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

      唐柏一直很崇拜魔法師,高傲、神聖,能做凡人不能做的事,深受凡人的愛戴。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他不一定要受凡人愛戴,但必須是能保持心性,堅持自我原則的人。

      想想,他出社會一年了,從畢業就待在這間公司,它人情味不多,工作量不多,當然薪水也不多,偏偏是死賴著不走的員工多,尤其最近經濟不景氣,金融業鬧著慌,商人哭著喊窮,唐柏就想著有一天,會不會他就被裁掉了。

      就像是一塊布,車線以外的,是不要的,一刀剪了。

      其實唐柏算是乖寶寶了,他覺得薪水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能安安穩穩的拾著一份工作,每天每餐都能吃得飽飽的,但隨著外頭的景氣,再加上公司內的氣氛,他漸漸覺得那把火,就快燒到他了。

      「唐柏!」

      這麼一天,來到了午睡時間結束的最後一刻,經理很不客氣也很不禮貌更不尊重員工休息時間的叫著唐柏。

      唐柏當然是飛快的跑到經理辦公室,敲敲門,再旋開門。

      「經理……」唐柏低著頭,雖然他已經進公司一年,但位階低,職務少,哪能輕易見到經理,又怎麼可能有機會跟經理說到話,所以這麼一開口,其實聲音就變了調,有些發抖,大概……就跟他猜測的八九不離十了!

      「你……」主管的話才提到喉頭,唐柏就在心底哀嚎著不要。

      「你知道最近景氣亮什麼燈嗎?」

      「紅燈?」

      「錯!是黃藍燈!」

      唐柏暗地裡苦著臉,天知道其實他多麼期待市場景氣是亮著紅燈!

      「那你認為公司在景氣低迷的時候,還會養著白吃白喝的人嗎?」

      「……」唐柏靜了五秒,最後逼不得已的回答:「不會。」

      「那你認為拿一樣的錢,但做的事多的人跟做的事少的人,哪一個才好?」

      「當然是肯做事的人……」唐柏昧著自己的良心,說著不利己的話,但這才是主管愛聽的,如果那把火快燒到自己了,就千萬別再拿油潑!

      「沒錯,其實你也不是個笨蛋,瞭解自己的能力極限,這到了外面的公司,其實還算吃香的,因為不逞強不作假,認真做事規規矩矩,大家都愛這一味的!」

      經理笑得好開心,滿口誇讚的,可是話裡話外,說的都是外面的公司,這下慘了,他肯定裁定了!

      他雖上無老母只有嫩母,下無妻兒只有幾個待追的女性友人,但是這份飯碗,無論如何還是得守住!

      「經理!」唐柏鼓足勇氣,正想先下手為強,要主管再觀察他的表現以後再說,所以這一股作氣的大喊,還真十足十的把經理震懾了幾秒。

      誰知道經理只是笑了笑,揮揮手打發他出去的說:「沒事,沒事,先回去上班吧。」

      暴風雨就這麼來了把火澆息了?唐柏有些錯愕又有些欣喜若狂的站在經理辦公室外,但下一秒,他又被叫了進去,輕輕鬆鬆就被兩個字打敗:「裁員。」

      唐柏被打得倒地不起,才哭著請求主管再給他一次機會:「經理!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

      「怎麼?你要給我全世界?」

      「不是!」

      「我要證明我可以更好,我可以比現在更有競爭力,你會捨不得我離開的!」

      說完,唐柏很帥氣的甩門而去,但門一關上他馬上苦衰著臉,看著手表,開始計時離他被裁員究竟還能爭扎多久?

      還有六天又23小時55分……唉,誇下海口說要讓主管回心轉意留下的唐柏現在遊蕩在走廊上,公司不大,但總有幾個樓層是公司的,他不敢再待在辦公室裡看那些前輩得意的笑,也不想看只不過比自己多拿幾毛錢就得意洋洋還有空憐憫他的同期同事。

      總之,他得想想該怎麼讓主管回心轉意。

      讓自己的競爭力提昇?他的證照夠多了。

      讓自己的核心價值水漲船高?主管的內涵與公司的核心不成正比,這有難度。

      讓自己的人緣更好?同事前輩都嫉妒他,欺負他是新人,除非……

      要在一個禮拜內完成以上這三項不可能的任務,那簡直是不可能!

      不知道主管有沒有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兒?他來招攀龍附鳳?不!別想了!

      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那他施個魔法,迷惑主管的心,讓他不被裁員。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他會想辦法把自己變好,而不是只是一個小小的員工,一天到晚被嫌東嫌西。誰會願意自己的價值被貶低得如此淒慘?

      下班後他去圖書館翻了很多書,許多他看了再看的魔法書,但那僅僅是某些魔法故事書的講習本,他心灰意冷的將書放回原處,嘆了口氣。

      他做不來的,就像這個世界根本沒有魔法,他找不著,也學不來。

      魔法是不是真的需要有天賦才行?魔法是不是上天賜予人類的最神秘的禮物?他不是百萬中選一的人選嗎?

      隔天的中午,他對著便當發呆,突然,靈機一閃,看著旁邊剛洗好的湯匙,光滑並透著水珠的銀色湯匙閃亮有如正在對他眨眼,唐柏覺得那是一種試探,萬物皆是有靈性的,魔法師如果要操縱事物,也得先馴服其靈性以求服貼順從,現在眼前這湯匙是想叫他實驗什麼嗎?

      「斷!」

      唐柏對著手上的湯匙默唸著,手上出力,視線出力,連嘴巴也出力,最後魔法有效了,湯匙應聲而斷。

      「哇!」身旁一陣嘩然,唐柏驚訝的轉頭,原來是一群熟悉,但根本瞧不起新人的同事們。

      他都忘了他是在公司,午餐時間,飯都還沒吃,他就拿起湯匙練魔法,碰巧,給全辦公室的員工看見了!

      「好神啊,喂,唐柏,你練過大力神功掌?」公司的總機小姐笑著傾過身來,以往的她,連瞧都不瞧他一眼,今天,這所謂的大力神功掌卻吸引她的注意了?

      「不是吧,妳武俠劇看太多了,這是念力啦,十幾年前很夯的一個動作啊!」在十幾年前還算年輕的小主管也來湊熱鬧,還不忘本能的糾正。

      沉默了好一下,唐柏才小聲的說:「這是魔法。」

      「不是吧,這明明就是念力啊,唐柏,你可別欺騙主管啊。」

      唐柏握緊拳頭,感覺湯匙好像在自己手中碎成塵灰,沒錯,或許,這是大力神功掌加上念力以後形成的魔法。

      「這是魔法。」他又說了一次,這次他是鼓起胸膛的說。

      又是一陣嘩然,有瞧不起他的眼神,有嫉妒他的眼神。

      唐柏站起身,捧著一堆湯匙的碎屑走了出去,後頭一遍議論,他不自覺的,腰挺直了,前方好亮,好夢幻!

      等他回來吃飯的時候,午餐不見了,他找不出原因,他的魔法也還沒到可以把食物變出的階段,他猛灌水,嘴裡咕咕嚕嚕的念了一串,最後,他的肚子也不餓了。這是魔法。

      小小午睡一番,他想起一個咒語,那是在午睡裡頭,隱隱浮現的,或許是那個午後他在圖書館的某一本書上看見的,不由得驚醒,最後低低唸著,在耳邊聽來是嗡嗡叫聲,在寧靜的午睡時刻變得響亮,有人不耐煩的抬頭尋兇,唐柏連忙低下頭,不得不中斷咒語,重點是,他也忘了剛才唸了什麼。

      有人打了個很大的哈啾,瞬間天搖地動,剛才那個瞪人的同事馬上摔了個跤,別的人沒事,就他,唐柏這才想起來,他剛才唸著的是黑魔法,把討厭的人變成小豬,但咒語被中斷,魔法四處迸射,恰恰好掃到那個人!

      魔法真的存在!真的有效!唐柏開心的拍著手,大聲喊了一聲「YES!」還不忘做一個麥克傑克森招牌動作,唷厚!

      「唐柏,搞什麼啊,今天不是輪到你當值日生了?」沒被黑魔法掃到的前輩剛睡醒,起床氣爆發,極為不爽的踢著唐柏的桌子。

      「值日生?噢!對啊。」唐柏跳了起來,一溜煙就不見了。

      這當然不是瞬間移動,他以前是短跑健將,一想到自己的值日生職責沒幹好可能會連一個禮拜的機會都不見,當然飛得比駝鳥還快。

      公司算是家族企業,總經理和行政部經理是夫妻,而營業部經理和製造部經理又是總經理的兄弟,再加上其他亂七八糟的關係牽來牽去,造就公司奇怪的值日生體系,而這所謂的值日生,就是為主管們做牛做馬般的跑腿,聰明一點的前輩就會認為這是接近高階主管並展現自己的最佳機會,老一點的前輩們就會覺得這是苦差事,因為他們老了,凡事不汲汲營營了。

      像唐柏這種面臨裁員危機的非常情況,當然拿跑腿當天下第一大事了。

他先去敲敲總經理的門,才正要在臉上凝聚笑容,門就被踹飛得老遠,迎面而來的兇神惡煞像極了黑魔法老怪,唐柏再睜大眼看,發現不過是總經理那老淚縱橫的臉在眼前放大。

      「總、總經理?今天需要幫忙買咖啡嗎?」

      「不……不用了……」總經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唐柏往他身後望去,辦公室裡的電視正在播千里尋母,原來總經理是有仁慈心的,那如果他對總經理說,他不想被裁員,總經理會頒給他一紙敗部復活的牌子嗎?

      「總、總經理,我是雜務部的唐柏,我、我想請--」話還沒說完,總經理又縮回辦公室,就像布穀鳥跑出來啾啾兩聲又縮回小木屋裡一樣,全程像一陣風掃過,咻的恢復平靜,好像唐柏還沒敲總經理的門,好像唐柏還沒開口笑。

      「這是所謂的魔法嗎?」

      唐柏當看戲,他印象中的總經理是個正經八百,一開口所有員工就得低著頭乖乖聽著,所以剛才一切,是黑魔法老怪在作怪囉?

      往行政部經理辦公室去,這次他敲了很多下,還是沒人應門,正當他想放棄時,行政部經理恰巧從他身後冒出,她輕飄飄的有如鬼魅,濃妝豔抹底下埋藏了多少條皺紋誰也不知道,唐柏正要綻放笑容,經理也只丟給他一句話:「幫我買咖啡,黑咖啡。」

      門在他面前打開又關上,唐柏摸摸鼻子,開始往營業部經理的辦公室走去。聽說營業部經理喜歡打高爾夫球,當然也是在他自己的辦公室裡打,所以當唐柏一敲門,門迸的一聲便往內倒去,好像門只是擺在門框上,順利的壓上了高爾夫球臺,順利贏得營業部經理的慘叫聲,唐柏嚇得趕緊落跑,他可還不會什麼開門的魔法,兇手不是他!

      再往最後一個目的地,製造部經理的辦公室可說是公司的邊疆地區,但其實它才是公司的重鎮,很多產品都是從這裡產出,如果這裡的產線不發動,公司就無法銷售,無法銷售便沒有營收可言,所以製造部的經理有時候比總經理更難見到面,因為他的地位重要,他大牌。

      唐柏在製造部的產線邊探頭探腦,其實,這下午茶時間都已經過了,產線卻一個人都沒有,再往裡面走去,製造部經理的辦公室裡,擠滿了所有的產線人員,他們全都仰著頭,望穿天花板,像是朝著上天,哈哈呵呵的大笑,嗓音渾厚聲聲震動,有高有低,起起伏伏,有的人逼出眼淚,有的人吃了酸梅苦著臉,突然,所有人像機器娃娃一樣,朝唐柏望來,很詭異,很恐怖!

      「你們繼續……哈哈,繼續……」唐柏乾笑了幾聲,緩緩退後,最後成功施展了瞬間移動,只用了一秒的時間就跑到電梯前,拼命按往下,等不及電梯來,索性跑樓梯,三階併作一階,直到一樓。

      好不容易喘口氣,唐柏才冷靜了下來,他記得前輩們說過製造部的習俗,每個月都要來一次抒發活動,依他剛才看來,製造部累積的壓力是全公司之最,甚至是全業界之最了!

      買完行政部經理要喝的黑咖啡,唐柏這才晃回公司,這才剛踏出電梯,就看見總經理之女,啊,總經理真的有個貌美如「花」的女兒,唐柏轉身想縮回電梯,偏偏就被這如花給拉住。

      「唐柏,你是唐柏吧。」

      「是,我是。」

      他收回!他收回一開始說過的話,他不想著攀龍附鳳,他可千萬不要眼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鬼,這小鬼也最好別纏著他!

      「你幫我媽媽買的黑咖啡?」

      「對……我得趕快拿給她,咖啡冷掉就不好喝了。」

      「給我吧。」

      「給妳?」

      「我媽不能一直喝咖啡的,你把它給我,你回去上班吧。」

      「不行,我要親自交給經理。」

      這貌美如花的小妹妹斜睨著唐柏,最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你喜歡我媽?不然為什麼要親自拿給她?為什麼你會看上她?」

      「她滿臉皺紋,渾身都是臭老人味,你竟然還想親近她?你是不是想攀龍附鳳?」

      她話才一說完,唐柏嚇得把手上的黑咖啡翻倒,一半倒在他全新的白襯衫上,一半倒在他全新的油亮皮鞋上,他不覺得燙,也不覺得痛,卻覺得有種寒冷自腳底竄上,直衝腦門!

      「你把我媽的黑咖啡翻倒了!你不知道她最重視她的黑咖啡嗎?你幫她買了,就代表是掛在她名下的咖啡,咖啡翻倒就代表她人翻倒!你慘了,你一定會被裁員的!」

      這貌美如花的小妹妹毫不客氣的指著唐柏大罵。

         後來,唐柏忘記自己是怎麼回到雜務部的,只記得把空咖啡杯塞回小妹妹手上,魂不附體,搖搖晃晃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屁股也才沾了座位幾秒,雜務部經理又遙遙叫喚著他的名字。

各個同事都瞧著,得意的笑。

      敲敲門,唐柏先推門進去了,他覺得他今天一整天都在敲高級主管的門,卻發現沒一個有主管的氣勢與模樣。

      經理正準備開口,那血盆大口裡垂盪的是魔法師最嫉恨的囂張與拔扈,唐柏嫌惡的望了一眼,便先一步舉手止住他的話。

      「經理,在你開口說話以前,先聽我說一句話。」

      經理點點頭,嘴巴張得老大,卻無法發出半點聲音。

      「我敬重你是主管,是前輩,但我在這裡一年,還以為可以發揮長才,可是我知道,雜務部就是雜務部,就像你一樣,幹到老也還只是個雜務部經理,沒人幫你端咖啡,沒人幫你泡茶……」

      「你!」

      「我、要、辭、職!」

      在真正的見識到公司的內在後,發現他擁有的企管碩士學位,900分的多易證書,N1的日文證照及各式各樣的技術執照終於在「辭職」這兩個字下解放。

      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他希望一切恢復到他還沒進到這間公司以前。

      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他希望他的第一份工作不會是當長工。

      如果他是魔法師的話,他希望,最好趕快離開這裡,瞬間移動。

      至少,他還保有一絲魔法師該有的高傲。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