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夜,在床上。

他睜開有些朦朧的眼,宣洩過後的慾望使他饜足。趴臥在蓬鬆黑色大床上,他轉向身邊那被柔黃燈光朦朧的背影。

她已經醒了,披著白色浴衣坐在床邊寫著些什麼。而他卻一時想不起自己怎會這般容易與他人共赴雲雨?他不認為自己已經隨性到了能與酒吧裡的陌生女人共度春宵的地步。

雖然不解,但他也沒太多的不滿,畢竟他可沒有什麼損失。瞇著眼打量房間,色系配置得很深沉,一如她的大床。整個空間幾乎只佔據了兩種顏色:沉寂的黑,然後是醒目的白。

這種常出現在書裡的極簡風格、專用來襯托言情小說裡男主角精幹性格的房間配色……沒想到真能在現實中見識一回,還是個女人的房間,他抿著唇無聲笑了笑。

他仍是賴在被單裡,一隻手臂卻纏上女人的腰,感到纖細的身子一震。她轉過頭來,使他得以見到她的全貌:膚白、細眉、大眼、普普通通的鼻和嘴,雖稱不上美女,但整體而言,也算個清秀小佳人。

意外地,合他的眼。

「醒了?累的話再睡一下沒關係。」輕輕柔柔的女聲。

他失笑,用甫睡醒的慵懶嗓音調侃:「這話應由男人來說比較合適。」

「是嗎?」垂眼看著仍環在腰間的手臂,一手拿筆一手拿本子的她沒有多餘的手去推開他,只好用眼神示意他鬆開手臂。

他卻像沒注意到她的不自在似地,手臂仍固執的環在她腰上,另一手撐起身子,軟骨頭似地攀上她的背、下顎頂著她的肩,視線落在她手裡的本子上。

「寫些什麼?」他故意在她耳邊情人般低語。

她縮了縮,闔上本子放到床頭櫃上,兩手制止他欲探入浴衣裡的手:「筆記。」

「筆記?」他直起身,好奇地挑眉,「關於什麼?」

「關於--」她抿抿唇,「你吧。」

「我們才剛認識……」他恍然大悟地調笑:「難到是獵豔冊?」

他重新趴回她背上,雙臂再度將眼前人攬入懷中。對有可能成為獵豔冊的其中一員絲毫不以為意,甚至有些興致勃勃。

是的,興致勃勃。

對於如何來到她家,他雖記不清楚,但與她相擁而眠的那些片段倒是記得甚牢。她相當青澀,青澀到他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的怕傷了她。她的行為舉止、被他觸碰時的不知所措,都在在證明了她根本不常與異性接觸,更況是要獵豔?所以她所謂的心得令他感到有趣,這就讓他更想知道這女孩--不,現在是女人了--對他的『被食用』筆記是如何了。

她僵硬的被他攬在懷中,有些不知所措,吶吶反駁:「才不是獵豔冊。」

他無語悶笑,將她攬的更緊些:「好吧,那妳的心得是什麼,說來聽聽?」

「其實我更想告訴你,」她推了推又要探進浴衣裡的手,「男女授受不親。」

他愣了下,忍不住笑開來:「現在介意這個也太晚了吧?」

她張了張口,最後只是悶悶說了聲:「老爺,不要。」

「……妳讓我覺得自己是個變態胖員外。」他嘆息地鬆開對她的束縛,仰倒在蓬軟床上,「快過來服侍老爺安歇。」

「老爺應該回自己家。」

「我是老爺,我說的算。」他扯了扯她的袖子,復又變得正經而溫柔,「妳不多休息一會嗎?妳應該很累了。」

「這是我家,我的房間。」言外之意就是你趕緊離開。

「跟父母住一起?」他顧左右而言它,假裝聽不懂她含蓄的趕人。

「沒有。」

「與室友同住?」

「沒有。」

「那就不急著離開嘛。」像個土匪似的賴定她了。

她狠狠瞪他。

「吶,我可是一向斯文有禮的,所以別擔心我會再做別的事--」他輕笑挑釁道,「還是,其實妳想我做些別的事?」

她白了他一眼,掙開他的懷抱,兀自爬向大床內側。背過身子躺下,然後把全部的被子扯過來蒙住自己,一點都不留給他。隱隱約約還能聽見她悶在被裡的咕噥:「斯文敗類。」

孩子氣的舉動令他笑瞇了眼,拍了拍床上的隆起物,他輕聲:「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她卻一動也不動地選擇沉默。

「或許妳覺得我矯情,但我不是這麼不負責任的男人,」他靠近她,隔著被子將她整個圈入懷中,「我們在一起吧?」

她的身子倏地僵硬,稍微掙扎了一下,而後遲疑的聲音自綿被裡傳出。

「我認識你,單洛。」

他楞了楞,微微鬆開懷抱,打量似地盯著懷中的棉被。

「妳認識我?」他質疑,那昨晚就不一定是個意外了。

雖然是有些錯愕,但若真要說這一夜春宵是被她設計的,他又不怎麼樂意,因為十分鐘前她還相當認真地告訴他『男女授受不親』。這麼遲鈍又木訥的性子,想要設計常與難纏客戶周旋的他,恐怕還要再多修個幾年。

瞇了瞇眼,他再度收攏雙臂。斂去眸中的精明,語氣轉為慵懶:「真是個好的開始呀,所以小姐如何稱呼?」

顯然她對於他的適應能力感到驚訝,被子裡又傳出她的聲音:「……一般人應該不是這個種反應。」

「那該是什麼反應?」他硬是把她蒙在頭上的被子拉到下巴,捂的緊實。

她的臉紅通通,應該是被悶的。眼眸中有著純然的迷茫,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頰,這麼清秀的五官,到底是幾歲啊?他應該還不致於禽獸到對少女下手吧?

她皺起眉頭,無奈還被箝制在他懷裡無法避開他的觸碰,仍是棄而不捨:「至少也該感到好奇吧?」

「有啊,我很好奇,」他的指移至她的眉間撫了撫,「妳的名字。」

這是她今晚第一次正眼看他,盯著他的眼好似想在其中挖掘什麼。他任她打量,很享受她的注視。然後,他發現她的眼睛相當的漂亮,黑白分明、靈巧而生動,但不知為何,總給他一種木訥的不得了的感覺,像隻小烏龜似的緩慢。

「我不想告訴你。」她轉開視線,僵硬地側過臉去。

「不想說,那就先睡吧。」不急著將她探透,反正他有的是時間。

她好似習慣了他的懷抱,又好似決定忽略他的存在,總之,她在短時間內旁若無人的睡著了。

他確實被挑起了興致,而這個看起很笨又木訥的女人,讓他上了她的床後,竟還妄想跟他撇清關係?他看起來這麼好打發嗎?

喉頭滾出低笑,他將她攏進懷裡,密密貼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