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與那傢伙在一起的悲慘時光(1)

已有些歷史的街道因夜晚的昏暗而亮起雕塑精美的路燈,奔跑在無人的街道,少女不時回過頭查看後方詭異的腳步聲,突然從暗巷伸出一隻手將她拉近暗處,她怒瞪從小巷中伸手抓住自己的男子。

自己只不過出來買個東西,不會那麼倒楣吧?

「你也用不著這樣看我。」

長髮男子順勢摀住想開口說話的自己:「先別出聲,你想被他們發現嗎?」

兩人轉過頭望向在後方四處張望的怪異男人。

那個男人似乎是來找他的。

但為什麼只有一個人,這個男人卻用〝他們〞代稱呢?

這裡並不安全。

少女繼續怒瞪那名長髮男子,明明不關自已的事,被追的是這個男人啊!

女孩憤而掙脫那名長髮男子的手。

「你到底是誰?我又不認識你!」

在被人當做人質前,最起碼也要知道綁架自己的人是誰吧!

待回警察什麼的來了才有線索追蹤。

長髮男子微笑,將一直戴著的棉質帽拿下:「我是威爾,是十二使徒之一。」

十二使徒,這個名稱在這個國家並不陌生,它的地位相當於國家最高元首――現任女王。

以中央組織的權力排列的話,是女王→皇室成員→教皇=大法師→十二使徒→聖騎士團→各大貴族。

但除了女王外的皇室成員基本上是不去管政治的,所以十二使徒擁有相當大的權力,甚至超越名門貴族。

十二使徒是十二個擁有特殊才能的驅魔師組成,要成為十二使徒當然是擁有很優秀的天份,他們不像皇室經常露面,聽說每一位使徒的個性都很怪異。

我生活的這個國度――亞德隆帝國,因強大魔力不斷湧出而使附近的惡魔紛紛想前來吸取,好讓自己的魔力提升,因此帝國邊界時常受到惡魔的侵襲。

帝國本身是由大法師施予結界保護,但因範圍太過廣大結界不完全堅固,仍然有無數惡魔闖進城內做亂,而剷除這些惡魔就是十二使徒的工作。

我望了一眼那名自稱威爾的長髮男子,略微諷刺的嘲笑:「你這種在街上隨便騷擾人的變態是十二使徒?別笑死人了!」

被這麼嘲笑,威爾顯得有些不耐煩:「你這小鬼...算了,先躲過他們的攻擊要緊。」

「小鬼?我說你啊...」

威爾將食指擺在嘴邊,示意要我閉嘴:「安靜,他們發現我們了。」

「所以說,他們到底是誰啊?」

威爾完全無視我,迅速戴上從西裝口袋裡拿出的手套。

威爾狂妄的笑著:「要過來了。」

「什麼過來了?喂、等等啊!」

威爾從小巷子間竄出,快速將手指間夾住的四支細針向無人的地方射出。

「你眼花啦?那裡根本就沒人啊!」

「是沒有〝人〞但你快看,是你的話應該看的到。」

我看向他所指的方向,原本空無一人的街道漸漸出現巨大水球狀,有點半液半固體的不明物。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時間明明是顛峰時刻,方才出現在街上的人都不見蹤影?

我驚訝的問向威爾:「這是什麼怪物...剛才在街上的人呢?」

「大概被他吃了。」威爾面露冷靜的說。

一句“大概被他吃了”就解釋完了嗎?那些人少說也有將近五百個人!

不用為他們氣憤或是報仇嗎?都是因為你引它來這裡才會這樣啊!

這個人超不負責任!

不過仔細想一想...他也不是那麼壞,要是他沒抓住我躲起來,我可能也會成為受害者之一吧。

「謝謝你...」我抓住他的衣角弱氣的說。

他高傲的望向我:「什麼?」

「謝、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可能也會被那只怪物吃掉。」說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的雙頰微微發紅。

威爾先是用怪異的眼神與我對視,但似乎是想起什麼,用手將我的頭髮弄亂。

「那你就先欠我一份人情吧。」

威爾將我移到較安全的地方,拔出藏在腰間的細劍,往那只怪獸砍去。

那水球狀的怪物雖然被砍成兩半,卻依然能凝結成之前的原貌。

這樣是砍不死他的。

但,我知道它的弱點。

「這樣是沒有效的,往他上方額頭的位置砍,在它身體凝結前詠唱!」我向他大喊。

我明明是第一次接觸惡魔,但...為什麼我知道它的弱點?

還有這個人...面對他時,異常的給我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他到底是誰?我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了解。」結束與我的對話,威爾向一旁的暗巷大吼:「你在對吧?約森。快來幫我,我不擅長詠唱這種麻煩的東西!」與其說是請求協助還不如說是強迫,威爾用命令的口氣說著。

不久那名為約森的金髮男子從牆角走出,帶著懶散的氣息,男子不耐煩的說:「威爾,你好過份,剛剛竟然拿我當誘餌!現在我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你卻叫我來做這種麻煩的工作!」

聽著兩人的對話,那名金髮男子也是十二使徒之一?

好年輕,看起來也不過二十出頭。

約森鄙視被威爾砍成兩半卻逐漸愈合的水球狀惡魔:「重點是我最討厭水系的惡魔!」

「別抱怨了,在我把他砍成兩半時詠唱!」

「好...好...」約森無奈的聳聳肩膀,將雙手平舉至胸前,開始進行詠唱。

約瑟的詠唱很美,隨著精靈語言悅耳的音符盤旋在約森四周,美妙的旋律使得周圍的空氣都變清晰許多。

在詠唱的瞬間水球狀的惡魔不斷嘶吼,威爾乘勢在惡魔正中心補上兩道傷痕,惡魔如同融化般流出藍色的液體,最後原地只留下一名胸口上留有大十字傷疤的男子躺在地上,而那名男子正是剛剛威爾躲避的人。

「殺人犯竟然和惡魔簽署出賣靈魂的契約,真是愚蠢至極。」

「所以原本街上的那些人都是被他殺死的?」我問向威爾。

見我一臉氣憤的漲紅雙頰,威爾則表露笑意:「怎麼可能。」

「咦?」剛剛不是說街上的人是被這個惡魔殺死的嗎?

「我已經事先叫約森把那些人遷移到安全的地方了,你以為本大爺會這麼笨,把那些人留在這?別傻了。」

「那你剛剛說的...」

「那是開玩笑啦,用來嚇你的。」

這個男人...怎麼這樣啊!

把我的感動還來!

約森大量著與威爾對話的我:「威爾,這個小鬼是誰?」

「我才不是小鬼!」

看這個叫約森的金髮青年一副貴族的紳士模樣,說起話怎麼一點也不溫文儒雅!

「他啊...我隨手救起來的,不過他到是有點用處就是了。」

威爾指向我的眼睛,約森似乎是明白什麼而不再說話。

「小鬼,要不要當我的助手啊?」

「我過得好好的,幹嘛跟你到處打怪!」我毫不客氣的回絕威爾的邀約。

「別這麼說嘛,包準你吃得好睡得好,而且工資超好,包你滿意!」

「竟然那麼好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搶著當吧,不缺我一個!」

約森諷刺的說:「不是搶著要當,是沒人敢當。」

威爾嘴角微微抽蓄:「乖乖閉上你的賤嘴,小森森。」

聽見威爾這麼說,約森面目猙獰:「不准叫那個名子!信不信我把你〝那根〞砍成十八節,相信法布斯那傢伙會很樂意當成收藏品!」

「你敢!」

「就看你信不信!」

見狀,我將買好的東西整理好提在手上:「總之,我是不會跟你走的,況且我還有家人要養。」

聽到“家人”兩個字約森似乎想說什麼,但卻被威爾阻止。

「好吧,我想你很快就會改變主意的,這個給妳,是護身符。」

他將一條十字架樣式的鍊墜放入我手中的籃子。

「你放心,我永遠都不會麻煩你的!」

威爾高傲的微笑:「這很難說。」

「你就這麼把〝眼〞給放了?」約森訝異的望向威爾。

在約森的印象中,眼前這名留有銀色長髮的男子是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奪得珍寶的機會,然而現在他卻眼睜睜看著稀有少見的人才就這麼離開了!

這絕對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威爾!

「他會回到我的身邊。」

「你確定?那可是只有大天使等級才會擁有的〝真實之眼〞。」

「他一定會,只要他發現他的家人並不只是家人那麼簡單。」

「你真惡劣。」約森不爽的說。

他惡劣?或許是吧...威爾張狂的嘴角上揚:「這樣任務才好玩啊。」

約森不禁對眼前這位笑容可怕的青年無奈嘆氣。

他一直知道他的搭擋是個怎麼樣的人,從他將自己推向惡魔當誘餌就可以看出來――他的本性根本是惡魔。

約森無奈的聳肩:「關於這點,我們應該算彼此彼此。」

「...知道就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