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First. 男人女人 (1-1)

        林雨烈氣喘吁吁地換下學校的制服,穿上合身的西裝後,從書包中拿出他一罐「一日不用就渾身不對勁」的髮蠟,對著鏡子熟練地整理髮型。

        他染著一頭紅色的頭髮,雖然這髮型總是讓他受到旁人怪異的眼光,但他仍很喜歡這頭如火焰般熊熊燃燒的髮型,一頭紅髮毫無顧忌地往上衝,光是維持就花了他不少錢。

        修剪、補染、挑選髮蠟、使用染髮專用的洗髮精,照顧髮型跟照顧嬰兒一樣費時又費力。

        衝著鏡子裡的自己露出了自認為最迷人的笑容,整理一下隨身物品之後,他轉身打開門,踏入了另一個五光十色的世界。

        一年前,林雨烈萬萬沒想到,他只是抱著玩票性質的想法和心態,居然就被「EVEN   NIGHT」這間知名夜店錄取,成了公關。

        雖說是公關,但實際上只是跟隨在正職旁邊的小助理而已,幫忙招呼、送水等工作,反而像是跑腿的外場服務人員。

        一開始他只是想找個打工而已,畢竟升上高中之後,他不忍再讓父親負擔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與父親討論後,學費可由父親支出,而生活費由他自己負責。

        如果可以,他希望連學費都可以不用勞煩父親。

        他找了許多餐飲店、補習班等工作機會,但幾乎都做不滿一個月。他覺得薪水太少了,一百出頭的時薪,正規的高中課程又緊密,就算他利用其他時間打工,假日甚至工作一整天,在這高消費的都市中,他仍無法獲得滿足。

        說他是還沒長大的小毛頭也好,說他是價值觀偏頗的青少年也罷,他就是需要錢。他需要錢來滿足他的生活,他也需要錢來填滿他的消費慾望。

        除了養活自己,他必須也跟得上同儕之間的潮流。

        就算他為此疲累,但仍須跟緊腳步。

        因為他害怕被所謂的「社會」遠遠拋在腦後。

        林雨烈完全不清楚他是怎麼被錄取進來的。

        他還未滿十八歲,無法進出夜店,但他卻成為夜店的公關,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違背常理的事。

        他記得當初只是不小心看到刊登在某人力銀行的徵人訊息,點進去之後對上面的時薪待遇驚為天人,好奇心驅使之下就投了履歷。

        面試的時候,主管只是抬頭瞥了他一眼,說了一句「紅髮比較適合你」,給他一張髮廊的招待券,要他好好改變一下髮型。

        隔日他就接到電話,說他被錄取了。

        一切來得太快,一切來得莫名其妙。

        反正這世界就是由許多的莫名其妙和不合常理所組成的。

      在五光十色的世界裡,林雨烈的耳膜快被DJ的音樂震破,他完全聽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燈光打在每個人的臉上,顯得詭異又嚇人。

        他一直覺得夜店的燈光讓每個女人的臉油得可以煎蛋,油滋滋的讓他想到東坡肉。

        他最怕肥肉了。

      林雨烈滿臉笑容地指引客人往裡頭走,心上卻避這些男人女人唯恐不及,在夜店裡他看過太多無法理解的事情,包括男女之間的心甘情願或暴力逼迫,他知道現在他點頭招呼過的男人女人有一大部分將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

        他以為他可以獨立於所有關係之外。

        但他錯了。

        凌晨一點半過後,是EVEN   NIGHT的另一波高潮。當天夜晚在這裡舉辦了一場特色主題的活動,此時人潮更為熱絡。

        林雨烈看到許多穿著暴露的女子在外面排隊,他與經理四目相接之後,會意似地點點頭,走到夜店門口,開始替這些女孩檢查證件。接下來的活動只開放二十歲以上的女孩參加,他和同事陸煒必須嚴格審查這些女孩的年齡,另一組公關人員正在疏導那些未滿二十歲的女孩離開。

        「妳父母知道妳參加這個活動嗎?」眼前這位女孩看起來剛滿二十歲,他翻著她的證件,好奇地問道。

        女孩聽聞之後甜甜的笑:「你看起來很年輕,你父母知道你在這裡工作嗎?」

        「他不知道。」

        林雨烈說著,將證件還給眼前的女孩,女孩接過證件之後又笑了一下。

        「那我的父母也不知道。」

        說的也是,能坦白說出就不叫夜店了。

        林雨烈自嘲似的乾笑一聲。

        一段時間之後,越縮越短的人龍終於只剩下小貓兩三隻,林雨烈檢查完一位二十五歲女子的證件,接過最後一名女子的身分證件。

        「四十五歲?」陸煒驚呼,林雨烈瞪了他一眼。不管在何時何地,直接說出女人的年齡是極度不禮貌的事情。陸煒接收到林雨烈責備的眼光之後,抱歉似地抿了抿嘴。

        「不好意思,我們致上萬分的歉意,請您原諒。」

        林雨烈將陸煒的頭重重的壓下去,自己也跟著低頭鞠躬後,抬頭準備將證件遞還,不經意地瞄了女子一眼。

        他發現他拿著證件的手正微微地顫抖,腦中突然一片空白,什麼也不能做只是呆立在旁邊。

        陸煒疑惑地看向他,發覺不對勁之後立即將證件從林雨烈的手上搶過來,還給那位女子。女子微微一笑,朝他們點點頭,便進入了EVEN   NIGHT。

        林雨烈卻還沒恢復過來,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那位名為「花墨硯」的女子,長得好像他那去世多年的母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