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相遇、相愛與相處的時刻與過往.02

side/日常.02(AO)

三年前的感恩節前夕,他們兩個第一次見面。

那天,在邢韋綸公司的大型會議室裡,他第一次看到……或者說呼吸到駱宇喬的信息素。明明已經經過抑制劑的克制,那個味道對邢韋綸來說還是好鮮明、好清晰……

……無法抗拒。

邢韋綸扯下自己在外頭總是戴著厚厚兩層的口罩,直接貼上被alpha氣息壓制得動彈不得的駱宇喬後頸深深呼吸。

「天啊……」

那是一種清甜的香氣,比起花香、更偏向果香的感覺,是柑橘類的香氣,裡頭夾雜著爽身粉的乾淨氣味。

這讓邢韋綸嘆息般的、第二次深呼吸。

「不、要……」

是駱宇喬咬著牙、極力克制自己顫抖著的聲音拉回了邢韋綸的理智。他有點訝異地、稍微拉開兩人的距離,照理來說自己已經散發出那麼強烈的威嚇信息,beta都避之唯恐不及,omega別說抵抗、沒有暈過去都很不可思議了。

這個omega竟然可以講話、而且還是抗拒?

邢韋綸挺直了身體,向後退開的時候毫不意外的察覺自己依依不捨的念頭。他看著還背對自己的駱宇喬,他雙手緊緊握著座椅扶手,一副想躲想逃、卻又身不由己腿軟得無法動彈的模樣。

想標記他的衝動,突如其來撞進邢韋綸腦裡。

偌大的會議室,瀰漫著一股濃烈的、近乎苦澀的咖啡味。

駱宇喬因為alpha太過強烈的壓迫感而無法動彈、也幾乎出不了聲音。該死、明明有抑制劑,為什麼這個alpha可以從那麼遠的地方就聞到??

他臉上那兩個口罩其實不是阻隔、而是什麼奇怪的呼吸器嗎?

總之,雖然本能上來說omega怎麼都不可能抵抗alpha,但好歹人是有理智、而不是單靠著本能的。駱宇喬可不想隨便就被莫名其妙又初見面的傢伙亂來硬上。

他試著掙扎,一動就從自己本來趴著的椅子上翻落地面。邢韋綸又吃了一驚,沒想到他竟然還能動。明明應該去幫忙他、不過邢韋綸選擇又退了一步。

現在比起靠近、讓自己的信息素濃度降低些對這個omega會更有幫助。

苦澀的咖啡味漸漸開始清淡了下來。

駱宇喬的身側撞得很痛,不過他並不在意,比起摔倒這種小事、他更想趕快離開這個alpha,免得這個alpha失去理智,那過了這麼多年乖乖用抑制劑日子的自己也太倒楣了。

「你、……」

「不要、我不要……」一聽到邢韋綸的聲音、駱宇喬反正先強烈表達自己的意願,雖然還站不太起來也醜了點、不過比起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來說,用爬的逃跑也算不上什麼了。

邢韋綸苦笑。當然,正常人的理智思考下,一個素未謀面的alpha在見面的第一秒就清場、還做出這種威脅性那麼高的舉動,誰都會覺得接下來就是強暴了,逃走很正常。

只是自己還真沒想到那個方面……至少目前暫時是如此。

他又退了幾步,信息素在邢韋綸刻意壓抑下影響更低了一些,那彷彿籠罩在駱宇喬全身的壓迫感也更輕了點。

他總算可以更自由的控制自己身體了。在駱宇喬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顧不得踉蹌地站了起來,立刻就往離自己最近的門邊跑,邢韋綸看他跟看到鬼一樣的想逃走,果然還是忍不住向前兩步,伸手抓住駱宇喬手腕。

「我不要、真的不要,請你冷靜,我現在立刻補吃藥、拜託……」

如果alpha選擇用生理壓制的話,那麼omega是絕對完全沒有勝算的。雖然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落入這種處境,駱宇喬還是立刻選擇動之以情。

他轉身面對邢韋綸、有點消極地至少不讓他離自己的腺體太近。

於是直到他第一次正眼、如此近距離的看到邢韋綸,才清楚看見他臉上帶著的表情……

有多無奈。

「你先聽我說。」

看到駱宇喬總算沒有試著再要逃跑,邢韋綸這才放開了手。就算理智知道自己的行為被當成變態很正常,但說實在的、也沒幾個人能忍受自己真的被人當成變態吧?

駱宇喬瞪著邢韋綸(絕對不是因為他長得很好看)、防備地點頭,邊伸手想繞過邢韋綸、往旁邊自己放在椅子上的包包摸過去。邢韋綸好心地將東西遞給他,駱宇喬才趕快抓過包包、探手進去拿出自己隨身帶著的抑制劑。雖然早上出門前才吞了一顆、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多加一點劑量應該沒關係吧?

邢韋綸有點好笑的看著駱宇喬的舉動,他思考著要從哪裡開始說起,最後決定從最能讓人理解的部分開始。

「你好,我是邢韋綸,這是我的名……」他還沒把名片遞給駱宇喬,就看見駱宇喬瞬間像是被電到一樣、驚嚇無比的表情。邢韋綸挑了挑眉,駱宇喬才有點結巴地開口:

「你、呃……總裁好……」

邢韋綸果然還是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那天晚上,邢韋綸約了駱宇喬吃晚餐,說要好好向他賠罪,駱宇喬本來百般推辭、但在聽見邢韋綸說自己約了的餐廳名字之後,簡直興奮地彈起來。

那或許也稱得上是第一次約會吧,後來邢韋綸在閒聊的時候笑著跟駱宇喬確認,駱宇喬眨眨眼。

那天晚上我只忙著吃漢堡、其實沒什麼在聽你說話耶……

總之,那一天過後,雖然沒有刻意地約,但是駱宇喬總會在一些莫名其妙的時刻瞥見那個戴著雙層口罩的傢伙在自己附近出現。

雖然駱宇喬不是完全無法理解邢韋綸這樣的行為,在那一家無敵難約到位置、卻又無敵好吃的漢堡店裡,雖然自己有八成心思都在漢堡上,他也有聽見邢韋綸奇怪的生理狀況。

好,現在明白了那天他做那件事情的理由,不過駱宇喬也還真是不明白,這位總裁大人怎麼平常都沒事做、一天到晚像個跟蹤狂一樣地跟在自己後面?

alpha不都應該是張狂又霸道地要求omega成為自己的、omega就根本也抗拒不了啊。

進入十二月、聖誕週之前的某個陽光燦爛的午後,當駱宇喬正在位置上忙著完成上司交代的報告、邊咬著下午茶甜甜圈在提神的時候,眼角餘光就瞥見那個戴著雙層口罩的alpha從自己斜對面的出入口探出半張臉來。

駱宇喬簡直翻白眼。

這個alpha真是自己見過最奇怪的alpha。

沒有alpha可以隱藏得那麼完美……或者該說,根本沒有alpha會有想把自己隱藏起來的念頭。而這位總裁大人、簡直詮釋了跟蹤狂的最完美示範。

當然,若是說自己真的厭煩、選擇報警永遠是最快速也最正確的手段。駱宇喬就是因為發現自己其實不覺得邢韋綸這樣很煩、反而覺得很好笑……或者可愛?所以他才默許邢韋綸這樣的行為。

但說到底,我們明明有交換了聯絡方式、也幾乎天天聊天,想或者有空都是可以先講的。這個人真的工作都不用顧、整天跑到別人公司裡偷窺……

這樣真的可以嗎,總裁大人?

駱宇喬所在的工作區域主要是秘書事務相關部門,雖然還是有需要陪著主管出門開會談生意的時候,不過相較於其他所有部門、這裡已經是最不用出外勤的地方了。

在裡頭的同事絕大部分是beta跟omega。而為了避免粗心、忘了使用抑制劑的alpha或者omega搞得大家人仰馬翻,所以其實這一層樓是屬於有alpha管制的樓層。除了所有alpha主管進入前必須要確認是否有服用抑制劑、確認藥效是否還有至少三小時之外,也會通知這層樓工作的所有omega要補充抑制劑。

而邢韋綸,竟然可以在不必確認的狀況下幾乎天天混進來,這簡直莫名其妙。要不是出見面當天就被他的信息素壓制、根本不會覺得他是alpha。

駱宇喬嘆了一口氣。他停下手裡打字的動作,從座位上站起來。他咬下自己嘴裡的那一口甜甜圈、拿著剩下那一半往邢韋綸的方向走。

戴著雙層口罩的臉彷彿花園鰻似地瞬間縮了回去。

「你真的每天都沒事做耶,總裁。」

駱宇喬邊吃著甜甜圈、邊好笑地看著明明高自己超過一個頭、又打扮得十足跟蹤狂的alpha。邢韋綸並沒有回答駱宇喬、他只是指指自己的口罩,然後雙手合十比了個拜託的手勢。

駱宇喬嘆氣,他很自然地伸手去拉邢韋綸的,邢韋綸有點急切地握住駱宇喬的手,讓他帶到走廊底、靠近窗邊的角落。還來不及自己轉身、邢韋綸已經迫不及待地讓駱宇喬背對自己、再輕輕按在落地窗邊、然後同時拉下自己的口罩和駱宇喬的襯衫衣領。

在感覺邢韋綸的口鼻貼上自己後頸的當下,清淡卻濃醇的咖啡香氣竄進駱宇喬鼻間。駱宇喬有種控制不了自己的、渾身酥麻的感覺。手裡最後一口甜甜圈、突然變得難以下嚥了起來,他靜靜地沒有動、試圖掩飾立刻淹沒自己的動搖和顫抖。

呼吸著駱宇喬甜美的氣味,邢韋綸簡直暈眩。他並沒有忘記在進這間公司之前就吞好雙倍劑量的抑制劑,這不但能在安全範圍內、最大限度地壓下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也能夠讓駱宇喬安全而又不會受到自己信息素影響。

就算自己能夠直接用信息素讓駱宇喬臣服在他手中,那也是邢韋綸最痛恨去做的選擇。

我但願你能夠選擇我,我但願你能夠用足夠清楚的理智、足夠柔軟的感情去思考和感受,關於是否想要跟我在一起、是否想要讓這個關係更進一步或者停在這裡。

若是可以,我不願用我們都無法違抗的本能逼迫、或者影響你做出任何決定。

「吶、……」

有好一段時間、都只是乖巧趴在窗邊、沒有動也沒有出聲音的駱宇喬先開口,邢韋綸這才從沉浸在自己朝思暮想氣味裡的幸福感裡回過神來。

「嗯?」出聲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多渴望,但邢韋綸選擇無視,他只是逼迫自己離開這個自己好想放肆啃咬標記的人,「抱歉,讓你不舒服了。」

「嘿,我根本還沒講話。」駱宇喬皺眉,他轉頭迎上邢韋綸的目光,他很清楚那視線裡帶著的是什麼情緒。畢竟就算邢韋綸沒說破、自己也已經很明顯默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自己可不是對所有alpha都像這樣的。

邢韋綸苦笑,他讓駱宇喬轉身面對自己,陽光從落地窗灑落進來。駱宇喬感覺自己後背因為貼上玻璃而有些冰冷的寒意,這讓他忍不住往前了一小步。

就這麼小小一步,於是恰好貼進了邢韋綸胸口。

兩人都呼吸一滯。

就在邢韋綸連忙要退開的同時、駱宇喬也伸手扯住了邢韋綸領口。這讓毫無心理準備的邢韋綸僵硬在當場,他低頭、又正好對上駱宇喬抬眼望向自己的視線。

陽光燦爛,晴朗卻又冷冽的午後。走廊底端的落地窗前,有股清淡的咖啡香氣、混雜著柑橘類清爽的甜香,靜靜地流動起來。

「駱、宇喬……」邢韋綸先嘗試說話、雖然比起講話,他更想握著這個人的手、按著這個人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地任由自己親吻,但他沒有。

「我只是……想問你。」不知道是不是陽光的關係、讓駱宇喬臉頰有些淡淡紅霞,駱宇喬並沒有移開視線,「如果這樣、……我是說,像現在這樣每天想辦法來找我會影響你的工作……」

「不影響,一點都不影響,我都安排好了才過來的。」邢韋綸深怕駱宇喬會是要拒絕自己這樣的行為,他連忙保證,駱宇喬輕輕笑了起來,他拍拍邢韋綸的胸口,「我還沒說完。」

這感覺簡直反過來了。

才一個多月前,初相遇的那天,自己才因為緊張而不斷打斷試圖解釋的邢韋綸,現在……

原來,他也那麼緊張。

這想法幾乎是立刻地、讓駱宇喬放鬆了下來。雖然話還沒說完、但他選擇了乾脆把額頭貼上了這個奇怪alpha的胸口。

於是可以直接感受到他過快的心跳、和有些過高的體溫。

「等、一下,你……」

邢韋綸口乾舌燥、卻又有點慌亂,腦子裡有些轉不過來到底發生什麼事,駱宇喬低聲笑了起來。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在一起,也許就可以讓你不用每天多跑這一趟……我也不必用上班時間談戀愛。」

有好一段時間,邢韋綸抓不太到駱宇喬想表達的重點。駱宇喬還在笑,卻沒有離開邢韋綸,他只是繼續維持自己的姿勢自言自語,「……天啊、我怎麼會對一個跟蹤狂心動……」

還沒抱怨完,駱宇喬就被邢韋綸鎖在懷裡……

好緊、好緊地。

「等、等一下,你剛才說的……宇喬,你剛才……」邢韋綸簡直不可思議,他總之先緊緊把人抓著不放、才把下巴抵在駱宇喬頭頂、激動又不可置信地確認自己接收到的訊息是否正確。

「我剛才?」駱宇喬被抱得動彈不得,只能貼在邢韋綸胸口裡悶聲回答,邢韋綸並沒有要放開他的打算,「你、剛才說……」

「我說可以讓你不用每天多跑一趟。」

邢韋綸用力捧起駱宇喬的臉,好認真的看進駱宇喬的雙眼裡,「前一句和後一句。」

駱宇喬又笑了起來,他並沒有逃避、那從來不是自己的個性,更何況、他根本不打算逃。

「我說,如果我們在一起,我也不必用上班時間……談戀愛。」

不用再確認了,在動作的前一秒、邢韋綸腦子裡模糊的這麼想,他再也控制不了地吻住駱宇喬,駱宇喬哼了一聲,雙手環上邢韋綸腰間、才緊緊扯住他背後的衣服。

原本清淡著的咖啡香氣瞬間爆發。

「天啊、……」在親吻間、邢韋綸邊輕輕吻咬著駱宇喬的嘴唇,駱宇喬由著他咬,邢韋綸模糊低喃,「別、……離開我,別離開我了,宇喬……」

「嗯……」駱宇喬踮起腳尖、邀請邢韋綸更深地親吻自己。

是我要說這句吧,總裁大人。

……請你,別離開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