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3|我給妳一個勇氣之吻吧

5月14日,早上8點46分

      我被英文課荼毒中。

      昨天為了寫現代文學的報告熬了夜,結果現在完全無法進入狀況。

      映軒⋯⋯他不喜歡英文的,現在會不會已經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呢?唉,英文課不在一個班,好可惜。

      昨晚我夢見他了,在我們初見的那棵樹下。

      夢境大致與那天的情況差不多,我們那時都還是高中生,為了升學而到大學推甄。我是下午場的,吃過午餐後找了棵樹坐下納涼,順便再看看自己的備審資料。

      那天很熱,內心的緊張更是徒增躁熱,新買的白襯衫阻隔了皮膚呼吸的空隙,我幾乎可以感覺到穿在裡面的背心正在一點一點貼身,即使拿著資料搧風,風也是熱的。

      「喂,別緊張,教授很親切的。」

      一個清涼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是啊,是清涼,聲音傳來的瞬間,好像風也來了),我抬頭一看,只看見少年白衣黑褲,斜倚在粗枝上,一隻腳在空中晃呀盪的。

      「嗯,謝謝。」這句感激是真心的。我回以笑容,好像放鬆了許多。

      夢境到這裡與現實是一模一樣的,只是接下去卻⋯⋯他從樹上跳了下來,走近我,撫上我的臉,然後,嗯⋯⋯

      「妳知道這個叫什麼嗎?這個叫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愉賢在聽我說完這個夢之後,她下了這麼一個結論,乾淨俐落、一針見血。

      現在是下課時間,我們兩個靠在走廊邊,無視來往人群的吵雜,小小聲的說著。她是唯一知道我喜歡映軒的人,我也是唯一一個知道她喜歡直屬學長的人。

      學長叫朱宇澤。噓,這是秘密。

      「原來妳已經喜歡他到這種程度了喔?」愉賢雙手抱胸,專心凝視著對面的山群。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歡映軒到什麼程度了,只知道⋯⋯很喜歡、很喜歡。

      我沒敢告訴她,夢裡,映軒是這麼跟我說的——

      我給妳一個勇氣之吻吧。

      這真是一個毫無頭緒又沒道理的夢,我卻私心地希望現實中也能實現就好了。

      「程奕微別咬唇,妳在裝可愛給誰看?」回神,就發現愉賢已經在教室門口了。「上課了啦!」

      「喔⋯⋯」

      現實中⋯⋯真的,能夠實現就好了。

***

同日,下午1點26分

      現代文學,課堂報告中。

      當然,上台報告的人不是我,我只負責播投影片而已。我們組員坐在台下,臉上綻放著強烈不安卻又假裝鎮定的笑容,一雙雙眼睛盯著我和組長在台上相依為命的孤島,好像期待著接下來的50分鐘能有超乎想像的表現。

      是啊,慌亂得超乎想像。

      我很想忽略這種感覺,但罪魁禍首就在我所坐的高腳椅旁邊不到三公尺的地板上——映軒抱著筆電,靜靜地為下一節課的報告做準備。

      「加油。」好像感覺到我在看他,他抬起頭,輕聲對我說。

      還是那般清涼沈穩的聲音,又一次,將我內心的洶湧海浪,變成微風拂過的小漣漪。

      「奕微,開始囉。」

      「OK!」

      組長拿起麥克風,開始展現她精彩的口才,把台下的同學逗得哈哈大笑,明明應該是無聊透頂的報告,他竟然可以把所有人的注意往台上拉,太厲害了!只是我讚嘆的同時,更難以忽略身邊那人的視線,側過臉微微瞄了一眼,見他的視線穿過我,投射在投影片上,我挺開心的,因為投影片是我做的。

      吶,這會不會是另一種層面上,你也在注意我呢?

***

同一節課,下午3點15分

      我在台下,看著台上意氣風發的他。

      流暢的敘述、簡潔的分析,剛剛對於自家組長的佩服,現在完全送給了他。也就只有在這種時候,我才敢大膽地看著他。

      稍早我們報告結束後,我收拾東西準備下台,映軒也站了起來,在一旁靜靜地等我收完。我轉身正要走,他突然叫住我。

      「不幫我加油嗎?」他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只有我聽得到。

      我愣了愣,沒反應過來。

      他輕輕一笑:「跟我說一次,加油。」

      「加油⋯⋯」

      他淺淺的笑容突然加深了許多,眉眼彎彎的,好好看。

      「謝啦,踏實多了!」

      啊⋯⋯怎麼可以笑得那麼好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