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世 夜情雨 第一章

    「放開我!我就是他大爺的,不想……咕嚕嚕,靠!不想去什麼七世的!」

看著身前戴著銀色面具的人,冰蓮的眉角不禁抽了抽,她乖乖的捧著手中那碗顏色一直變換的孟婆湯,她心想著:「這個人是怎麼樣?真的很惹人厭耶!」

    眼前的人好不容易把整碗孟婆湯喝光,他轉身用袖袍擦了擦嘴,看見眼前的冰蓮說:「你大爺的,擋什麼路啊?欠罵的女人!」

    冰蓮不理會他,只是靜靜的喝著湯,突然頭猛的一撞,整碗就灑落一地,衣服也被湯汁弄濕,冰蓮走上前瞪著眼前的男子冷冷說道:「請問我是哪裡礙著你了?有必要這樣對待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嗎?」

    「醜女人,別多管閒事!」

    「什麼?」冰蓮炸毛了,她走上前伸手摘下他的面具生氣的說:「那我就看看你長得如何?」

男子微愣,走上前冷冷的看著冰蓮說:「死女人,膽子挺大的啊!」

    冰蓮只感覺脖子被掐著,令她十分難受,如窒息般的感覺正侵蝕她的意識,恍惚中,她聽到那該死的面具男講了一句可怕的話:「就讓妳下去投胎成動物吧!」

    怎麼能讓他如願呢?

    冰蓮揪住他的衣領,瞪著他說:「要下去也要拖你下水!」

    瞬間,冰蓮看見那人滿臉黑線的模樣,頓時心情大好,男子看到機會來了,連忙脫身,冰蓮哪可放過他呢!便也追上前,男子跑到最後前面有一口井,但是那投胎井可不是投胎成人的,當他在井邊猶豫不決的時候,冰蓮早已趕上,雙手一推,男子便摔落,男子慘叫道:「死女人,妳也給我一起下來受罪!不然我就不叫穆堯祁!」

    一陣狂風來襲,趴在井邊的冰蓮被狂風吹落,她瞪著穆堯祁喊:「你死定了!」

    可是當她看清楚穆堯祁的長相的時候,她不禁愣住,淚水不自覺的湧出,穆堯祁見狀疑惑的問:   「哭什麼?」

    「都是你害我投胎成妖怪啦!」

-----------

    他怎麼長得這麼像那個人呢?

    閉上眼睛,冰蓮不再去想,只是想到因為眼前這個人她得投胎成妖怪,心裡就一肚子火,她看著穆堯祁冷哼道:「我詛咒你最好被海水淹死!」

    「陰險的女人,大爺我希望妳最好變成人見人討厭的死狐狸!」

    「什麼?你敢?」冰蓮氣得杏眸圓睜,身上散發出了陣陣寒氣,而對方卻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抬起下巴,藐視的望著她道:「有何不可?」

    當兩人又要大打出手的時候,突然,一位拿著算盤的老者出現在他們面前笑瞇瞇的說:「兩位仙君,若是這樣希望,那麼老納也不會排斥。但是仙君們是否會後悔?」

    想都沒想,兩人異口同聲說:「能讓他蠢到丟臉,高興都來不及了,才不會後悔!」

    老者笑著摸了摸他那花白的鬍鬚,拄著拐杖說道:「那麼老納告辭。」

    看著遠去的老者,冰蓮疑惑的想:「他是誰啊?」

    突然手中冒出一張紙條,上面鮮紅的字跡刺痛了冰蓮的眼,端詳了許久,她驚呼:「怎麼會這樣?」

    「他大爺的,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耶!」冰蓮哀怨的看著一旁的他,看著手中的字條,慢慢的,她感到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模糊。

    閉上眼的最後一個想法是:「穆堯祁,我恨死你了!」

-----------

    在這個領土上,狐族夜氏為領主,這裡的精靈和萬物都由他們管轄。

    領主夜晨有一子兩女,狐族修煉百年後便可化形。長女夜華以及長子夜邪皆已可以,三女夜寒尚未。

    夜邪平時沉默寡言,個性陰晴不定,鮮少有人看到他笑過。

    這日,夜邪被親妹夜寒煩的很,乾脆從家裡偷跑出來,他走到平時休息的湖畔旁歇息,倚靠在樹幹上頭,從縫隙灑落的陽光恣意的落在他的身上,有些溫暖。

    他動了一下身子,悶哼了一聲。

    探出的手停在半空中,雨站在他的眼前,淡藍色的髮絲在陽光的照射下,幾近透明,她看著眼前毫無防備的夜邪,許久,才再次把手放下。

    「怎麼又來這裡了呢?」她輕聲抱怨著,索性蹲了下來看著眼前的他,他什麼都不跟自己說,只跟自己說他的名字,初次之外,就沒有了。

    看著自己的手,她感到有些無聊,即使過了近百年,還是很不習慣自己化成人形啊!

    「妳來了啊……」剛睡醒的聲音有些啞,雨看向依舊閉著眼的他問:「不是你要我來的麼?」

    「小時候說的,還真信了?」他嘴角微微勾起,看起來十分邪佞,雨聽了他的話,也沒有多想就說:「如果你真的不想看見我,不要過來這裡不就好了嗎?」

    「我想到哪裡,是我的自由吧?」他睜開眼,看向一旁雙手托腮,視線改成望著前方的雨,他坐起身子,抓了抓額前細碎的短髮說:「而且,我曾經說過討厭妳嗎?」

    「沒有討厭就好了啊!」雨看著前方綠油油的草地,嘴角微微揚起,涼風朝兩人吹來,雨舒服地閉上眼睛,兩人就這樣靜坐著。

    再次睜眼時,夜邪並未看見雨的身影,他還有些睏意   ,總覺得剛剛自己做了個好夢,似乎是以前的事情了。

    他緊鎖著眉頭,思索著剛剛到底做了怎樣的夢,卻還是想不起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