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這裡沒有華燈,只有蒼茫的暮色。

遠處烽煙漸息的戰場沒有兵甲的哀號,只有天地間關於死亡的寂寥。

尚熙仰著臉,從這夾在殘破屋瓦間的狹窄空隙看出去,看不見夕陽,卻看得見一片昏黃的餘暉隨著他的呼吸漸漸濃厚,又漸漸平淡。

不管霞光再美,最終還是會歸於黑暗。

歸巢的倦鳥,就算荒林內的枯枝如何寒冷,牠們還是會安靜棲息。

世上萬物都有歸處。

而他呢?

在每場戰役結束以後,尚熙總是會這麼想,然後他會記憶起從前在杳川的短暫生活,記憶起那個將他從杳川帶出來的男人。

彷彿在他與那男人一齊離開杳川的那一刻開始,他的生命就只剩下不斷的前進。

無止歇的前進。

這是很累的一件事,也令人倦怠、令人生厭,可他的表情從未透露出任何疲憊的陰影,就好像他就是注定天生要不斷往前走的人。

那麼他要走去哪裡?

他只知道自己終將會走向死亡,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臨死的恐懼。

恐懼著無比的寂寞與荒涼。

所以他在恐懼。

身為一國大將,出生入死,大大小小無數征戰以後,尚熙磨練出了過人的膽識與力量,他的肌肉結實且精美,每一處刀疤都透著力度,他手裡的劍柄已幾近磨光,馬鞍已踏出了缺口,他是朔國的將軍,代表勝利的將軍。

可誰又知道,在他強壯的軀體之下,竟然害怕那無形的寂寞。

多麼讓人恐懼的寂寞。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