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是找我,是找她(二)

        看著手機,朱增年興奮的情緒絲毫不減,反而不斷攀升,讓原本已降溫的身體,此刻似乎燃起了更大的火燄,將全身上下的細胞一起引爆。

            黃伊見他如此,不禁想著長官到底寫了什麼,讓這位員警像是喝了興奮劑般如此雀躍不已?而這即將出現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從對話中,那人似乎也是位警員,難不成長官要他們陪同我去拜訪羅家嗎?瞧這人性格衝動的模樣,不知道能否應付羅太太的歇斯底里……若是如此,得想套說詞,讓這兩人知難而退,不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搞雜了事情,羅太太肯定天天上警局吵鬧不休……我寧願隻身前去,也不希望這次的拜訪失控!……不過,依照我對長官的理解,他絕不是位思慮不周之輩,難不成事情非我想像如此?

          極度興奮的朱增年,講完電話後,許久才回神,忙站直身子,伸手示意:「長官,您請坐,我去等個朋友。」

          黃伊略略傾身致意,隨即坐在椅上,此時的朱增年彷若過動兒般,全身上下的細胞跳動不停,跨著大步,就朝警局門前而去。

            黃伊挺坐在椅上,自忖著:「什麼大事我沒見過?現在想太多,只增無謂煩躁,見招拆招吧。」於是她閉起眼,將思緒放空,靜待那位「朋友」的到來。

              朱增年皺著眉、神色緊張的在警局門前前後踱步,或許因為興奮、又或者因為緊張,在冷氣房中的他,額頭的汗水如雨水般直撒著不停的往臉頰下方流去,滴落在制服的衣襟前,而他雙眼緊朝門外頭瞧去,絲毫不覺汗水已濕了衣裳。盼啊盼,等待的人兒似乎出現在門前,朱增年神色大喜,顧不得外頭燄陽高照,忙跨出步子,等電動門左右敞開後,便走出警局迎向外頭正在停摩托車的人。

              朱增年站在那人身旁,故意裝出一副神態高傲、表情嚴肅的模樣,手插腰、擺個臉色朝正在摘安全帽的人說:「喔,遲到一分鐘唷,只可以啃冰塊。」

            將安全帽放在摩托車椅墊上頭,朝高自己一顆頭的朱增年扁嘴、露出睥睨表情,厥嘴說:「啊,是怎樣啦!我已經亮警笛衝過好幾個紅燈才趕來的耶。」

            朱增年朝眼前這位身材稍稍壯碩的女人看了看,雖說管隊長交待的事情很重要,不過,每次只要見到冷若水,那股不知打哪裡來的頑皮性格就流露出來,直覺就想逗逗她、多說幾句話也好的感覺,讓他不由自主的說:「妳也太誇張了吧!管隊長的私人請託,竟然勞動妳鳴警笛、闖紅燈的趕過來唷。」

            冷若水白了朱增年一眼:「欸,是誰說要我十分鐘到的啊?你過來,把手錶亮出來,我們對一對時間,看看我有沒有遲到。」

            聽見冷若水這麼說,為了一瓶冰汽水,竟然要比對時間,朱增年再也裝不了那副嚴厲的表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年頭大家都用手機,誰還戴手錶啊!」

            冷若水一副無奈的說:「就我啊,我還戴手錶,好嗎!誰說有手機就不要用手錶的啊?這樣賣錶的人不就失業回家吃自己了……呿!對時間啦,上次說要請我吃飯,飯呢?欠到現在!這次又說請喝冰汽水,汽水呢?你就一個人這樣站在我面前,答應給我的汽水呢?」

            朱增年陪著笑臉說:「是,是,是……勞駕妳了!」逗完冷若水之後,這才想起坐在裡頭的黃伊,他不再一副嘻皮笑臉的對冷若水說話,帶著正經的語調說:「飯和汽水,等我有空一起請妳吃。隊長派了人來這裡,我們先進去再說。」

            冷若水聽見朱增年這麼說,不禁失笑:「找我?我還沒那麼傻啦,是找她吧!」

            朱增年有些窘迫,忙說:「妳知道就好啦!不過,別大聲嚷嚷就是。妳先到局裡頭的會客室坐一下,我請她過來再說。」

            冷若水搖頭晃腦、沒好氣的說:「在這麼熱的太陽底下,講這麼久,你不知道女人家細皮嫩肉的很容易被曬傷的唷。想跟我說話,不會帶我進去邊吹冷氣邊說話是唷……」

            朱增年這才想起陽光曬著皮膚像是被蟻咬般痛楚的感覺,忙朝矮他一截的冷若水行禮,嘴上溫柔的說:「抱歉,抱歉……」

              冷若水嗲聲嗲氣的說:「啊,那四個字是可以當成防曬乳來用嗎?哼,老娘才不會輕易放你呢!一頓飯加冰汽水,還有一罐防曬系數50以上的防曬乳!等你唷……」說完,扭腰擺臀的逕自走進警局。

              這下子換朱增年白了冷若水一眼,委屈的說:「死女人,從哪裡學來坑錢的招數!真是……」說完,揩了揩汗水也尾隨進入警局。

              朱增年才進門,適才取笑他的同事又走過來,瞧了從眼前走過的冷若水,臉上嘲弄的笑著對朱增年說:「唷,那個才是你的女朋友啊?看你挺厲害的……教一教吧。」

              朱增年對他使了臉色,朝他低聲吼道:「你別在那裡亂說,去去去,我有要事要辦!」

            「是,是,是,有機會再好好說給我聽吧!」那人自討沒趣的邊說邊走了開。

              朱增年見冷若水已經在會客室坐好,他忙走向自己座位,朝黃伊說:「長官,請移駕會客室。」

              黃伊睜開眼,緩緩站起身,朝朱增年說:「帶路吧。」

            「是,長官,這邊請……」朱增年擺了手勢,臉上陪著笑說。

              黃伊尾隨朱增年走向會客室,心裡頭想著:「我倒要看看長官要找的人究竟有何能耐!」嘴角邊露出一抹冷笑,隨即便消失。

              朱增年領著黃伊進入會客室之後,見黃伊進入會客室,隨即上前將會客室的門關起鎖上。朝黃伊笑著說:「這位是冷若水警員……」接著,對冷若水說:「這位是黃伊,黃長官……」一邊朝冷若水示意要她對長官行禮。

              冷若水懶懶的站起身,一雙眼上上下下朝黃伊瞄了瞄後,邊行禮邊說:「長官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