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關於

我叫樂高瀚,唸法是音樂的樂,不是快樂的樂。雖然認識我的人都會叫我樂(ㄌㄜˋ)高,只是我並沒有像樂高玩具一樣賺很多錢,我只是做了一份我很喜歡的工作,薪水也不錯,只是眼睛會很累,也很傷神。

今年二十五歲,家庭合諧小康,剛剛退伍滿一年。目前單身,嗯....應該說我一直都單身。

我的名字說特別不特別,說奇怪好像也不是很奇怪。但很多人會唸錯音就是了,而且連國文老師都會唸錯。我必須特別介紹我的名字,因為大家都以為我姓樂,但其實我是姓樂高,名單一字瀚。不過雙字姓並沒有樂高,那為什麼我會姓樂高呢?

因為我爸姓樂,我媽姓高。他們本來只計畫生一個小孩,而小孩不管是男是女都會叫作樂高。但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他們生下一對雙胞胎,總不能兩個都叫樂高,所以只好在樂高後面加上名字。

哦,對了,我的雙胞胎哥哥,叫做樂高浩。但是認識他的人都叫他高浩,因為他從小就不喜歡玩樂高。他跟我都所屬在同一個損友群裡,不過大家也很習慣的叫他高浩,叫我樂高。

同卵雙胞胎的緣故,我們很相似,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五,剩下的百分之五不同的是個性。這世界上大概只有我爸媽,我哥的某些女朋友們,還有那群損友可以一秒認出我們,其餘的人都會認不出來。就像是我曾經被我哥的前女友在大街上甩了一巴掌,我卻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我只知道她認錯人。還有讀書的時候,跟同學去福利社,也被我哥的同學,潑了一大桶冷水,而我又不知道我怎麼了,我只知道他們又認錯人了。

學生時期的我們也很常被老師跟女同學們搞錯,老師常常會...

這是狀況一,這老師算是有禮貌的。

『你來辦公室幫老師把課本拿上樓。』

在走廊上被不認識的老師叫去辦公室。

「老師我是要拿去三班還是五班?」

我一臉疑問的問著。

『當然是三班阿。』

老師理所當然的說著。

「可是老師我是五班的樂高瀚欸。」

我也理直氣壯的回答著。

『阿,對不起對不起,老師認錯了。』

狀況二就比較扯一點...

『你為什麼總是要讓老師說第二遍?我不是叫你中午吃完飯來辦公室找老師嗎?』

我又走在走廊上,被老師抓進辦公室裡。

「老師我是五班的樂高瀚。」

我又理直氣壯的回答。

『那你幫我找樂高浩來,跟他說他在這樣不聽話,我會請家長來。』

老師就是老師,很會濫用權力。

我只能偷偷翻著白眼,去找我哥。

接著是狀況三,我不小心打破了教室的玻璃,心想反正也沒人認得出來,本想嫁禍給我哥的,結果誰知道我竟然換來了兩支小過,因為我們班導說我欺騙師長,所以大家還是不要說謊哦,說謊是不好的行為。

我們倆個學生時期就這樣很常被老師認錯,他的老師很愛找我,我的老師也很愛找他,接著陷入無止盡的輪迴,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被排在同一班過。

接下來說說女同學們常常會....

狀況一:

『樂高學長,我真的好喜歡你哦,你打球的時候真的好帥。』

放學後,我被一個學妹帶到腳踏車棚裡,她向我告白。

「打什麼球?」

我問著。

『籃球阿。』

她用著崇拜的眼神看著我說著。

「可是我是排球校隊欸。」

我笑著回應著。

『阿,對不起學長,我認錯人了。』

她不好意思的說著。

接著我人很好的跟她說,下次可以來看我打排球,只是我從來沒看過她來。

狀況二:

『高浩,我喜歡你。』

這次是午休時間,我去上廁所,結果被隔壁班同學攔劫。

「痾...   可是我是樂高。」

我不知所措的回答著。

接著她就跑掉了,之後我就再也沒看過那名女同學。

狀況三讓我跟我哥都有點害怕:

『你們最近很紅阿?』

又是放學時間,一名校內有名的學姊,把我跟我哥抓到暗巷裡問著,身邊還有很多小跟班。

『沒有沒有。』

「沒有沒有。」

我們倆緊張的回答著。

『你是誰?』

她指著我哥問著。

『樂高浩。』

我哥回答。

「樂高瀚。」

大姊頭用犀利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回答著。

『好吧,隨便。看你們哪一個要跟我在一起?』

大姊頭說著。

於是我哥就跟她在一起了,而且還在一起一兩年。

說到這些女同學,我就覺得很納悶,我跟我哥明明就長的很像,為什麼他有交不完的女朋友?

我卻一個也交不到?

『因為你太龜毛了。』

我的損友們總是這樣說,但是我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

不過我不是想說我們長的特別帥,其實只是普通帥而已啦,在學校會那麼受歡迎是因為雙胞胎的關係,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雙胞胎總是比較被人感興趣。但其實我們是有差異的,只是這個差異必須很細心的才能察覺,因為是氣味。氣味不同是損友們說的,我爸媽也說過,雖然我到現在依舊不知道我的氣味到底是怎樣?

『當然是臭的阿,還用問嗎?』

我的損友總是這樣說著。

不過我還是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所以太難分別的部份,我們兄弟倆必須穿著不同風格,還有留著不一樣的髮型,只能盡量的把百分之九十五在瓜分一點不同。

我們出生差了十分鐘,名字差了一個字,但是命運卻大不同。他的人生就是歸屬在勝利組,而我卻是一直失敗。其實我只是比較誇飾啦,失敗的地方也只是在愛情裡而已。

愛情是我一直最在乎的一件事,因為我是個很需要愛情的人,但是我卻是愛情絕緣體。相較之下,對於愛情比較沒那麼在乎的哥哥,戀情一整個就是輝煌紀錄。

百分之五的差異,對我來說已經很多了。我想是差在他很外向陽光活潑,而我雖然也外向陽光活潑,但是我還多了一點成熟穩重。不過我那群損友都說我只是假正經,並不是真的成熟,但是他們又會說我比較像哥哥。

還有另一個讓我覺得自己活在失敗組的原因,就是我跟這群損友打賭重來沒贏過。明明人家說提議玩遊戲的人都會輸,可是每次提議的都不是我,但是我每次都輸。我也想過不要再跟他們打賭任何遊戲,但是天生外向陽光活潑的我,卻永遠都想加入他們的賭局,接著一次一次接受懲罰。

就像現在我頂著一個大光頭,去參加結婚喜宴,你們就知道我有多失敗了。

頂著大光頭是因為那天我們一整群人去台南玩,經過一家很老很舊的理髮店,有人提議猜拳輸的人要在台南留下美好的回憶,於是我輸了。頭髮都還來不及長就來參加前女友的結婚喜宴,我都說我的愛情很失敗了,哪來的前女友呢?

前女友是我哥的,我只是負責幫他去送禮金,結果被前女友看到,就這樣被她拖去親友桌上坐著等飯吃,然後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認出我?

看完了這些,是不是覺得我比豬腸裡面還有一塊屎,還要更失敗?

我想你們應該很想知道我為什麼要幫我哥去前女友的婚禮,原因很簡單,因為小六畢業的那個暑假,我對他做過一件事,到現在還很內疚。而他就是利用愧疚心理學,讓我答應了這無理的要求。

事情是這樣的...

『欸,樂高,禮拜天你有事嗎?』

這天晚上十點四十五分,我正準備上床睡覺,我哥忽然衝進我房間問著我。

「應該沒事吧。」

我思考了幾秒後回答著。

『幫我去前女友的婚禮好不好?』

我哥認真的說著。

「樂高浩你瘋了阿?」

我起身坐在床上說著。

『你不肯幫我哦?』

我哥苦著臉問著。

「那是你前女友欸,我等等又被甩巴掌。」

我摸著我覺得俊俏的臉龐說著。

瞬間想起那時被甩的巴掌....

『好吧,出來混總是要還,還我一顆睪丸。』

我哥拉走我的被子,認真的說著。

「好,我去。」

我趕緊把被子搶回來擋住我的小兄弟們。

當我說完我去之後,我哥嘻皮笑臉的回房間去陪大嫂了。

我只能說他愧疚心理學使用的非常好,讓我只能幹在心裡口難開,誰叫我踢爆他一顆睪丸。

你沒看錯,是踢爆了沒錯。就在小六畢業的那個暑假,我們在家裡玩格鬥天王,但不是電視遊樂器,而是真人格鬥。我永遠忘不了那天下午的情景,我們打的正火熱,我哥給了我一記正拳,巧妙的閃避他的正拳,用了很帥的飛踢回敬他,誰知道他來不及閃正中要害,就這樣踢爆了他的弟兄們。他痛的嚎啕大哭,我在一旁嚇的也嚎啕大哭,接下來記憶有點模糊,但是我還記得我爸媽沒有罵我,我哥也沒有責備我。我看見他躺在病床上,哭著跟他說等他好了,我的也讓他踢爆,他只是笑笑的回答我說,好阿。出院之後,他就一直沒踢爆我的弟兄到現在。

我記得醫生說少了一顆睪丸,生理不會影響太大,但可能會有心理影響。可是我覺得對他來說好像一點都不影響,影響比較大的好像是我。

上國中後的健康教育課,我還在全班同學面前問了老師,少了一顆睪丸會不會死掉之類的,被同學笑了一整個學期。到現在他想要對我無理的要求,只要說要踢爆我,我就一定會答應。而且我們跟這群損友認識的時候,他們曾經笑過我哥只有一顆蛋,我還跟他們大翻臉了半年沒見面。

看吧,就說對我影響很大吧,因為我真的很內疚。雖然前幾年他已經去做了手術,但是我還是欠他一顆睪丸。

『哈囉,先生,請問你是樂先生嗎?』

眼前一位小姐,問著我。

可能是我想得太入神,眼前這小姐已經叫了我很久,我到現在才回過神。

「對,我是。」

我不好意思的點頭回應著。

『新娘有事要找你,她麻煩我帶你過去。』

漂亮小姐說著。

接著我就起身跟著她的步伐,走進休息室裡,裡面只有新娘。

這個舊大嫂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哥會要來參加她的婚禮。

『妳頭髮怎麼剪那麼短阿?』

等到剛剛那位小姐離開之後,新娘轉身看著我對我說著,我則是坐在離她不遠的椅子上。

「哦,打賭輸的。」

我摸著我的光頭加上陽光笑容回應著。

『平常輸的不都是你弟嗎?』

新娘歪頭問著,同時用眼神全身掃瞄了我。

「對,因為我是.....」

我正打算自我介紹,她就打斷了我說話。

『這幾天我可能會比較忙,所以我們還是暫時不要聯絡了。』

她忽然坐在我的大腿上,對我說著。

「痾...這樣不太好吧?」

我尷尬的看著她說著,結果她卻毫無預警的吻了我,我愣住了所以也沒躲開。

『你是樂高?』

她忽然彈開我身上驚訝的問著。

「對,我是樂高,我剛剛要說但是妳不讓我說。」

我無奈的回答。

『對不起,我以為你是....』

她露出尷尬的神情對我說著。

「沒關係,我想...我該走了。」

我說著,看著手錶十二點半,起身準備走人。

沒關係,我不介意。其實我想這樣回答她....

但是這麼低級的回答,我實在說不出口。這種狀況劇很常發生在我身上的,就連我沒交過女朋友,我的初吻也被我哥的某任女友偷走了。

我應該告訴她,我哥最近應該也不會找她,因為他跟現任大嫂正在韓國旅行。不過我一點也不想去沾染她跟我哥的事,他們有多複雜呢?我不知道,因為我哥的戀情一直都很複雜,我也懶得去管以及了解。

我又開始納悶了,我哥的戀情一直都沒斷過,而我卻一直都是斷掉的,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過沒關係,這我也習慣了。

沒關係,我不介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