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2

    凌薇是寧雨的同桌兼好友,號稱八卦小達人,整個校園就沒有她不知道的八卦。

 

    此時的她錯過了剛剛學姊來找張庭弈告白的場面正懊惱不已,「寧雨,我剛剛居然錯過了張庭弈告白的場面了。   而且妳知道張庭弈有多受歡迎嗎?據說許玥婷學姊也喜歡他,私底下也有和張庭弈告白過。」

    寧雨沒聽過這個名字,好奇的問:「許玥婷是誰啊?」

    「這妳就不知道了吧!許玥婷是高三的,也算是校花,長的超美,身材也很好。現在還有人開賭盤,賭說許玥婷學姊可不可以成功攻略張庭弈。」凌薇興奮的說著。  

    接著,她靠了過去,音量壓低問寧雨,   「小雨雨,妳和張庭弈認識那麼久,妳知道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嗎?」

 

    「妳喜歡他?」

    「沒有沒有!」凌薇擺擺手,急忙撇清,「我對他可沒有興趣。」

    「那妳為什麼要問這個?」寧雨不解。

 

    凌薇神秘兮兮的笑說:「當然是為了賣情報,發家致富阿!」

 

寧雨無語的回過頭,癟癟嘴,把專注力放回書上。

 

      明明就是個大美女,怎麼就那麼八卦。

 

    回家的路上,寧雨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總是盤旋著那個問題,張庭弈走在她旁邊看著寧雨心不在焉的樣子問道:「妳在想甚麼?」

 

    「想你喜歡甚麼類型的女生。」張庭弈挑眉,不懷好意的問道,「怎麼?暗戀我。」

 

    待寧雨反應過來時,臉紅到不像話,把鍋全部丟在自己的好友頭上:「是凌薇讓我問的。她要把答案拿去賣。」

 

    張庭弈嘆了口氣,「真是可惜……」    

 

    「可惜甚麼?」寧雨疑惑的問,原以為張庭弈會回答一個正常的答案。沒想到他手抄進口袋裡,沒個正經的說:「佛曰:不可說。」果然,寧雨舉起拳頭鼓起腮幫子氣呼呼地說:「張庭弈你欠揍啊。」

 

    張庭弈微微側身躲過她的拳頭,但卻完全不懼她。她生氣起來沒有任何殺傷力,反而看起來奶呼呼,用手揉了揉她的髮頂說,「小結巴,妳不尊師重道。」

 

    寧雨說:「你甚麼時候變成了我的老師了?」

 

    張庭弈直了直身:「妳說話這件事還是我教妳的,怎麼可以忘記我這個老師。」

 

    倏地,後面有一連串喇叭聲響起,張庭弈警覺的拉了一把寧雨的手臂。一輛腳踏車從他們旁邊疾駛而過。

 

    待張庭弈放開寧雨後,寧雨臉頰有些泛紅,她清了清嗓子,順了順側背包帶子說:「走吧。」

  接著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雖然他們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忽然靠那麼近,心下還是有些不自然。

 

    張庭弈小跑了幾步跟在寧雨的背後,「小結巴,下次走路要注意路況。這次要不是有我,妳就被撞到了。」

 

    寧雨反駁道:「我結巴早就好了。」言下之意,不要再叫我小結巴了。

    張庭弈完全沒有一絲悔改之意,反而說:「好,小傻子我知道了。」

 

    聽到這個稱呼,寧雨紅了臉,這次不是羞的,這次是氣的。

    寧雨放棄與他爭辯。

    算了,傻子才和他計較。

 

 

    說起來,她說話不再結巴,還是有張庭弈的功勞在。

 

    小時候的寧雨被欺負後扭傷腳,張庭弈背她回家時,正好是寧母出來開門,寧母看見他們倆這狼狽的模樣大吃一驚,「小雨,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搞成這樣了?」

 

    然後寧母急忙把在張庭弈背上的寧雨抱起來,張庭弈正要開口說明原委,寧雨就先開口,「媽媽…我剛剛摔了一跤。」

 

    張庭弈不太理解寧雨為什麼不說被欺負的事情,但因為接收到寧雨祈求的眼神,也順著她的話說。

 

    寧母和張庭弈道聲謝,看著張庭弈進了家門,收拾好東西,就匆匆帶著寧雨去醫院了。

 

    翌日。張庭弈來探望寧雨的時候,寧雨正窩在家裡陽台的竹織吊椅上。

 

出來開門的是寧母,他先禮貌的向寧母打了聲招呼,   「庭弈啊,今天晚上就留在阿姨這吃晚飯吧,你媽媽也會來。」

  「好!謝謝阿姨。」

 

    雖然平日在外面作天作地,可是面對長輩張庭弈還是很有禮貌的,和寧母道聲謝謝後,才走進去找寧雨。

 

    寧雨聽見寧母說張庭弈來了往客廳看去,剛好和張庭弈對到視線。

 

    張庭弈抱著一顆足球走過來,走進才聽清楚,寧雨正在唸著睡美人督見寧雨手上的故事書,「在看睡美人?」

 

    寧雨點點頭。經過昨天張庭弈幫她趕跑欺負她的人,還背她回家後。

  寧雨沒有那麼怕他了,但還是不敢多說話,怕他嫌她煩。

 

    「腳踝還好嗎?」

    「醫生阿姨…說,貼…個幾天…藥就好了。」話說到這裡又斷掉了。張庭弈撓了撓頭,覺得有些尷尬,總覺得做為哥哥的他,應該說些什麼。

 

    寧雨倏地出聲,「張庭弈你可以教我說話嗎?」

    「啊?」     張庭弈整個人呆在原地,摸不清寧雨的用意。

    「我不…想再…被叫…小結巴了……」寧雨想起昨天的事情,心情還是有些低落,「我也想…像你們一樣……」說話不會斷斷續續地。

    跟爸爸媽媽說他們肯定會擔心是不是發生甚麼事了,想來想去就只有張庭弈是最適合教她的人。

    「可以嗎?」寧雨攪著手指,緊張的看著張庭弈。

    張庭弈稍微一想就知道她是在介意昨天發生的事情,他本想拒絕,但當他看見寧雨目光中的希冀,竟然被她看得心軟,就答應了下來。

    寧雨聽見他答應了,眼神恢復光彩,瞬間亮了起來。

 

      「那我們去我的房間。」一興奮,寧雨連說話也不再結巴。她直接從吊椅上單腳蹦了下來,看的張庭弈心驚膽戰。

      「妳走慢一點。」

      「不會痛啦!」兩個人就像是一個擁護著小秘密的小團體,偷偷摸摸的跑到房間裡。

 

    寧雨的房間走的是粉嫩的色調,妥妥小公主的風格。兩個人坐在床旁邊的毛毯上,那裡是寧母他們為了避免寧雨跌下床摔疼所致。毛毯的觸感軟呼呼的,就像是坐在一團柔軟的羽毛上,特別舒服。

 

    其實寧雨的結巴因為寧父、寧母帶她四處求醫後,已經好很多了。說短的句子,慢慢說還是可以不間斷的說完,但當說長的句子時還是會斷斷續續的。那些孩子只不過是看著她好欺負,於是肆無忌憚的欺負她。披著純真的皮,但說出來的話卻是惡意滿滿。

 

    走進房間後,張庭弈想起昨天的事情不解的問:「妳昨天為什麼不跟阿姨說實話?」

 

    寧雨被這句話嚇得一驚,挺直著背脊,坐如針氈:「我…我…」

    張庭弈也知道自己嚇到寧雨了,他盡量放低了聲音說,「別急,慢慢說。」

    寧雨知道他不是來興師問罪,放鬆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才啟齒說道:「我害怕,爸爸媽媽知道會難過…」

 

    張庭弈看著寧雨此刻的神情,平時粗枝大葉的他也感受到她的糾結,可是即使是怕寧母擔心,寧雨也不該對著愛她的人撒謊,「可是如果阿姨他們知道妳瞞著他們是不是會更難過。」

    寧雨低著頭,攢緊五指,有些羞愧。同時也有一些緊張,如果寧母知道她說謊後會不會很難過。

  張庭弈說這話的語氣凜然,她以為張庭弈要去和寧母說昨天發生的事情,她想制止他,可是卻又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說服他。

  張庭弈正色道:「寧雨,這次我就幫妳瞞著了,下次絕對不能再說謊知道嗎?」

    見寧雨點頭,張庭弈佯裝凶狠的說:「小結巴以後如果有人欺負妳,妳就打回去。他們兇,妳要比他們更兇!妳是我罩著的人可不能丟我的臉!」接著嫌棄的抽出一張衛生紙幫她擦臉,「別哭,醜死了!」

    這一下,寧雨直接破涕為笑,「你才醜!」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庭弈時常跑去寧雨家,張母好奇張庭弈為什麼這幾天連足球都不踢了,整天都往寧雨家跑,這是從未出現的事情。可是張母每次去問時,都被張庭弈擋了回去。寧母對於這種情形也是樂見的,她也知道寧雨沒有甚麼朋友,張庭弈來的這段時間,她發現寧雨臉上的笑容也比之前多了一些。

    有一天晚上,兩家人吃飯時,還打趣了他們,要不要一起訂個娃娃親,結果被張庭弈紅著臉和他爸爸唱反調,搞得他爸爸恨不得揍他一頓消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