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修訂版〉

      願等妳心

      01

      店外絲絲細雨在外面飄阿飄,這雨小到就算出了店門,也能夠在身上沒什麼濕的情況下就能回到了家,卻不太想令人出店門。

      到底有多久,不曾被約出來喝杯下午茶了?還記得第一次約我喝下午茶的人是誰嗎?但是現在的我,卻沒有想起第一次約我的人是誰。

      餐廳裡偌大的玻璃窗可以看出清晰的窗外,我就坐這玻璃窗旁,看見窗外來來去去的行人,沒有人為了這小雨而感到慌張,更沒人想躲雨,那小到不能在小的雨滴,滴在玻璃窗,也是這麼不起眼。頂多是有位上班族,將公事包頂在頭頂,在遮那小雨。

        不管跟朋友約在什麼地方,我總是喜歡選擇靠窗邊的座位,看著窗外人事物並觀察他們的行為,一面想起過去。

      回憶這一種東西。有時候不會主動去想,卻偏偏在腦中影像揮之不去。這該死的天氣總是勾起太多回憶。不僅令人煩悶,也讓人失落傷心。

      那一段過去,串成一團絲線將我的心纏繞我窒息。

      「筱雯,真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正當我陷入現回憶的煩惱時,那位約我出來的女孩恬恬突如其來的話打斷了我,她竟然晚了我半個小時才來到這家餐館。

      「約我的人竟然比我晚到,真是……」我說。

      「真不好意思!那依照大學時的規矩,遲到的付錢。」恬恬雙手合十擺出像是拜懺的模樣的我說。

        「不用了,那多久沒玩了。」恬恬主動提起大學時的我與同學朋友的約定,在那時一旦約定在什麼地方就是有一大堆人遲到,於是有人就訂了遲到的付錢這種規則。當時定了這個規則之後就幾乎沒有人遲到。

        但那是因為我們當時沒有經濟來源,所以大家就是會為了小錢錙銖必較,而當我們畢業開始賺錢,這種幾百塊的餐費已經沒有什麼大不了。自然而然這種可笑的約定就沒有再遵守了。

      「好吧!那各付各的。」曉恬說,這小摳門的個性還是和大學一樣一點都沒變。但大學時他真的是最準時的一個人。

        曉恬坐定了位置,看著她也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女孩子,畢業後兩年她還是如此沉魚落雁。曉恬姓劉,她是我的大學同學,還記得大學第一堂課我們上台自我介紹的時候,我真是驚為天人,她留著有帶些捲的長髮,似乎刻意去燙捲的。身材不高卻卻也不嬌小,大約一百六十幾公分。臉蛋姣好,沒有像我的臉頰帶著一些坑坑疤疤。

      但我對曉恬印象深刻的地方,並不只在於她的美貌,而在於我們的名子中間都有『ㄒㄧㄠˇ』字,因為當時並沒有把名字寫在黑板,只在台上做簡單的自我介紹。所以我誤以為她的『曉』和我的『筱』是同一個字。等到我們發現的時候,以經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妳真是的,又讓我想起這討人厭的過去。」我說的是她主動提起大學時期的過去。

      「對不起啦!讓妳那段想起過去。」曉恬又道歉一次,她知道這個規定跟我們的過去有關。我相信她也想知道關於『過去的答案』

      過去就像一縷煙,只存在腦海,偶而想起,不在意的人很快就煙消雲散,但如果在意,反而是煙霧繚繞久久不去。

      「這家餐廳可是我推薦的,它的焗烤和牛排很好吃喔!」曉恬愉悅的拿起菜單邊看邊說。

      「筱雯……妳在想什麼?不點菜嗎?」恬恬看著既沒有拿出菜單,也沒有叫服務生拿水杯,更沒有理會我剛說的話,看起來心裡有些事卻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所以問著。

        「曉恬?」

        「怎麼了?」曉恬的是視線從菜單上移開看著我問。

        「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我說。

        「什麼問題?」曉恬表情上有些搞不懂我突然冒出莫名其妙的問題好奇說。

      「如果是妳,妳會願意等一位妳所喜歡的人多久?」我突然問。

      「啥……」曉恬擺出不明的表情,畢竟她才剛作穩我對面的座位,只能不明所以的說。

          「啥……什麼?」朋友恬恬對我那突如其來的問題感到不解。

      「妳會等一個人三年?五年?還是十年?甚至是一輩子?」我沒有理會看起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曉恬繼續說。

      「妳發生什麼事了嗎?」恬恬發覺我的不對勁,她感覺到我一出現了一些困擾,但恬恬她搖著頭,不解我的意思。她努力的想要回答我這莫名其妙的問題:「有人可以值得妳這麼等嗎?」

      「妳不要管,先回答我的問題就好。」我說。

        我突然的問題,幾乎問的小恬七暈八素,但她試著去猜是哪一位:「是誰阿!『小風』嗎?」恬恬說的,是我的前男友。恬恬的意思是我在等小風回心轉意嗎?

        這次換我搖搖頭,沒有向曉恬我等的是小風,並補充說:「不是……」

        「曾經,有位男孩,跟一個女孩說他願意等那個女孩,很久很久我不知道這是否值得,但有個人就是這麼對一個人說。但聽了這故事的我從來就不相信。」我根本就沒有理恬恬,自己說自己想說的話。

      「是我的話才不想等那個人勒!浪費時間和生命。」恬恬回話。

   「為什麼不想?如果那個人值得呢?」我反問。

        「至少我還沒遇過在妳口中認為可以等的人。」恬恬看著服務生送上水杯,他小喫了一口再把未說完的話繼續說:「拜託!有誰敢拒絕妳這任性固執卻又長得漂亮的女人阿!」聰明的恬恬知道,所謂的『那名女孩』指的就是我。

        唉呀!我真是既任性又固執阿!」我說。

      「妳呀!我前面說妳不好,後面又說妳好的地方,妳就開始挑不好的計較起來了,大學時期妳就是這個愛挑剔的鳥個性。難怪大學時一堆人追,妳卻選了小風,但還是給他分手。」恬恬開始對我指指點點,大學時的習慣真是一點也沒變。

      「如果要談小風的話,有些事妳比我還清楚不是嗎?」我突然對恬恬說。

      「什麼!?搞的像我搶妳男朋友一樣,我什麼也沒做阿!小風又不是我搶走的。」恬恬看起來不懂我到底想表達什麼,但看起來就像我誤會她的表情拼著命做解釋。

      「開玩笑的啦!」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和曉恬同時都認識小風,彼此甚至都是無話不談的朋友,雖然我跟小風的分手跟曉恬一點關係也沒有。但當時我卻認為,小風可能有什麼話跟曉恬說過。我全渾然不知。

      「今天的妳好怪喔……」她會這麼說我猜是理所當然的曉恬大學四年,出社會兩年,我總共認識她將近六年,卻從來就沒問過她這種曖昧不明的問題。但是今天的我也覺得自己真是不太對勁。

      「說到小風,妳是怎麼跟他分手的阿!當時我們都很驚訝……」恬恬也想起了大學時的過去對我說。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攤開雙手似乎對這樣的過去也束手無策。當然這問題很多人也問過

          「搞屁阿!誰相信!」恬恬看出了我不想說,卻用了很蠢的理由搪塞。當事人就只有我跟小風,如果我說我不知道,在誰聽起來都覺得可笑。

      「那麼他是誰?」恬恬問。

      「是個男孩,他等了我十五年,我卻沒等他……」

        「十五年?」曉恬瞪大了眼,相信以我對她的了解以及經驗,她是不可能會相信有個男人會去等自己這麼多年。

        曉恬的追求者很多,至少比我還多很多,若要讓我挑幾個印象深刻的是大學時,我們學校分為六座宿舍,一三五是男宿舍,而二四六是女宿舍我和小恬剛好住在學校『有名』的第六宿舍,至於六宿為什麼有名?可不只因為它是新宿舍而已。在這裡我想先賣個關子。

        那一天有個男同學追求者跑到我們學校第六宿舍的玄關大廳直接對小恬說:「妳為什麼不喜歡我!妳為什麼不喜歡我!妳為什麼不喜歡我!」

        更瞎的是那群男同學還大辣辣的在六宿玄關將過程拍了下來傳在網路上讓事情鬧得更大。雖然過去很多情侶出現在男賓止步的女子宿舍,但這麼多男同學來到這裡卻是六宿有史以來最多的。

        那個時候我正好在學校六宿的玄關大廳目睹這一切,很多女同學也看到了,接著那名男同學的朋友們也來到女宿舍玄關瞎起鬨,小恬又趕快搭上電梯躲回房間。

      其實那男的長的很帥,但那一天他真是不知道發什麼瘋,有女同學開玩笑的對曉恬說:「他長的很帥阿!妳真的不要老娘都要跟他跑了……」

      也有人問曉恬,為什麼不回答他這個問題,如果小恬能給他答案,也方便讓他死心。我相信題問題的人絕對是男人。倘若要讓女人說出妳為什麼不喜歡我,那可真的沒幾個大學女生答的出來。而曉恬只給我們這樣子的答案:

      「妳不覺得,跟不喜歡的人接吻是一件很噁心的事嗎?」我記得很清楚,曉恬他當年是這麼對我們說的。

        「妳好像有我不知道的愛情故事耶!說來給我聽聽!」恬恬轉個風向,開起了大學時期的好奇性格問說。

        「妳想聽?」真要比故事,恬恬的愛情故事鐵定比我多,但她就是有著愛聽別人故事的個性。

        「又沒妳在『六宿』時期的豐功偉業精彩。」我說。

        曉恬愣了一下,知道我再暗酸她,但她還是承認說:「是阿『六宿』的日子真令人回味。」

        若要我如何形容大學時女生第六宿舍的日子,大慨就跟男人當兵的日子一樣難以忘懷吧!但是我對小恬口中說的過去,並不是發生在六宿。

      「比起那一段,我更想聽妳跟小風在六宿裡的愛情故事。」曉恬說。

      小風有著粗壯的手臂、厚實的肩膀,感覺上就是一種擁有『安全感』的男人,我喜歡靠在他的肩膀,他讓我有一種被保護、被呵護的感覺。

      而他,是我大學時期,惟一交往的男朋友。

      「為什麼?」我問,對我而言正好相反,我比較想要跟現在的曉恬說的反而是『那一段』過去,而非我和小風的愛情故事。

      「妳不覺得,聽一個彼此不一定相愛的故事,不如聽一個兩情相悅的故事,還來的精彩。不是嗎?」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