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放榜日。

         我焦躁不安地坐在豹紋沙發椅上,手緊握著馬克杯,我甚至覺得那馬克杯被我捏到快要爆了,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那張決定我人生的A4紙。咕嚕嚕地灌了一大口水,讓自己不要因為緊張過度而渴死。

         水滑過咽喉那刻,我還順便聽見心臟在瘋狂跳動的聲音。

         我實在覺得我這輩子做的好事還算不錯多,扶老奶奶過馬路、隨手撿垃圾、就算嚇得快要挫屎還是堅持在公車上大罵不讓位的刺青男、幫踩到「黃金」的我家姐姐刷鞋底。

      所以實現我這個小小小心願應該不難吧?

         全班三十八個人只有我一個人免試全數落榜我就已經憤怒到要崩潰了,大家在教室哈皮哈皮海唱卡拉OK的時候,就只有我一個人要跟其他班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同學坐在圖書館,看著那堆讓人想去一頭撞死的書堆。

         憤恨不已的我甚至還立志要考上台北市的第一高職,所以去書局掃了一大堆疊起來都跟我一樣高的參考書回來,還因此而傾家蕩產。

         所以、所以……

         我真的要拆開成績單了。

         傾身拿起桌上的成績單,和白紙對看了三秒,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氣,吸氣、吐氣,只不過要打開的那瞬間我又變身成俗辣放回桌上。

         看見我這俗仔舉動的姐姐──杜予琴,不耐地說:「杜予曦小朋友,妳跟這張成績單已經對看了快兩個小時了,妳看的不煩我都煩了,要不要我順便幫妳拆一拆阿?」

         「嗚嗚、姐……怎麼辦,我真的不敢拆開來看啦。」我誇張地抱住姐姐的大腿,痛哭流涕:「要是我沒有上北興怎麼辦啦!」

         姐姐翻了一個大白眼:「妳沒看怎麼知道妳有沒有上?我限妳十秒把它打開,否則我就把妳的兵長海報撕成碎片,有沒有聽見?」有、有……,小妹我聽到了,千萬別對我去動漫展排了好幾個小時還被擠成沙丁魚才辛苦得手的海報動任何手腳,拜託。  

         我只好拿著成績單,不停地發抖,我瞬間真的覺得我腦神經真的會衰弱好幾萬倍,想到三年後考大學又要面臨一次這種情形,我就、唉……

         一、二、三……

         迅速地打開成績單,看了零點三秒又以光速把它闔起來,我的心臟更是跳到好像要從嘴巴裡跑出來,我撫著胸口,馬上又不可置信地捂住嘴巴──

         靠,剛、剛才我好像看見了某三個字。

         我決定在重新看一次,這次要小心且謹慎的,我抓起成績單的一角,小力地從角角掀開。

         准考證號碼:1045889657

         學生姓名:杜予曦

         錄取學校:北……

         錄取學校第一個字是北,我努力的往內看就是死也不把成績單掀開。

         「北……第二個字是……興?」尾音高八度。

         北、北北北北北興?

         是北興?真的是北興?真的假的?看見了這兩個字我爽到簡直快離開地球表面,老娘的夢想實現了!我上北興了!

         「……我上北興了嗎?」我重複問了自己一遍。

         可是當我把整張成績單掀開後卻發現了一件慘不忍睹的事情,我無神地盯著老媽切好的柳丁,眼神呈現呆滯狀況,而成績單早已經被我捏成廢紙。

         實在不敢置信當初三個月不眠不休地衝刺,最後卻化成一場空。

         果然我剛才看見的那三個字不是看錯。

         ──錄取學校:國立北興高級商業職業學校夜間部。

         是夜間部。

      ※                        

         「怎麼樣?成績結果怎麼樣?」姐姐用Youtube看著沈玉琳主持的分手擂台,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拿著柳丁津津有味地吃著。

         我苦笑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還沒辦法消化自己剛才看見的事實。

         「怎麼了……該不會沒上吧?」姐姐驚訝地瞠大眼,手上的柳丁整片自己跳樓自殺,而我只是搖頭。

         「妳搖頭是代表上了嗎?不會吧?不愧是我家妹妹阿──居然上了!」姐姐開心地一口塞了兩片柳丁把自己嘴巴塞的滿滿的,毫無形象。「哎呀!感謝天感謝地,妳這丫頭,哭什麼哭啊?上了不是很好嗎,喜極而泣齁?真夠感性的妳哈哈哈──」說完還用力的拍了下我的肩。

         「夜間部……」我撫著剛才被虐待的肩膀,喃喃自語地說:「我上的是北興夜間部……」

         「咳、咳咳咳咳咳……妳說什麼?」

         姐姐被我這句話嚇到被柳丁噎到差一點歸西。

         從房間門走出來的老爸看見我們如此凝重的表情,不解地問:「妳們姊妹倆怎麼搞的,臉色怎麼都這麼難看?」,三秒後,老爸貌似恍然大悟地露出個笑容:「哦~該不會是誰被男朋友甩了啊?」

         「老爸你給我閉嘴!」姐姐大吼,同時也拿起地板那張被我揉成不成紙形的成績單,一字一字重新看一遍。

         夜間部。

         只要聽到夜間部三個字大部分的人都會皺起眉頭,給予不高的評價,甚至有人會看不起。就算是國立夜間部還是有人寧願去讀私立學校。

         正常情況有下列幾種。

         阿嬤阿公曰:「讀夜間部有什麼用,根本讀不到書阿,以前我們只讀國小也活得好好的,免讀了啦。」

         爸爸媽媽曰:「花這麼多錢給妳買參考書結果妳考了個這種學校!真是令我們失望。看看妳姐姐讀第一志願啪啦啪啦……」

         左鄰右舍曰:「聽說O家的女兒很會讀書,結果只考了個夜間部,嘖嘖……虧它媽媽把她捧地這麼高,也只不過這樣。」

         雖然我家爸爸媽媽是很開明的人,姐姐也不是那種會考上第一志願的聰明人(姐姐:妳說什麼!),也沒有這種宇宙三姑六婆的左鄰右舍,但只有一點我沒辦法接受。

         Black。

         老娘我超怕黑的阿阿阿阿阿──

         妳想想一個要升高中的女生到現在還每天開著燈睡覺,現在要馬上叫她一個人去讀那種烏漆抹黑的夜間部,妳這樣叫一個少女要……

         「沒辦法啊,上了就去讀吧。」端菜出來的老媽這樣說,而我則是丟了一個吃驚的表情回去:「坑?」

         「媽、媽媽媽……不要吧?」

         「讀私立可以呀。」老媽露出個殘酷的笑容,「自己繳錢哦。」

         也許是姐姐要報我剛剛說她不是個聰明人的仇,她不知不覺地飄到我身後,露出個讓人渾身發毛的笑容在我耳邊說:

         「妳知道嗎聽說阿──夜間部的學生年齡相差都很大哦,搞不好妳還有同學是五十幾歲的怪老頭呢哦呵呵。」

         什馬?五十幾歲的怪老頭?

         「小心點……不要被帶去哪裡騷擾囉。」姐姐的鼻息還噴在我的脖子上,我面色鐵青地看著姐姐:「妳騙人。」

         姐姐擺擺手,拿著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布丁津津有味地吃著,「我騙妳幹麻?我這個人是不會說謊的,我國中同學讀的夜間部班上真的有二十幾歲的大人。」

         轉身望著我家兩老,一個在喝湯一個在盛飯,還在討論明天的天氣如何。

         靠靠靠靠靠,自家女兒可能會被五十幾歲的怪老頭騷擾,他們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地討論天氣?

         ──這是什麼世界。

         正當我欲言又止地想開口希望老媽可以讓我暑假去學跆拳道,好讓我對付那些怪咖。老媽才轉頭過來對著我們說:

         「白痴哦,妳姐姐說的是夜補校啦,北興夜間部才不會有非應屆生呢,絕對沒問題的,安啦!」說完,老媽夾了一口菜在老爸嘴邊,「孩子的爸,這道菜我研究地好──久好久哦,好吃嗎?」

         老爸滿臉春風地點頭了。

         我美麗的高中生活,就這麼毀於一旦。

         有人說,人一個月就是會有一天運氣簡直是背到讓你想死的地步。總會有一天就是諸事不順,被狗咬後才發現腳底黏著那隻死狗的屎,三秒後又瞬間下起了傾盆大雨,無奈地嘆了口氣在雨中快跑,被淋成落湯雞就算了,結果在到家前一秒又以一個超——華麗的姿勢摔倒在地,狼狽地爬起身子後,才發現他媽的沒帶鑰匙!

         但是今天我一定比上列敘述還要衰個幾千幾萬倍,我寧願被隔壁張大嬸的黃金獵犬咬掉屁股一塊肉,被淋成落湯雞,或是在眾目睽睽下摔個狗吃屎也無所謂,我就是不想讀夜間部啊!

         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