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租屋(一)

        不一會兒,就看到一戶人家的灰色鋼門大開,她站在門前朝內仔細看了看,忖著:「這間小套房式的住屋,環境挺清潔的,頗適合冷警員,但不知道那位神秘人士的品味是否和冷警員相同?不過,既然是二房東,想必應該和冷警員相差無幾吧!」嘴角邊又露出一抹未令人發現的淺淺冷笑。

          見黃伊只站在門外不進去,朱增年朝裡頭說:「人回來了嗎?」

          冷若水從裡頭回答:「還沒耶,不然,哪會這麼乾淨……冷氣已經開了,要等一下才會涼,先進來吧。」

          朱增年又問:「要不要脫鞋啊?」

        「不用啦,就直接進來就好。」

        朱增年舉手示意:「長官先請。」

        黃伊走了進去,冷若水示意她坐在沙發上頭,朱增年則是自動的在入門處不遠的三甲板製的桌前四方板凳上坐下。冷若水忙著關門,又從近門處的冰箱將一些鋁箔包飲料拿出來,給朱增年一個,手上捧著的幾個則走到黃伊面前:「長官,不要客氣,自己來。」

        黃伊斜眼瞧一下冷若水捧著的飲料,接著便搖頭:「給我杯熱開水就好。」

        冷若水有些尷尬的說:「長官真是與眾不同,這麼熱的天氣,還要喝熱開水喔……喝冰的比較消暑啦……」

        黃伊只是露出淡淡微笑,沉默不接腔;朱增年見狀,忙在一旁緩頰:「每個人喜好不同嘛!長官想喝什麼,妳去倒就是啦。」

        「喔,」冷若水有點不情願的把手上飲料全放在小茶几上頭,轉身走到廚櫃前的烘碗機裡,拿了只玻璃杯出來,從保溫瓶中倒了些溫開水,走到黃伊面前,一屁股坐在她右前方的沙發上頭,把杯子遞給黃伊:「長官,請用。」

          朱增年心中暗暗叫慘:「若水啊若水,妳怎麼可以大辣辣的坐在長官面前啊……真是沒腦袋的傢伙!」

          黃伊朝她微笑說:「擺著就好。」

          冷若水「喔」了一聲,心想:「二個星星就這麼跩唷……活像管隊長的翻版!他不欣賞女性,覺得女生辦刑案簡直是花拳繡腿的行為,這在刑警隊是公開的事情。怎麼這位女生會成他的左右手,真是奇哉;看來,這個黃長官,能夠得到二條槓槓加二顆星,心機一定很重……」把水杯放在桌上,冷若水就坐在沙發上頭發呆。

          透明玻璃的落地門外,陽光穿透晶瑩剔透的玻璃壺在桌面上散出一道彩虹,陽台上頭曬著的衣物,不知是因為微風還是陽燄的關係,左右輕舞著;尤其那件加大尺碼的白色胸罩,晃動的更是厲害,招惹所有人的目光,彷彿要人猜想它的主人是誰?迎著熱炎的日曬,再堅韌的仙人掌也不禁枯黃了,坐在牆上兀自展現各式各樣萎靡的型態;冰箱三不五時傳出一陣「喀啦」的聲響,像是脫著犁的老牛,使盡全力往前走著;進門處右側的矮櫃上頭,雜亂的堆放著各種紙類、瓶罐;冷氣機送著涼爽的風卻吹起空間中細微的塵埃,忽左忽右的飄浮著;米白色的牆上,在近沙發座位上方,有著像噴射機向上飛行過的深黃色污漬;兩個廚櫃,一個橫在進門處擺放木桌與廚具之間,裡頭盡是些科普書籍與時尚雜誌,另一個則在沙發座正前方電視機旁,櫃中放著許多假髮與膠製的手皮、臉皮,若在深夜中走進此屋,一定先被這栩栩如生的物件嚇著,以為走進了連續殺人魔的屋裡,然後連滾帶爬的竄出門去,再也不敢進屋一步。

            黃伊看著屋內,靜靜琢磨著屋主的性格;冷若水無聊的癱坐著,飲料一瓶接著一瓶;原本朝玻璃窗外自我陶醉的想著:「那幾件衣服可能是……」的朱增年,一個回神,轉過身不再遐想後,才發現屋內三個人都靜靜坐著,各自想著心事,他見氣氛冷滯,眼睛骨碌碌的轉了轉,隨即便開口說:「對了,冷警官要不要說一下,第一次見到她的感想啊?」

            聽見朱增年這麼說,冷若水突然間精神振奮起來,開口道:「好啊,好啊!」

            朱增年看向黃伊:「長官,要聽嗎?」

            原本臉色凝重的黃伊,此刻表情和緩的說:「無妨!」心想:「正所謂知己知彼,趁機了解一下這位神秘人物,免得等等見面,心裡沒個譜。」

            冷若水哪管黃伊要不要聽,便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當時,我正好在找房子,在租屋網上看到一個廣告,『徵求女房客一名,條件是喜愛乾淨、話不多、安靜、不要帶男朋友回租處過夜、不愛煮飯,房租一萬元以下可再商議。看屋者可電洽:佐莉絲,0931xxx258。』我原本以為她是個外國人,結果打電話之後,才發現她是道地的本國人!」

          朱增年好奇的問:「妳怎麼知道?」

          冷若水自傲的說:「聽口音啊!她一口標準的在地口音,沒有『阿兜啊』的那種怪腔怪調啊。第一次聽她說話,聲音嬌柔,本以為她是個溫柔的人,但是再聽她接電話時的冷淡口氣,讓我覺得她有股超乎柔弱女子的成熟,還有啊,我沒說自己打電話的目的,她馬上就猜到了……」冷若水模仿佐莉絲的聲音:「『妳想租屋是嗎?我明天早上會在,妳可以來看房!大約幾點?』哇,這回答把我嚇了一跳。」

          朱增年笑笑:「有什麼好嚇一跳的啊?她貼租屋廣告,打電話進來的人,當然就是想租房子的,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啊……」

          冷若水有點不開心的說:「是啊,就是我這個從屏東鄉下來的鄉巴佬會嚇一跳,好嗎!」

          朱增年不想逗她,又問:「接下來呢?」

          黃伊心想:「佐莉絲?分明是化名。故作神秘……」她開口問:「她本名叫什麼?」

          冷若水被黃伊這麼一問,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她從來不談自己的身世,所以我不知道耶……」

          黃伊聽了後,沒有搭腔;朱增年又問:「然後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