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心魔

他很清楚自己是個與眾不同的人。從他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了。

譬如說,他的名字,他的家庭,以及他的成長背景。

他叫做段疾幽。疾病的疾,幽靈的幽。一般人是不會把這兩個字當成名字來用的,因為它們總會帶給人們負面的印象。名字這種東西能夠代表一個人,如果把它取得太黑暗的話,難免會讓他人感到難以接近。

他不太清楚這個名字是誰替他取的,反正他也不是很在意。不過,他倒是挺喜歡這個名字的,因為他天生就喜歡當群體中最特殊的那個人,不管是平凡中的不平凡,還是不平凡中的平凡都行。只要不要跟其他人一模一樣就好了。

這也就是為何,他在成長過程中總是選擇跟其他小孩走不一樣的道路。當別人向他們的家長吵著要喝可樂時,他說他只想喝白開水;當別人向他們的死黨炫耀剛買來的玩具時,他偏偏就要拿路邊撿來的樹枝玩給他們看;當別人被逼著學畫畫鋼琴英文心算游泳時,他只學會了一件至始至終從未改變過的事。

恨爸爸。

段疾幽的父親也有個會令人匪夷所思的名字--段極懋。雖然沒有他兒子的名字那樣詭異,但也夠奇特了。他是個不務正業的酒鬼,一天到晚只會把自己關在房裡喝酒上網,或者獨自進行一些自己發明的詛咒儀式,對象包括罰他錢的交通警察,以及背地裡說他壞話的鄰居。段疾幽很少跟段極懋來往,通常只有在夜深人靜時才會看到他出門去便利商店買酒喝。附近的人們只要一聚在一起,就會開始數落段極懋的不是,說他只會喝酒,對自己的家人根本一點也不照顧,最後才會導致他的妻子離家出走。

對鄰居來說是離家出走,但對段疾幽來說並不是。他從來沒見過自己的母親,甚至連她的名字也不曉得,但他再怎麼說也是留著他父親的血液,對段極懋的個性當然是瞭若指掌--他知道他母親是被段極懋害死的。雖然他沒有證據證明,但他就是知道,憑著一股類似直覺的判斷。

不過段疾幽倒是很清楚自己有個姊姊,名字叫做段京。段京在他的印象中是個很乖巧的女孩,畢竟沒有母親扶養長大的自己小時候一定是由她來照顧。對段疾幽來說,她是第一個會讓他產生血緣上的愛戀的人,也是唯一能夠彌補媽媽的地位的角色。

她是段疾幽唯一想守護的人。絕對絕對不能失去的人。

--但事情卻還是發生了。

那天夜裡,才剛上小學的段疾幽聽見了一聲不尋常的悶響,他先是屏住氣息又聽了一會兒,接著才小心翼翼放下手邊正在閱讀的書籍,躡手躡腳的來到走廊上,尋找聲音發出的來源。

客廳的燈是開著的。昏黃的燈光照亮他的半邊臉,同時將他的茶色眼睛染成一種透亮的橘。

聲音就是從那兒傳來的。

段疾幽緩慢的踩著步伐接近,到達能約略看到裡頭景象的位置後便停下來,並將身子盡量貼近牆壁,好讓自己被發現的機率能大大縮減。

等到身處黑暗的雙眼適應客廳的燈光後,他看見了。在沙發上,他的姐姐,還有他的父親。由於年齡的關係,當時的段疾幽還不太瞭解眼前的景象是什麼意思。他無法用理解的方式來記憶,因此這整件事他都是以畫面的型態來強行儲存進自己的腦海中。幾年過去,在背景知識比較豐富了之後,他才終於能為發生在自己親屬身上的這些畫面標上名稱。

強姦。

而從這兩個字上延伸出去的,則是維持了整整一輩子的恨意。

這是我的舊坑【心魔】中的序章(書籍隱藏中),因為漸漸開始有些不想更它,所以就把它放到這來,讓它至少能有個被人看見的空間。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