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下篇

也不知幾個日出日落過去,他是越來越習慣這樣忙碌的生活了。縱使他只是個十來歲的小男孩,他依舊能夠靠著自己堅韌地活下去。

「奈爾,我做得很好吧?」他在天與他初醒時,將書舉著,笑著問道。

女孩並沒有給予任何反應。

無應答,他也是不惱。

他迷戀奈爾,可說是走火入魔。

那個夜裡他輾轉難眠,懷中書本也不知讀過多少遍了。閒著的他也不曉得該做些什麼,索性推開門,走到外頭吹吹風。深吸一口氣,夜晚一路涼進肺裡頭。一彎新月高掛空中,數顆星星點綴著,和奈爾在一塊觀星,多麼的恬然自得。

戰戰兢兢的生活中偷來的一點悠閒,他無暇思索其他事情,只專注於眼前的美景,只在乎身旁的奈爾,只用心於享受著當下。

卻是不知什麼忽搶去了他的注意,他耳尖微微一顫,好似聽到了什麼。

「有人。」他喃喃道。

便是抓著白皮書,轉身奔回房。

他的耳朵盈滿了秒針擦擦的聲響。一秒、兩秒、三秒……

一夜未成眠。

簡單包了份午餐給自己,和書一同置入背包中。今日份的工作是挑水,他蹲下身,拎起門邊的兩個空水桶,順勢開門走了出去。

昨夜的那些聲響,縈繞在腦海中。

才剛踏上路,金屬物撞擊聲便傳進了他的耳中。這並非尋常聲響,他所害怕的,成了真。跌回防空洞內,拉上了門,熄了燈盞。

該鎖門嗎?他思索了一陣子,若是鎖上了門,必被猜中裡頭有人。於是他冒著險,將門輕輕扣上而已。

「冷靜,」他告訴自己。「沒事的。」

他將麻布袋以雙臂壓在自己懷中,欲將其穿透身體一般。金屬物撞擊聲是慢慢接近著,他甚至能夠聽見那人靴底踏在庭院沙土上的沙沙聲,亦可聽見衣褲布料的摩擦聲。最後那聲音停下,自門縫看出去隱隱約約能夠看到雙腿,槍械上膛的「喀嚓」聲,微小又宛若怪物般地攫去他的希望。

他想逃,但無法。腳步聲在外頭旋了許久,他知道他什麼都改變不了,只得祈求上天放他一條生路。

然而老天卻是不怎麼理會他的禱告,踩踏聲已至門前,那距離可是短到連那人的呼吸聲都能夠被納入耳中。心臟的跳動已達到了巔峰,無時無刻不準備自口中跳出,但他的吸吐氣卻是不尋常地漸緩。他既是緊張,又異常祥和。感覺自己離死亡只一步之遙,是害怕死去,又放棄掙扎。

屏氣凝神。

他回想去,他是怎麼對奈爾許下承諾的。那日早晨,外頭下著雨。那雨聲可是如冰雹砸在地上一般沉重,他並不打算出門了。

雨水使得本已寒冷的天氣更為凍人,被窩裡暖得很,他才不願意離開哩。

不能工作,等同於閒著。他將懷中的書本移至自己面前。外頭雨水擊在泥巴上的聲音渾厚,雨聲和萬物聲響混雜在一起,無法分辨。

他的直覺告訴他,謹慎行事。

掀開棉被便是將整個人裹在裡頭,白皮書像是黏在他手上一樣,他怎麼也不肯放開。他低下頭,望向封面,撫了撫奈爾的臉蛋,輕輕笑了笑。

「奈爾,不用擔心。戰爭會結束,我會照顧妳。」

當天那是這樣承諾的。伴著雨聲。

是啊,為了奈爾。

他知道他不得放棄,他不能違約。

既然如此,也只能夠放手一搏。

門「碰」一聲地甩開,卡汶與那雙腿的主人,一個男人,四目相交。男人的槍枝正瞄準著他,兩人皆沒有任何的動靜,只相望著。卡汶雙眼直直瞪著,絲毫沒有移開視線的意思,是認真,也是呆滯;男人手緊握槍枝,手指抵在扳機上,要是有什麼風吹草動,只需指尖微微一顫……

「碰轟!」

男人開了一槍,那聲響可是驚天,而卡汶依舊是一動也不動。未見血光,只見子彈尾巴後拖著長長一條白煙,悠悠地散去。

男人的神情有些驚訝,但又恢復了淡定。他輕蔑地瞥了躺在地上的卡汶,便轉過身去。

「約翰,你找到了什麼啊?」遠處傳來另一人的話音。

「沒找到什麼,」男人回答道。「開了槍沒流血啊,大概是屍體吧。唉,浪費了顆子彈。」

男人離去,門也緩緩關上。

卡汶還是側躺著在地上,眼睛瞪得可大了,一眨也不眨。身形消瘦,面色慘白,彷彿不帶一點生機似的。

他就是藉著這模樣,騙過那男人。

男人與他同伴的聲音漸微,看來是走遠了。等了許久,卡汶才疑惑地向自己的胸前看去。他全身顫抖著,心臟跳動緩不下來。鬆開雙臂間的布袋,將其拉開。他緩緩拿出了書,只見那書的封面毫髮未傷,內頁炸成了毛球,還挾帶著刺鼻的火藥味。木板製的封底上有著細微的刮痕,是它讓子彈的路徑稍偏,使卡汶逃過一劫,使彈中地。

孰知當時自認滑稽的想法,竟成真?

奈爾,保護了他。

他怎能不驚訝,怎能不高興?他盯著奈爾,感動得流下淚來。他將奈爾緊摟在懷中,嘴上不停重複著「謝謝」二字。奈爾不動聲色,依舊是坐在那椅子上,如這一切自在安排之中。

情,可以創造奇蹟。

他不害怕了,他再也不害怕了。他得以征服任何阻礙,他所向無敵──

因為有奈爾。

碧綠色的雙眸,池塘上的漣漪一般虛幻地真實著。她笑著,溫柔若水。

她能使卡汶暫時忘卻一切不愉快,她的平靜能起波瀾。他知道,往後的每一天,都會有奈爾。

奈爾是寄託,是希望……

她是信仰。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