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5 好久沒有人把牛皮吹的如此清新脫俗了

隔天清晨,天色還灰濛濛未見曙光,帶了點薄霧和涼意,路壬便穿著一身正式西服,踏進鄉下小車站。

剪票員在進站口的椅子上打盹,排椅上寥寥兩三人,路壬抬頭看了看泛黃的時刻表,找位置坐下來吃燒餅油條。

他搭上火車,歷經數小時的車程,來到大都市。

剛下車還來不及瞧清楚四周,就差點被人撞個正著,許多人來去匆匆根本無視周遭,人來人往擁擠而繁雜,巨大的電子時刻表高掛在車站中央,不斷刷新紅色字碼。

路壬左看右看想找出口,指示路標多不勝數,看得他眼花撩亂仍摸不著方向,最後乾脆把路牌當裝飾,自己繞圈子找路,來來回回越過龐大的站前大廳,才總算順利踏出車站。

烈日高掛當頭,高樓林立劃下一道道深刻的陰影,   路壬仰頭一看,巨大的NewTree演藝企業矗立在雲層中,就在前方不遠處,他向左走過兩個馬路,眼前便是NewTree。

憑著公司發的通知信,路壬順利進入高聳顯赫的大樓,櫃台上方有一座巨大的電子鐘,寫著:8:40AM,對照通知信上的時間:3:00PM,他非但沒覺得過早,反而滿意地笑了。

路壬踏進電梯,按下二十五樓。

出了電梯門後,整層樓相當廣闊,中央有條長走道,中央劃出好幾條支線,兩邊各有格間,但由於保全隱私全為密閉式,僅可從門牌看出辦公內容。

路壬走到走廊最底端,最後一條走道明顯特別寬敞,他左右看看,發現這長排走道上只有兩扇紅色絨門和洗手間。

走進門前一看,門上貼著:「9:00AM《關鍵線索》角色海選」

路壬看了看錶,現在是8:45。

他唇角一勾,退回走廊暗處,靠在最角落的那面牆上,靜靜等待。

沒過三分鐘,面色蒼白的男子從巨大的紅色絨門裡走出來,男子焦慮地來回踱步,再踱步,停頓一會,又繼續在原地來回走動,明顯心緒焦慮。

「連腳都在發抖啊……」路壬喃喃自語著,突然就笑了。

就是他了。

緊張過度的男子原地來回踱步幾圈後,往右邊一轉,快步地走向廁所。

路壬不疾不徐地從胸前口袋拿出淺色墨鏡戴上,頭髮往後一梳,整整衣衫,挺直胸膛,竟然表現出與平常迴然不同的上流儀態,標準、優雅的步伐朝男子離開的方向走去。

男子面色緊繃地走進廁所,他一連洗了好幾把臉,全身上下緊張感依舊沒解除,照照鏡子,上面映出慘白的臉色。

他邊瞪著鏡子邊想著,好幾次他差點走人!但礙於他已經在各處誇下海口:「什麼角色難得倒我?靠我這張臉隨便什麼角色都能輕鬆拿到!更何況老子還有錢有背景!」,想起那時趁著醉意的狂妄,他就明白為什麼老頭不肯把公司交給他,該死!

四處放縱玩樂二十幾年,身為富二代的他,竟然在這場徵選中頭一次意識到自己的無能──他從一些管道得知這次NewTree的選角目的是要招募新人,所以他透過關係拿到了參加證。

原本他想,自己想必是比其他人突出許多,畢竟他以這副外貌幾十年來在花叢中無往不利!更別提他流利幽默的口才,呵,隨便兩三句就能把人騙上手。

結果,他錯了!把馬子跟演戲根本他媽的兩回事!

他在人山人海的後台發現,隨便任何一個人練習的動作、表情,甚至是語調,都能吸引他的目光,也許其中有些生疏,但仍令人忍不住側目,想知道接下來的表演是什麼。

這就是演員和觀眾的差別。

演員徹底融入角色,在固定的台詞中化身成活生生的人;而觀眾則是被其吸引,毫無懷疑真實性,完全相信他就是劇中的那個人。

他根本就是個觀眾!他根本沒有自信能讓這些人相信他是演員,而不是觀眾!男子看著鏡中的自己,萎靡而頹喪的神態,更是退縮了。

「腳步不穩,垂頭喪氣,面色焦慮──你不夠格撐上檯面。」

聽見背後果斷的指責,富二代驚詫地回過頭,一名戴著墨鏡的男子揚笑注視著他。

淺褐色的鏡片下隱約可見圓亮的眼眸,五官出眾顯而易見,在墨鏡的搭襯下更顯神秘英俊,白晰的膚色,配上一身銀灰襯衫,展現出文質彬彬的優雅形象。

富二代對男子第一印象是:從外表和傲慢的語氣看來,這個人肯定是個優秀的上流份子。

雖然沒在交際圈或電視上看過這個人,但他很可能是NT的高層……想到這,他又畏懼得更不像話了。

向來都是別人配合他,他從不知道該怎麼配合別人!

「呵。」俯看著他微微顫抖的雙腳,男子瞇起眼笑出聲,「你是來參加海選的吧。」

居然能一眼識破他是個毫無經驗的外人!這下富二代更確定眼前的男子是NT的高層,一時之間竟然支支吾吾不知怎麼回答。

但沒想到,溫文爾雅的男子異常親切和善,他輕柔摸摸他的背,要他放輕鬆點,感覺十分友好,但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看你這張臉長得真不錯……好好表現,會有機會的……」男子語調溫柔像是在他耳邊輕吐,一邊將手從背後撫上他的臉。

富二代總算發現是哪裡詭異了,就是他的手!他的手到底在摸哪裡啊!

「真希望能在片場看見你……放心,到時候一定會多加關照你的,嗯?」

他很熟悉這類語氣,完全就是他在向女人調情的語氣啊!而且這男的手還他媽的摸著他的臉沒放!難道將來就算選上了,也會被這種變態騷擾嗎?他怎麼沒想到,靠臉成為演員也只會有這種下場!

富二代渾身起雞皮疙瘩,不自覺退後一步。

男子注意到他的踉蹌,曖昧不明地笑出聲後,居然更直接地伸手從後頭按住他的股間,「小心腳步,地板很滑的,摔傷就不好了。」

富二代這下終於受不了啦!

他立刻將手上的參加證丟到地上,驚恐地逃脫男子的懷抱,一面逃一面不顧形象地大喊:「我退出!我要退出啊啊啊!」

直到富二代消失在樓梯口,路壬才摘下墨鏡,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他愉悅地吹著口哨,撿起被丟在地上的號碼牌,拍了拍,收進口袋裡。

路壬偏過頭,望著鏡中的自己,原先精悍的目光又漸漸變為單純無害的面容。雖然沒有演戲經驗,但這副經過長期受訓擅長偽裝的面孔,剛好能成為他的底牌。

路壬走出洗手間,往紅色絨門邁開闊步。

自從老頭把他從「那個人」身邊救出來後,他們在鄉下隱姓埋名十多年,這些寧靜日子裡,他沒有一刻忘記曾對那個人發下的狠誓。

「總有一天,我會擊垮你!到時,我要奪走屬於你的一切!」

沒想到,多年後的今天,突然有人將他拉進演藝圈──這將成為他贏得那場賭注的的籌碼。

路壬毫無猶豫地推開了眼前的紅色絨門。

第一步,終於正式開始。

♦       ♦       ♦

路壬推開紅色絨門,壯觀的場面瞬間衝擊他的視線,他的手還擱在門把上,遲遲沒有收回。

原來,這座門連接著一座巨大的舞臺,像是巴黎知名的歌劇院般,一盞華麗繁複的水晶吊燈高掛上頭,後方是一層又一層堆疊的上千座客席,金黃璀璨的燈光打在寬闊無比舞臺上,彷彿一座閃閃發亮的金城般耀眼。

而他正處在這樣精心雕琢的舞臺後方。

「難怪這麼寬廣的走廊只有兩道門,內部竟然如此壯觀……」路壬忍不住驚訝地喃道。

公司裡有座歌劇院已經夠讓人稱奇了,但接下來更震撼的是,這樣一個巨大的歌劇院,竟然人山人海滿是試鏡人選,少說有千人以上。

「嗯……也難怪會嚇得腿軟,剛才那樣逗他是不是太慘忍了點?」就在路壬喃喃自語的同時,一道透過麥克風,響徹整座院廳的沉穩男聲響起:

「現在,試鏡開始。以下是說明。」

聲音來自舞臺第一排貴賓席中央的那個男人,在宣布開始之後,他將解說交給另一位女評審,沒有多餘的廢話。

看來,這個人就是導演了。路壬瞥了一眼手上的錶,九點整。

「……每名角色我們將各選出十名候選人,標準依參加者表演內容、性格、樣貌、語氣等等,決定參加者被分派的角色。」

才剛公布第一規則,台下便一片譁然,每個角色只選出十名候選,但現場人數卻有上千名,難以想像這競爭力會有多高。

「……若您獲選,將會給予一張撲克牌,各角色以花樣區分,到時請依牌上所註明的時間地點參加複選……」

在騷動中,路壬聽見身邊的人熱烈討論起來:「妳看、妳看!中間那個棕髮綠眼睛超像外國模特兒的人,就是亞當‧霍金導演!」

「天啊!真的是本人!他不是這幾年才從法國回來嗎?真不虧是混血兒,長得真帥……等等我先拍張照……」

「不是聽說他回國後第一部電影就立刻得獎嗎?媒體又發現當年好幾部很紅的作品……啊!像是那部經典紀錄片『L‧I‧FE』!妳還記得嗎?啊~好想入選拍他的電影啊!」

路壬在一旁默默地聽著。從四周嘈雜的談論中,他大概對這位導演有了基礎印象。

亞當‧霍金,法國華裔導演,以面部神經缺乏及不按牌理出牌著稱。十多年的執導生涯中,曾拿下多達七次最佳導演獎,更別提其餘獎項繁不勝繁,幾乎是每年得獎的常勝軍。

其作品主要以電影為主,但值得一提的是,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卻是一部記錄片,名為《L‧I‧FE》──也就是將影帝江準推崇至最高層級的那部作品。

關於這位鬼才導演的獨特風格,有一個著名的例子:

某天,準備拍攝一幕僅出現短暫幾秒的叢林畫面,劇組一大早在攝影棚遲遲等不到導演出現,這時,導演來了一通電話,內容如往常簡單扼要。

第一句話是:『我在亞馬遜,不用訂我的便當。』

第二句話是:『我被蛇咬了,請致電給我的私人醫生。』

據說當時電話那端的背景音效,是那些跟隨導演過去的極少數工作人員拼命尖叫:『導演!天啊!您、您血流不止要快點急救啊!還有你的手、手手已經腫成兩倍大了!天啊!您還活著嗎?您跟死人一樣面無表情啊!』

大致如此。

回歸海選現場,評審開始講解這次的海選主題:

「……這次題目為:『火』,請詮釋火的形象,不論是名詞、動詞、形容詞……等等皆可。表現方式不拘,盡量以真實、具體為主,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創意度和吸引力。表演限時30秒內完成……以上,祝各位順利,期待你的精彩演出。」

報告結束之後,全場一片鴉雀無聲,過了幾秒,再度引起一陣大騷動!

「火」是表演藝術中十分常見的主題。

但也因為過於稀鬆平常,要演得好,演得出色,更是難上加難!火的表演涵蓋範圍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但最不敢置信的是,時間竟然只有30秒!

周圍哀嚎連連,路壬從胸前口袋拿出剛才撿到的號碼牌,573號。

他掏掏耳朵,閃到最旁邊卻又能看清楚舞臺演出的隱密角落坐下。

♦       ♦       ♦

因為時間短,淘汰速度也快,眨眼間一百名就過去了,中途還有不少跳號,而這之中竟然沒一個獲得導演青睞。

路壬對於目前為止的表演也沒半個看上眼的。

他不懂演戲,也不懂這些人想呈現什麼火的形貌,只是看著他們一股勁在台上扭來扭去,他越來越不懂,現在的題目到底是火還是海帶……啊啊,又有幾條海帶被淘汰了啊,搞得好像菜市場在選菜。

路壬感覺無趣地打起哈欠。

輪到他會怎麼表演?以他這些年來的生活經歷,他對火的認知只有一種,而那對毫無演戲經驗的他來說,一點都不難。

整個會場沉默而凝重,除了對表演者的禮貌之外,更多的是隱藏在空氣中的僵持和競爭意識。有的人專注於觀摩台上對手,有的則在底下揣摩待會的表演。

直到喊到其中一個號碼,一名灰髮藍眸身材挺拔的男子走上舞台,底下才又開始騷動。

「就是他,白契司,今年新人獎得主……聽說他是法國默劇大師的徒弟,怎麼會跑來亞洲發展……」

秒數開始倒數。

白契司一手插在西裝褲口袋裡,不急不徐地走出舞台,淡定的神色中透露這人有多傲慢。

他開始第一個動作。

摘下掛在領口的小型麥克風,握在右手上,再用大拇指快速地劃過表面,“嚓!”從麥克風裡傳出一聲短促的摩擦聲。

接著他低下頭,湊近麥克風,一手擋風似的靠在頰邊,很快地就移開了。

最後,灰髮藍眸的男子微仰著頭,居高臨下似的俯視著台下評審,此時他終於露出這場表演中第一個,也是唯一的表情──他輕蔑地勾起半邊唇角,但又因叼著什麼而變得似笑非笑。

是點菸。

即使沒有加上吐煙和用兩指夾著的經典動作,仍可從畫面清楚明白他表演的內容就是點菸。

路壬被他的魄力給吸引住了,直盯著他唇邊那抹不可一世的笑,直到男子收回表情,恢復原本冷淡的神色。

表演結束,路壬立刻轉過頭看導演的反應。

導演依然是那張撲克臉,只是在試鏡開始之後,他頭一次透過麥克風開口:「原來是“搧風點火”,真有意思。」

這下路壬才真正明白男子的表演。

除了真實展現「點菸」的動作之外,還帶有「點火」,也就是挑釁、嘲笑至引人發火的意思──在30秒之內,他從開頭與結尾的過程中,把內外在涵義都設想好了。

想當然爾,男子在評審一致認同的情況下,輕鬆過關。

從這場表演之後,其他的表演者顯得更加普通了,在接下來漫長的幾小時之中,偶爾還是有不錯的表演,也有幾個過關,只是沒再出現評審全數舉“O”的驚艷演出。

明明看好戲看得那麼專注,搞得像來參觀的遊客一樣,但當快叫上他的號碼時,路壬卻立刻反應過來──就剩兩號。

他稍微看四周場地,其他參選者幾乎都忙著琢磨練習,東找西找總算找到個空曠的位置。

他先是伸了伸懶腰,轉轉手、扭扭腰,動動身體,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不知為何開始做起健康操。

「573號──」

還不習慣徵選的路壬,順口就答了聲:「右!」

好了,這下所有人目光全怪異地集中到他身上。

呃……路壬搔了搔頭,露出慣用的燦爛笑容帶過。

眾人眼神不禁由詭異轉為釋然,加上他白淨的臉蛋看來毫無殺傷力,所有人瞧著他的目光也變得親切許多。

路壬越過大批人潮,在舞台的階梯前領了小型耳麥掛在領口上,走上台,步伐挺穩,至少沒有抓衣角或是左右擺晃之類多餘的動作。

沒想到他比自己所想的來得鎮定,原以為多少會有些緊張,但他似乎早已適應那些集中在自己身上,想找出任何一點瑕疵的試探目光。

哈,以前那些無聊至極的童年還算是有點用處嘛。

「三……二……一……請開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