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一)

      因為睡得很好,隔天我早早就起床,吃完早餐,還能悠閒地準備九點多小組討論的資料。

      小組討論是這學期老師新訂下的評分方式,各組須要挑選兩篇跟課程主題相關的文章,在課餘和教學助理約時間,進行兩次討論。其實我認為跟課堂討論有點類似,差別在氣氛會比較輕鬆一些,大家沒有壓力,說起話來也會比較熱絡。

      不過有好處,當然就有壞處。像今天,因為氣氛太像朋友聚會聊天,討論開始沒多久,組員們的討論方向就偏掉了,興致勃勃聊起一些我沒興趣的話題,導致我即使前一晚沒失眠,還是忍不住恍神兼胡思亂想起來。

      然後我又想到小玫那句話,腦海中也閃現昨日和靖文相處時的片段。

      現在該怎麼定位他呢?已經可以算是個朋友,或者,還是個跟我半生不熟的人?我本身非常偏向前者,但朋友這種關係,是須要雙方認可的吧。

      不過從他昨天的態度來看,將我視為朋友的的可能性應該也比較大?

      不管,就決定是朋友了!蓋章通過。

      下一秒,一陣輕聲咳嗽的聲音就傳入耳裡。

      心裡暗叫不妙,我尷尬地抬眸,就看見正在主持小組討論的TA學長微笑瞧著我,而旁邊幾個小組員通通抿著嘴憋笑,只有晴晴顧及與我的交情,表情算鎮定……但還是有點扭曲。

      我的天,怎麼討論被TA學長導回正軌了,我的注意力卻沒回來啦!

      「所以同學,妳覺得這篇文章沒有須要討論的地方嗎?」察覺我的窘迫,擔任TA的紹博學長也不知是否故意,揚了揚手中的講義,還用饒富興味的眼神打量我。

      「TA」是教學助理「teacher   assistant」的簡稱,而現下正在協助我們進行小組討論的TA是名碩班一年級的學長,名字叫簡紹博,光看名字能猜到,他是簡紹柔的親哥哥。我曾猜測,這可能是簡紹柔選擇轉到我們系來的理由之一。

      他的個性相當幽默風趣,長相也不賴,斯斯文文的,唯一的缺點就是愛拿同學們開玩笑,揶揄人的技能高竿到當事人都不曉得自己被捉弄的地步。

      幸好,紹博學長並沒有跟他妹妹一樣,見到我就露出很厭惡的嘴臉。不過,一個月前的初次小組討論,學長看著我的眼神確實充滿訝異,幾乎整段討論時間都在關注我,令我相當不自在,這件事還被同組組員拿來八掛了好一陣子。

      事後我深刻懷疑,自己是否長得很像他們兄妹倆某個共同仇人……之類的,讓我對紹博學長同樣避之唯恐不及。

      而現在被他直接點名,還搞不清楚狀況,我只能勉強維持表面的冷靜,用手肘頂了頂晴晴,低聲請她跟我解釋。雖說是課餘的小組討論,但牽涉到平時成績啊!即使只有百分之十也不能馬虎對待。

      ……以後神遊真的要挑時間。

      「咳咳,剛剛學長問妳對文章有什麼意見,然後妳說……」嚥了嚥口水,晴晴終於忍不住嗤笑一聲,「噗!妳說『蓋章通過』。」

      聞言,我內心簡直羞愧到無地自容,超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大概是被問了問題,而我又正好在出神回想,就下意識地開口回答了!救命,我是笨蛋!

      我強裝淡定地看著紹博學長,他原本就揚起的唇角又多上揚了幾釐米。

      按著太陽穴,我才想肯定逃不過他的調侃時,紹博學長忽然目光一移,落到方才偷笑的晴晴身上。

      「既然妳沒有問題,那我們就接著換右邊這位同學發表吧!」他乾脆地說。不只我發出訝異的疑問詞,晴晴的「咦」也拉長了兩秒。

      怎麼可能?這次居然讓我隨隨便便就過關了!紹博學長今天是中了大樂透嗎?還是發票對中一千萬啦?我狐疑。

      「喂,學長,你怎麼可以就這樣放過湛瀅?之前對我就活生生血淋淋地扒皮啊!」和我同一小組的男同學不滿地抱怨,還意有所指地問:「這是對正妹的差別待遇嗎?」

      聞言,我立馬鼓起臉頰瞪過去。再怎麼澄清都沒用,大家都認定紹博學長對我有意思……好吧,我也無法證明他對我沒意思。

      「是啊,這就是傳說中的差別待遇。不滿了嗎?期末可以在TA的評分表上投訴我。」直截了當地用玩笑話回應,紹博學長還笑著補了一句,「這位同學看來意見很豐富,就換你來回答吧!」

      男同學的哀號聲隨即傳來。逃過一劫的我摸摸鼻子,視線又不經意和紹博學長對上,那一瞬間,我的心臟猛跳了下,馬上別過臉迴避他的注視。

      小玫以前形容過,說我有雙很像貓咪的眼睛,只要盯上了,彷彿就會被我的目光攫住,忍不住一看再看。所以,其實我早已習慣與人對望,習慣了欣賞或欣羨的眼神在我身上駐留。

      可是,紹博學長剛剛的眼神卻讓我覺得不自在,那不是我所適應的眼神。

      與其說他盯著我的眼神帶有欣賞,還不如說他看著我時,像在看一個很熟悉的人,一個讓他懷念的熟人。我很難形容,可是,我的確從他的眼神中感受到類似疼惜和寵溺那般的情感。

      不是在看一名剛產生些許好感的對象,說是看已經交往許久的情人,我更覺得貼切。

      然而無論如何,那種怪異的注視法,頻頻讓我產生反感。明明就是投向我的視線啊!怎麼在他眼底映出的人……卻似乎不是我呢?

      所以,即便很多人喜歡紹博學長,甚至聽信傳言鼓吹我和紹博學長交往,但我卻始終無動於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