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純白色的潛台詞

偉大的Friday   night,接下來兩天我可以不用管那些code了,我愉快地踩下油門,讓車子在夜燈中奔馳。

這次公司的應用程式改版,蒐集了許多使用者意見,我們工程師團隊要一一解決問題:刪除不符合需求的功能、增加使用者敲碗的功能,整個團隊可以說是雞飛狗跳,我也有種腦漿快燒乾的感覺。幸好主管明智,下班時間一到,還是和往常一樣趕我們回家,讓我們有充足的休息時間。

這很重要,因為家裡還有女朋友小優和她準備的晚餐等著我呢!

想到小優可愛的身影,我心頭泛起溫暖的漣漪。

小優是一個模特兒,外貌出眾是理所當然的,但更吸引我的,是她為了獲得他人喜愛所做的努力,她隨時隨地保持良好的儀態,也不斷充實自己的內涵,最近還積極朝演藝圈發展。

本來我的生活圈不存在著這樣閃亮迷人的女孩,直到三年前,我走在路上,小優不小心撞進我懷裡,在我的白襯衫上留下唇印,牽起了我倆的緣分。那真的就像傳說中的命中註定一樣。

我約她出去,她從來沒有拒絕,過了半年,我們終於開始交往。又過了兩年,我們開始同居。同居至今半年了,中間也少不了磨合,一度有越吵越兇的趨勢,但最近也逐漸平息了,我相信我們終究會結為連理,相伴一生。

同居生活中我最喜歡的是,只要小優沒有工作行程,我們也沒約好到外頭約會,她就會準備三菜一湯當作晚餐迎接我回家。那總是讓我感覺到歲月靜好的幸福,更讓我明白幸福肥是真的:同居以來我已經胖了兩公斤,只能說她的廚藝真的太好了,還用心準備我愛吃的菜餚。

下班前我確認過手機裡的情侶共享行事曆,我們今晚都沒有其他行程或外出的約定,她會煮什麼呢?冰箱裡好像還有上星期一起到大賣場採購的牛排,她可能會煮來吃吧,如果做成她拿手的炸牛排一定很讚。

對了,買點飲料回去好了,我繞路到小優喜歡的手搖店,買了兩杯南非國寶茶,她說那很好喝又不用怕發胖。

把飲料放進車裡,我繞回我們住的社區大樓,這棟大樓的外牆和室內牆面都設計成純白色,而且保養得很乾淨,小優很喜歡。

我把車子停進地下停車場,左手拿著兩杯飲料,右手拿著公事包和鑰匙,搭電梯往上。

來到八樓,我走出電梯,迫不及待地用鑰匙轉開家門,隔著玄關霧面玻璃屏風隱約看得到她坐在餐桌前的身影,我大聲說:「我回來了,還帶了妳最愛的國寶茶喔。」

繞過屏風後,我才發覺不對勁,餐桌上空蕩蕩的,而她垂頭喪氣的,像一朵凋謝的花。

「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她轉頭看向我,表情僵硬地說:「阿茂,我們分手吧。」

咦?

不是吧?

我們不是好好的嗎?

我隨即想起她最近的工作,她這半年來參加了一些影劇試鏡,終於能在電影中演出女配角,近日正如火如荼地在讀劇排練。

我把心中的猜測問出口:「妳在練台詞嗎?」

「才不是,我是說真的,我們分手吧。」

我盯著她的雙眼,腦袋一片空白,只擠得出老掉牙的台詞:「為什麼?」

「你的生活習慣太糟了。」

哦,我懂了。的確,同居以來,我們最大的考驗就是這件事,她經常抱怨我小便滴到馬桶邊緣、剪刀沒有放回原位之類的小事,我真的覺得很頭痛,家裡明明就是放鬆的地方啊,為什麼她就不能放鬆一點呢?

但生活就是這樣,一旦決定要長相廝守,就不能跟熱戀時一樣不面對這些日常瑣事。

我試著站在她的角度想,這些事在她心中應該都不是小事,畢竟她總是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在這片純白色的空間中,那些小小的髒亂看起來也格外刺眼吧。

於是我盡量配合她改正了,今早她出門參加讀劇排練,我用剪刀剪開麥片包裝泡來喝,馬上就把剪刀放回廚房抽屜了,還有什麼沒注意到的?

「我又做錯什麼了嗎?」我把手搖杯放在餐桌上,伸手握住小優的手,想安撫她。

她甩開我的手,指著我背後某處,「你沒有去倒垃圾!我回來時看到果蠅在那邊飛,你答應我早上出門前會倒的!」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開放式廚房角落的垃圾桶和回收桶都呈現爆滿狀態,我好像有答應她會去倒,但我忘得一乾二淨了。

「抱歉啦,我等一下就拿去樓下垃圾室,妳別生氣了。」

我連忙陪笑臉,拍拍她的肩膀,她很快就閃開。

「你去看回收桶,你為什麼把麥片包裝丟在裡面?那不能回收!我說過幾百次了!」她的語調越來越激動。

「好好好,我放好就是了。」我走向回收桶,把麥片包裝揀到它該去的地方,哄小孩似地對她說:「妳看,沒事了,別生氣了,生氣會長皺紋喔。」

「不只這樣,你剛剛回來也沒有鞋子放好!」

有嗎?我疑惑地走回玄關,剛才脫下的皮鞋還真的凌亂地擺在玄關地上。

小優到底怎麼知道的?她的視線被玄關屏風遮住了,應該看不見我的動作才是啊。

我一邊讚佩她過於常人的觀察力,一邊也感到恐怖,她到底是用什麼心態在監督我的生活的啊?

我伸手將鞋子擺正,走回餐桌旁,握住她的手,她的杏眼倏地瞪得更大了,她尖著嗓子大喊:「你在做什麼!為什麼摸完鞋子不洗手就摸我?很髒耶!」

她衝向廚房洗碗槽,按出一旁的洗手乳,用力地搓洗雙手,「我受不了了,你真的很髒,我回家走進房間還看到你前兩天的襪子都亂丟!我沒辦法接受家裡這樣一團糟,也沒辦法繼續跟你在一起了,我要跟你分手!」

她今天是發什麼神經?這種事像平常一樣叨念個幾句不就好了嗎?有必要為此分手嗎?

我耐著性子安撫她:「小優,妳冷靜,我重新弄好就是了,以後也都照妳說的做好不好?」

「不可能!你每次都說會改,但從來沒有改過,狗改不了吃屎,我不會再相信你了,我要跟你分手!」

「我有啊,今天只是忘記了嘛。」

「我不相信你了。」她用水把手上的泡沫沖乾淨,私下一張廚房紙巾,迅速把手擦乾,「虧你外表清清爽爽,想不到生活習慣這麼噁心,根本就是詐欺!我居然還以為你是我的王子,太可笑了。」

又說到「王子」了。我被疲憊的海嘯襲捲,僅存的耐性全數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憤怒的火焰。

交往之初,她就說過她一直在尋找最適合她的王子,在經歷過眾多失望之後,她終於遇見了我,我才是她真正的王子,外型亮眼又溫柔貼心,打趴所有前男友。一開始聽她這麼說的確很爽,但日子久了,這種說法就變成一種負擔──她用她心中的王子標準來要求我,想把我變成她理想的模樣。即使我真心想跟她相愛一生,努力滿足她的需求,但最後好像都是我害她失望。

為什麼我做了這麼多,她還不領情?她是否曾經看見真正的我?

「對,我不是王子,但妳也不是公主啊!妳要不要聽聽看妳剛才講的話,跟樓下收回收的阿婆有什麼兩樣?」那個阿婆總是在樓下整理回收,逢人就抱怨自家老公好吃懶做,害她苦命難熬。

「你說什麼!」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我說錯了嗎?妳發什麼脾氣?難道這樣才是公主?我看妳是有公主病!」

她顯然大受打擊,氣得大拍流理台,「對,都是我的錯,我太爛了!分手對你比較好!」

小優衝進臥室,我走到房門口看著,她打開了出國用的大行李箱,把衣服、保養品、筆電等衣物一一往裡面塞。

我有股衝動想按住她的手,但惱火的情緒壓制住這股衝動,沒一會兒的功夫,她已經把她的私人物品收得一乾二淨,拉著行李走到門口。

我終於忍不住說些什麼:「妳真的要走?」

她沒回應,頭也不回地走出家門。

空氣充滿寂寥的氣息。

她不會再回來了,我被單獨留了下來。

我孤身坐在平時兩人吃飯的餐桌前,感到悲哀而無力。

從前不是沒有分手的經驗,但這無疑是最痛的一次,或許是因為我已經有經濟能力實現與別人共度一生的願景,也已經選擇小優作為我生命中的女主角,萬萬沒想到會用這麼莫名其妙的方式結束。

餐桌上的手搖杯表面結滿水珠,倏地滑落,就像在為我掬一把同情淚。我把吸管插進手搖杯裡,咕嚕咕嚕地喝了起來。

交往兩年半,我記得小優許多小小的愛好,但終究還是不知道她要什麼。

她似乎一直在追求著某些我無法理解的夢想,但我不介意,她那種不顧一切去追求夢想的模樣既可愛又熱情,我很喜歡。

手機響了起來,是情侶共享行事曆的提醒:「海邊約會!」

我苦笑,明天本來說好要一起去海邊走走的,順便拜訪她那個住在海景別墅裡的閨蜜Lily,但現在看起來也不可能了吧。

我不由自主地瀏覽行事曆頁面,這是她提議要我們一起使用的應用程式,因為她做的是工時不固定的工作,這樣比較方便查詢彼此行程。

這半年來她真的參加了很多試鏡,行事曆上滿是試鏡日與結果公布的註記,更之前那段日子是我們到處去看房子,再更之前則是我們的各種約會行程。

她在每天自由填寫的空白欄位記錄我們之間的相處,我平常也會看,但如今看起來,才覺得格外痛心:我做了手工生日卡片送她,她很喜歡、她第一次做炸牛排給我吃,我愛吃到把她的份也吃掉了、到山上踏青,她的鞋子突然開口笑,於是我揹著她下山買鞋……我眼裡盈滿了淚,那些平淡卻幸福的時光,她也都收放在日記裡。為什麼我們還會走到這一步呢?

我審視她在日記中吐露的心聲,想跟debug一樣找出感情生變的原因。

還真的讓我找到了,她連吵架很痛苦也記錄下來了,仔細看吵架的原因,幾乎都是因為我的生活習慣觸怒了她……我不覺得是因為我骯髒,應該反過來說,是她太仔細了。

我的存在在她的生活中,或許就像她打掃得一塵不染的家中那一點點的小髒污。

而分手,就是她打掃感情的方式。

唉!真是太悲哀、太可惜、太遺憾了……

我決定倒頭就睡,消化滿腹苦澀的情緒。

我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微微發亮,枕間都是她的氣味,她卻不在了,我的心彷彿被掰出了缺口,既疼痛又窒息。

乾脆起來把床單洗一洗好了。

我拆下被套,拉出床單,卻突然猶豫了。

如果洗了,好像等於徹底把她逐出我的生命了,說到底我還是捨不得她,捨不得這段情感。

昨晚的火氣全消了,我心中只有滿滿的悔恨。

我緩緩把床單鋪回去,在床頭與床架的縫隙裡發現了一疊紙,我曾看過她在睡前讀那疊表演課的講義,她還開心地跟我介紹她寫在紙上的筆記。她說經典的角色演出都有潛台詞,那些潛伏在言語皮骨下的弦外之音,如水面下的冰山那麼遼闊。她說表演老師要她去探索自己表面行為之下的真實渴望,那對她而言是個困難的挑戰,我說這聽起來就很高深,我也聽不明白,但會支持她。

一切都歷歷在目,我突然覺得,是我看得太表面,不了解真正的她,所以她才離開我嗎?

對於她,我真的沒有什麼能做的了嗎?

門鈴響了,打斷我的思緒。

平常沒有人會在這時間來打擾,會不會是她回來了?

我懷著奇妙的期待,接通門口對講機,看得到訪客的影像。

是她的姐姐大優。大優在演藝經紀公司工作,小優去試鏡的幾乎似乎都是大優幫她介紹的,我也跟她們姐妹倆一起吃過好幾次飯,感覺她們感情十分融洽。

「小優在嗎?」

「她不在。」我猶豫著是否要說明我們已經分手。

「你知道她去哪裡了嗎?我都聯絡不到她,我有點擔心。」

「怎麼了嗎?」

「她昨天被導演撤換角色了,那導演就是最出名的就是壞脾氣,把她批評得體無完膚,我有點擔心她,你也知道嘛,她比較追求完美,我怕她想不開……」

我心中有些碎片隨著大優的話,慢慢連成了一條線。

我打開情侶共享行事曆,一頁一頁地翻找,證實了我心中的猜測。

我急得撥電話給小優,她沒有接。

「怎麼樣?」

「她沒有接……昨天她跟我提分手,然後就跑出去,我還想說她應該會去妳那裡。」

「咦?」

如果不在大優那邊的話,可能在Lily那邊吧,我打給Lily詢問,她小聲地說:「對,小優在我這邊,你快來吧,她什麼都沒說,就只是一直哭。」

我開車去到Lily家,小優獨自坐在庭園裡,面對著湛藍的大海,背對著我。

Lily用手勢催促我去找小優,我走到小優前面,看見她眼眶泛紅。

「妳還好嗎?」

她看了我一眼,似乎有點驚訝,但很快就恢復成面無表情的樣子,沒有說話。

我在她身邊坐下,「妳不是真的要跟我分手吧?」

她沉默地別過頭。

我試著突破她的心防,「妳去演戲演得不順利吧?妳很難過吧?我都知道了。」

她視線看向地板。

我繼續說道:「我發現了一件事,我們每次吵架都發生在試鏡結果出爐之後三天內,妳有注意到嗎?」

這是我早上才發現的,以往竟然都沒注意到!

仔細想想,我只在頭兩次時問小優試鏡結果,她悶悶不樂地說沒上,我試著安慰她、鼓勵她,此後我就再也不問她結果了,她也不曾主動談起。我想她若有好消息會主動告訴我,至於壞消息我就靜靜守護她,買些小禮物讓她開心,然後繼續在她下次試鏡前陪她對戲。但這麼做,對她而言並沒有幫助,反而讓她以為我對她失望了。善於扮演完美人設的她不肯向我訴苦,反而把對自己的不滿投射到我的生活習慣之上,以如此扭曲的方式展現她的脆弱。

這麼難的潛台詞,我怎麼會懂啊?搞不好連她自己都不懂。

她望著我,眼裡滿是淚水。

「既然我弄亂房子,會讓妳這麼不自在,拚命打掃,那妳搞砸試鏡,一定也很不自在,很自責吧?」

她的淚水隨著我的話不停落下。

「妳可以跟我訴苦,我不是王子,妳也不用在我面前假扮成完美的公主。妳可以哭,可以偷懶,可以耍賴,可以罵髒話,我才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討厭妳,就算妳把我當成王子,對我有那麼多不合理的要求,我也沒有討厭妳。」

小優雙手掩面,帶著濃濃的鼻音說:「我也不想討厭你啊……可是,為什麼這個世界這麼不完美啊……我真的好討厭不完美……」

我輕輕地撫摸她的背,這次她不再閃避,我順勢抱住她。

如果我說她把我當王子是因為她未曾看見真實的我,那我可曾看見真實的她?

她就是一個瘋狂的完美主義者,就像她尋找「王子」一樣,她活在純白色的夢想之中,容不得一點點汙垢。

大優也說,小優從小就這樣,考試考差了、被老師指責了,就回家拚命打掃,挑家人毛病,鬧離家出走,想不到到現在還是沒長大。

純白色的完美就是小優所追求、我不了解的事物。

她或許以為那是純白色的童話,但我覺得那是一片純白色的荒原,她孤身一人在維持純白色的景致,屏除其他繽紛的色彩。

「妳就只是討厭髒亂,不是討厭我啦。」

「嗯……」

「回來我身邊吧。」

她吸了吸鼻子,輕輕點頭,「謝謝你……」

「沒事了,沒事了。」

──即使知曉妳的行為如此彆扭,我依然覺得妳很可愛,依然想要愛著這樣的妳。

分手事件落幕之後,小優還是常常叨念我的生活習慣,甚至會說「我想了想,似乎還是分手比較好」之類的話。

但經歷過分手事件,我已能從容以對,三言兩語引導她說出那些本來說不出口的潛台詞。

她離不開真正看見她的困境的我,而我也離不開如此可愛又有趣的她。

我對我們有信心,我們之間的關係中,能有純白也有五彩,有完美也有不完美。

(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