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想起我的人生,似乎沒有比糟糕還要來的貼切的形容了。

如果說世界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的說法是成立的,那麼我肯定早就成了世界名模,而非大胃王冠軍得主了。

我真的很平凡。

這樣想法簡直在新聞播放我覓食過程後,根本就是一種另類反諷。就好像是我刻意爭取曝光機會似,一夕之間成了人人眼中的稀有動物。可是沒有人知道,我只是被一個我自認為好姐妹的人給出賣,她替我繳了報名表,等到節目通知我參加時,她早就人去樓空了。

今天心情沈重,在得到大胃王第一名殊榮後,我始終保持在警戒之中,就算只是單純的在街上喝杯了杯咖啡,或是轉到某一家小吃店點了兩人份套餐後,才發覺原來每一個人集中注視的眼神原來真的不一樣。

她的肚子根本就是黑洞。

那些人肯定保持低俗眼光,再一次觀察、警惕。

我坐在位置上假裝無視於他人的眼光,一手撐著下巴,認真看著其中一篇報導寫著:「根據很多數據顯示,曾對於人做過實驗,發現單身的人容易陷入無止盡的孤單之中,原因是一個人的時候,通常無法發覺身邊好玩的樂趣。」

那是篇針對現在的男女所反諷的言語,看了報導後,我只是覺得可笑,活到現在努力過著自己的生活,漸而習慣了生活的簡單,安安靜靜的過日子不好嗎?

就算是孤單,還是得拼命著屬於自己的生活,真搞不懂寫這篇報導的人,難道習慣了一個人就是孤單開始?

算了,我這輩子如果打算好好生活下去,就是先得將那些話都拋之腦後。

結果可好,自以為瀟灑逃過所有人異樣眼神,小吃店老闆好像怕我忘了付錢,不停和裡頭服務生交頭接耳的,雖然我還是硬著頭皮將一整桌菜全往肚子裡頭塞,拿起餐廳貼心服務的牙籤,毫不淑女在眾目睽睽下剃著牙,但在推開椅子拖著沉重身體去櫃檯結帳的時候,我自信的對著櫃檯服務生說:「覺得很誇張嗎?其實我只是在享受一個人的樂趣。」

就在走出店門口的時候,我才發現做了多荒唐的事,對著一個陌生人到底想要證明什麼。

轉身看著玻璃倒影的自己,照剛才那服務生眼裡分明就是在說:別讓一個人成了肥胖的理由。

沒錯,變成大人之前,我的身材就因為家族遺傳,注定肥胖一輩子,通常身邊長輩們深怕以後嫁不出去會給予我很多減肥秘方,什麼辣椒澡、催吐或是減量,這些對我而言都是無稽之談;完全無效宣言是詛咒開始,我開始體會到胖子與眾不同特別對待,排擠、諷刺這些都是必經之路,總是以為跟同學相處融洽的我,一次逛街偶遇班上同學,我開心上前打聲招呼,但得到答案是對方冷冷回應:「你是誰?」,當下為掩飾自己尷尬,還跟對方抱歉自己認錯了。

但是我真想知道,我真的是被遺忘的那個人,亦或是要身邊的人承認有我這樣的朋友,是非常困難?

很多時候,人就是一種需要適應的生物,我們都可以活得獨立自我,只是看你願不願意,就像我,夏天時我會將自己包上很厚的外套,冬天來臨時我就習慣了躲在自己被窩中呼呼大睡。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的過了,演變至今...我居然漸漸遺忘了一個正常人該怎麼當。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人曾經對我說:「全世界只有一個國家,沒有春暖的花季,只有綿綿不絕的冬季,而妳怎麼看就屬那個地方的人。」

我擠出了一個笑容,以期待還是期待的語氣詢問:「啊...請問那是哪裡?」.

「什麼?」那人大概沒想過,我會認真地詢問這麼一個白癡的問題,所以才會在許久後開了口道:「在北極吧!但我看妳還是別去的好,那裡到處都是北極熊呢」

「當然!」

儘管當下我穩穩的收斂自己的慾望,但我終於在翻遍台灣各各角落後,找到屬於自己國度了~沒錯,眼下就屬北極,就算那地方仍遙不可及。

而自從有了某些領悟的我,心臟雀躍的如同找到寶藏般,還興致勃勃的跟爸媽提議我的想法,得到回應絕半都是:

「孩子,終於到了精神異常的階段了!」

「沒錯,隔壁家的孩子到了這年紀就是這個樣子的......」

其實我猜想,爸媽想說的應該是孩子的叛逆期吧。

就這樣我的北極夢就這樣停戈住,就像一般的北極熊一樣,它可以在獵物到手前都保持相同動作,等到獵物掌握在手掌時在最後一搏,而我正等待這樣時機,一切都等著我的大學畢業,等到我有自主的能力。

「妳這瘋女人,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雪地有多麼冰冷,只有妳拚死拚活得要搬去那種地方。」聽完我的計畫後,反應最大莫過於我的好姊妹小慧,除了毫不留情數落一番,還不忘提醒我說:「忘了告訴妳,那個世界食物特少,像妳這樣體型的女孩兒,就算撈光了冰河裡的所有魚,也餵不飽妳的無底洞。」

沒錯,這句話慘酷卻又現實,沒有人敢獨自前往位居全球最北的那一端,因為嚴重食物短缺問題,除非像處於長久冬眠的北極熊一樣,但沒人會想要成為牠們,因為牠們是全世界最孤獨動物。

但是,有沒有人想過,能夠存活在那裡的生物,這也是一種奇蹟,即使像我這樣的女孩,也仍希望著奇蹟發生在我身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