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一)

      「靖文是個超級大好人。」那天,當靖文安穩地將我送到家門口,又火速飆回學校工讀時,我才猛然想起這句小玫常掛在嘴邊的話。

      而且,也想起他曾經喜歡過小玫,並且向她告白的這件事情。

      據說告白被拒之後,他很乾脆地退居朋友之位,幾乎沒讓小玫看過自己難堪或難受的模樣,與她的相處自然到一如既往。如果這人不是忍功了得,就是裝功了得,我當時下了這麼個結論。

      從學校到我家這段路上的小聊,我也算對靖文有了稍微多一點的認識;可惜生理痛讓我無法像平時那樣暢所欲言,只能簡單丟幾個問題,然後聽他語氣輕鬆,偶爾還有些無厘頭的回答。

      過幾天,我在工作閒暇時不經意向小玫提起靖文,她往架上補貨的動作頓時停滯,轉過頭來看我,表情顯得有些詫異,過好半晌都沒有回話。

      「幹麼,妳這表情很欠打耶!」出櫃檯走過去捏住她的臉頰,我還將她的臉皮上下扯動幾下,換來她的痛呼。

      「唉唷,因為妳終於記得他名字了嘛!」拍掉我的手,小玫皺著眉頭揉臉,「之前都叫他『妳那個同學』,聽過幾百遍名字也一樣,這次居然記起來了耶!天神啊!感謝你的仁慈,何湛瀅的腦袋終於有救了!」

      「救妳大頭啦。」沒好氣地哼聲後,我摸摸鼻子吶吶地道:「受人大恩,名字總要記一下嘛!」

      「受人大恩?什麼大恩,怎沒聽妳說?」她狐疑地望著我。上次被靖文在路邊撿到的事,我還未跟她提起。

      「說來話長啦!總之是我悽慘落魄的時候,被他順手撈了一把,所以滿感激的。」好像講得太嚴重?但小玫已經習慣我的說話方式了,自己會辨別吧。

      發現我有四兩撥千金帶過的嫌疑,小玫瞥我一眼,又塞了幾罐飲料到架子上,慢條斯理地說:「反正現在沒事啊!講啦講啦,我聽妳講。」

      我默默將眼珠子移到左下方,心想要是我自己不講,讓小玫這個八卦基因旺盛的人去跟靖文打聽就好笑了。最後我只好輕描淡寫地,把當天的來龍去脈老實交代,只不過省略很多枝微末節。

      「就這樣啊。他載我回家之後,就沒了。」雙手一攤,我刻意將事情說得簡單。

      聽到這,小玫拿著飲料的手在半空中停頓很久,我都懷疑她變成雕像了,想去幫她烤個漆。

      「葉玫軒,妳手不痠啊?妳不痠我看了很痠耶。」我半取笑半提醒地說,還伸手彈她額頭。

      她終於擺脫雕像模式,鼓起臉頰瞋我一眼,沒有說話。對她沒有任何評論感到稀奇,但我沒表現出來……這時候要是笑小玫反常,不是間接鼓勵她調侃我嗎?我才不當笨蛋。

      然而,沉默思索半晌之後,小玫忽然咧開嘴,露出詭異的神情,用手虛掩下半臉嘿嘿笑地望著我。

      「幹麼,妳想到哪裡了?告訴妳,別想歪喔!我這次沒有其他意圖。」我渾身哆嗦,搓了手臂幾下,連忙往旁邊撤退。

      因為小玫已經把我主動追求喜歡的人視為理所當然,也習慣我會拉著她討論,我深怕她這次誤會,跟靖文之間清白的關係就被毀了。

      「湛、瀅!有其他意圖很讚啊!是靖文耶,長得不錯,個性也是好人,品質保證喔!聽說隔壁班就有女生暗戀他。」她忽然起身黏到我身邊,還硬裝出甜膩膩的嗓音說:「雖然偶爾嘻皮笑臉,會讓人想踩死他啦!可是天塌下來的話,他絕對會幫妳扛。」

      「……因為就身高來說會先壓到他嘛……」我咕噥著反駁道:「而且妳這樣講話超噁心!我就算有好感也變成完全非好感。」

      聞言,小玫頓時翻了個白眼,下一句話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這位小姐,請問我在對牛彈琴嗎?」

      「妳先學會彈琴再來用這句成語啦!」我一調侃完,就被小玫在腿上用力拍了一掌,幸好穿著牛仔褲,不怎麼痛。

      其實,要說我現在對靖文沒多點在意,那是騙人的。畢竟回想起我們同樣喜歡上好友喜歡的人,兼之鼓起勇氣告白卻被拒絕,最後還果斷退讓……讓我有種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想法。

      好吧,形容成「淪落人」好像有點哀戚?不然改「患難同胞」好了。

      好像也差不多?呵呵……

      總之,那種在意跟發現一個習慣與自己相同的人,就會對他多點注意是同樣道理,和小玫所希望的發展,恐怕距離還差距很遠很遠。

      尚在思考,耳邊就聽見自動門開啟的音樂聲,我反射性地喊了聲:「歡迎光臨!」

      不過一抬眸,望見從門口談笑著走進來的一群女生後,我飛快將目光收回來,趁他們還沒發現我時,蹲到小玫旁邊跟她擠在一塊。

      「何湛瀅妳幹麼啦,發神經啊?」她動手推我。

      「噓──」我伸手捂住她的嘴巴,用氣音警告:「小聲點,我不想被她們發現我在這邊啦。」

      原本還在掙扎的小玫聽我這麼說,動作才緩下來,和我雙雙微偏著頭偷偷觀望。等確定那群女生從我們身後走過了,我才把手掌從小玫嘴巴前方移開。

      結果她突然用力抓住我的手,作勢要放進嘴巴裡咬,我嚇得抽手跳起來,差點驚呼出聲,幸好意識到那群女生在店裡,才強壓下來。

      「葉玫軒,妳找死啊?」我對她虛揮一拳,自然還是用氣音恐嚇。

      小玫不懷好意地笑笑,眼神飄向正在後方零食區笑鬧的那群女生,「我才要問妳怎麼了,仇人啊?幹麼躲?」

      別過臉,我撩撩肩上的頭髮有些無奈地回:「其中一個是同班同學啦。」

      小玫的神情不解,「所以說,幹麼躲啊?」

      我也不想躲啊!做人一向光明正大,從來就沒得罪過什麼人,但我沒想到,不得罪人也會被人討厭……反正碰面時對方就擺臉色給我看,與其看了不舒服,我還不如自行迴避不要看,免得波及情緒。

      「她不喜歡我。」簡單扼要地扔給她一句,餘光瞥見那群女生們似乎挑完了東西,想走來櫃台,我快言快語地說:「幫我結個帳,出來再跟妳解釋。」

      語畢,我就留下一頭霧水的小玫,一溜煙竄進倉庫裡了。

      那群女生中和我同班的人,名叫簡紹柔,二年級才從別系轉過來,一開始和我完全不認識,我對她也沒什麼深刻印象。不過,某次課堂討論被隨機分到同個小組,我發現她盯著我的目光總有種說不來的怪異,像在看熟人,而且是很厭惡的熟人,除此之外,對我交談時口吻中顯而易見的不客氣,當時同組的人都發現了,還有人出聲指責她,狀況才好一些。

      我篤定自己沒做過惹她不開心的事,因為兩人在那次分組前根本沒交集。

      等女生們結帳離開,而我走出倉庫跟小玫敘述這件事後,她毫無遲疑地問我:「妳不會是搶過人家喜歡的人吧?」

      聽了我差點衝動去撞牆壁。我在小玫心目中的形象,哪時候一落千丈到這種地步了?我很哀傷。

      「她家鄉在屏東,離這裡很遠,我以前哪來機會搶她喜歡的人?要說大學的話,我目前也只喜歡過一個人啊!」我理直氣壯地反駁。

      「大學到現在,唯一喜歡過的人還是妳現任男友」,這句話我沒說出口。

      「喔,是喔,哈哈!」心知肚明地應了聲,小玫又轉而開起玩笑:「那可能是看妳人太美,自知相形見絀,羨慕嫉妒恨吧?」

      「白痴啊!」我被她的話逗笑。

      可能,欣賞某個對象是自然而然、不知不覺地,但反過來說,人也可能自然而然、不知不覺地就對某個對象反感吧。

      走回櫃台,我往後倚靠在櫃子上,輕吐出一口氣。

      轉頭望向還在飲料櫃前補貨的小玫,她也正巧看過來。雙方眼神接觸的同時,我們都微愣了下,最後還是小玫先瞇起眼努鼻子,對我露出很搞笑的鬼臉,然後拿起空籃子走進倉庫裡,而我悄然揚起嘴角。

      是不是哪天,我也可以有小玫這樣的幸運,碰到一個契合的人?不只是表面上最基本的「談得來」,而是連不言不語時,都還能準確猜中對方的想法跟情緒,明白彼此之間沒有距離……那種心靈上的投契。

      我想可以的,我也想要相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