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初見的悸動(1)

            我不懂為什我一睜開眼,看到的就已經是我不熟悉的世界。

            三天了,我來到古代三天了,卻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我只能訴我自己,今夜睡一覺後,隔天就能回到現代了。

            但是我卻仍還在一個十三歲女孩─伊若嫣的身體裡。

            我看著窗外,愣愣地發起呆。

          「夫人,王爺要來看望妳了,需要奴婢幫您梳妝嗎?」這時映秋從外頭走進來,對著我問道。

            映秋是伊若嫣的貼身ㄚ頭,聽她說,伊若嫣是北方一個部族的人,被父親送給鮮卑族以示友好,最後被慕容垂看上了,所以我便成了他的側妃。

          「不必了,就這樣吧。」我淡淡的道,一點也不在意。

          「夫人,但是您自從大病一場後就沒下過床,王爺很擔心您,您要不要……」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吧。」我打斷映秋的話。

            映秋擔心的望了我一眼後,便退下去了。

            我不是不明白她的苦心,只是現在真的沒有那心思,我還在愁著我的未來,難道我就真的要一輩子當慕容垂的妻子?可是我又不愛他!雖然他對我真的很好,我還沒見過他本人,但這三天他人在外頭卻不斷讓人帶口信回來,要我多休息,別壞了身子,記得喝藥……

            我知道他的心有我,而且歷史上說慕容垂為人正直,待人真誠,這些我都明白,至少跟著他並不用愁苦,但是他愛的始終是伊若嫣,並不是我謝依玉。

            伊若嫣年十三,卻已經美的如一朵綻放燦爛的花兒,我在現代看過無數美女,卻也在第一眼看到伊若嫣時,不禁為她的美而讚嘆。

            看到她我才發現原來真的有一種美是能讓人忘俗的,若是星辰為她墜落,月亮為她無光,我不覺得奇怪。

            男人愛的,也不過是那一層表面。

            有誰會看到那艷麗的底下,真正的我,謝依玉?

            外頭忽然傳來腳步聲,是他嗎,慕容垂回來了嗎?此刻心裡竟有些緊張,畢竟他是我未來的丈夫,我與他是要共度一生的,但我不讓自己有太多的期待,不然只怕會失望。

            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急促,我的心也越跳越快。

          「碰!」門被打開了。

            我心一跳,連忙裝揚起一道微笑,絕對不能讓他起疑心。

          「若嫣,妳喝湯藥了沒?」沒想到他的第一句話是這個。

            我轉過頭,只見一個年約三十多歲,身姿挺直如松柏,目若朗星,氣宇非凡,英姿颯爽,整個人散發著成熟與穩重。我心重重的跳了一下,對上他的眼眸,望見一片擔心,我慌忙一笑道:「喝了。」

            他的身子很明顯的僵住了。

            我嚇一跳,怎麼了嗎?若嫣不是這樣說話的嗎?

            然後他馬上就皺起眉道:「映秋說妳常常不按時喝藥,這樣可不行,病還未痊癒。」慕容垂邊說邊走道床邊,不知道為什麼我很緊張,他明明年紀比我大上一輪,可是我卻深受他的成熟與那份穩重吸引,讓人感到安心。

            也許是因為這個十三歲的身體裝著一個大人的靈魂吧。

          「可是那藥好苦,我不喜歡。」我故意如孩子般任性。

            慕容垂忽然笑了起來,坐到床邊,對著我道:「妳若乖乖喝藥,病痊癒了,我便帶妳去上一次妳說妳想要去的地方,我們去北方草原騎馬,這樣可好?」

            我看見他那樣,好笑又好氣,不禁噘起嘴,「幹嘛把我當小孩子哄?」

            慕容垂輕笑了起來,「我是在哄妳沒錯,但是不是當作小孩子,而是當作我的妻子。」

            我將頭轉到一邊去,哼,可真是會哄女人啊!

            不過我一想,這樣似乎也不錯,我從來沒有自草原上騎過馬,也沒有去過那休閒的北方,不知道在那裡可不可以看的見星星?

            我也笑道:「你說的,我若病好了,你要帶我去草原上騎馬,然後陪我看星星。」

          「大丈夫一言九鼎。」他笑道。

            我忽然自言自語了起來:「不知道多久沒看過星星了,城市的高樓大廈,遮掩了好多美……」

          「若嫣妳在說什麼?」

            我一愣,連忙道:「沒什麼。」

          「總覺得妳有些變了。」慕容重看著我,突然說道。

            我心一跳,「有嗎……」

          「摁,但我說不上來是哪裡變了,但是不管如何,我不會改變我的心。」他望著我,眼裡有著情。

            我在心底一笑,不管如何,他都是愛上若嫣的,不是我。

          「對了,明天一晚皇上有舉辦宴會,因為慕容沖當上大司馬,我們要去道賀。妳若身體不適,就不要勉強去知道嗎?」

            我點點頭,「知道。」

            他囑咐我了好多事,才從我的房裡離開。此刻我有了和之前不一樣的想法,覺得其實和慕容垂這樣過日子似乎也不錯,畢竟他真誠待我,不會讓我難過、傷心。

            不過明天的宴會,說實在我想去,因為我很想看看那歷史上有名的美男子─慕容沖,雖然他才不到十歲吧,這樣就能當大司馬,古代小孩真的很厲害呢,我十歲時,還只是個小學三年級的屁孩哩,我笑著想。

            我把映秋叫了進來,和她道:「明天的宴會我要去,妳先幫我準備衣服吧。」

            映秋的臉上揚起笑容和興奮,「是!」

※※※

            隔天下午,映秋就忙著為我做準備。

            我就這麼坐著讓映秋在我身上忙東忙西,先試穿了一件又一件的衣裳,再畫了各種不同的妝,不知不覺就耗了幾個小時,而我也累了,總在映秋又忙著找新衣裳時,偷偷小睡片刻。

          「夫人,別睡了,趕緊穿上這一件吧。」映秋道。

            我看了她又拿了幾件衣裳,忍不住哀道:「映秋,我到底還要再穿幾件阿,只不過是去個宴會,有需要如此嗎?」

          「這是皇上辦的宴會,當然要如此阿,更何況王爺還要吩咐奴婢,要好好打扮您呢!王爺說他會好好期待的,您說不好好打扮怎麼行?」映秋笑道。

            我咬牙恨恨的想,等等找慕容垂算帳去!

            映秋遞來一件裙子道:「夫人您就穿這件散花如意云烟裙,很襯夫人您的美。」

            我看著她手中的裙子,淡粉為底色,上頭散落著碎花,紅色、紫色的絲帶層層疊疊,優雅唯美而飄逸。

            我換上那件裙子後,映秋便幫我上了淡淡的彩妝,編了些髮,我看了鏡子中的自己,不禁傻了。這真的是我嗎?以後我便是這個美麗的若嫣了,到現在,我始終不敢相信。

            那麼我謝依玉,又在哪呢?

          「夫人您今天可真美!」映秋在我一旁笑道。

            我回神過來,望著映秋調戲道:「是嗎?原來我平常不美阿。」

            映秋低頭一陣低笑,才剛要開口說話,後頭一個聲音響起,「妳任何時候都美。」

            我一愣,這時才從鏡子裡看到站在我倆背後不遠處的慕容垂,他不知道站在那多久了,只是溫柔的望著我,我感受道他火辣辣的注視,臉一紅,「哼!」了一聲道:「誰讓你站在那了?」

            慕容垂笑了起來,「妳的意思是要我進來看妳嗎?」

            我帶著羞怒瞪了他一眼,慕容垂還真的笑嘻嘻的走了進來,坐在一旁看著我,映秋則含著笑退下去了。

            他默默坐在一旁,不吭聲的只是看著我,我就算臉皮再厚,被一個大男人直直的看還是會不好意思,我瞪了他道:「你別這樣看著我行嗎?」

            慕容垂又低聲笑了起來,望著我道:「做丈夫的看看妻子也不行嗎?」

            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反正說不過你。」頭一甩,不理他。

            慕容垂自顧自的笑,也沒裡我了。

            其實和他相處很快樂,很自然,我可以做我自己,說我想說的話,慕容垂真的很寵我,我是不是可以不做若嫣,而是做我自己謝依玉?

            正低頭垂思,我忽然被人從後面抱了起來,我下意思「阿!」了一聲,竟是慕容垂一手環住我,對我笑道:「在想什麼呢,竟想到出神?」

            我的心不由自主的加速,連忙道:「放我下來!」

            慕容垂揚起一道壞笑,「不放!」

          「你、你還像小孩子任性什麼!」

            慕容垂笑道,「因為我真的很開心。」說完,他將我從空中放了下來,我的心還在跳,只能紅著臉狠瞪著他,「你開心我可不開心呢。」

            他大笑了起來,將我環住,我下一跳,驚呼:「你又要做什麼?」

            他緩緩的道:「若嫣,你知道我現在有多開心嗎?這兩日我看見你會對我笑,會對我怒,會對我羞,你能明白我心裡有多激動嗎?以前妳時常獨自坐著不說話,對我沒表情,毫不在意,現在我可以從妳的臉上看見各種不同的表情,聽到妳對我說話、對我笑罵,我很開心。」他語氣溫柔,讓我的心也漸漸柔了起來。

            此刻心裡竟有滿滿感動,我小聲地問:「那你喜歡現在的我嗎?」

            慕容垂點點頭,「非常喜歡。」

            我又忍不住問:「可有比以前更喜歡?」我的心怦怦的跳個不停,害怕他說出來的話。

            只感覺到眼前抱住我的人輕輕的點了個頭。頓時我心裡春暖花開,眼淚泛框,然後我真心的笑了。原來他看的出來我與若嫣的不同,我想讓他喜歡真正的我,而不是光靠若嫣的美貌。

          「你笑什麼?」慕容垂看著我問道,眼裡溫柔似水。

            我瀲起笑意,假裝怒道:「誰笑了?我正氣著呢!看你穿的悠閒,和平常沒兩樣,可我卻在這耗了一個下午,東忙西忙,就因為你和映秋說的一句話,可累死我了。你說這筆帳要怎麼和你算?」

            慕容垂一聽,仰頭大笑了起來,邊笑邊問我,「那麼夫人要為君怎麼賠夫人呢?」

            我一笑,「小女子要不多,只要以後我的要求,你都要答應我。」

            慕容垂笑道:「這麼貪心?」

          「這個哪是貪心,更何況我的要求對你哪算什麼?」我噘嘴。

          「是是是,一切聽夫人的。」慕容垂望著我,寵溺的道。

            我們便在房裡暢談了許久,偶爾我打罵他,但心裡正得意時,他又冷不防地說了幾句話讓我紅著臉啞口無言,然後換他得意了。

            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眼波輕觸處,若有情,似無意。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