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4章 羚羊這莫名其妙的傢伙

明明暑假都已經過去了,天氣卻仍然是理直氣壯的燥熱,

熱到很想讓人把嘻皮笑臉的太陽給殺死。

不過補習班帶著沉重氣氛的冷氣,卻又讓人感到一陣打從心底的蒼涼悲壯。

我此時定是兩眼無神,一臉茫然的死死盯住黑板。

我就是這個蠢樣子,真是天真可愛透了。

「唉,我真的覺得很煩。」

羚羊趁著老師轉身寫黑板時,轉身敲了敲我的桌面,淫蕩的燦笑著說:

「煩死人了,爲甚麼題目要這麼簡單啊?我好困擾喔!」

我低罵了一聲幹,「你爲甚麼要放棄治療?」

就在此時,我眼角的餘光瞥見了坐在我隔壁的杜甫,以非常從容淡定的嗓音說道:

「有病,就該,吃藥。」

我登時一陣大爆笑,正在上課的老師對我投以了同情的目光。

那眼神無疑就是在說「啊,這個每天不分日夜啃書的小子,現在終於精神崩潰了。」

其他同學則是沒有太注意,頂多瞧個幾眼,認為我大概起肖後,便輕嘆了一口氣,繼續跟理化進行大搏鬥。

不要問我笑點爲甚麼這麼低,這句話誰講出來都不好笑,就是只有杜甫說起來才有梗。

杜甫是他的真名,並不是綽號。

杜甫的存在感很低,但是認真說話起來很好玩。

杜甫真的是一個有夠老的男生。

才高中二年級,就每天都趴在桌子上補眠。

體育課時總是一臉慵懶的坐著交互蹲跳,而且還會閃到腰。

杜甫原本應該要是社會組的,畢竟還是要精通國文才不至於愧對了他的老祖宗。

不過也不曉得他究竟是在想甚麼,高二就轉組來到了我們班,

好好的待在社會組,幹麻要轉組啊他?

他理所當然的趴在桌上沉睡著。

杜甫平常的成績還挺不錯,不上不下,只是比我高出了一點點。

可是定期評量時,他的成績就會比我不好,可是也維持在中間的普通。

我只能夠說,杜甫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人,一個很不一樣的老人。

動不動就跌倒趴在地,跑步跑到一半就會不小心歪頭。

帶著一副呆呆笨笨的眼睛,是黃色鏡框的。

我曾經跟他借過試戴看看,很快的就發現眼前一片模糊。

看來杜甫的度數太深了。

然而像杜甫這樣的老人,縱使很好的樣子,但還是有缺點的。

「帥哥的帥不容懷疑,帥哥的一切都好棒棒。」

杜甫看著羚羊,無比欽佩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帥哥,就是,帥。」

沒有錯,這就是杜甫的超級大缺點。

那就是眼光有問題,他是羚羊的瘋狂粉絲,一天到晚親密的叫著他「帥哥」。

跟我們班的男花癡們,每天都圍在羚羊身旁,總是用很敬重的聲音,喚著一聲又一聲的「帥哥」。

雖然羚羊上上下下整個人都很乾淨整潔,跑步跑大隊接力第一棒,功課也是在校排前十以內,可是他又不是帥哥!

他不是帥哥不是帥哥……

我才是!

「杜甫,你的眼睛該點眼藥水了。」

我正經八百的說著,正在講課的老師用力的操縱著飽受蹂躪的粉筆。

杜甫憨憨的聽不太懂,也十分老實的向我說:

「可是帥哥第二,眼藥水已經點完了。」

看來他是真的聽不懂,不過我心裡還是正在暗爽。

我就說嘛,真正的帥是會自然流露的,是不需要「加以修飾」的!

羚羊巴了一下我的頭,下流的傻笑,

「尼馬的,你說殺小加以修飾?」

我斜眼瞪他,自以為瀟灑的撥了一下瀏海。

「你啊。」我一臉嫌惡,

「一整天自以為自己很帥,卻沒想過科學上的實際問題。」

一天到晚都在那邊照鏡子還防曬,真正的帥是不需要刻意培養的!

忽然,我的心被狠狠一震,

靠杯喔,我筆記沒有抄到!

我已迅雷不及掩耳的優勢將筆記本迅速打開,卻只能對著正在跟板擦親熱的黑板,留下一聲悄悄的嘆息。

「他真的是崩潰了,唉,可憐的孩子啊。」

羚羊齷齪的笑笑,杜甫二話不說的慢慢趴下,接著他的睡覺行為。

「帥哥,真,的,是,國家未來的棟樑啊。」

杜甫閉上眼睛後,還是忍不住勾起嘴角,輕聲的說著。

「理化好難,不過解出來了,我,好棒棒。」

杜甫昏昏沉沉的吐出這句話後,便肆無忌憚的真正睡著了。

羚羊看著快速熟睡的杜甫,若有所思,

「欸,小宏宏。」

他壓低嗓音,可能是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實在是太噁爛了。

「你覺得新轉來的那兩個怎麼樣?」

我皺起眉頭,「殺小怎麼樣?」

羚羊就齁了一聲,「你說啦,就是你覺得她們是怎麼樣的人?」

「很好相處啊,呿,我又不是你,會到處拈花惹草亂品味。」

我又無奈的打量著他,帶著點羨幕味道,不爽的說:

「你這個人真的是很機掰,身旁坐了個這麼大叔的女孩子,還一臉跩樣。」

他似乎愣了一下,隨即面無表情。

然後他才緩緩的張開嘴,說出了一句讓我爲之錯愕的話。

「其實我挺不爽小川雲子的。」

搞甚麼啊?

一樣失神到了自行車上,補習班已經下課了。

我記得我把所有的筆記都補齊後,才肯乖乖的回去。

也都還清楚補習班熟悉的讓人討厭,羚羊和杜甫的好玩和好笑。

只是羚羊剛剛的那一句話,不禁讓我重新思考起剛剛的記憶會不會是亂碼,或是被外星人抓走了亂搞一通?

甚至是,被沉重的課業壓力給逼到真的失去控制了,聽到了一些不是地球人的語言?

不對啊,應該是後面的選項比較有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是我自己的耳朵問題了。

因為在我的印象中,羚羊不會去輕易的討厭一個人。

他還真的沒有討厭的人,八方四處來的朋友通通歡迎。

不管你是黑道白道,路邊小混混還是乖乖牌好學生,他都不會討厭。

而且小川雲子只是大叔型女子,有時候耍耍大叔也是另外一種奇特魅力嘛。

這傢伙到底在想甚麼啊,算了,我的記憶力大概真的是太差了,不久後就把這件事拋之腦後。

回到家後,我不由自主的點開了五十音了頁面,看著電腦螢幕像個白癡似的,只是像個智障般笑看著。

自己當然是不可能有耐心學殺小日語的,絕對不可能。

「兒子,怎麼還不睡覺啊?」

老媽洗著臉,瞇起雙眼問。

「在唸書。」

我簡短回應,老姐房間裡又傳出了跳舞的聲響。

「偶爾也多陪陪你老爸,他最近愈來愈喜歡看漂亮的女孩子了。」

老媽的頭上包著毛巾,「你這個兒子的,得矯正他這個錯誤的習慣才可以。」

「知道了啦!」

我關掉了電腦,拿出課本開始唸書。

天天唸書只是說好聽的,每個人都認為我一定是那種發憤圖強用功讀書的好孩子。

其實我表面上是,但又好像不是。

我不知道唸書的目的是甚麼,也不太明白自己爲甚麼要這麼拚命?

所以似乎有唸,可是又沒有那種衝勁的熱血沸騰,

完完全全就是一整個沒有動力。

我意在胡思亂想甚麼啊?

就在這一秒,我的腦海中第三次蹦出了小川晴子的笑顏。

她跟小川雲子,真的都是非常好相處的女孩子呢。

「每天吃這個,你都不會吃膩啊?」

早餐店的大叔這麼問,用著武功內力把找著零錢。

好吧,我承認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不會啊。」

我悠然回答,一看就知道是有練過功的高手。

大叔抬起了頭,就連抬頭的姿勢也是極有架勢。

我接過了早餐,迫不及待的咬著一口,果然有蔥也有蛋。

我微微蹙起眉頭,「大叔,我不是每次都有說不要加蔥嗎?」

「吃蔥比較健康。」

大叔依舊是頭也不抬。

「喔嗨唷!」

才一進教室,就看見的小川雲子在大家打招呼。

小川晴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雙眸含著微笑。

小川雲子將書包重重一放,書包裡的幾本書本不小心掉落到地上。

小川雲子撿起來後,便不太高興的看著她妹妹說:

「你今天又不綁馬尾了齁?」

小川晴子只是苦笑,「姐姐,我比較喜歡不綁頭髮。」

小川雲子大大的嘆氣,無盡的可惜。

「好──可──惜!」

似乎沒有看到妹妹綁馬尾,她就要長吁短歎的樣子。

說真的,小川雲子實在是很調皮。

小川晴子的天然呆和善良,小川雲子的活潑天真,都讓她們在班上開始有了幾個女生朋友。

當然只有幾個,自然組能有多少女生啊?

開始上第一節課時,老僧沉默是金的望向黑板,然後開始疑似修行的寫著黑板。

還真的只差一支木魚。

我百般無聊的環顧四周,赫然發現小川雲子竟然拿著一條橡皮筋,對準了羚羊準備射!

我的腦子霎時一片空白,只能呆呆的看著一個勁兒甜笑的她。

小川晴子也注意到了,饒有興趣的抿唇暗笑著,卻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三,二。」

我聽見了小川雲子小小的倒數聲,

「一!」

就這樣,那條不爭氣的橡皮筋不偏不倚的打中了……杜甫。

我瞬間傻眼,然後才趴在桌上開始狂憋笑。

杜甫轉頭看了周圍幾眼,便繼續心無旁鶩的睡覺。

我只是只顧著笑,卻沒發現羚羊的臉色有些怪異。

「白目。」

羚羊小聲的說著,雙眉緊皺在一起。

話說,小川雲子彈橡皮筋的功力真的很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