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沒有名字的男主

從小我就是愛貓族,遺憾的是我的家庭成員都有對貓過敏的體質,每每和貓接觸回家後,家裡的人都會過敏或打噴嚏,更甚至嚴重到需要跑醫院。

因此,我長大的目標就是自己住一間房子,然後養一堆貓。

事業有成後我便自己買了一間房,那天我正要出門挑選合自己眼緣的貓咪。

剛打開門就見一隻純白色的幼貓蹲在我家門口,邊眨動清澈湛藍的眼瞳盯著我,邊晃動她身後那條潔白無雜色的尾巴。

見我打開大門,小貓咪站起身來踏著優雅穩重的步伐,自顧自的走進我家裡。

小白貓像個女主人在我的房子裡巡視,從大廳、廚房到我的臥室,最後她一下跳上我的床鋪。

呃,錯了,她一下跳不上,連跳三次都上不去,隨即傲嬌轉頭看著我。

我小心翼翼捧起小白貓,見到她很滿意的踏上我柔軟舒適的新床鋪,可能我的表現讓她很滿意,她毫不吝嗇的低頭親親我的手指,隨即找准舒服位置趴下睡覺⋯

千思萬想我也沒想到貓兒會自己走進門來,是不是所謂的貓來起大厝?

趁著她在睡覺,我趕緊出門為她張羅東西,沒養過幼貓的我,打了許久電話給朋友的獸醫院,還跑了許多家寵物用品店,等我回到家時才猛然想起

——她會不會已經離開了?

輕聲放下手上的東西,悄悄走到臥室門口,只見一小白團還窩在床鋪上睡覺。

鬆了一口氣之餘,我靠著門框靜靜看著她睡覺。

等她睡醒,我趕緊將水、食物端上,卻見她懶懶伸展四肢,跳下床鋪,慢悠悠晃出我的臥室朝廚房走。

一手拿水一手端貓糧,我跟在她身後,好奇她想做什麼。

小白貓似乎教養很好,她瞅準幾個點,跳躍幾下就站上餐桌,還朝我喵了聲。

像是心有靈犀,我馬上將水杯和貓糧放到餐桌上,小白貓果然靠過去歡快吃了起來,邊吃邊熱情喊我一起享用。

伸出手輕輕摸摸小貓的腦袋,我輕聲低語:「小白?」

嗯,不理我,不喜歡這名字?

「絲絲?」

這次,小白貓的左耳動力兩下,抬眸朝我喵嗚一聲,繼續低頭吃貓食。

望著埋頭吃東西的絲絲,我無聲微笑了。

雖然我收留了絲絲,卻也怕她是別人的走失貓,故而我始終留意社區中有沒有人貼出尋貓啟事。

三個月後,我才徹底放下心中的大石。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的生活缺少不了絲絲。

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確認絲絲的身影,偶爾的聚餐和朋友的飯局聚會,我也掐著時間回家,就怕絲絲挨餓、寂寞。

絲絲很黏我,少了我的陪伴她會不吃飯。

同事和朋友都以為我談戀愛,在家裡藏著女朋友。

女朋友?可不是嗎?!

絲絲的領地意識很強,我曾抱過同事家的貓兒一下子,回家後絲絲沖我發了頓脾氣,鬧著不讓我抱抱親親。

原以為絲絲生病或不舒服。

後來,經過獸醫朋友的解說,我趕緊去洗澡並換下沾了別隻貓毛的衣裳,絲絲才勉為其難答應讓我抱。

從此,我再也不敢抱其他貓咪。

每天晚上,絲絲都會自己趴在我的床鋪上等我,即使我為她買了許多種類的貓窩。

家裡隨處可見她的貓窩,但我一次也沒見絲絲窩在上頭過。

晚上加班加點趕工作,絲絲也會在一旁監督我,時間一到就會蹭我的手臂,讓我趕緊去床上陪她睡覺。

絲絲就像我的女朋友一樣,出門得和她說一聲,晚回來也得透過家中的答錄機告訴她。

時間一到,絲絲就會在站在門口迎接我回家。

偶爾,我也會不由自主地想像,絲絲如果是真的女孩,會是怎樣的模樣?

絲絲總是淡淡瞥我一眼,柔軟的貓爪拍拍我的臉頰,似乎提醒我,想都別想讓家裡多出其他成員,不論種類、男女。

那一天,朋友因為搬家要把他家的貓借住在我家,我想著就是暫時性而已,和絲絲解釋一下就好。

於是,我直接將那隻公橘貓帶回家。

小橘到家時,我故意半開玩笑對絲絲說:「絲絲乖,牠以後就是妳老公了!」

絲絲,似乎受到不小驚嚇,連小橘想探索新環境也不讓,一爪朝小橘拍去。

小橘好不容易脫離絲絲的爪子,便迅速逃竄離開,看小橘怕絲絲的樣子,我不擔心小橘會欺負絲絲了。

「絲絲真乖,開始幫小橘介紹環境了。」我伸手摸絲絲的腦袋,半開玩笑半違心的說。

過些時候再告訴絲絲真相吧,多逗絲絲幾天,不然她可在我這兒肆無忌憚到快蹦上天。

於是,這幾日就見絲絲食慾不振、無精打采的在家晃悠,見到小橘總是不屑一顧,不然就是一爪子朝小橘撓過去。

嚇得小橘見著絲絲就開始躲,就這樣絲絲偶爾還滿臉哀怨盯著我瞧。

看絲絲這愁容模樣,我心虛不已。

這天午後看外頭天氣不錯,如往常般我帶著絲絲去公園運動,平時放假我也會帶絲絲出去逛逛。

絲絲不愛亂跑,總在我周圍繞,累了就窩我懷裡讓我抱她。

跑了幾圈突然下起大雨,絲絲愛乾淨我抱著她往家裡跑,正要過馬路,絲絲卻突然跳出我的懷抱。

隨著一道刺耳剎車聲,我看見絲絲被機車撞飛出去,隨後重重摔落在地上⋯

我嘶吼著跑到絲絲身邊,甚至不敢觸碰絲絲的身體,只能顫抖著手打電話給當獸醫的朋友,讓他快點過來救絲絲。

數不清的日子,絲絲始終徘徊在昏迷狀態,我每天下班就去看她,希望能有好消息。

可朋友總是對我搖頭嘆息。

做出那樣的決定,其實我也很難受,但是我捨不得絲絲繼續奄奄一息昏迷。

朋友說,絲絲能夠短暫清醒,應該能撐到回家,讓我好好和絲絲告別。

我知道絲絲最愛讓我摸她的腦袋,看我認真對她說話。

所以到家後,我將絲絲放在我們的床上,輕輕撫著她的腦袋希翼這樣能減緩她身上的痛楚,對她細數我們的過往轉移她的注意力。

絲絲在我的安撫下嚥下最後一口氣,我再也忍不住泣不成聲。

之後,我寄心於工作,朋友看我這樣又將小橘留給我照顧,他說這樣我才會記得回家休息吃飯。

可朋友不知道的是,沒了絲絲陪我,做什麼都是索然無味的。

小橘有自動餵食機,時間一到牠自己會去吃飯,根本不用我擔心。

絲絲就不一樣了,沒看見我,她一口貓糧都不願吃。

三年的時間經過,我將全副心力都放在工作上,這一天我開車經過某路段,看見一個女生頭上戴著兩只會動的白色貓耳。

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我反應過來後,我已經停車朝她走過去。

我試探地對她喊一聲:「絲絲?」

接著我發現她左邊耳朵果然動了兩下,望著她驚訝、疑惑的眼神,我指著她頭上,笑著為她解惑:「我喊妳名字的時候,妳的左邊耳朵會抽動兩下。」

絲絲果然馬上伸手去觸碰自己的貓耳,臉上出現懊惱不已的表情。

「絲絲。」我彎腰靠近她,在視線能夠看見她身後時停下。

絲絲的身後果然綴著一條白色貓尾巴:「妳的尾巴,跑出來了。」

絲絲馬上摸向身後,當她摸到尾巴時,臉上已經不是驚訝而是驚嚇了吧!

望著手足無措的絲絲,我趕緊脫下西裝外套,圍在她的腰上替她擋住尾巴,接著強行扶著她坐上我的車子。

再如此冒冒失失的樣子,遲早有一天會被人抓走!

可絲絲卻是擔憂看向我,問。「你⋯不怕我?」

怕?

我怕什麼?

我如今最怕的就是妳又離開我,最怕的是妳丟下我獨自離開。

三年孤獨寂寞的時間,我明白,除了絲絲,我誰都不要。

於是,我轉頭看著她,溫柔又試探問她:「絲絲,我們要先回家還是先去領證?」

絲絲先是愣了下而後歡快地笑了。「先回家。」

我不確定絲絲懂不懂領證的意思,即便不懂我也願意解釋,雖然我不知道絲絲是怎樣的存在,可不論她是什麼,我都堅信自己願意和她一直生活在一起。

帶著絲絲回家,小橘見到絲絲一如往常般,喵嗚一聲就跑回自己的窩躲起來。

看著絲絲樂得大笑出聲,我也不厚道的笑出聲。

「我回來了!」絲絲站在臥室裡大喊。

我靠著門框望著她,笑了:「絲絲,歡迎回家。」

最後的最終,我還是想問一句:「作者,妳真不打算給我一個名字嗎?」

作者:「呵呵,真沒想過!」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