤的方式重新安排座位。」老師見氣氛尷尬急忙打發我下台,我點頭並緩慢的走向老師指定的空位。

看來大家好像不怎麼歡迎我回來呢?

每個人都一臉憂心重重的樣子,也沒有人笑著跟我揮手,但這也蠻正常的,畢竟過去大家對我的印象都不算很好吧?

沒關係,接下來直到畢業前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解開誤會的。

但有沒有解開誤會對我來說都無所謂,這次回來的原因也不是為了解開誤會這種蠢事,我也不會再讓各種誤會繼續攻擊我。

「各位同學,再換座位之前,我先來個自我介紹。」老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三個字,「我是你們的新任班導吳珮安,以後你們的國語課將由我來教課,清楚了嗎?」

就跟我剛才自我介紹時的情況一樣,沒有半個人舉手發問或出聲表示清楚。

老師笑容先是一沉,然後尷尬的問道:「有人自願上來幫老師寫座位表嗎?」

「我。」坐在我前兩個位子的女生自告奮勇。

等到她從座位上站起來,我便立刻認出她是誰。

「很好,主動幫忙是一件很好的事,大家要向‧‧‧‧‧‧‧」老師看了一下女孩的名牌,「向林孟璿同學多學習。」

如果大家真的都向她學習,那世界肯定毀了。

林孟璿,在師長們面前一個樣;在同學們面前又是另一個樣,這種表裡不一的人怎麼值得學習?

她應該要往演員的方向走,我不得不佩服起她的演技,根本就是專業級的。

怪不得每個老師都完全相信她是個心地善良的乖學生。

老師抽出第一隻籤,然後林孟璿在第一排的第一個位子寫下13,第二隻籤也是男生的號碼,但並不是接下去寫,而是寫在第三個位子。是依照一男一女的順序寫下去,所以基本上前後左右的位子都會是異性。

我並沒有特別期待可以跟誰坐,就算是跟自己的好朋友坐,上課也還是要認真聽課,如果沒有跟好朋友坐也比較不容易分心,再說在這個班上我還有所謂的好朋友嗎?

「好了,座位表大致上是這樣子,如果沒有問題,請開始般動自己的桌椅到新的座位。」抽完籤後老師大聲的宣布,不少同學看了新的座位表紛紛發出哀怨聲,有些還以近視、前面的同學太高‧‧‧‧‧‧等藉口要求換座位。

我沒心情看別人的座位在哪,一心只想趕快找到新座位然後般過去。

然後我看見在第四排的最後一個位子寫著我的號碼,還好離我目前的位子並不遠。

我搬起桌子,因為還沒領新書的關係抽屜裡空空如也,所以挺輕鬆的。

放置好桌子,並對齊地板上的線,我再回到原本的位子準備搬走我的椅子。

換到我原本位子的是名叫張雪安的女生,她一臉厭惡的瞪著我,巴不得馬上把我趕出去似的。

我只是無視她,快速把椅子搬回新的位子。

等一切都調整好,我坐下,開始觀察我周遭的「新鄰居」。

坐在我前面的是位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的同學,但我一時突然忘記他的名字;右邊是以前跟我還算認識的王宇翔;右前方是跟林孟璿關係不錯的魏思芸,她轉頭看見我,卻馬上避開我的視線轉回前方;至於左前方很不幸的是那個做作女林孟璿,真是天殺的倒楣,竟然會跟她的位子離這麼近,看來日後不會很輕鬆自在了。

我左邊的位子空著,不知道是請假、遲到、還是本來就沒人,但再我看過一遍座位表後,我可以確定答案絕對不是第三者。

我該高興還是悲傷呢?我想是高興居多吧,只要他上課不要太吵就好。

大概有一年的時間都沒有看到那個人了,也不曾聯絡過。

不知道現在的他,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總是笑臉迎人?總是把大家逗笑、總是努力想讓別人笑、總是替別人想?

但即使他不再像過去那樣,我也沒資格管,我自己也徹底的變了,憑什麼說別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