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迴初遇雍親王-穿越時空(1)

耳朵聽著台上教授的催眠經,我皺了皺眉,繼續觀望著我的藍天。

過了二十分,我受不暸的揉了揉雙眼,不只耳邊經文似的轟炸,還有我那個苟延殘喘的理智都讓我感到疲累。

不在乎台上教授那想罵人的神色,我自顧自的拿起耳機聽起音樂來。

戴上耳機,抬頭看向講台上那教授想罵人卻又不敢罵的臉,我挑釁的回以一笑。

哼哼,看你能拿我怎麼辦?

雖然我不是什麼校長的女兒還是什麼大人物,但這教授可是疼我疼得緊。

我什麼科目不好,就是歷史科穩座全校第一。

所以,這教授不知道為什麼不管我做什麼事都不會罵我。

這個就是所謂的特權,特權吶!

轉過頭,繼續觀望著那蔚藍的天空,耳邊是周董帶著古典氣息的的髮如雪。

狼牙月,伊人憔悴,我舉杯飲進了風雪……

我喜歡他的曲風,他的歌詞,他的旋律。

意外的,個人很愛這種古代的調調。

最愛的歷史人物……如果硬要提出一個應該是康熙吧。

那位登基六十一年的聖祖皇帝,開創了大清朝的盛世。

我對於他的佩服有如黃河之水浪滔滔,不是一天就可以說清楚的。

雖然古代有那個什麼三宮六院的制度,可還是挺羨慕那些能夠穿越去清朝的女主角,畢竟能後親眼目睹傳說中的盛世,就算會捲入什麼麻煩,我想如果是我應該是甘之如飴的吧。

雖然我想我就算穿越過去也不會愛上這個擁有後宮三千佳麗的皇帝。

所以,還真希望能穿越。

望著白雲,揚起笑,輕輕的笑著自己天馬行空的幻想。

下課的鐘聲打響了我的幻想,我連忙把東西收一收準備離開這個令人感到索然無味的現代歷史課。

「紀韻雪。」正要走出教室前往另一個教室的時候禿驢黃叫住了我。

噢,他就是剛剛上課那位想罵我又不敢罵的教授。

雖然這樣叫著教授有些不禮貌,但他頭上那明顯的光禿禿,真是令我大感佩服!才剛要邁進不惑而已,究竟是怎麼樣才能讓頭髮從一開始的茂密變成像荒林一樣稀疏呢?

不得不說真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更何況……沒辦法,習慣了,畢竟是從一開學就這樣叫了。

唉,習慣真是可怖的東西。

「教授有什麼事?」我笑問,甚至帶了些諂媚。

「唉,韻雪阿,雖然妳功課很好,但總不能上課就將手機拿出來聽吧?這要教授以後怎麼要求同學?」禿驢黃搖搖頭,大大的嘆氣從厚厚的嘴唇吐出。

「是,教授教訓得是。」我笑著打斷他的長篇大論,在心底暗暗翻了個白眼,這番話不知道聽他說幾次了?數不清了吧?

唔不過這樣一說我好像也是累犯了。

「好好好,那就沒事了。」禿驢黃嘆了口氣,朝我擺擺手。

「是。」繼續揚起笑,在被過身時,我偷偷的辦了個鬼臉。

我想只要我一直保持現在的成績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拿我沒辦法。

禿驢黃阿禿驢黃……你這輩子注定是無法奈我何了。

行走在走廊上頭,微微的西風從窗外飄來,吹動我沒有綁起的頭髮也吹動了我手上的那一疊教材。

秋天的微涼秋天的詩意,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季節。

「韻雪──」隨著突然一聲的大喊從不遠處急速奔來的黑影令我皺皺眉,微微側身,技巧性的閃躲了這個黑影的攻擊。

「韻雪……妳好無情。」黑影─孫可君跌坐在地,委屈的皺眉似乎是在責怪著我的閃躲。

我則毫不客氣的送她一記衛生眼,在心底默默的想我不閃,難道給妳撲到重傷?!

咳咳真的不是我要這樣毀謗她,上一次我就想過說這個女人瘦瘦小小的一顆,就算怎麼衝撞應該也是不會怎麼樣,結果,我、錯、了。

她居然能夠把我從原地撞飛至少三公尺遠,然後還大言不慚的說她已經收力了,這種怪力到底是叫我情何以堪啊?

「這叫自保。」我糾正她的說詞,明明是她的錯,怎麼她一說就變成我是錯的?我可是受害人耶!

「好嘛……」可君站起身來,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隨後又很委屈的看著我。

看見她那個閃閃發光的眼神,我挫敗的呻吟了一聲,真該死的就是對這種眼神沒輒,而這個女人總是能夠知道我的弱點然後攻陷它。

「……妳要幹麻?」良久,我吐出這句話。

「韻雪……」聽見我的問話,她不答,反而更放肆的投送星星眼。

很好很好,是要加強電力的意思嗎?

「……妳說,我什麼都答應……」欲哭無淚的說。拜託,別再這樣看我了……

「太好了!」一掃前一秒一臉委屈的小媳婦樣,此時孫可君小妹正又蹦又跳的又撲上來。不是我在誇大的說,這個女人翻臉速度真的比翻書快。

「……說吧。」放棄將她拉下,我很無奈的問著,幾乎要躺地在地板上任她宰割了。希望她不要給我出什麼亂子才好……

「韻雪,人家知道妳對清朝的歷史最好了……」可君嗲聲嗲氣的抱住我的手臂,撒嬌著。

我又朝天翻了個白眼。

「放過我吧,能不能簡單明瞭且快速的告訴我……」我深吸一口氣,才緩緩且咬牙切齒一字一字的道出,「妳、要、做、什、麼?」

「禿驢黃要我這個元旦前拚出一篇關於圓明園的報告,不然、不然……他要把我當掉……」可君真的非常快速的說過還越說越小聲,似乎是在心虛,又似乎在……暗自竊喜?

「我知道妳很開心有人幫妳做報告。」可是我真的不開心啊。

「對嘛,韻雪人最好了!」語畢,人又撲了上來。

老天爺對不起。

這樣一想之後我再次朝老天爺翻了白眼。

我上輩子到底是幹了什麼罪大惡極了事嗎?如果沒有我怎麼會交到這種損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