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POPO華文創作大賞決選入圍作品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杯名喚『了結』的酒。

Still,一家隱身在城市角落的鋼琴酒吧,低調而高雅。沒有喧鬧及狂歡,只有人們低低耳語及琴聲飄揚,一如它的名:沉靜如水,亦或,往事依舊。

單洛無視於門上掛著的『closed』,直接推開了Still的大門。

「呦,什麼風把單大爺給吹來了?」站在吧台後的男人抬頭調侃道。

「身為VIP,來不是應該?」單洛在吧台前坐下,長指敲了敲桌面,「還不快把酒給大爺滿上?」

「是是是。」男人一搭一唱地配合單洛唱起雙簧來,不一會便將一杯冰藍色的液體放置桌上,「算你走運,新口味。」

「說到底,還不就是當你的試驗品,」單洛抿了口酒,薄荷的清新味道讓他放鬆,「還不賴,名字?」

「了結。」

「嗯?」

「它的名字就叫『了結』。」男人笑瞇瞇的撐著下顎看他。

「真俗氣,誰取的?」單洛不敢苟同男人的品味。

「你的表情取的。」男人也不生氣,開始擦起杯子來。

「喔?」單洛饒有興致的又抿了口酒,「怎麼說?」

「單大爺啊,最近有煩心事吧?」男人鐵口直斷地敲了敲桌面。

「是有那麼一點。」早習慣對方那心細如髮的觀察力,單洛從不在他面前掩飾自己的情緒。

「這不就對了?你一臉苦悶地來到這,喝了我的特調後眉頭便舒展開來,」男人停下手邊的工作,「不正是它了結了你的苦悶嗎?所以叫它『了結』最適合不過了。」

「……你的特調讓我了結,你的創意卻讓我糾結啊,周皓。」

「嘖,真沒幽默感。」周皓又拿起其它杯子,「怎麼,單大爺遇到什麼想了結的事了?」

「你還記得……」單洛晃了晃杯子,看著在冰藍液體裡滾動的梅子,「上次來找我搭話的女孩嗎?」

「噢,單洛,來搭訕你的女人不計其數,你的敘述不能再詳細點嗎?」周皓放下手邊的工作,頗有興致地打算來場men’s     talk。

「唔,就是後來我跟著離開的那位。」請不要一付他是個很沒節操的男人好嗎?

「喔?」周皓撫撫下巴,若有所思,「你是說,長捲髮、皮膚白皙、個子小小的那位?」

「嗯,就是她。」

「怎麼?你想了結她?」周皓瞥了他一眼,「勸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你認識?」單洛有些驚訝。

「認識啊,」周皓無所謂的聳聳肩,「小石子也算是常客。」

「小石子?」

「我家女王陛下都是這樣叫她的,所以我就跟著叫啦。」

「童沁妤也認識?」世界未免也太小了,不過,有關係總比沒關係好,不是嗎?

「她們是好朋友呀,所以我才告誡你不要打她的主意嘛,」周皓一臉理所當然,壞笑道,「要是你玩弄人家感情的話,會被女王陛下殺掉的喔。」

「為什麼叫小石子?」單洛對好友的告誡完全不放在心上,比起會不會被童沁妤殺掉這種鳥事,對小烏龜的事還比較感興趣些。

「她姓石唄--等等,」周皓看著眼前充滿求知慾的臉,揣測道,「你該不會連人家姓什麼都不知道?」

「……」單落默默抿了口『了結』,並不答話,像是默認周皓的猜測。

「依我對你的認識,那天應該不是單純送人回家這麼簡單吧?」這傢伙是標準的送上門來的,不吃白不吃。若那兩人沒有一起離開店裡也就罷了,但要是相偕而去他才不信沒發生什麼!

「……」

「滾床單了?」咄咄逼人。

「……」

「都吃乾抹淨了,你竟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聲音拔高。

「……」

「單洛,你真是頭衣冠禽獸。」萬分篤定下結論。

想起小烏龜也曾用『衣冠禽獸』四個字來評論他,讓他的唇勾了勾,心情相當愉快。

「你居然還笑的出來,」看著眼前笑的跟朵花似的男人,周皓有些惡寒,「被女王陛下知道你始亂終棄的話,還不把你大卸八塊。」

「我沒有始亂終棄啊,」用小叉子撥弄著杯底的梅子,單洛有些漫不經心,「我不是正想辦法了結她嗎?」

一聽到好友沒打算當陳世美,周皓便安心了,若女王陛下的好友被他的好友給始亂終棄……依她對小石子的保護欲,還不鬧個雞飛狗跳?而他小皓子,也絕對沒好日子可過了。

「你的意思是--」周皓注意到單洛是用『了結』,而非『了解』,「你打算追她?」

「我正在追她。」現在進行式好嗎?

「……小石子不都自己送上門了?」周皓瞄了眼時鐘,離開店還有半小時,時間還夠,「只要你不拋棄人家,哪需要追?根本手到擒來是不?」

「癥結點在於,是她想拋棄我啊。」單洛露出難得的怨婦臉,「我總覺得她在逃避我。」

「逃避?怎麼說?」饒有興致地為自己倒了杯威士忌,周皓乾脆走出吧台坐到好友身旁。

兩人從高中時期就是相熟的友,所以即便單洛在『那年』受到刺激後,個性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自認還是挺了解他的。雖然在Still,單洛是出了名的風流,但卻不算是個徹頭徹尾的花花公子。

在與女性相處上,單洛還是相當有原則的。

對於搭訕,他一向來者不拒,把調情當調劑--但也僅止於調調情、說說不切實際的溢美之詞,絕不會有多深入的交流。換句話說,單洛只是享受當下的氛圍而已,並不真熱衷於玩弄感情,更別提是玩弄肉體了。

正因為了解單洛的性格,周皓輕易地就能猜出他與小石子進展到什麼階段。可他沒想到一向無往不利的單大爺也有吃鱉的時候,這讓他分外的想……好好恥笑他。

「我討厭她拒人於千里之外。」單洛皺著眉,咬牙切齒道,「不過就是隻蟑螂。」

「蟑螂?」周皓覺得自己今天根本就是個好奇寶寶,不斷地在追問問題。

單洛大略將蟑螂事件陳述給周皓聽,後者撫撫下巴,思考片刻後:「也就是,你在為了小石子『不讓你打蟑螂』這事在生氣?」

「並不是。」單洛白了他一眼,他有這麼幼稚嗎!他就是覺得她驚恐貼在牆上的畫面特別刺眼、特別讓他不痛快而已。

「你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嗎?」周皓發揮他的好耐心,循循善誘。

「……」好吧,他確實弄不清楚氣的到底是她還是自己,只能不甘願地搖搖頭。

「你其實不是在氣吧?」周皓優雅飲了口威士忌,好笑道,「你在憐惜她啊。」

「……」若剛剛是不知該怎麼回答,現在單洛則是真的無言了。看看那什麼措詞,憐惜?周皓的措詞有需要這麼煽情嗎?彷若他已經愛到無可自拔的樣子了,哼!

「看起來像是捨不得她獨自面對蟑螂的窘態,但更深層一些的話--」周皓刻意拉長音調,像在釣人胃口,「是捨不得她的倔強跟獨立吧?」

「你這混蛋。」單洛搥了他一下,嘴角勾起的弧度卻洩漏了他的釋然。

「說中了吧?」周皓一臉『我就知道』的聳聳肩。

單洛一口飲盡『了結』,並不打算久留:「謝謝招待,我走了。」

「嘖,真無趣。」周皓看看錶,開店時間到了,他站起身收拾桌面,「看在我的『了結』及充當諮商師的份上,你去演奏個五首大曲子頂一下。」

「常駐琴師又跑了?」一針見血。

「不是跑,是休息!總之你先頂一下。」鋼琴酒吧沒有鋼琴聲還叫鋼琴酒吧嗎?

「兩首。」他可不是閒閒沒事做吶。

「三首。」討價還價。

「一首。」瞇了瞇眼。

「好、好、好,兩首就兩首。」周皓投降。

單大爺忽視愁眉苦臉的周皓,逕自將門上的『Closed』門牌摘下,然後端正坐在三角鋼琴前,腦子裡正思索著琴譜。

三三兩兩的客人進入了酒吧,吧台後的男人端著迷人笑容招呼客人,而三角鋼琴前的男人頓了半晌後,自顧自地演奏了起來。

隱身在城市角落的Still,今日依舊琴聲悠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