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不再假裝

人們假裝的東西有很多,可能是人、事、物也不一定,而我假裝我的性別。

我的本名叫若月美海,而我工作於夜店,扮演一個愛裝可愛的男生,大家都稱我為海,性別女。

「海,有人指名你喔!」

「…知道了。」

我不是這公關部裡的第一名,我只是第三名,但不知道為甚麼大家老愛指名我。

「海!我好想你喔,你有沒有想我啊?」

向我說話的人叫做甚麼我早已不記得,我只知道她是客人。

「恩、小姐我真的好想妳喔,妳最近都沒來我好孤單呢!」

我用撒嬌的口氣說著,因為我扮演的角色是愛裝可愛的男生。

「海!」

那女的叫了聲我,隨即撲到我的身上。

濃厚的香水撲上我的鼻子,那味道真的不是普通的難聞。

「小姐,小心其他男公關會嫉妒喔。」

「呵呵、可是我喜歡的是你,其他人怎樣都好。」

但我可不喜歡妳,雖然我想這麼說,不過客人至上。

「我很高興小姐喜歡我。」

我把嘴角往上提了十五度左右,不過皮笑肉沒笑。

「海!」

我回過頭看去,呼喊我的是我的初戀,不過當事人不知道,因為我沒說出我的想法。

「何事?」

「沒事。」

我無奈地搖搖頭,盯著他。

「你是怎樣,發病喔?」

他在我耳邊低聲說話,那話讓我嚇了一大跳。

「沒啊,看妳裝得好累而已。」

「你!知道我?」

「當然知道,妳很有名,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對吧。」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很有名好不好…

「吶、下班後一起吃飯?」

「不要,你今天是沒吃藥還是怎樣?」

「欸,我正常的很,ok?」

「隨便,下班再說吧。」

很快的下班了,但我卻沒看見他的身影,我搖搖頭換回便服,走出店。

沒想到他卻早站在店門口,等人?

「你在等誰?」

「妳是明知故問喔?」

「沒啊,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等誰。」

「我覺得今天有病的應該是妳才對,走,去我家吃藥去。」

「蛤?我哪裡有病了啊?」

「全身上下都是病。」

「最好是啦!」

「好啦,廢話不多說,走了。」

他說完後,便一把抓住我的手,緊緊的握住。

「欸,等一下被當成同性戀怎麼辦?」

「那些人眼睛有問題,不用多理。」

「蛤?看也知道我是男生吧。」

這句話說出口的瞬間,那男的把握住我的手放開,後移到胸上,道出。

「妳明明就是女的,不用摸也知道。」

「我數到三,給我放開你的手。」

在我數到三之前,他就一直摸……

「三!」

數到三時,他摸我胸的手就瞬間移開,裝沒事後握住我的手,往他家的方向拉去。

「欸,你知道我叫甚麼名子嗎?」

我很好奇,因為我沒告訴那裡的人我真正的名字。

「廢話,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那我的名字是?」

「若月美海,沒錯吧。」

肯定句,沒錯,因為那是對的。

「你!你怎麼知道?」

「心有靈犀點通啊,哈哈。」

「你是傻還是笨蛋還是有病?」

「可能都有吧?」

「那你該去看醫生了,你已經得絕症了喔。」

我平淡道出,這令人訝異的消息。

「…其實該看醫生的是妳吧?」

「為甚麼我要去看醫生?」

沒道理,因為他看起來比我還要有病。

「妳病的可不輕了,哪個女生會假扮男生去當男公關?如果妳沒有病,那就不該在那。」

「……不關你的事吧。」

撇開關係,果然…單戀什麼的一點也不好!我要放棄他!

「跟我有關。」

若宮下這麼說了『跟我有關』,接著就俯身把我的唇給堵住。

初戀情人就這麼奪走了我的初吻…!!

「唔…你!」

他一次又一次的吸允我的舌,熱氣就這麼上來了,而我的雙腳也這樣軟了起來,不自覺的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角。

「等,不…不要。」

他沒停下他的動作,也不放過我的唇,法式深吻…原來是這樣。

「下君…下君。」

我的眼眶邊緣泛著淚水,用微弱的聲音叫著若宮下。

「嗯?抱歉,妳還好吧?」

他用雙手支撐我的身體,搖晃不穩,我們緊緊的貼再一起。

「呼…當然不好啊,這可是我的初吻呢!」

我用鼓起的臉微嘟著的嘴說著,而他微微的笑了笑,就這麼把頭放在我的肩上。

「很好啊,妳的初吻是我的。」

這句話讓我的臉瞬間由皮膚色轉變成蘋果紅。

「你白癡喔?」

雖然這麼說,可是我的紅潮退不掉,現在應該一臉喜悅的傻笑吧。

「呵呵,比妳好一點啦。」

「你不覺得我不向女生嗎?這麼的…男性化。」

他壓了壓自己的微卷劉海,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

「妳還覺得妳像男生嗎?剛剛那不夠嗎?」

我的臉瞬間爆紅,而他邪惡的笑容很燦爛。

「你…!」

突然間他笑了出來,不掩飾很大聲。

「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麼…」

我話還沒說完,他就又把唇給貼了上來,連帶的還把手撫上了我的胸。

「唔!你!」

二次被他的法式深吻給襲擊,還被他摸了胸,而我的臉很不爭氣的紅了起來,手緊抓著他的衣角。

「下君…」

二次叫他的名字,老實說我從來不知道叫別人的名字可以這麼害羞。

「美海,我喜歡妳喔。」

下君這麼說了,打轉在眼眶的淚水滴了下來,我微微笑的看著他。

他,讓我不再對自己感到自卑,原來我其實並沒有那麼男性化。

「吶、下君,謝謝喔。」

我一臉燦爛地說著,下君的臉帶點微紅對我笑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