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與那傢伙在一起的悲慘時光(2)

「那個人是怎樣啊?」

口中不停的抱怨,迅速跨過農眷的籬笆,我超捷徑趕在深夜之前回到家。

我將買好的起司與火腿放入桌上的小籃子中。

那可是一家四口這個月的伙食,因為領主的暴政,使得原本富有的莊園漸漸陷入財務危機,每個月所收割的稻米已經不夠吃了,卻依然要繳比之前規定多兩倍的穀物給領主。

「以前的生活比現在好太多了…」

家中只有我在紡織工廠工作,父母為了給年幼的弟弟賺取學費也不顧慮身子下田播種收割。

「你回來啦,薇雅。」母親從樓上走下來。

用親暱的口吻,我微笑:「我回來了,母親。」

脫下男用的風衣,換上我以往的連身洋裝,今天正好是我十七歲的生日,不知道母親會不會記得呢?

「母親...那個,今天...」

「抱歉,薇雅。」母親打斷我原本想說出口的話,隨著下樓的父親與年幼的弟弟,母親披上外出的老舊披肩:「我們要出去,回來再說好嗎?」

我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如往常一般微笑:「我知道了。」

母親的臉色似乎又憔悴許多,一定在田裡太辛苦了,在這種暑氣逼人的天氣下工作,能不中暑已經算是萬幸了,其實威爾提的那份工作自己也不是沒想過要接下,只是萬一在工作中有什麼不幸,誰來照顧這個家庭呢?

「母親你們要去哪裡?」這個時間點所有的店家都關門了,街道的路燈也熄滅了,我實在是想不到有什麼出門的理由。

「你忘了嗎?今天是十三號,我和你父親和弟弟要一起出去。」

「又到十三號了嗎...?」

每個月十三號,父母還有弟弟都會在快午夜時出門,但我也沒說什麼,只是每次感到好奇質問他們時都會受到責罵。

「那你們慢走...」

目送家人出門後我關上大門,再次穿上男用的風衣,因為那是唯一一件乾淨且保暖的衣服。

莊園已經缺水好幾天了,飲用的水都不夠了,自然是不可能拿來洗滌,所以全家只剩下這一件風衣可以替換。

「不好奇他們去哪裡嗎?」

突然從耳後響起的聲音把我給嚇壞:「啊啊啊――!」我驚訝的回頭望向青年:「你怎麼會從我家廚房的窗戶進來?」

「好久不見啦,小鬼。」

那人不是別人,威爾〝優雅〞的從窗戶爬進屋內。

見我沒回應,威爾再次問向我:「你真的不想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

「你又怎麼會在這裡?隨便踏入別人家裡是違法的你知不知道?」

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就住在這裡?

還有他又是怎麼知道母親他們去了哪裡?

威爾從桌上的籃子中拿出某樣物品,而那東西就是之前他交給我的墜鍊:「我給你的墜鍊上鑲有一種特殊寶石,只要約森隨便一感應就知道確切位置在哪啦~」

約森擁有感應的能力?!

雖然知道十二使徒各個身懷絕技,擁有異於常人的特殊能力,但沒想到約森除了獨特的詠唱以外,還有鮮少人擁有的感應能力!

收起震驚的表情,我直視威爾:「既然你想講的話已經說完了,就請你出去。」

「別這麼說嘛,這也是任務之一啊~」

「任務?」

我不再把他往外推,而是慢慢聽他解釋:「這裡又沒有惡魔。」

「你還搞不清楚狀況啊,那我就好心的解釋一遍好了。」

威爾向我解釋:「你的雙親和弟弟都是惡魔,惡魔將你的家人殺害吃掉後,假裝成他們的樣子。」

「怎麼可能...你又在開玩笑對吧?」

「每月十三號出門就是最好的證明。」他繼續說:「十三號的夜晚是魔力聚集到最高點的時候,惡魔會趁這個機會在魔力蒸散前吸取。」

「你這種人說的話我怎麼可能會相信!」

我是為了什麼那麼努力工作的?

他們...我的家人才不是什麼惡魔!

他們有血有肉,會生病受傷、會照顧其他人、會關心他人的人類!

這樣,不是人類才有的行為嗎?

「如果你還是不相信,那就去莊外的荒地,用自己的眼睛確認。」

我二話不說跑出門。

這才不是真的...只不過是巧合罷了。

要是家人是惡魔,相處久了自己怎麼會不知道?

慌張的跑向威爾說的荒地,我瞪大雙眼,絲毫不敢放過任何一個畫面,我不敢置信的摀住雙唇:「不會吧...」

繞過分隔莊園和荒地的鐵欄杆,停留在中央的那並不是自己的家人,那些擁有黑色翅膀、長相其貌不揚的怪物是誰?

威爾一派輕鬆的說:「這下你相信了吧?你又欠我一份人情~」

「我竟然沒注意到...」

我竟然…連與自己朝夕相處的家人其實是惡魔也不知道…

威爾望了一眼被丟在草地上的人皮:「用原本的人皮掩蓋氣味嗎...這也不能怪你,可能連靈犬都無法察覺。」

威爾若有所思的鎖緊眉心:「能欺騙你擁有的“真實之眼”,這些傢伙背後一定還有更強大的存在。」

「怎麼辦?我現在就要除掉他們了喔,要阻止我嗎?」威爾問向我。

我任憑他動手,我已經無所謂了。

連最重要的家人都無法保護,我又有什麼權力妨礙他執行任務呢?

現在的我,不可以哭。

「威爾,幫我報仇,幫助人民也是使徒的工作不是嗎!」

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我必須堅強。

他拍著我的頭,威爾輕笑:「了解。」威爾緩步走向惡魔:「好啦,你竟然欺負我中意的助手小子,想必你已經做好必死的覺悟了吧?」

小子?這個男的是不是搞錯什麼啦,難不成他誤會我是男的?還有欺負是這樣用的嗎?

惡魔向威爾衝來:「可惡的驅魔師...別來攪局!」

一個弓箭步,威爾躲過那名惡魔的攻擊,他諷刺的輕笑:「好大的口氣啊,惡魔。」

其中一個惡魔對他冷笑:「驅魔師啊,你想和魔王為敵嗎?那雙眼睛已經被魔王大人盯上了!」

「魔王嗎...真麻煩啊。」

「聽到魔王大人的名號還不快點將那個人類交給我們!」

「我說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威爾拔出繫在腰間的長劍,一劍將其中一個惡魔砍倒:「這小子可是我的人,想要得到他就先打倒我再說!」

威爾高傲的將劍頂著另一名惡魔的脖子:「魔王什麼的根本無所謂!」

瞬間,威爾交給我的十字架項鍊發出金色的光芒。

望向光芒,那名惡魔訝異的驚呼:「怎麼可能...那是貝洛蒂爾的...」

         ――克萊德,我找到你了。

非常溫柔,卻又充滿悲傷。

那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光芒包圍住四周,這也使得我的意識逐漸模糊,就在光芒即將消失之時,我終於支撐不住身體,攤到在地。

威爾將甦醒的我扶起。

為什麼我會昏過去?那些惡魔都被威爾打敗了嗎?

威爾如釋重負的嘆氣:「這次的任務真要命,那你今後怎麼辦?」

「...我不知道。」

威爾又擺出招牌的微笑:「那不如當我的助手?」

這個人就那麼缺人嗎?為什麼一定要找我?

「為什麼一定要找我?是因為沒人想當了嗎?」

「別聽約森那傢伙胡說!想當我助手的傢伙不知道有幾百個!」

「那你幹嘛一定要選我?」

威爾先是想了一下才回答我。

「因為你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我的眼睛很漂亮嗎?第一次有人這麼說。

「什麼跟什麼啊,就因為這樣?」

「別這麼說嘛,而且你現在被魔王盯上了,處境很危險,跟在我身邊不是更安全?」

「你不是說魔王沒什麼?那就不用擔心。」

「那是騙他們的,開開玩笑罷了。」

「我說你啊...」

這個人...誰會開這種玩笑啊!話說魔王又是什麼啊?

「好吧,反正我也無家可歸了。」

「早這麼說就好啦,我可是很中意你的能力喔。」

自己到底有什麼值得被人中意的才能啊?

「話先說在前頭,我對除魔真的一竅不通!對了,我叫薇雅,多指教。」

聽到我自報的名字後,威爾先是發愣一會,不久仰頭大笑:「哈哈哈哈――!你明明是個男孩子,怎麼會取女生的名子?」

威爾含淚忍住不笑,自己的名子那麼好笑嗎?

「我是女的,一直都是啊!」

「真的假的?」

威爾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最後視線停留在我胸口上。

「看不出來...」

我身材沒有很好還真是對不起啊!你也不用這麼失望吧!

「你就只注意那邊嗎?難怪你看起來就沒有女人緣!」

「你說什麼!這是你對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我才不承認我的救命恩人是你這種變態!」

「你怎麼這麼不講理,不論哪個形象不都是我嗎?」

「我才管不著那麼多,反正你就只是個變態!」

「你這個女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