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他的妹妹

「妹妹,妳知道飯廳在哪嗎?來,我帶妳去。」

「妹妹,妳吃吃看這個糖醋排骨,很好吃哦。」

「妹妹,妳怎麼不喝湯?陳姨,幫她盛一碗好不好?」

「欸妹妹,妳從哪裡來的啊?有哪裡不習慣——」

啪!隨安的生母廖融融猛地拍下筷子,杏眼圓睜:「隨安,吃飯的時候不要講話!」

唱然的碗堆得跟小山一樣高,最開始,是馮老太太給她夾了幾次菜,之後就全是馮隨安做的好事,除了殷勤地噓寒問暖、搭訕攀談,手也沒停地猛替新妹妹添菜。惹得一直央央不樂的母親再也看不下去了。

馮紹固冷冷地看著妻子:「別跟小孩子吃醋了,很難看。」他瞥了眼圓桌對面乖巧坐著的唱然,緩了臉色:「唱然,妳就把這裡當自己家,不要跟我們大家客氣,知不知道?」

小女孩雙手捧著碗,很小聲地回道:「知道了。」她換上了簇新的衣裙,粉紅色的裙子。她很瘦小,尺寸以後可能還要再改,但在馮隨安眼中,已經是美若天仙。唱然不說話的時候,連周遭的空氣都跟著安靜起來似的,和他遇過的聒噪女生完全不同。

說是害羞怕生也不太像,梁唱然似乎不喜歡說話,吃飯時一點聲音都沒有。她拿筷子的動作非常漂亮,修剪成橢圓型的指甲是玫瑰般的粉嫩。

整頓飯隨安連自己啃得到底是肉還是碗都不知道,他心思全沒放在飯上,只衝著唱然不停傻笑。

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的是馮夫人,她平常示人的高貴優雅全不見了,從頭到尾恨恨瞪著自己不爭氣的笨兒子,簡直是和著淚把食物吞進肚裡的。

全家用完午餐,馮老爺就先乘車去公司開會、老太太一如每月習慣要到佛寺祈福,馮夫人心情極度不好,在房裡磨蹭一個多小時後,穿上新買的毛皮大衣血拼洩憤去了。家裡留下陳嫂顧這兩個孩子,唱然第一天搬進這個家裡,房間似乎是在很倉卒的情形下挪用出來的,原先是當堆疊雜物的收納空間,衣櫃裡掛著馮家替她布置的新衣,床上鋪著嶄新的粉紅色被單,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裝潢,看起來反而更顯清冷。

她的行李少得可憐,只有一個舊舊髒髒的拖拉式書包,裡頭放的大概是她僅有的物品,沒有玩具。

馮隨安本來要回自己房間打電動,可沒幾分鐘,就忍不住偷跑來看她在做什麼了。唱然的房間剛好開著,他蹭在房門口,看著她僅有的東西,尷尬的簡直不知怎麼開口。這應該算得上是一次文化衝擊吧?

唱然轉過身來,看見他有點愣住,但沒說什麼。隨安直覺要說點話讓氣氛別這麼尷尬,他清清喉嚨,笑得眼角都瞇起來了:「我的房間就在妳房間隔壁的隔壁的隔壁……咳,妳無聊的話可以來找我玩。」

「不要。」

「什麼?」男孩笑得都快滴出蜜來。

馮隨安不知幸還不幸,天生麗質,從小就有當禍水的潛質,尤其是笑起來,無論男女老幼,大概都會被迷倒吧?

他笑咪咪地繼續提議:「或者,妳想跟我到起居室那裡玩?那邊的電視超大台,還可以看投影片喔?」

她面無表情地拉上書包拉鍊:「我說,我不會去找你玩。」

這男孩長得白白淨淨的,第一個印象就是乾淨、清秀,穿著千鳥紋的西裝外套短褲,或許是母親的喜好。

那雙眼睛大大的,衝著她眨呀眨的剎那,睫毛撲簌地搧著,馮隨安的眼珠是褐色的,尤其是迎向陽光的時候,會是透明感的琥珀顏色。他左眼角下方有滴淚痣,淡淡淺淺的,乍看還以為是臉沾到灰塵,隨著男孩的一驚一笑而牽動,毫無違和。

「欸?」隨安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為什麼?」

她不是他的妹妹嗎?兄妹之間不是要互相幫助嗎?

看他震驚說不出話的樣子,唱然兀自翻了個白眼,這傢伙是笨蛋嗎?還是說溫室中的花朵都是這樣純潔天真?

「我跟你不同。我們不是同個世界的人。」

「妳在說什麼啊!」男孩大驚,「難道妳不是人間的活人!?」

「……」居然真的是笨蛋。

「你說呢?」她不予置評別人的智商,反正這不關她的事。

「當然是人。」他很肯定。妹妹這麼漂亮,就算不是人——「或是女神。」隨安又補上一句。

梁唱然徹底無語了,她睨了笑得十分誠懇的他一眼,果斷轉頭。

長長的辮子在空中甩過,劃出接連的弧線——像要劃分清楚似的斷然。

「神經病。」

說實話,從小到大從沒人敢這樣當面毫不猶豫地拒絕他,一半是因為他家有錢有勢,另一半是因為馮隨安長的帥個性又好,每個人都巴不得討他的歡心,但梁唱然不是,她明明是寄人籬下,卻一點討好他的意思也沒有。他不是不會看人臉色的白目,當然知道她打從心底真心不喜歡自己。

不,應該說是在保持距離吧。

他沒有生氣,其實對於她,隨安至始至終無法真正感到生氣。好比是彼此間的默契,她還不需言語,他就已經理解。

六歲的男孩沉默了一陣子,摸著後腦勺,端正的臉龐笑得靦腆,語氣卻十分肯定,彷彿此刻他說的不是承諾,而早已是亙古不變的事實:「妳不用害怕,以後,我保護妳。」

說完,他朝唱然伸出手,露出號稱殺死人不償命的蠱惑微笑。

然後就被梁唱然給拍開了。

「就說不要了,你這人是真的有毛病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