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小老闆對上大老闆

「奇怪,為什麼我會在這?」

廣大的會議室裡,四面八方全是由電視牆構成,以高數位化展示出演藝企業的特性,而裡頭只有路壬和郝浩明這兩位格格不入的小老百姓。

「老闆,這問題應該是由我來問吧?」

這一切都要回歸白編劇說了那句話之後──

『Bingo!就是你了。』

說完後,編劇卻只是曖昧地笑,沒打算繼續解釋。

但,路壬接下去的那句話,才真正令所有人錯愕:『這個,我要一起帶走。』

這句話是他手指著郝浩明,眼睛看著龍導說的。

還是多年來已經習慣老闆說話毫無邏輯的郝浩明訓練有素,沒過幾秒,他立刻反應過來替自己撇清:『親愛的老闆皇上,您怎麼就不問我願不願意啊?』

路壬隨意哼笑兩聲,『愛卿,寡人的意見就是你的意見,明白否?』

『渣!』

於是,他們就搭了數小時的快車,從偏遠鄉下一路來到市中心的地標,NewTree。

NewTree(簡稱NT)是現今最大型的國際娛樂演藝公司,由多位跨含綜、媒、影、音藝圈各界的龍頭創辦,主要以吳女皇董事為首。

真正讓NT躍上國際領域,成為全球第一演藝娛樂公司象徵的原因,是來自於NT的王牌演員,江準,拿下世紀青年獎之後。(※世紀青年獎:指國際公認當代最具有影響力的人物)

歷屆以來此獎項多由革命家、科學家、醫療研究員等人員得獎,江準則是第一位以演員身分得獎的青年。

至此,NewTree在全球娛樂圈的首席地位更是屹立不搖。

路壬和郝浩明已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等候一段時間。

畢竟是白編劇臨時電話打去,依照這間公司的面試人口和忙碌程度,估計是得排個一年半載的。

沒想到當時白編劇一掛線,就微笑著對路壬說:『你可以去面試了。』

不僅是知名導演龍導,連NewTree的董事代表都不敢忽視他的一句話,不知道這個長相斯文標緻的編劇究竟是什麼來頭,只知道他姓白。

又等了好一陣,路壬突然站起身。

郝浩明感動地看著老闆似乎等不下去準備走人時,路壬從牛仔褲後口袋裡掏出手機,坐回去,開始玩貪食蛇。

郝浩明終於忍不住大喊:「老闆──!你寧願玩這麼老派的遊戲也不願走人嗎?」

「你怎麼從進來就焦躁不安?你不是最愛看娛樂節目嘛?」路壬專注地滑著上下鍵,頭也沒抬地回答。

「我才想問您怎麼突然對演藝圈有興趣了?您明明連電視開關都不知道在哪啊!」

「阿明,人就是要活到老學到老,我以前不懂,所以現在要開始學習了。」

「老闆!您明明才二十三歲,更別提外表年齡只有十三歲!」

「喔?」路壬總算抬頭看向郝浩明,祭出最擅長的微笑,「你也知道我二十五了,所以輪不到你來說教,浩明哥哥。」

郝浩明瞬間面色潮紅地啞口。

他從小就拿這句「浩明哥哥」沒轍,由其是那雙清澈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他的時候……但是,正因如此,他更必須堅持立場,這是他曾經對老大立下的誓言,必須誓死保護老闆。

「難道您忘了您的身分不能曝光……」

喀噠!燈光突然全滅,緊接著是門上鎖的聲音。

幾乎是在陷入黑暗的剎那,一股力道立刻按在他手上,立即確認他的安危。

路壬皺了皺眉頭,「現在是什麼情況?打烊了嗎?」

四周響起機械運轉的聲響,會議室四面八方降下巨大的白色投影幕,將他們所坐的長桌完全包圍。

數十面投影幕同時亮了起來。

所有螢幕沙沙地響,僅有黑與白兩種色調交錯,陰森感油然而生,上面映出一張背對著的沙發椅,隱約可見椅上有人的背影。

坐在椅上的人,透過機器發出沙啞詭譎的嗓音:「假設……現在……我……把你們鎖死……在這裡……讓你們在恐懼中……漸漸感到窒息……瀕死……那麼……你……會怎麼做?」

慘淡的亮光照在路壬臉上,只見他一手滑著手機,另一手側托著臉,懶洋洋地說:「這個嘛……我會立刻打給媒體爆料,把剛才你描述的過程說得巨細靡遺、驚天動地、精采絕倫。」

氣氛霎時凝窒。

螢幕中的人率先迸出沙啞刺耳地大笑:「哈……哈哈……說的真好……不過……你怎麼敢……怎麼確定……我不會真的……這麼做?」

正常人都不會吧。

這是路壬瞬間冒出的想法,不過他不認識對方,無法確定他有沒有精神病,還是以防萬一為妙,於是他換一套婉轉的說詞:「我一個小老百姓何須您特地大老遠請來、再大費周章地殺死?這樣吧,換我問個問題……」

「請問,你人明明就在電視牆後面,為什麼還要透過畫面說話?」

路壬說完沒幾秒鐘,投影幕向上升起,果真看見螢幕後方有座單人沙發,沙發上的人影轉過身,露出真面目。

一個戴著金絲眼鏡,長相樸實清秀的女人正對著他們微笑。

「你好,我是你的面試官。」

本人與方才的殺人犯氣場大相逕庭,路壬再處變不驚,也不禁被過大的反差給怔住。

從剛才就毫無存在感的郝浩明,也在這時愣愣地開口:「老闆……攝影機差不多要出現了吧?這一定是整人節目。」

戴著金絲眼鏡的女人拿下小型耳麥,恢復正常成熟韻味的女人音色,笑道:「你怎麼發現我就在螢幕後的?」

路壬哦了一聲,姆指朝後方比比牆面,「好歹也改一下背景吧,螢幕裡的牆壁掛畫和這邊一模一樣。」

面試官又笑了,「你真有趣,不虧是白黎挑上的人。」

說完,女人主動伸手,路壬彬彬有禮地回握。

沒想到,在兩手交握時,面試官纖細的手指竟然刻意在他手心上摩娑了幾下。

路壬又再次一愣,他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女人光明正大的吃豆腐啊!

面試官輕撫著他的手,將他拉近身邊,近得幾乎快要貼上他的耳側,然後吐息般地輕笑道:「手心中央有一層厚繭啊……你原本,是做什麼職業呢?」

路壬瞬間瞠目,凌厲眸光正對上那雙漂亮的笑眸,暗中較勁出火花,就在這時──「啊!」郝浩明突然發出怪叫,無意中打破僵滯的氣氛。

「妳說,上次的白編劇,就是那位號稱十大不可思議天才人物的白黎?」

路壬不動聲色地收回手,淡道:「這是什麼怪稱號?聽起來像從別的星球來的。」

「老闆!」身為長年以來的電影愛好者,郝浩明不得不特地強調:「白黎寫的劇本句句都是經典啊!他所寫的台詞總是被廣泛引用,甚至常常被誤認是千古流傳的名句!」

他換口氣又繼續說:「有位資深評論家稱他的劇本為『催眠文字』,因為,凡看過他劇本的人都像被操控般無法自拔,這點到現在仍找不出原因。只聽說他有特殊的第六感,能發覺最完美的事物……」

郝浩明帶著尊敬的心情劈哩啪啦講一堆,路壬邊聽邊點頭表示欽佩。

郝浩明一面感到得意,一面又覺得奇怪,他家老闆有這麼老實嗎?

路壬在終於明白自己遇到怎麼樣一個大人物後,不禁感嘆道:「看來又要漲了啊……」

郝浩明不解的問:「漲什麼?」

他們在討論的不是人嗎?跟物價上漲有什麼關係?

路壬一臉嘆服地說:「我的身價。」

「……」郝浩明無言了二十幾年,早已訓練出金剛不壞的心靈,因此,他冷靜地作出批判:「您是指從10塊漲到15塊嗎?」

在一旁靜靜聽著兩人對話的面試官輕聲笑了出來,她溫和地說:「所以,我們要來簽約了?」

郝浩明現在才突然清醒過來,在一旁拼命對路壬搖頭打PASS,他應該是要阻止老闆加入演藝圈過度曝光才對啊!以他們的身分,上電視是萬萬不可啊!

路壬老樣子自動忽略老友的意見,問:「你們公司會壓榨菜鳥嗎?」

「我想,基本上是採取自由制,看個人能力決定評價。」

不行!老闆!您已經夠自由了再放任您就要長草了!

路壬又問:「薪水高嗎?」

「呵,以我們公司的名聲,至少也比一般高兩倍以上。」

老闆!您不是自稱不慕榮利人品崇高嗎!

路壬繼續問:「工作累嗎?」

「坦白說,我們不需要去監管你的工作,成就在於個人,你想做就做,你不想做就不必做。」

老闆!您根本什麼都不想做!所以根本沒必要來啊!

路壬再問:「員工餐廳呢?」

「公司裡進駐許多國際知名餐廳,從五星到平價,有部分是不對外販售的特殊餐點。」

……老闆,您問這些是來度假的吧。   

最後路壬問:「離家近嗎?」

面試官微微一笑,「前提是,你家在哪?」

路壬回答:「喔,沒事,我只是隨口問問……錢多、事少都有了,我以為會接一個離家近。」

面試官絲毫沒受路壬的無厘頭影響,她泰然自若地微笑:「那麼,你的決定是?」

路壬露出招牌職業笑容,親切可愛的說:「謝謝,我心領了。」

「……」全場陷入沉默。

老闆!您既然沒打算加入還問那麼多幹什麼!?

不虧是認識二十多年的同伴,路壬彷彿聽見他的腹誹般回答:「我不是說要活到老學到老嗎?老師說有問題就要發問啊。」

「您明白您這種行為叫作『白目』嗎?」

「我現在懂了,還順便從你身上學到什麼叫『找死』。」

「……」根據多年來的慘痛經驗,郝浩明立刻選擇閉嘴旁觀。

沒想到,面試官也非省油的燈,她停頓幾秒之後,笑容卻明顯更深了,絲毫不見勉強,而是發自內心的歡快愉悅。

「呵呵……」女人摘下眼鏡,隨性地將原先整齊的瀏海向後梳,徹底露出她的臉蛋以及眼尾上揚的漂亮鳳眼,笑道:「看來,這樣我非得簽下你不可了。」

郝浩明冷不防地倒抽了一口氣,他直瞪著女人的臉蛋,深深覺得今天所受的精神衝擊說不定會讓他發覺自己其實有心臟病。

「妳、妳是NT的董事長,吳女皇!?」

郝浩明終於見識到這位傳說能變換幾百種不同樣貌的女人。

吳女皇,每次記者會都以與本人全然不同的面貌現身,有次甚至完全融入記者群中,遊戲似的跟著眾人一起追逐她本人的蹤影。

這就是擁有極高掌權能力、不分年齡各個知名巨星尊稱她為前輩、腦中總是有無限種企劃能創造最新流行、難以捉摸的吳女皇本人!

郝浩明轉過頭,發現路壬竟也擺出吃驚的表情。

「您也知道吳女皇董事?」

「不認識。」路壬聳聳肩,「我只是在想,人家說不要她硬要,肯定不是一般人。」

「……」郝浩明決定絕對不再對老闆提出任何認真的疑問。

反倒是路壬收回懶散的神態,他端坐起身子,兩手托著下顎,凝視著眼前的女人,「好吧,既然攤牌了,那麼我就直接了當地請教。」

「第一,我不過是個小老百姓,需要像您這樣的大人物親自現身嗎?」

「第二,我發現,您很少開口,除非我提問,不然您其實沒打算告訴我這間公司的好處、吸引我加入吧?這讓我合理懷疑,你們,是認真打算找我加入公司嗎?」

這女人不簡單,他必須謹慎,萬一是「那個人」的陰謀就糟了。

吳女皇笑容不減地注視著路壬好一陣,然後不輕不慢地開口:「關於第一個問題,既然你知道,我們都是些社會地位不可動搖的人,抱歉,就算是陷阱又如何?我想,你恐怕無法拒絕。」

「至於第二個問題……呵,有了以上前提,我還需要多說什麼嗎?」

這回郝浩明沒立刻看路壬的表情,只是愣愣地直視著面前的女人。

「……老闆,原來世界上還有比你更變態的人。」

路壬低頭撫額,不知是頭疼還是懊惱,「不要緊,你現在明白你老闆是個好人還來得及。」

「……」

郝浩明本想給老闆一記白眼,但當他轉過頭──卻從路壬手掌掩蓋的縫隙間,發覺他的唇角悄悄上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