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重生之來者不愛1

只有不完美的愛才會留下千古的思念和不甘,才會在一千年後仍在腦中流轉。

墨采。

清晨第一道曙光照在東旭的臉上,暖宜人的早晨卻讓床上的少年流一身冷汗,喘氣,面容憔悴。為什麼重生的多年後還要體會刻骨銘心、狠狠被拋棄的痛。

時間會治療傷痛、會帶走一切的傷口都是屁話。少年依然記得墨采留在身上的每個親吻,時而灼熱發燙,時而冰冷無情。

墨采抱了他講愛他,

墨采抱了他之後又講不愛他。

最後分開講一切都是錯誤,找到心上人。

東旭離開鋪著白色床單的床墊。房間是木製,飄著淡淡的木頭香:書桌一塵不染,所有的學習用品整齊排放好;靠牆的高聳立書架排滿書籍,是個認真向上的學生;藍色窗簾原本完全遮住窗戶,能推測是同父異母的姐姐東伶把窗戶打開,讓微風使空氣流通。怪不得有金色陽光在窗簾下的漏洞探出頭。

東旭進到室內的衛浴室鏡子前,仔細檢查自己,與前世無異:臉色蒼白,黑色眼睛堆著恐懼像是受到詛咒,唯一不同是一頭黑亮的長髮變成銀白交雜的短髮和高大的身高變成一米六矮小的身材,活生生就是一個病態少年,和家裡充滿陽光氣息熱情洋溢的姐姐差十萬八千里。

東旭梳裝後穿上學校白襯衫、黑色西裝褲套上墨綠色外套出房,他是一個十六歲的高一生。短廊有三間房:東旭、姐姐、媽媽。東旭的房間最靠近樓梯,銀白色短髮少年一步步走下台階。

「小旭,姐做了香噴噴的法式煎蛋!」東鈴的聲音飽滿洪亮像南方小島的陽光明媚動人。姐弟面容十分相似,擁有精緻的外表,姐姐卻比小一歲一百六十公分的弟弟高十公分,和擁有亮麗如絲的黑髮。

「喔。」東旭。不過是法式吐司加蛋。

東伶迅速丟兩個盤子在桌上,各放著兩片土司和不太完美的荷包蛋。明眼人一看東旭的蛋黃澄澄,東伶的蛋有點焦黑。

「你一早用掉十顆蛋?」東旭的聲音無起伏,嘴角卻彎起。

「是五顆。」東伶解下廚裙放在椅背上,穿著同樣的白襯衫,不同的黑裙子,下面是及膝的黑色絲襪,在弟弟旁邊的椅子坐下:「我做菜給你吃,你有種敢嫌東嫌西。」

「我怕身體會更不好。」東旭佯裝難過。

「我為你健康著想,你身體不好,要注意食物油量的控管。」東伶強硬。

東旭明白東伶的擔心,他們不是同一個媽出生。東旭的母親生下他後酗酒、染毒癮。死後,東旭二歲,他重生的第二年,生父將東旭帶回原配家,元配女兒無條件接受自己。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東旭。

「你再不爭氣,明天早餐加倍。」東伶獰眉,手上的筷子用力一扭斷掉。

東旭馬上吃起熱呼呼的早餐吞下。

「你氣色不好,又做惡夢?」東伶柔聲。

「我又夢到被拋棄。」東旭身子微顫抖,黑眸閃爍淚光。

「阿姨不是故意不要你,她只是生活太艱難。」東伶講完抿嘴不忍,瑰麗小嘴又開啟:「你還有我們,小旭。」聲音無限疼惜。

東旭從沒告訴姐姐在他出生的兩年,生母每天過的紙醉金迷,不像父親講可憐貧困,唯一不變是沒管過他的死活。他很高興有這樣讓他自生自滅的母親,不想背著前世記憶的傷痛在活下去。只是願望沒成真,生父來接他。他也沒告訴東伶自己擁有一千年前的記憶。

「我不是小孩,你總把我想成十歲、八歲。」東旭不滿。

「沒辦法,誰叫你是我弟。不想我欺負你,就在你身高上下功夫。」東伶把早餐一掃而空,套上女生淡綠色制服外套,拎起黑色皮革背包:「老弟,上學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