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我看著坐在對面的病患,她的嘴一張一合,眼神中似乎在向我傳達什麼訊息,講到激動處時還會潸然淚下,但在我的世界裡卻聽不到一句話,我只是制式化的遞上衛生紙,在適當的時機點點頭應付她的話。

      我左手拿著A4板夾,右手拿著一支原子筆,隨意的在那張本該記錄病患談話過程的紙上塗鴉。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我太久沒給予回應,那位女性病患不滿的用著充滿鼻音的語氣說:「醫生妳有在聽嗎!」

      我先是停下了筆,抬頭發現她在對我說話時,才赫然發現我太過沉溺於我自己的世界,而忘了眼前還有病患這件事。

      我在腦子裡迅速著搜尋一下剛剛聽到的片段,假裝憤慨的說:「妳先生真的是太過份了!這樣怎麼可以呢!但是身為一個心理諮商師我必須要說……」

      好不容易安撫好她的情緒將她送走後,外頭的助理曉嵐馬上打分機告訴我有一位姓簡的先生在外頭等著看診。

      我在心裡暗罵那位不知好歹的病患,居然沒預約就來,難道醫生就不用休息嗎!

      即便內心千百個不願意,我還是讓助理放他進來,只希望他可以有屁快放,畢竟一直坐在沙發上屁股還是會痛的。

      聽到門把轉動的聲音,我頭也沒回的說:「先生,請到這裡。」

      聽到腳步聲逐漸靠近我依舊沒回頭,只是突然想起他的病歷助理沒給我,才趕緊打分機叫曉嵐送進來。

      我低著頭畫著剛剛沒畫完的塗鴉,「坐在對面就可以了,請稍等片刻。」

      然後我就聽到對面傳來了憋笑的聲音,等我抬頭時,那位病患眼裡帶笑的說:「妳這是什麼爛醫生阿!病患長的是圓是扁妳真的知道嗎?天阿妳可以生存到現在真的是奇蹟耶!」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要你管阿,來這裡幹嘛?」

      我示意送病歷進來的曉嵐可以下班後,便起身走到辦公桌上放下板夾,懶懶得靠在桌上活動肩膀。晚上失眠再加上一直維持久坐,讓我全身上下都呈現極度不舒服的狀態,好像整個人頂著世界跑了好幾公里的馬拉松一樣。

      薛良笑了笑,站起身走到我後面幫我按摩肩膀,「忘啦?梁汐今天回國,不是約好了要一起吃飯?」

      我倏地張開眼,「對齁!現在幾點……,剩半小時了啦!你怎麼現在才來阿!」我趕緊將椅背上的小外套穿上,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抓著薛良往外衝。

      他一臉無奈,「我也是有工作的好嗎。」然後被我拖著走。

      梁汐每次回國必定要找我們到這家義大利餐廳吃飯,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她最愛的料理就是義大利麵,她甚至發下豪語說,不會作義大利麵的男人通通出局!

      看著坐在眼前依舊吸引餐廳裡許多男人視線的梁汐,我笑著調侃:「這一趟有沒有譜出什麼驚天動地的異國戀曲啊?」

      「什麼鬼異國戀曲,連隻蒼蠅都看不見。」她哼了一聲,拿起桌上的水杯啜飲一口。

      「我看是因為他們都不會做義大利麵吧。」薛良用叉子捲了一圈的義大利麵後放進我的盤子裡,嘴上還不停的取笑梁汐。

      「不會做義大利麵的男人,沒門兒!」看見薛良的動作,她不滿的直嚷嚷:「我也要我也要!」

      「妳盤子裡不是有。」

      「我是要吃你的!」

      「想吃喔?想吃自己點阿。」薛良用著一臉不用客氣的表情回話,氣的梁汐抄起叉子就往他扔。

      每當看見他們倆鬥嘴的樣子,我就會覺得一整天下來的疲勞都不算什麼,能和知心的朋友吃飯聊天,對一個寂寞的人來說,是一件再奢侈不過的事了。

      所以我很珍惜和他們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因為我總是害怕下一秒的來臨,我怕下一秒會有卡車衝撞進這家餐廳,然後他們就會離我而去,或者是我怕有殺人犯也坐在這家餐廳裡,下一秒就開槍射殺我們。

      梁汐跟薛良常常說我的想法太偏激,有被害妄想症,但我總是一笑置之,畢竟誰也說不定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阿,不是嗎?

      更何況……當一個人經歷了一場衝擊她整個人生的事後,怎麼可能……還安然無恙的活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