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純白色的潛台詞(上)

      偉大的Friday   night,接下來兩天可以不用管那些亂七八糟的code了。我愉快地踩下油門,將車子駛出公司地下室的停車場,湛藍橘黃的漸層暮色映上擋風玻璃。

      這星期,我們工程師團隊都在忙應用程式改版的事。儘管早就彙整了各種使用者意見,也決定好要調整的主軸是優化使用者介面、提升運行速度、增加使用者敲碗的功能,但實際開始執行,仍是困難重重,根本需要通靈才知道從何下手!整個團隊雞飛狗跳,我也有種腦子快燒乾的感覺。幸虧主管明智,下班時間一到,還是和往常一樣趕我們回家,讓我們有充足的休息時間。

      這很重要,因為家裡還有女朋友和她準備的晚餐等著我呢。

      想到小優可愛的身影,我心頭泛起溫暖的漣漪。

      小優是專業的平面模特兒,外型亮眼、身材勻稱是理所當然的,但更吸引我的,是她為了獲得他人喜愛所做的努力:她隨時隨地保持良好儀態,也不斷充實自己的內涵,這陣子更積極朝演藝圈發展,明年就要登上大螢幕了。我打從心底以她為榮。

      本來我的生活圈不存在這樣閃耀迷人的女孩,直到三年前,我在人潮洶湧的商圈購物,小優不小心撞進我懷裡。

      「真的很抱歉!」她抬頭,美麗的杏眼裡寫滿驚慌。

      「不會啦。」我擺了擺手,友善地對她微笑。

      「啊,您的衣服……」她指著我胸口,我低頭一看,身上的白襯衫被她撞出口紅印了。

      我倆的緣分就此牽起。

      每次回想起那場邂逅,我們都覺得跟傳說中的命中註定一樣。

      之後我約小優出去,她從來沒有拒絕。過了半年,我們開始交往。又過了兩年,我們展開同居生活。同居至今半年了,中間當然少不了磨合,一度有越吵越兇的趨勢,但最近也逐漸平息了。我開始思考要給她什麼樣的求婚驚喜,相信到時候她一定會答應我,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們永遠陪伴彼此。

      同居生活中我最喜歡的是,只要小優晚上有空,我們也沒約好到外頭約會,她就會用心準備三菜一湯當作晚餐,迎接我回家。那總是讓我感覺到歲月靜好的幸福,更讓我明白幸福肥是真的:同居這半年來我已經胖了快三公斤,只能說她的廚藝真的太好了,還用我愛吃的菜抓住了我的胃。

      剛剛下班前,我確認過手機裡的情侶共享行事曆,我們今晚都沒有其他行程,也沒有外出的約定,她會煮什麼呢?冰箱裡好像還有上星期一起到大賣場採購的牛排,她可能會煮來吃吧,如果做成她拿手的炸牛排一定很讚。

      對了,買點飲料回去好了,我繞路到小優喜歡的手搖店,買了兩杯南非國寶茶,她說那好喝又不用怕發胖。

      把飲料放進車裡,我再次踩下油門,回到我們住的社區大樓。這棟大樓的外牆和室內壁面都設計成純白色,屋齡已經十年,仍保養得很乾淨,小優對它一見鍾情。

      我把車子停進地下停車場,左手拿著兩杯飲料,右手揣著公事包和鑰匙,搭電梯往上。

      來到八樓,我走出電梯,迫不及待地用鑰匙轉開家門。

      一進門,沁涼的冷氣包圍了我。隔著玄關的霧面玻璃屏風,隱約看得到小優坐在餐桌前的身影,我大聲說:「嘿,我回來了,還帶了妳最愛的國寶茶喔。」

      繞過屏風後,我發覺不對勁,餐桌上空蕩蕩的,而小優垂頭喪氣,像一朵凋謝的花。

      「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她轉頭看向我,表情僵硬地說:「阿茂,我們分手吧。」

      咦?

      嗯?

      不是吧?

      我們不是好好的嗎?

      我隨即想起她最近在忙的事。她這半年來參加了眾多影劇試鏡,終於得到在電影中飾演女配角的機會,目前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讀劇排練。

      我把心中的猜測說出口:「妳在練台詞呀?」

      「才不是,我是說真的,我們分手吧。」她的語氣非常沉重。

      我盯著她認真的眼神,腦袋一片空白,只擠得出老掉牙的台詞:「為什麼?」

      「你的生活習慣糟透了。」

      哦,我懂了。

      的確,同居以來,我們最大的考驗就是這件事,她經常抱怨我小便滴到馬桶邊緣、剪刀忘記放回原位、襪子脫下來沒翻整齊之類的,我真的很頭痛,家裡明明就是放鬆的地方啊,這種小事有這麼嚴重嗎?為什麼她就不能放鬆一點呢?

      但我也明白,生活就是這樣,一旦決定要長相廝守,就不得不面對這些日常瑣事與個性差異,跟熱戀時截然不同。

      我試著站在小優的角度想,這些事在她心中應該都不是小事,畢竟她總是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在這片純白色的空間中,那些小小的凌亂與髒汙看起來也格外刺眼吧。

      於是,我盡量配合她改正習慣,比方說,今早她出門參加排練,我用剪刀剪開麥片包裝泡來喝,馬上就把剪刀放回廚房抽屜了,還有什麼沒注意到的?

      「我又做錯什麼了嗎?」我把手搖杯放在餐桌上,伸手握住小優的手,想安撫她。

      她甩開我的手,指著我背後某處,「你沒有去倒垃圾!剛才還有果蠅在那邊飛,你明明答應我早上出門前會倒的!」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開放式廚房角落的垃圾桶和回收桶都呈現爆滿狀態──啊,我好像有答應她會去倒,但我忘得一乾二淨了。

      「抱歉,我等一下就拿去樓下垃圾室,妳別生氣了。」

      我連忙陪笑臉,討好地拍拍她的肩膀,她很快就閃開。

      「你去看回收桶,你為什麼把麥片的袋子丟在裡面?那不能回收!我說過幾百次了!」她的語調越來越激動。

      「好好好,我放好就是了。」我走向回收桶,把麥片包裝揀到它該去的地方,哄小孩似地對她說:「妳看,沒事了,別生氣了,生氣會長皺紋喔。」

      她忿忿地睨著我,「不只這樣,你剛才回來也沒有把鞋子收好!」

      有嗎?我疑惑地走回玄關,還真的呢,幾分鐘前脫下的皮鞋用三七步的角度站在玄關地上。

      小優到底怎麼知道的?她的視線被玄關屏風遮住了,應該看不見我的動作才是啊。

      我一邊讚佩她過於常人的觀察力,一邊也感到恐怖,她到底是用什麼心態在監督我的生活的啊?

      我彎腰將鞋子拎起,收到一旁的鞋架上,接著走回餐桌旁,握住小優的手。她倏地瞪大眼,尖著嗓子大喊:「你在做什麼!為什麼摸完鞋子不洗手就摸我?啊,你還摸過垃圾!你很髒耶!」

      她衝向廚房洗碗槽,按出一旁的洗手乳,用力搓出泡沫,「我受不了了!你真的很髒,我剛才還在陽台看到你襪子亂丟!我沒辦法接受家裡這樣一團糟,也沒辦法繼續跟你在一起了,我要跟你分手!」

      天啊,她今天是發什麼神經?

      像平常一樣叨念個幾句不就好了嗎?我也都改正了啊,有必要為此分手嗎?

      「小優,妳冷靜,我重新弄好就是了,以後也都照妳說的做好不好?」我耐著性子安撫她,拿起客廳的乾洗手噴在手上,搓了幾下,「妳看,像這樣。」

      「你每次都說會改,但從來沒有改過,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我不會再相信你了,我要跟你分手!」

      「我有改啊,今天只是忘記了,妳不要這麼生氣。」

      「我不相信你了。」她用水沖掉手上的泡沫,迅速撕下一張廚房紙巾,把手擦乾,「虧你外表乾乾淨淨,想不到生活習慣這麼噁心,根本就是詐欺!我居然還以為你是我的王子,太可笑了!」

      又說到「王子」了。

      整個星期累積的疲憊化為海嘯,一波又一波地襲捲而來。

      交往之初,小優就說過她一直在尋找最適合她的王子,卻總落入失望中。在我身上撞出口紅印那天,便是她因失戀而心神不寧,才撞上了路人,想不到就這樣遇上她真正的王子,一表人才又溫柔貼心,打趴所有前男友。

      一開始聽她這麼說的確很爽,但日子久了,這種說法就變成一種負擔──她用她心中的王子標準來要求我,想把我變成她理想的模樣。即使我真心誠意想跟她相愛一生,努力滿足她的需求,但最後好像都是我害她失望。

      為什麼我做了這麼多,她還不領情?她是否曾經看見真正的我?

      心太累了。

      我僅存的耐性全數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憤怒的火焰。

      「對,我不是王子,但妳也不是公主啊!妳要不要聽聽看妳剛才講的話,跟樓下撿回收的阿婆有什麼兩樣?」那個阿婆總是在樓下整理回收,逢人就抱怨自家老公好吃懶做,害她命運坎坷、吃足苦頭。

      「你說什麼!」小優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顯然大受打擊。

      「我說錯了嗎?妳發什麼脾氣?難道這樣就是公主?我看妳是有公主病!」

      她豎起眉毛,用力拍響流理台,「對,都是我的錯,我太差勁了!分手對你比較好!」

      小優衝進臥室,房門沒關,在餐桌旁的我看著她打開了出國用的大行李箱,把洋裝、保養品、筆電等衣物紛紛往裡面塞。

      接著,她在浴室、廚房、陽台奔進奔出,將她的家當全收進行李箱內,裝不下的,便裝到大行李袋。

      我有股衝動想按住她的手,但惱火的情緒壓制住這股衝動。

      沒一會兒的功夫,小優已經把她的個人物品收得一乾二淨,拉著行李走到玄關。

      我終於忍不住要說些什麼,「妳真的要走?」

      她沒回應,把鑰匙放在鞋架頂層,頭也不回地走出家門。

      玄關門關上了。

      屋子裡飄起寂寥的氣息。

      她不會再回來了,我被單獨留了下來。

      我孤身坐在平時兩人吃飯的餐桌前,悲憤交加。

      從前不是沒有分手的經驗,但這無疑是最痛的一次。或許是因為我已經有能力實現與她共度一生的願景,也已經選擇她作為我生命中的女主角,萬萬沒想到會這樣結束……

      剛剛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簡直莫名其妙!

      太無力了。

      餐桌上的手搖杯表面結滿水珠,倏地滑落,就像在為我掬一把同情淚。我把吸管戳進杯裡,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交往兩年半,我記得小優許多小小的愛好,卻終究不知道她要的是什麼。

      她似乎一直在追求著某些我無法理解的夢想,但我不介意,她不顧一切追求夢想的模樣既可愛又充滿熱情,我愛得不得了,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手機震了一下,螢幕亮起,是情侶共享行事曆的提醒:「海邊約會!」

      我苦笑,明天本來說好要一起去海邊走走,順便拜訪小優那個住在海景別墅的閨蜜Lily,但現在看起來也不可能了吧。

      我循著慣性點開行事曆,瀏覽各個頁面。這是小優提議我們一起使用的應用程式,因為她從事工時不固定的工作,這樣比較方便查看彼此行程。

      這半年來她真的參加了很多試鏡,行事曆上滿是試鏡日與結果公布的註記,更之前那段日子是我們到處去看房子,再更之前則是我們的各種約會行程。

      她在每天自由填寫的空白欄位記錄我們的相處點滴,我平常看總是備感窩心,如今看卻是格外痛心:我做了手工生日卡片送她,她很喜歡、她第一次做炸牛排給我吃,我愛吃到把她的份也吃光了、到山上踏青,她的鞋子突然開口笑,於是我揹著她下山買鞋……我眼裡盈滿了淚,那些平淡卻幸福的時光,她也都收放在日記裡。為什麼我們還會走到這一步呢?

      我審視她在日記中吐露的心聲,想跟debug一樣找出感情生變的原因。

      還真的讓我找到了,她連吵架很痛苦也記錄下來了,仔細看吵架的原因,幾乎都是因為我的生活習慣觸怒了她……我不覺得是因為我骯髒,應該反過來說,是她太仔細了。

      我的存在在她的生活中,或許就像她打掃得一塵不染的家中唯一除不去的黴斑。

      而分手,就是她打掃感情的方式。

      唉!真是太悲哀、太可惜、太遺憾了……

      我食慾全消,喝完一杯國寶茶便決定倒頭就睡,消化滿腹苦澀的情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