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十年前(一) 第4章

接下來的事情,冉沐唯記得不太清楚,每次想要回憶,耳膜就一鼓一鼓地發疼。

尖銳刺耳的尖叫加上拿指甲刮黑板的聲音,層層加疊之後在耳邊爆開,她摀著耳跌倒在地,全身的力氣像是被抽乾似的,蜷曲在地板上抽搐,心臟一陣陣緊縮。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像是和世界剝離了,存在正一點一點瓦解。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溫暖貼上額頭,讓一切跟著安定下來。

「沒事了。」不陌生的聲音,但她一時之間想不起在哪裡聽過。

冉沐唯睜開眼睛,卻一片模糊,好一陣無法聚焦,過了一陣子才看清眼前的人。「莫……劭宸?」

「不錯嘛,還記得我的名字。這代表妳沒瘋。」莫劭宸點點頭,伸出食指在她面前揮了揮,「這是多少?」

「啊?」她還有些懵,傻傻地順著他的手只看過去。

他耐心的重複,「多少?」

「……一。」

「很好。」他退開了點,撕了一顆糖果包裝塞給她,「吃掉。」

冉沐唯愣愣地把糖放進嘴裡,才大夢初醒般環顧四周。

看見房間裡燈火通明,祂也不在了,感覺一切都沒發生過。

但她也沒看到老哥和老弟。

冉沐唯緊張地彈起來,「他們兩個……?」

「沒事沒事。」他安撫地拍拍她的肩,「我讓他們先下樓和妳爸媽報備發生了什麼事。」

「我、你……」她徹底搞不清楚狀況了,腦子裡一堆問號,不知道該先解決哪一個。

「你怎麼會在這裡?」偏偏選了最蠢的那一個。

「我住這附近,三條巷子外而已。睡到一半突然覺得有點冷,就出來走走,結果發現這扇窗戶裡有奇怪的光,就爬上來看看。」他神情輕鬆,說得好像只是出來散步遛狗,而不是爬進人家家裡抓鬼。「幸好來得及……你們家的連結很深啊!只有照片也能形成這麼強的保護。」他抬頭凝視祖爺爺和祖奶奶的合照。

「祂到底是……」

「這棟房子的第一個屋主,和房子綁在一起……結果妳居然想趕祂走?」他饒有興趣地打量四周,「難怪祂會這麼兇。恭喜妳,妳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把地基主惹毛的白目。」

他像是在開玩笑一樣,但冉沐唯敏感地察覺到他語氣中的責備。

她張了張嘴,乾巴巴地說,「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怎麼辦。」她像洩了氣的皮球,垂頭喪氣,「奶奶現在看得到,但又不會分辨,我們說的話她又聽不進去!」她盯著地毯上一個凹下去的痕跡,眨眨眼睛,把喉間的哽咽吞下去,「不請祂離開,我們全家都會跟著瘋掉!」

莫劭宸靜靜的站在一旁,隨後彎下腰看著她,溫聲,「通常,若是這樣的病患嚴重影響到了家屬的生活,超出了家屬所能處理的能力。我的建議是——」他頓了頓,幾乎稱得上溫柔地說,「安養院是不錯的選擇。」

這是冉沐唯第一次直視他的眼睛,她才發現他沒有戴眼鏡,少了鏡片的遮掩,異色的雙瞳更加鮮明。

「真那麼簡單就好了。」她喃喃地說。

冉沐唯想過這個方法,而且雖然嘴上沒說,但她知道,家裡的其他人也有考慮過。

但沒有人願意提出來,沒有人想當壞人。

「這需要一點時間,」莫劭宸拍拍她的頭,聲音在她的頭頂上,像羽毛一樣輕輕拂過,「但是,有些不得不做的決定,反而是正確的。」

「他們不會聽我說的。」想到這個她就煩躁,她的父母並不如看上去那麼開明,比起小孩的意見,他們可能還更重視左鄰右舍的觀感。

說服爺爺可能還比較有用……但是,爺爺是個固執的老人家。

冉沐唯皺著眉,手指無意識地去摳毛毯。

莫劭宸察覺到她的小動作,手插回褲子口袋。

「沒關係,我去跟他們說。」

冉沐唯有些驚訝地望向他。

「別擔心。」莫劭宸微微一笑,那隻偏藍色的眼睛了彷彿閃過一絲光芒,她還沒捕捉到就消失了。「他們會聽我說的。」

莫劭宸醫生似乎很會說服人,也可能是因為專業頭銜帶來的權威效果,他甚至輕鬆帶過大半夜出現在冉家二樓的原因,直奔主題,三言兩語就把家裡的長輩安撫得服服貼貼。

父母站在車庫前和莫劭宸說話的時候,冉沐唯坐在門前,看著滿天星斗發呆。

風吹過腦袋讓她清醒了一點,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

正好有一隻貓竄過庭院,沿著台階輕巧地跳上車庫屋頂,藉著樹梢的彈力跳上二樓。冉沐唯眨眨眼,舔著口腔裡殘留的奶糖味,想起某個爬上二樓的人,忍不住笑出聲。

她發誓,她的聲音非常小。但正要轉身離開的莫劭宸突然抬眼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巧對上她的視線。

雖然有點距離,冉沐唯這次卻清楚地看見,他的眼睛裡閃著漂亮的光芒,就像剛剛她抬頭仰望的點點星光。

△▲△

「哪,妳覺得怎麼樣?」

經過將近一周的思考,冉家終於決定,要將奶奶送到安養院,讓她受更好的照顧。所以,這個周末,冉爸冉媽跑了大大小小的安養院。

現在,他們正在參觀其中一家。

冉沐唯正在觀察一顆奇怪的植物,聞言轉頭看著老媽,「……妳在問我的意見?」

「對呀!我們家可是很民主的。」

「這個嘛,」冉沐唯衡量了下措詞,委婉地建議,「我們換一家吧?這裡有點……熱鬧。」

「喔……」冉媽沉吟了一會兒,然後很高興的拍拍她的肩膀,「那就請妳多擔待點囉!」

冉沐唯傻眼,「……啊?」

「因為,我已經付頭期款了。」

……我就知道。冉沐唯鬱悶地戳著手掌般的葉子,小小哼了一下。

冉家家訓是這樣寫的:民主自由(假的)。

但冉沐唯真的不知道怎麼做,如果是以前,她別無他法,可能就自己想辦法,胡搞瞎搞,總會瞎貓碰上死耗子。

但事關重大,而且考慮到有個智商跟經驗顯然都比她高上數倍不止的人……那位莫劭宸醫師感覺上是個可以信任的好人……吧?

儘管這個事實並不妨礙她的社交恐懼症發作。

冉沐唯特地選了個大白天,必備工具都裝備好了……雖然原本的護身符還掛在奶奶的脖子上,她只好退而求其次,戴上媽媽抽獎抽到的那個。

無魚蝦也好,她想。

但她在醫院大門前再三猶豫,卻還是踏不進去的理由,卻跟護身符無關。

莫劭宸對冉沐唯來說仍是個陌生人,而冉沐唯,是個相當慢熟怕生的人。

結果,還是莫劭宸先發現她在角落鬼鬼祟祟的。

他很有興趣地觀察窩在角落的人。她不時唉聲嘆氣,踢著牆角的小石子,然後跟不小心撞到的「人」道歉。

冉沐唯小小聲地嘆氣,下定決心似挺挺胸膛——然後又縮了回去,就這樣反覆好幾次。

等到她終於磨磨蹭蹭地來到門口,正要踏進去,卻被人一把拉住。

不會吧?這麼快?冉沐唯在心裡哀嚎,她根本還沒踏進去欸!

她沒有回頭,只是機械式地甩了甩被抓住的的那隻手臂,試圖往裡面走。

「別進去比較好。」身後的聲音有點悶,像是在憋笑,「妳忘記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嗎?」

冉沐唯停下腳步,拍了下腦袋,對啊!她怎麼忘了!

都是因為最近煩惱奶奶的事情,搞得她日子都記不清楚了,現在是農曆七月啊!

通常這段時間是暑假,也不用上課,她都盡量不出門。

一些特別的場所她是絕對不去的,而醫院絕對榜上有名,而且大寫加粗。

見人終於回過神來了,莫劭宸放開她,示意她到旁邊。

冉沐唯也注意到她實在很擋路她跟著他走到角落,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招呼,「你好,莫醫生。」

想起來好像還沒有自我介紹,所以她接著說,「我叫冉沐唯。我是……」

她還在斟酌著用詞,莫醫生就溫和地接著說,「冉奶奶的家屬,我記得。」

他也是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先前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妳好,沐唯。」

「妳有什麼不舒服嗎?要掛號?幫家人拿藥?」還以為她剛剛的猶豫躊躇是因為鬼門開造成的鬼山鬼海,莫醫生鏡片後面的眼神流露出關心,「健保卡給我,我可以幫妳,妳等時間到了再進去就可以了……」

「不不、不是不是。」冉沐唯慌張地搖搖手,有點臉紅,「那個,我其實是來找你的……」

找我?莫劭宸挑挑眉,看到她發紅的耳朵,第一反應是愣了一下,然後感到有些困擾。

他其實滿有這方面的經驗的,但是對方的年齡通常會往上加個十歲……或是往下減個十歲。青少年的情緒最敏感了,要怎麼樣才能不失禮貌地拒絕——

等聽清了冉沐唯的來意,他不自覺地摸摸鼻子。

好吧。這個女孩子看起來也不像是追來醫院大膽示愛的類型。

他咳了一聲,「在這裡等我一下,我把事情交接完來找妳。」

「你要是在忙……」

「沒事,我正好午休,現在沒什麼事。」他轉身大步跨向急診室的方向,「稍等。」

冉沐唯還真的等了一會兒,莫醫生才匆匆回來,「抱歉,我們走吧。」

走?

冉沐唯有些困惑,「走去哪?」

「員工餐廳。抱歉,我可能得邊吃邊說。」他抱歉地笑笑,帶著她走進醫院,「沒事的,跟緊了。」

他口中的員工餐廳,其實就是地下室的美食街,冉沐唯很驚訝地發現,一路上走來雖然什麼樣的「人」都有,但遇上莫醫生就自動讓道,完全不敢招惹他。

看得她好生羨慕啊!哪裡求來的護身符這麼厲害!

「可能是因為我八字比較重。」莫醫生拿了兩杯冷飲回來,聽了她的問題,謙遜地說,「而且我比較……兇一點。」

冉沐唯想想也是,他可是能一拳招呼上去的。

「所以,奶奶最近還好嗎?」他坐在她對面,異色的雙眼在鏡片後面很不顯眼,但仍流露出關切。

冉沐唯低頭攪著飲料——這樣她比較自在一點——描述了一下安養院的「熱鬧」。

「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嗎?像是會嚇到人的那種?」

她搖搖頭,「就是很慈祥的爺爺奶奶,可是……」她遲疑了下,欲言又止。

莫醫生咬著珍珠,用眼神鼓勵她。

「嗯,有幾個……很小的小孩子。」她沒有看他,但是面露疑惑,「為什麼老人安養院裡會有那麼小的孩子?大概這麼小。」

她比了個高度,大概三、四歲的身高。

「我把護身符給奶奶了,目前沒有大問題,但是,奶奶說她晚上都會聽見嬰兒的哭聲,還看到有人腳斷掉。」

「大概以前附近發生過大規模傷亡事件。」莫醫生慢慢地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思考,一杯飲料才喝兩三口,「安養院叫什麼名字?地址是什麼?」

冉沐唯稍微查了一下,說出一個名字和地址,想了想,從包包裡翻出筆跟便條紙,超在紙上交給他。

莫劭宸接過便條紙,對安養院的名字沒有印象,但那串地址確有些眼熟,只是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

「這個地址——」才剛起了話頭就被電話鈴聲打斷。

他立刻說了聲抱歉,接起電話。邊應著電話,邊在便條紙下方空白處寫字,掛斷電話前說了聲,「馬上過去。」

然後收起電話匆匆站了起來,「抱歉,我得走了。這是我的電話跟通訊軟體號碼,隨便傳個訊息我就知道是妳了。」他撕下剛剛寫下字的那半邊便條紙交給冉沐唯,抱歉地說,「我會去查查那間安養院,有頭緒再告訴妳。先走了。」

冉沐唯見狀也知道大概有什麼緊急病患,趕緊站起來,「謝謝你莫醫生,再見。」

「再見。」

但他才走沒兩步就想起什麼似的,倏地轉過腳跟折回來,從口袋拿出一個,不,一本書遞給她,「拿著,穿過中庭,直接上樓梯比較近。」

說完也不等她回應,轉身小跑著離開了。

冉沐唯沒反應過來,被動地接下那本巴掌大的精裝版小書,傻站在原地,一頭霧水。

有些傻眼地翻了翻,卻發現裡面寫的不是英文,密密麻麻是她看不懂的文字。

那是一本……聖經?是聖經嗎?

之所以會先入為主地認為那是一本聖經,是因為裡頭夾著一個小小的十字架。

冉沐唯突然覺得有點燙手。

雖然看得見,但她對信仰沒有研究,主要是因為家中長輩抱持的態度,敬鬼神而遠之。儘管她因為體質的關係,也離不了太遠,但畢竟沒有自主權,只能跟著長輩,逢年過節祭拜,最多就是求取平安符帶著,連香油錢都沒多給過。

都說眼見為憑,雖然從沒有看過神明,但她是相信的,所以該遵守的還是會遵守。

每個體系有不同的規則,她尊重所有的信仰和選擇。

但是冉沐唯進不了教堂。

確切地說,是進了教堂就頭暈想吐冒冷汗,而且修女神父看起來想對她灑符水……大鬍子那位似乎不太喜歡她。

這就是莫醫生成為避雷針的秘密嗎?本土鬼怪比較怕西方宗教?

她歪著腦袋,供奉一樣盯著面前的書。

莫醫生說要走中庭,她就乖乖照做,推開門又傻眼一次。

中庭有個純白的聖母瑪利亞像,正在對她微笑。

她非常立即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冉沐唯穿過中庭,一連經過佛教、回教、基督教的祈禱室,甚至角落還有一間小小的廟,裡頭供奉著保生大帝。

真、真是設想周到……

有不知道是因為那本聖經真的太有用還是怎樣,冉沐唯居然也成了避雷針,一路上都安然無恙,鄰居屋頂那個總是在半夜來騷擾她的青少年連見都不見人影。

她真心把聖經供奉起來拜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