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御書房的門驀地關上,劃開這片沈靜。

      穆祁緩步而過層層紗帳,聞到這房裡已有數日不見的熟悉涎香,唇邊不由浮現一抹笑意,而案前年輕的裴帝端坐著,聽到腳步聲逼近,手中筆楷略頓,抬眸,將來者一身傲氣看入眼底。

      「王兄。」

      喊了一聲,裴帝很快把視線轉回桌上的奏折,重新提筆沾了沾墨,正欲寫字,下顎卻遭人猛地揚起。

      毛筆喀的一聲撞上紙鎮,隨即在白紙上滾出一道突兀的墨痕。

      「聽聞陛下諸日來潛心問政,不食不寢。」虎口霸道將那張略顯消瘦的面孔再仰的更甚,似要讓那自認平靜無波的眉宇擠出一絲不悅,穆祁冷笑道:「既是勤政,陛下難道不問微臣此行又替咱們大景打下多少土地?」

      裴帝雙眼終是閃躲不得,只得直接迎向穆祁眼底的濃厚笑意。

      彼此身為堂兄弟,又是王儲嫡系血脈,那話裡頭一句咱們的大景土地,是張狂,也是犯上,然而裴帝卻無怪罪之意,眸中刻意隱藏過情緒的浮光一閃,很快恢復沈寂。

      「昭王於外開疆有功,於內安政有德,朕的大景國有昭王一人,足矣。」

      這回答文不對題,卻又好似將所有衍生而出的提問一言概之。

      穆祁神色一凝,本是帶著自傲的臉色倏地黯淡下來,他微微鬆開牽制住裴帝目光的手,絲毫不忌諱此舉若是眼前這一國之主譴責下來怕是有九個腦袋也不夠砍。

      他很快在裴帝面前站定,筆直挺起背脊,修長而健壯的身軀在裴帝旁側一站,幾乎擋去裴帝身上所有的光線。

     

      自十六歲生辰一過,穆祁便繼承父親昭王的名號,統領大景國東北封疆,大景東北富庶一片可謂是全國糧倉,然而再往北越過一條大江河分野卻也是與外番相鄰的界線,故此昭王領地實屬大景國屏蔽。

      穆祁看著眼前身子單薄的裴帝,印象裡,幼時美其名入宮調養、實際上卻是軟禁重臣愛子的一道王令,讓穆祁年少時不得不與這年紀更輕的裴帝日日相對。

      當年的男童,如今也是長成,戴上皇冠,穿著龍袍,卻怎地也顯現不了多少王者的霸氣,反倒是承襲昭王的穆祁,年年建功立業,每月的進宮述職都教朝中大臣詫異於穆祁幾欲功高震主的態度。

      「入京途中,聽國子監那幫老臣又彈劾微臣了。」穆祁是笑著說的,雙目與其情一般直言不諱在裴帝面上游移。

      裴帝面色一紅,卻不知是被眼前俊朗的昭王看的還是怎樣,低低道:「他們也是一心為國,朕已將誤會說清,王兄就不要與他們計較了吧。」

      「陛下說笑了,此間還談不上計較二字。」突地伸手撈起裴帝頰邊一縷髮絲,彎腰湊進鼻尖嗅了嗅,而後輕笑道:「他們還不配。」

      「是……」裴帝眸色一滯,淡笑:「王兄宏量。」

      將指尖鉤住的髮絲細細婆娑,穆祁盯向裴帝眼底言不由衷的笑意,忽爾一句:「好了,微臣長途跋涉,實在也是倦了,陛下若無吩咐,微臣這就退下了。」

      那髮絲從指縫裡溜下,穆祁一改方才過份親暱的舉止,恭敬地向裴帝躬身告辭,裴帝先是一愣,眼看那偉岸的身軀即將走出視野,突然喊出聲來:「王兄慢著!」霍然起身,卻不想為何腳下一軟,上半身整個伏到了御案上。

      穆祁緩緩回首,見得這幕也不詫異,雖把裴帝面上顯現的一抹嫣紅看盡了,仍兀自問著:「敢問陛下還有何事?」

      一聽那清淡的語氣,裴帝心中霎時涼了半截,不敢再看那人,於是用肘子撐著桌案,勉強讓自己站的挺一些,然而力不從心,只好把臉埋入兩臂之間掩藏臉上的脆弱,悶聲道:「沒事了,去吧。」

      沒有聲音回覆他,裴帝只聽見那腳步聲一步步走了開去,於是在這四下無人的書房中便乾脆放鬆了身體,順著體內那既顯得疲倦又肆意亂竄的詭異感受跌坐到了地面上。

      心中消極地想,一國之主又如何,平日高高在上,然而在這幽室當中,還不是與尋常人一般會感到痛苦與寂寞麼?

     

      荒唐的念頭一起,裴帝便忍不住揭開臉上偽裝已久的面具,嘴角浮現明顯的苦澀笑意,那本不該屬於他戴上的面具,卻因為命運而不得不為,前朝往事,歷歷如繪,可是再去細想的時候偏又模糊的像團黑影,怎麼樣也看不真切。

     

      只道這當刻,身前的黑影猛然攫向了他,嵌著他腋下將人拖起,將他摟到桌面上坐著,頓時間,桌上的毛筆、奏章,甚至茶碗全都被掃了下去,裴帝愣愣盯著眼前的黑影,腦子有些發昏。

      「瞧瞧陛下您這哪裡還有一國之君的樣子?」

      「……」裴帝不語,緩緩仰起臉來,待視線在穆祁臉上聚焦,才艱澀地開口:「王兄為何……去而復返……」

      穆祁邪邪一笑:「不是陛下您留微臣下來的麼?」

      「朕……嗚!」裴帝正想說話,然下半身的男根被穆祁用力地摸上了,忍不住叫了一聲。

      穆祁把身子往前一傾,把裴帝困在自己身前,摸住裴帝男根的大手毫不遲疑順著發硬後的形狀上下搓弄,「這裡,直嚷著要微臣好好對待呢。」

      腿間的東西被這般要命的挑逗,裴帝心中一恥,頓時想要併攏雙腿,然而穆祁早似預料到了,讓裴帝的兩條腿只能卡在他的腰側,使那跨下隱密的私處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敞開。

      頗為強勢的力度直接穿透龍袍,緊密地在裴帝的男根上包覆而且搓揉,裴帝早就按耐不住,又屢遭穆祁惡意挑弄,當下就有了想要泄元的衝動,卻在這時候,穆祁停下手來,不顧那忘情的裴帝早已將兩手攀在他的胳膊上,居然直接將裴帝的手腕掰起,逼那染滿情慾的雙眼直視他。

      「該如何求,微臣早就告訴過陛下了。」

      用的是敬稱,語氣裡也是慢條斯理的恭敬,然而關鍵的「求」字,卻宛若一條皮鞭狠狠地抽在裴帝的心尖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