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他說

        他的名字暗了下來。離線圖樣囂張地閃了幾下,最後歸於幾乎溶進網頁背景裡的灰。

        我漫不經心的瀏覽著一個小時前的對話,用著不熟悉的語言交談的結果,幾乎都是對方連著打了好幾行字才我終於出現一句回覆。往往想說的話還沒有個雛型就被下一個問句打斷,現代人急性子的通病似乎與國界一點關係都沒有,尤其是青少年特有的莽撞語氣,害得我哭笑不得之際還得努力跟他討人厭的打字速度賽跑。

        決定了,下次不管他問什麼我都中文回答─

        肩頭的撞擊嚇得我差點把手機拋進游泳池裡。我馬上坐正,若無其事地把手機塞進口袋,然後用最快的速度瞥了眼四周。

        很好,經理不在,總教練不在,那個討厭鬼領班也不在─

        『你在找什麼?』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我猛地回頭,某個金黃高大的身影就在距離我不到半公尺的地方陰惻惻的笑著。

      『惡、惡靈退散!─』

      『惡靈你個頭啦,偷懶還這麼囂張。』顧澄語毫不留情地敲了我一記暴栗。

      『總比某個動不動就往機房跑一個早上熱線那麼多次還害我以為機房失火的傢伙有建設性多了。』我哼了兩聲,然後敏捷迅速地向後一跳,逃過他意圖再次施展暴力的手。

        『......那麼長的一句話拿來批評我也不加逗號,還真是難為你了喔。』   用煞到了好幾任櫃台姊姊跟無數女教練的傳說中的電眼向我一蹬,金髮大哥哥很沒攻擊力地回了句。

        『好說好說。』我揚揚下巴,換來他一記白眼。

        回頭看了看掛在牆上的鐘,時針指向該紀錄水質水溫的數字。我往游泳池深處的角落走去,一     邊盤算著怎樣的動線最省事─水溫可得到機房才看的到,機房又很剛好地在泳池的另一個對角......

        『......去小池採樣的時候順便繞過去好了......』

        『室溫二十九點五。』

        突然出現在耳邊的聲音讓我驀地愣住了。

        乾冷的晚風,蟲鳴,昏黃的門廊,牧草香......熟悉的氣味突然一擁而上,我竟然動彈不得。

      『是連個數字都不會寫喔。嘖嘖,出個國就變笨,不就是去交換學生嗎,怎麼一點智商上的成長都沒有?』

        剎那間,一切只剩下游泳池裡不曾消散的氯錠的氣味

        顧澄語伸手抽走我手中的筆,我下意識地抓住他的手腕扭到背後,一個轉身從後頭握住他的下巴。

        氣氛陷入一震詭異的沉默。從背後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根據他肩膀那可疑的抖動法,我判定他正在拚著老命憋笑。

        我想我的臉差不多已經紅到發紫的程度。

      『哈、哈哈哈......杜小鮮你、你現在是在救溺嗎......我第、第一次看到有人把解脫練成防、防身術、我的天大姊你太強了......哈哈哈......』

      我吶吶地放開繞道他身前扣住下巴的手,扭住他手挽的那隻還來不及放開,就被他一個反手捉住,然後我就......

        華麗的被過肩摔進游泳池裡了。

    『--顧、顧澄語你這混帳!』被丟下水的那瞬間我還沒反應過來,好不容易搞清楚自己現在是頭上還是腳下,我浮出水面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站在岸邊狂笑的金毛男腳踝,在他還沒意識到災難即將降臨前,狠狠地把他扯下水。

    看著同樣搞不清楚東南西北、胡亂在水底亂踢亂抓的某金毛,我感到異常的愉悅。

    『你以為你在抓交替喔,靠.......』他一邊揉著落水時撞到池邊的小腿,一手抓著垃圾桶,蹲在兒童池旁伸長手臂撈著浮在不遠處的垃圾。

我的頭髮還是濕的,換了一件上衣,大紅色的制服短褲就直接脫下晾在一旁,下半身只有開高衩的泳衣遮蔽--不過對長年游泳的人來說早就已經司空見慣,反正水池裡的泳客每個都穿得比我少,不怕。

    『......誰叫你連個招呼都不打就把我丟下水。』還有嘲笑我下意識做出來的救生動作--這叫做熟練、熟練你懂不懂啊!誰知道哪一天遇到泳客溺水死命勒住你脖子就不要跟我說你忘記怎麼解脫--

    『--噗.....我我是說,沒有人會在岸上做而且還下意識地做的那麼順手的啦,而且你明明就做錯了,救者不能轉身,要轉溺者。』接收到我兩眼射出的破壞死光,他趕緊改口,把正要脫口而出的笑聲吞進去。

    『......因為你太重。』我悶悶地說。紀錄本不小心沾到一點酸鹼指示劑,我隨手抽張面紙抹開,原子筆的筆尖不太順暢地在濕濡的紙面上滑動。回頭喝水時,看到半小時前晾在窗台的褲子已經乾了大半,盛夏的陽光撲了進來,顧澄語把一個攀著護欄學猴子爬的小屁孩拎下來時,不經意地探頭看了看窗外。

    『.....喔,夏天到了啊。』

    『.....你這白癡,都已經要結束了啦。』

    『明明才八月初......』

    我用力撇過頭,賭氣似的爬下窗台,不理會他看怪胎一樣的眼神。

    夏天早就已經結束了。

    十八歲的夏天,就在我轉身離開的那一刻暫停了,然後永遠停留在那個有著乾草與海風氣味的門廊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