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1

01

      「慶祝期中成發大成功!乾杯──」

      人聲鼎沸的熱炒店,由社長阿草帶頭舉起吆喝,不少社員跟著舉杯示意,而我則因為忙碌整天已經餓得快受不了,躲在角落埋頭猛吃。

      就在我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之際,平日素有聒噪鬼之稱的學弟猴子竟出聲制止阿草,「社長,等等!」猴子平日嗓門大,才開口便成功吸引眾人的注意。大家維持原本的舉杯動作,紛紛噤聲望向他:「我們應該先敬今天把氣氛帶到最高點,讓座下嘉賓聞聲啜泣的小蝶學姐吧?」此話既出,鴉雀無聲的場子爆出熱烈的掌聲,我還聽見有人不知死活喊著:「上啊!小蝶學姐先乾個三杯再說。」

      阿草不負眾望繞到我身旁親暱地勾住我的肩膀,吩咐同桌的學妹幫忙倒酒,並笑盈盈接道:「別說我這作社長的不通情理,小蝶想上訴可以趁現在。」

      這番話確切的涵義是──如果我沒有正當理由,就準備把桌上那堆酒給喝了。

      「先說,我不是要掃大家的興,但今天真的沒辦法。」我滿臉為難,「我待會兒還要趕夜車,要是喝得一身酒味,絕對被擋在門外。」

      「哦哦哦哦──小蝶學姐該不會要去找男朋友吧?」

      「什麼?學姐交男朋友了!不,我還沒告白就得失戀,這教我情何已堪……」

      「小蝶學姐的男朋友一定很帥,好好喲!」

      誰知道我只是說要趕夜車而已,其他社員就能天馬行空亂扯一堆,我聽得瞠目結舌,趕緊為自己的清白辯解:「你們別亂說呀!我只是去找高中同學而已。」

      拜託──如果男朋友這麼好交,我何必窩在吉他社當主唱之餘還得兼任打雜小妹?無論是發宣傳單或者畫海報,甚至去拉贊助也有我的份,再加上排得滿滿滿的團練,根本毫無

休閒娛樂的空檔。談戀愛?只要還待在吉他社的一天,想都別想。

      「是啊,小蝶現在可是我們吉他社的強棒,她要交男朋友可得先帶來給我鑑定才行。免得到時候對方讓小蝶傷心難過,害她連歌都唱不好,那我們活動還要不要辦?」阿草跳出來幫我說話,雖然他的話像在挖苦我有眼無珠容易遇人不淑。

      不過……「喂!阿草,你根本忘記自己是罪魁禍首,也不想想我會忙成這樣是誰造成的?」

      「所謂能者多勞,我可是很看好妳才找事情給妳做。」

      「那能請你別看好我嗎?」

      「恕命難從,不好意思。」阿草的回話令所有人哄堂大笑,我無力的垂下雙肩,深知自己暫時逃不出這深淵,只好多吃幾口菜洩忿。

      畢竟阿草除了現任吉他社社長的身份外,還是我系上的學長,不好惹、不好惹。

      去年,我還是懵懂無知的小大一,因為在迎新晚會被學姐拱上臺唱歌,結果隔天開始,還只是吉他社公關的阿草成天在我身邊轉呀轉,極力想遊說我加入吉他社。不過我對吉他社在做些什麼一無所知,所以不敢貿然入社,但阿草不死心,用他那三寸不爛之舌狂推薦吉他社的好,最後我抵擋不了阿草的人情攻勢才踏上這未知的旅途。

      我是喜歡唱歌沒錯,但那僅限於國、高中偶爾和朋友去唱KTV的程度,從未想過自己有天會站在鎂光燈前。

      剛開始,光叫我在社團內部活動表演連個麥克風都會拿不穩,阿草看不下去,對我施以斯巴達訓練。

      阿草的斯巴達訓練不是拿著鞭子對我大聲斥喝那種,而是有任何會和陌生人接觸的活動都會拉著我一起,像校內園遊會擺攤、成果發表前在校園沿路發傳單等等,直到現在我已經練就一身在眾人面前出糗還可以哈哈大笑的技能。

      其實阿草是個外冷內熱的人,平時練習或籌備表演對社員極為嚴厲,但撇開公事又能和大家打成一塊兒,這樣的他深受社員們愛載,所以在我升上大二這年,阿草便從公關直接榮升社長的職位,繼續帶領吉他社打拼。

      「小蝶,等等要不要載妳去車站?」阿草在每桌繞了一圈後,又回到幹部們坐的主桌。

      「你剛才乾一大杯酒,不好吧?」

      「誰跟妳說那是酒?」阿草趁沒有其他人注意,指向桌下那一罐又一罐的麥茶,我整個傻眼,未免也太心機!難怪已經有學弟醉得東倒西歪,阿草卻還是不動如山。

      這時,原先與我交談甚歡的學妹如廁回來,發現阿草站在我位置旁,嘴角牽起曖昧不明的笑意,「齁──阿草學長又自告奮勇要當學姐的護花使者,你要不要老實招來你們已經在一起?」

      「我像這麼沒眼光的人嗎?妳學姐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沒身材,隨便拉個路人都比她好。」阿草挑起半邊眉。

      「臭阿草,不要人身攻擊啦!」我奮力踹了他一腳。

      學妹看我們這樣打打鬧鬧笑得很開心,「學長,你別太低估縣小蝶學姐的魅力唷!學姐只要好好妝扮起來可是一票人瞬間敗倒在他的石榴裙下。今天還有人帶學姐的看板來現場,我們大家看到都好興奮!」

      「可惜她通常出現在我眼前都是穿帆布鞋,我已經看膩了。」

      「帆布鞋有什麼不好?你根本不懂。」我輕哼兩聲,招呼學妹陪我繼續聊天。對於沒有賞美觀念的笨蛋,還是放他自生自滅吧!

      「好,我不懂,不跟妳鬥嘴,發車前四十分鐘記得提醒我一下。」語落,他拍了拍我的頭頂,隨即轉身繼續招呼其他社員。

      學妹見狀又吃吃地竊笑,我望向阿草忙碌的側影,不自覺莞爾,卻沒有再多作解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