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二)

      交班點完貨,我跟小玫走出店外牽車。剛彎腰打開鎖,我就聽見她手機響了。

      她咕噥著拿出手機,瞄了眼來電顯示,便在我身旁毫無芥蒂地接起電話,「唷!我、下、班、了!要吃宵夜嗎?」

      看來,來電的人是緯昕,也就是小玫的男朋友。

      明白他們倆可能等會要約著到附近覓食,我對仍在講電話的小玫打了個手勢,示意想要先行離開,但她卻抓住我,皺著眉搖了搖頭,似乎不同意讓我獨自先走。

      「那限你十分鐘過來喔,十分鐘!再給我拖拖拉拉遲到,我就先跟湛瀅走,放你自生自滅!」撂下這句話,小玫就收了線對我說:「晚了,我們先送妳回去再去吃東西。」

      「不用啦。」我揮揮手,「又不是第一次一個人這麼晚回家,騎快點就好了。」

      「那是以前!妳沒聽說最近這附近出現色狼嗎?學校還發公告。」小玫抓著我的肩搖晃兩下,正經八百地說:「雖然我覺得色狼遇到妳也會怕,但還是要以防萬一啊!」

      「欸!」我翻白眼推她一把,小玫自己也破功笑出來。

      「總之耽誤幾分鐘而已啦,有兩大護法保妳一路平安耶,還嫌?」她拍拍胸口,一副「就交給我吧」的模樣。

      「沒嫌啊,我只是怕你們麻煩。」我雙手一攤,而後環抱著身體說:「好吧,那就謝謝妳難得的體貼,無以為報我只能以身相許了。」

      「三八,誰要啊!」小玫故意拋來厭惡的目光,嘴上也不饒人。

      就這樣,我們跑去坐在便利商店外的椅子上聊天兼彼此吐槽,過了幾分鐘後,便看見有腳踏車在昏暗的夜色中騎過來。因為有兩台車,我還以為只是碰巧經過的路人,沒想到等他們騎近,才發現上頭的兩個人都是熟人!

      不只緯昕,另一台腳踏車上居然是靖文!

      我瞄了小玫一眼,心想該不會是她找來的吧,但小玫並沒有轉頭看我,臉上也沒表現出作賊心虛的樣子,反而還有些許疑惑,大概也沒想到靖文會來。

      起身,等兩台腳踏車雙雙停在我們前方,小玫看了看手錶,接著將手扠腰,「九分半,勉勉強強通過啦。」

      停在靠我們這一側的緯昕面上堆滿無辜。我常不懂小玫面對這樣一張臉,要怎麼兇得起來,至少我一看到肯定馬心軟投降。

      「我覺得,剛剛那說不定是我人生中最快的車速耶。」下一秒,緯昕就蹦出這句話,害笑聲不小心從我口裡溢出,為了掩飾,我只得假裝乾咳。幸好正在對話的小玫跟緯昕都沒聽見。

      但別過臉,眼神卻恰好跟坐在另台車上望過來的靖文對上,他一副抓包我偷笑的表情,連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我心虛地縮了縮脖子,腦海中突然浮現小玫稍早時慫恿的語句,又很窘迫地把視線移開。

      明明之前遇到都不會胡思亂想的,都是小玫的錯啦!慌亂地揉揉頭髮,我的目光一時之間不曉得擺哪裡好。

      「那你咧,梁靖文,也是出來吃宵夜的嗎?」隨後小玫的聲音傳來,將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對啊!餓到受不了,可是我在這邊簡單買個東西就要回去了。」下了腳踏車,靖文一面將它牽到店門口的旁邊停好上鎖,一面回應。

      「所以你等等沒什麼事囉?」問話同時,小玫轉過頭望了我一眼,揚起嘴角笑笑。老實說,雖然我看不出這笑容是否有害,但心裡卻一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葉玫軒,妳最好別隨便自作主張!否則我就把妳的醜照丟給緯昕看!我在心裡惡狠狠地警告。

      可是,在心裡警告顯然沒什麼實質效用。

      「沒啊,就吃東西看電視吧……怎麼了?」靖文狐疑。

      「那好耶,你送湛瀅回家好不好?你也聽說側門最近有色狼出沒吧?她家離側門滿近的,我怕危險。」小玫拍手,偏過頭對我眨右眼後還補上一句:「這個自以為很安全的笨蛋,剛才還想要自己回家喔!」

      我整個錯愕。等、一、下!我家離側門根本很遙遠吧,她是不是忘了靖文知道我家在哪?還有,說要陪我回家的人不是她嗎,哪有這樣隨便更換候補選手的?況且我才沒有自以為很安全!

      努力硬撐著不讓自己五官扭曲,我對她做出掐脖子的動作,但她卻把臉撇到另外一邊,視若無睹。在她前方的緯昕也笑了笑,照小玫常常形容他表面單純,私底下卻聰明狡猾來判斷,我想他看穿了我的焦急,卻並未開口幫忙解圍。

      可惡,這就是傳說中的「婦唱夫隨」嗎?天大的陰謀啊!

      最後我只好轉向靖文,但還沒來得及出聲,他就頷首答應說:「喔,可以啊!那我去買個東西出來就送她回去。」

      聞言,我的話頓時哽在喉嚨,還差點忘記呼吸。

      「等我一下,很快。」進便利商店前,他還對我比了個「稍等」的手勢。

      愣了愣,不知不覺間,竟然連我都點下了頭。

      這好像,是他第二次對我說類似的話了。

      「那就這麼決定了!」下一秒,小玫就用力拍了我的肩膀,還在我耳邊大聲說道,害我心臟震了好大一下。

      「妳到底搞什麼鬼啊?」回過身,礙於緯昕在現場,我很客氣地只對她擠眉弄眼,沒有動手動腳。

      「湛瀅。」突然間,小玫歛起面上的嬉皮笑臉,取而代之的是少有的認真,「有些人,遠遠地看可能認為沒什麼,光芒並沒有別突出,不過換個角度,認真去看他的話,說不定感覺就不一樣了。」

      受她的語氣影響,我的情緒也緩和下來,定定地盯著她淡笑的神情。在腦中仔細咀嚼著她所說的這番話,過了好半晌,我都還處在似懂非懂的狀態裡。

      見狀,小玫也不多作解釋,只是又拍拍我的雙臂。

      「加油!」然後她中氣十足地說罷,就跑去牽腳踏車,偕同緯昕一塊離開。

      站在原地,我的視線一直跟著並行的兩台腳踏車。才騎沒多遠,小玫已經回頭兩、三次,每次都不忘握拳給我一個打氣的動作。

      最後,我乾脆翻白眼回她一個「妳腦袋壞了嗎」的手勢,才氣得她不再轉頭。

      下一秒,便利商店的開門音樂就響起了,我回頭望去,就見靖文提了個袋子出來,藉著燈光,我隱約看出裡頭裝了兩包食物跟一瓶飲料。

      「走吧!」他在店門口朝我招手,打趣地喊道:「再拖晚一點,小玫又要囉嗦了!被她唸我耳朵會痛。」

      聞言,我會意地笑出聲來,點點頭走去牽車。

      算一算,性急的小玫大概半小時後就會打電話過來,不過用膝蓋想都知道,她鐵定不會先問我安全到家沒……和她「青梅青梅」了這麼多年,就算不當她肚裡的蛔蟲,我都能猜到她的思考模式。

      我敢發誓,假如她等等沒問我把人吃掉沒,我就將手機吞進肚子裡。

      將腳踏車牽到靖文旁邊,他恰巧拿出鑰匙開車鎖。我剛想移個位子,免得擋到他的光線,他就用隱含笑意的口吻說:「我忽然想到,她之前也這樣過。」

      「嗯?」我微微一愣,不解地問:「怎麼樣?」

      他抬起頭,眼裡隱約有絲促狹的光芒閃過,「簡單來說,就是幫別人製造機會啊,她大一時不就幫過妳嗎?」

      我恍然大悟,細想了一下,更覺得驚訝,「原來你知道啊?」

      的確,小玫從前總是隱瞞自己的情感,屢次幫我跟緯昕牽線,記得有次靖文剛好在場,還被她拿來當擋箭牌。

      然而我沒料到,靖文居然可以把那次經驗跟現在的情況聯想在一起。

      「知道是知道啦,不過這次……應該是她自己亂安排的吧?妳沒那想法。」下一秒,他給予的回應一語道破,令我的詫異更上一層。

      好吧,小玫真的說中了一件事,如果沒有今天,我大概不會曉得靖文那麼神。

      「那你還答應送我回家嗎?」我以為他明白了箇中緣由,會能躲則躲耶!被喜歡過的女生跟其他人撮合,不覺得怪怪的嗎?

      「因為她說的也沒錯啊,時間真的滿晚了,側門最近有色狼也是事實,但側門離妳家不近吧?」將解開的車鎖扣回腳踏車坐墊底下,他三兩下就拆穿小玫的另一個謊言。

      「華生,你突破盲點了。」我伸出拇指比讚,順便揶揄不在場的人,「沒辦法,小玫說謊不會打草稿,漏洞百出。」

      「她就算打草稿都還是漏洞百出啦!」孰料,靖文講話比我更毒。

      邊笑,我們邊踏上腳踏車騎離便利商店。

      「你怎麼知道這次是小玫亂安排的?」因為靖文講話很直率,我也乾脆不拐彎抹角了。

      他思索了下,語氣不甚確定地說:「也許是……妳的態度不一樣吧。」

      「態度?」我輕蹙起眉,不太懂他的意思。

      「我不太會形容耶。」他騰出一隻手,搔了搔臉道:「應該是妳剛才的表情讓我覺得有些為難吧!像被強迫要做什麼事。」

      「也、也沒有那麼誇張啦!」我連忙澄清:「稍微尷尬而已。而且是你又不是別人,是你的話還好──」

      講到這裡,我的心跳漏了半拍,緊急打住。完蛋了,我是不是愈描愈黑?尤其「是你又不是別人」這句,怎麼似乎帶了點暗示意味?

      靖文的表情空白了幾秒,開始乾笑,「哈哈哈……」

      害怕一解釋,會把場面弄得更糟,我只好跟著配合地傻笑,「呵呵呵……」

      「妳不用擔心啦!」忽然間,他補上一句:「妳想說的我大概都懂,只是不太會表達而已。」

      聽他把我口拙的問題都歸到自己身上,我抿抿唇靜默下來,胸口卻有一絲暖意升起。如此體貼的舉動,實在不枉小玫封給他一個「好人」的稱號了,我現在就可以再幫他多封一次。

      當然,我指的不是發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