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那是讓郭成郁胸口鼓譟的冬季某日。

她循著好友給的地址一路向前騎在山間小路上,仰頭便看見橫亙的小山坡,周圍樹長得蔥蔥鬱鬱,一棟擁有墨綠石牆的日式建築佇立其中,居高臨下俯視這小城鎮。

她推著自行車上坡,慢慢靠近那棟房子,不知名的小白花和青苔點綴石牆,腐朽的木製門牌上印著斑駁墨字,她歪著頭試圖閱讀,後來嫌那些字被肢解得太嚴重,乾脆衝著屋內喊。

「請問黃深老師在嗎!」

陽光透進拉門上的玻璃,散落在深褐色的木製長廊外圍。成郁在廊下石階看見一雙鞋,看起來已穿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乾淨,腳跟的部位也沒有變形。成郁低頭看自己一雙帆布鞋,穿了一年而已,腳跟的地方就被她踩得綻開線花。

「來了。」

正當她發愣的時候,一道低沉渾厚的嗓音回覆她。成郁抬頭,先是一隻蒼白的大腳緩緩探進鞋中,再向上看,是鐵灰色的開襟毛衣,和因垂首而被厚重瀏海遮掩的面孔,僅露出方正的下頜。

那個男人穿完鞋子向門口走來,他有張陰沉的臉,眉眼宛如鎖著終日不化的陰霾,瞇起眼的時候眼神看起來很嚴厲。他走過來時沒聽到什麼腳步聲,也面無表情,一時之間像是一抹亡靈飄向她。

等到接近了,成郁看見他手背上浮有淺青的脈絡,才理解會這麼想是因為他太蒼白的緣故。

「我就是。」黃深拉開僅及腰的柵門,「來面試助理的嗎?」

成郁走進去,聲音清朗,「對,我叫郭成郁。」她低頭在包包裡翻找,「這是我的履歷──」

「履歷?」黃深困惑的越過肩頭一望,隨即說,「我不需要履歷。請進。」

成郁抽出履歷的動作一滯,沒有露出什麼為難的表情便將履歷收回包包,隨意將鞋子脫在石階後,跟在男人後頭進屋。

屋子屬於客廳的部分被阻隔在玻璃門後,一進門就能看到。走廊的左右邊各隔了一間房,右手邊那一間從微敞的拉門縫隙可以看見木製書櫃一角。

黃深領她進了客廳,地板沒照到陽光的部份很冰,涼意攀上脊椎直達腦頂。

「請坐。」他拉開矮桌旁其中一張和室椅,說完這句後就去拿茶杯了。

成郁坐下後仰頭打量這個古老的木造空間,後門其實就在不遠的地方,與大門口相對應,外頭即是一片綠地,但天氣冷的關係綠色幾乎褪盡了。

黃深提著茶壺在她面前落座,倒起茶,伴隨裊裊水霧他再度開口:「妳是在網路上看見這份職缺的嗎?」

「是我朋友介紹我過來的。」成郁鼓起腮幫子吹涼茶水,一邊笑瞇瞇的解釋,「她哥哥是那家出版社的編輯。」

「嗯。」

男人回答得冷淡,喝茶的姿態不疾不徐。他似乎在思索下一句話,漆黑的眼眸瞥著別處,思考的時候眼神相當銳利。這對別人來說或許是無禮的態度,但成郁並不介意。

似乎是想到該說什麼了,黃深開口,「她哥哥是羅正吧?」

「對,就是羅正。我朋友知道這消息後,立刻打電話叫我過來。」想起羅詩連珠炮的命令,成郁笑意盈盈,「整理文書、幫忙處理雜事,她說這工作我可以得心應手。」

「我也認為這是可以輕易上手的工作。」黃深僅是幽幽的回覆,「偏偏沒有人來應徵。」

成郁為他不經掩飾的幽怨「噗」的笑出來,「啊,那麼我真是太幸運了。」

彷彿受她突兀的笑聲感染,黃深臉上浮上淡淡笑意。「我養的貓剛過世。這幾年來我早就習慣聽牠走來走去的聲音寫稿,如果沒聽到會靜不下心,無法進入狀況。」

成郁收起笑容,靜候下文。

「所以助理除了幫忙處理瑣事以外,還會需要與我同住。」他略帶尷尬的下了結論。「我提供食宿,事情做完以後妳可以有自己的時間,要去哪裡都行,只要記得回來就好。」

她還以為靈感枯竭的男人會要助理幫忙代筆,但沒想到竟是需要兼職安慰毯。成郁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提出這種要求,於是她和黃深四目相接,好一會兒沒人說話。

他說完以後又歛眸神遊太虛,平靜得如同不在乎成郁的回答是什麼,正當成郁以為他真的不在意時,她留意到男人擱在桌上的小拇指不斷來回劃弄,像焦躁的貓尾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