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偶爾我會想,是否任何事都必須經歷一些曲折,才能夠走到圓滿。

      身為我「青梅青梅」的小玫總形容我這個人優秀到很詭異,從小就是個人人誇讚的標緻美女,個性隨和討人喜歡,也不是個空有其表的「花瓶」,擁有許多才藝……繼續講下去太像自誇,所以就此作罷。

      但是,我堅持我還是有很多缺點的。

      「我看妳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審美觀很有問題!」每次談到我評論人外表的標準,小玫就搖頭嘆息,「拜託,妳的兩眼視力真的是一點零嗎?妳沒有去色誘驗光師吧?」

      什麼話,當然沒有呀!況且我從小到大就只讓保健室阿姨跟健康檢查的護士量過視力,哪來的驗光師讓我色誘?

      而且我想,假如我的眼光真的差到極點,就不會在大一的時候,跟她喜歡上同一個男孩子吧。

      好似被上天開了玩笑一般,兩人的目光都繞著同一個人打轉,不過我積極地追求,小玫卻顧及與我的交情而將自己的心意深藏,不肯透露。我始終認為這樣的她很傻,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她的感情,我怎麼可能沒發現?

      當然,那個男生徹頭徹尾對小玫的喜歡,我也都看在眼底。但從小養成的不服輸性格,讓我不願放棄。

      最終,那個男生選擇的還是小玫,並不是各方面都優秀的我。

      小玫曾說,我偏執於尋找相似的人,單方面地以為他們能與我契合,事實卻不然。所以,我找不到適合談的戀愛,總是在這方面一再失敗。

      看吧,我輕鬆簡單就找到自己另一項缺陷,得來全不費工夫。

      「……唔嗯……」坐在教室胡思亂想到這裡,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往課桌上趴了下去,雙手環抱正在劇烈疼痛的腹部,咬住下唇不讓自己呻吟得太大聲。

      可惡,就算使用轉移注意力的方法也沒用,愈想忽視,刺痛感就肆虐得愈厲害啊!我都痛到想拿額頭撞桌角了。

      早知道今天就該請假,明明出門上課前還沒這麼痛的,現在卻像被人拿針不停地戳肚子,讓我冷汗直冒。

      「湛瀅!」伏在桌面的明顯動作,也讓我鄰座的同系好友晴晴察覺不對勁。她驚呼了一聲,音量恰好能讓教室裡的同學全都聽見,連教授都停下了在黑板上書寫的動作,轉頭望過來。

      這堂課的教授是個年過半百的老先生,平時慈祥和藹,不過他的大忌就是上課時討厭被人打斷,就連想問問題,都得記錄下來留到下課再上前詢問,否則期末成績保證讓人臨表泣涕,這是學長姐們千叮嚀萬交代的經驗談。

      「那邊,有什麼問題嗎?」果然,教授略顯嚴厲的嗓音在下一秒傳來,讓教室內隱約可聞的竊竊私語也變得鴉雀無聲。

      「老師!湛瀅她、她好像怪怪的啦!」晴晴伸手戳了戳我,緊張兮兮的語氣聽起來像我下一秒就會死掉。

      我親愛的宋子晴同學,我沒有怪怪的,我很正常,我跟正常的女生一樣在生理痛啊!

      無奈地嘆了口氣,我嚥了嚥喉嚨咬緊牙關忍耐。

      「趴在桌上的同學,妳還好吧?」聽見晴晴擔憂的回應,教授接著詢問,口吻似乎放軟而溫和了些。

      撐起上半身,我努力扯出勉強的笑容望向教授,「老師,對不起……我……身體很不舒服……」

      頭髮斑白的教授原本一直眉頭緊蹙,或許是見我按著下腹,他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女生喔!每個月就是那幾天最辛苦了啦,我知道、我知道。」自顧自地點著頭,教授滿臉的憐憫同情,簡單一句話就將我身體不舒服的理由爆料出來,害身為當事者的我很尷尬。

      沒有收到回應,教授可能以為我痛到說不出話來,很乾脆地揮揮手道:「快快,妳趕快回家去休息。自己一個人回得去嗎?要不要找同學扶妳?」

      將手搭在我肩上的晴晴立刻說:「我可以送妳回去喔!」

      「沒、沒關係,我自己OK啦。」搖搖頭婉拒,我動作緩慢地將書和鉛筆盒收進包包,站起身對教授點了點頭,「老師不好意思。」

      在離坐前,晴晴又確認似地追問:「真的沒問題嗎?不要逞強喔!」

      「放心……我家很近。」虛弱地笑了笑,我這才起步走出教室。

      季節正屬酷熱的夏季,一踏上沒有冷氣的走廊,我就覺得可怕的高溫讓我頭昏眼花。下樓出系館之後,熾熱的驕陽在頭頂上方曬著,讓我除了疼痛之外,又多了想吐的感覺,走起路來一步一煎熬,彷彿隨時都會倒下。

      好不容易捱到了停腳踏車的地方,貧血的關係竟讓我全身無力。腳步踉蹌了下,我靠著一旁的圍牆蹲下身子,想吐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只得不斷地深呼吸,試圖舒緩那種不適感。

      忘記蹲了多久,就在我以為恢復了點力氣,打算快點去騎車回家的時候,才半站起身,一陣暈眩感突然襲來,讓我反應不及,雙腿一軟坐到地上。

      「呼……」懊惱地吐出一口氣,我實在很想倒地不起。平時明明就生龍活虎的,就生理期來的時候像隻病貓,不曉得是什麼詭異的體質。

      再這樣下去,我看我到傍晚都回不了家。

      從包包裡掏出手機,我本來想打給這時間應該沒課的小玫求救,卻發現自己昨天竟然忘記充電,手機螢幕漆黑一片,開不起來。

      這種情況,不知道能不能用「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來形容?

      我又嘆了口氣,哀戚地望向天空,接著重重地垂下脖子。

      正當低頭坐在地上,孤立無援的時候,遠方突然有陣腳步聲跑近。我抬起頭來,來人正好跑到我的面前,還氣喘吁吁的,貌似跑得很快很急。他挑染著一頭很配膚色的金色頭髮,手上拿著幾個白色的公文夾,上頭寫有學校某個處室的單位名稱,看來是那個單位的工讀生。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非常面熟。

      「同學妳沒事………呃,妳是湛瀅?」對方準確無誤地叫出我的名字,讓我也確定了自己沒認錯人。

      他是小玫的同班同學,曾一行人出去逛過夜市,所以我對他的臉有印象。

      苦笑了下,我微抬了抬手,有氣無力卻發自真心地說:「嗨,真高興見到你。」

      終於,我找到救星了……不,應該是被救星撿到了。

      鬆了口氣,我剛想說話,卻發現在這種怪異狀況下的不期而遇,對方的表情好像比我更尷尬,害我一時間不曉得如何開口。

      呃,我該實話實說嗎?這樣會不會讓身為男生的他更尷尬?

      猶豫了幾秒,終究還是他先斂起不太自然的神色,在我面前蹲下身子。

      「妳怎麼了?」他打量了下我的狀況,不甚確定地問:「中暑啊?」

      我搖頭,艱難地乾笑了下。這時候,他忽然輕輕「啊」了一聲,雖說是氣音,卻被我聽得一清二楚,隨即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咦,他懂了嗎?他這是懂了的意思嗎?我仍在狐疑,他就把公文往旁邊地上一放,將手伸給我。

      「嗯?」我也反射性地伸手,卻在中途停滯,然後狐疑地抬眸看他。

      「呃,妳剛剛不是想站起來嗎?我先扶妳起來吧?」發現我呆住了,他主動握住我的手腕,順勢拉我起身,動作放得徐緩。「妳自己有騎車來嗎?」

      還是有些暈眩,我甩了甩頭。「有腳踏車,在那裡。」

      指指自己停放腳踏車的地方,我對上他的目光,卻察覺他不太滿意的神情。

      「腳踏車?」拿起地上的公文,他抓抓頭髮,不甚確定又小心翼翼地問我:「妳這樣……騎得回去嗎?」

      好問題!應該是騎不回去。

      按著還在疼痛的腹部,我逞強地咬了咬牙,竟然還能夠開玩笑地回他:「盡、盡力而為。這種小事想打敗我?哼哼,沒那麼簡單。」

      他的表情明顯愣了一下,回神後,才哈哈哈地笑起來,還邊笑邊拍自己的大腿,像個極度開心的大小孩。

      看他笑得這麼歡樂,就算身體難過,我還是忍不住揚起笑容。早知道尷尬這麼容易化解,方才就不該那麼矜持。

      笑完了,他清清喉嚨,眼神忽地一亮,像想到什麼好主意。

      「妳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樓上送個公文,順便問問認識的學長,看能不能借到機車送妳回去。」他踏上最近的階梯,半轉過身對我說:「很快!」

      抱著整疊公文,他飛快地跑上階梯,大概跑得太急,途中有本公文還差點掉落,讓他必須停下步伐作整理。

      當他準備再度邁出腳步時,我不自覺地開口叫住他:「喂,等一下!」

      他一臉困惑地回頭,我反而還停頓一下,才接著問:「你……是叫什麼名字?對不起,雖然聽過幾次了,但我有人名健忘症。」

      這話是真的。我記憶力並不差,但就是容易忘記別人的名字。

      似乎對我的問題稍感意外,隔了一會,他才勾了勾嘴角回應。

      「靖文。」清亮開朗的聲音,在此刻聽起來相當悅耳,「我叫梁靖文。」

      「或許,命運讓我錯過別人,是為了能在適當的時機與你相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