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01 〈夏小怪V.S愛哭包〉2

      夏夕瑀環顧四周,店內的氣氛謐靜,裝潢相當典雅,兩人在角落的桌子坐下,感覺右腿被什麼東西蹭過,她彎下身一看,一隻虎斑貓坐在地上舔著右足,「哇!有貓咪。」

      「牠是本店的鎮店貓。」老闆拿著點餐單微笑走來,腰間圍著印著粉紅貓掌圖案的藍色圍裙。

      各自點了熱可可和奶茶,夏夕瑀趴在桌上小憩,弟弟繼續打著電玩,兩人像陌生人一樣,連眼神都不曾交集。一個小時後,她外帶了兩杯熱咖啡,拉著弟弟走回外婆家。

      踏進庭院來到門口,正要拉開紗門時,林若雪微冷的嗓音傳了出來:「……當年為了夏彥勤,不惜和全家人鬧翻,沒想到結婚兩年就離婚……七年前,他意外過世後,還把夕瑀這個麻煩丟給我,現在想想……不值得。」

      夏夕瑀聽了渾身一震,手中的咖啡提袋瞬間落地,弟弟轉頭望著她,臉上掛著嘲諷的同情。

      原來媽媽離家出走和外婆斷絕往來的原因,是為了和爸爸結婚……但是她更加不能理解,既然為了追求愛情而付出和家人絕交的代價,為什麼後來又跟爸爸離婚,離婚後馬上改嫁他人?

      聽到門口傳來聲響,坐在客廳的兩人同時轉過頭,林若雪見到女兒站在門邊時,僅僅挑了下細眉,沒有安撫或解釋什麼;林若媛則是滿面委屈,眼圈微微泛紅著。

      「明明有兩個女兒,但是媽從以前就很偏心妳,現在財產也全部歸妳,她對我真的很絕情。」語畢,林若雪冷然起身走出大門,發現女兒沒有跟來時又板起臉孔,「夕瑀,不走嗎?」

      夏夕瑀蒼白著臉,微微別開頭,以沉默表達內心的受傷感。

      「不走就算了,妳自己留下。」林若雪不容權威受到挑戰,拉著弟弟上車後,毫不留情地發動轎車。

      夏夕瑀沒有追出去,只是落寞地望著轎車尾燈在路口消失,她知道多年來,媽媽一直不喜歡自己。

      「夕瑀,妳很難過吧?」林若媛無奈地嘆著氣。

      「我和媽媽距離一光年,頻率一直對不上。」

      「什麼?」

      「沒事。」她馬上提振精神,故作沒事地笑了笑,「小阿姨,我會坐火車回家,剛才只是不想搭媽媽的車。」

      「天都暗了,既然留下來,要不要多住個幾天?」

      「會不會給小阿姨帶來麻煩?」

      「妳又不用換尿布餵牛奶,家裡也有空房間,有什麼麻煩?」林若媛莞爾笑道。

      夏夕瑀猶豫了下,心想現在也不想見到媽媽的臉,於是點點頭:「留下來也好,我和媽媽的腦波不能共振,沒有我的干擾,這個年節,她會過得比較快樂。」

      物理學中,頻率的共振和干擾?這意思是兩人的想法不合吧。

      林若媛皺著眉頭思考,理解出她的話意後,一臉不忍地安慰:「外婆不在了,家裡就剩我一個人,也請妳陪小阿姨過個快樂年吧。」

      夏夕瑀面上一訝,想不到小阿姨的個性親和溫婉,和冰冷嚴肅的媽媽相反。

      ***

      簡單用過晚餐後,林若媛打了通電話給姊姊,報備夏夕瑀會住到農曆年後,接著找了幾套衣服讓她替換。

      夏夕瑀洗完澡來到二樓客房,林若媛正在鋪棉被,對於爸媽和外婆的恩怨,她幾次張口想向小阿姨細問,又怕得到的答案讓自己難過,最後還是閉嘴作罷。

      鋪好床,林若媛從書桌上拿起一張簡介單,微笑說:「這是梅藝山莊的街道圖,妳外出時可以帶著它,就不怕迷路了。」

      接過簡介單,夏夕瑀眼裡充滿好奇,仔細讀著紙上的圖文簡介,原來在二十多年前,山莊裡的人口嚴重外流,幾乎變成廢墟,後來在鄉長的策劃下,以低廉的地價吸引許多素人藝術家進駐,聚合成一個藝術村。

      「夕瑀,過年就放鬆心情去玩吧,山莊的活動中心有新年展覽,明天晚上在『植夢園』有歲末聯歡晚會,十二點還有煙火秀。」

      「植夢園?」

      「那是山莊裡的景觀設計師和藝術家,聯合設計的公園。」林若媛指著地圖上一個區塊,接著打了個哈欠,臉色顯得疲累,「妳還有沒有缺少用品?」

      「小阿姨有相機嗎?」第一次到外婆家,她想要拍照做記念。

      「有,我拿給妳。」

      林若媛取來相機後便回房歇息。夏夕瑀夜裡蜷縮在棉被裡,陌生的房間睡不習慣,她像條擱淺在沙灘上的魚,整夜翻騰無法熟睡。

      清晨五點多,意識模糊間,她伸手在棉被外摸索著,像小貓找尋媽媽般哽咽:「熊胖……嗚嗚……我要熊胖……嗚嗚嗚……」

      摸了半晌沒找到爸爸送的泰迪熊,她無法呼吸似掀開棉被坐起,抬頭望著窗外,天色微微亮了,庭院裡傳來雨滴落下的聲音。

      夏夕瑀下床穿上外套,拿起相機和街道圖塞進口袋,躡手躡腳來到客廳,打開大門,外頭天空烏雲滿布,整座山莊被牛毛般的雨霧籠罩著。

      她深呼吸緩解胸口的鬱悶,接著自傘架裡取出一把傘,獨自走進靛藍色的雨幕中,循著地圖漫步到植夢園,天色也越來越明亮。

      環顧四周,公園前有籃球場、活動中心和兒童遊戲區,再進去是一片樹林和草坪,滿園的花草被凍結成一幅畫,造景的雕塑都充滿童夢的純真和幻想。

      夏夕瑀取出相機,踩著雨滴落在傘上的節奏,在雨霧和樹林間來回拍照,鏡頭東轉西繞間,相機螢幕上竟捕捉到一個少年孤立的身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